第十三章李代桃僵(二)
作者:落青檬      更新:2015-06-26 18:43      字数:0
  第二天,墨月容醒了,睁开眼睛,这才开始好好打量四周。

  她不得不承认,杜家确实有些资产,这个房间装饰的华丽精美,一点也不收敛。当目光扫过偏间的屏风时,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啊,广袖罗裙没有了,奶娘不眠不休留给自己的最后的唯一的怀念的东西不见了!

  她马上起身,穿上丫鬟为她准备的另一套豪华的衣服出去寻找,可找遍了杜府上下依然没能找到。无奈之下,她只好去劳烦那个刚认得却很讨厌的“父亲”。

  “不就是一件衣服吗?你要是想要的话我让裁缝给你做上几十件、几百件,好不好?”

  “那不只是一件衣服!你跟本就不懂!我只要我那一件衣服!”墨月容生气地说道,“杜大人,衣服是在你府上丢的,所以,请你务必帮我找到!”

  杜才雄听出了威胁的语气,不由得被她那种气势所震慑,“好,好,请放一百个心,我一定会找到那件衣服的!”

  墨月容颓废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等待着杜才雄给他一个结果……

  这天一大清早,杜晓梦就穿着墨月容的衣服跑到街上去转了,转其实是次要的,主要的是她要向所有人张扬自己的美貌。

  事实上,她有着自己的资本:妖艳的身材、不俗的相貌、飘动的青丝、娥眉凤眼,婀娜多姿,一路上招摇过市,再配上这身脱尘的衣服,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驻足细细端详她。

  不远处,一个摆着字画的摊位,看着越来越近的娇颜可人,心跳是越来越快,虽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但这跟自己魂牵梦萦的人已在眼前比起来显得是那么苍白无力。

  是的,那一丝异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看到了她,而且原来她长得是那样的美!

  自己该上前和她说话吗?该向她表明自己的倾慕之心吗?想起那元宵花灯会上,宛若清仙的“她”,心不禁就强烈跳个不停…感性与理性的交战,让他再迟疑着。

  毕竟自己与她只是陌生人,如此上前,怕会吓到她了,她就像这浊浊尘世的那朵白莲,让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正在此时,一阵人流涌过,将那美人连同丫鬟撞倒在地,司徒风立刻上前扶起在地上疼的楚楚可怜的她,心疼的说:

  “小姐,你没事吧?”

  杜晓梦并没有忘记大庭广众之下自己世家小姐该有的礼仪风范,抬头对司徒风感谢地笑了一下,“我没事,谢谢。”

  在众人不经意的时候四下寻觅刚才撞她的人。哼,别让她知道是谁,要不然…

  司徒风看着杜晓梦,略带着几分不自然的问道:“请恕在下冒昧,请问…请问,小姐是不是杜府大小姐?”

  虽然认识自己的本地人应该不少,但是敢于直接这样问的人恐怕确实不多,所以她不禁带着一丝怀疑,“是,你…是怎么知道?”

  从地上爬起的丫鬟此刻已经又走到了杜晓梦身旁,赶忙扯扯自家小姐的衣服:“小姐,我们赶快回去吧!都快晌午了,再不回去,恐怕老爷会怪罪的。”

  杜晓梦虽然已经不耐烦地听了一早上这样的话,却也只是轻瞟了丫鬟一眼,毕竟现在确是该回去了,如果真不回去,说不定爹真会发脾气。

  “公子,我们先回去了!”

  “哎…我……”原以为她是很温柔的,不过看似好像有点性格,呵呵…

  于是杜晓梦带着丫鬟就往回走,未走远,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微笑着目送自己离去的人,那人生的可真是眉清目秀,长得如此俊俏,只可惜穿着一身粗布褐衣,出身贫寒。哎……

  她回过头不再留恋的走了!

  刚回府就被父亲叫了过去,今天玩的太开心了,全然忘了这身衣服也是有很大功劳的。

  杜晓梦以为爹爹是因为她偷跑出去的事而责怪她,便直接去了书房去找父亲。反正不是第一次偷玩被抓了,大不了再给爹骂一顿,不就得了,于是装作认错的走了进去。

  “爹,您找我有什么事?”故作无知是很明智的做法。

  杜才雄抬头一看,大惊失色,紧皱着的眉头一下子就展开了,继而又带着点愤怒的语气说道,“梦儿,果然是你穿了她…你姐姐的衣服!你怎么穿了…姐姐的衣服?”

  “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喜欢就穿了,我可没承认她是我姐姐啊。”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去招惹她嘛?你怎么就是不听,现在闯祸了你知道吗?”

  “不就是穿了她一下衣服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你是她老子,干嘛那么怕她啊,按常理也是她该听你的话!”

  “我…我这么多年没照顾她,我想弥补一下她…”苍白无力的理由,杜才雄越说越中气不足。他没发现自己因为急于解释,竟然容忍女儿说粗鲁的脏话…

  “去,赶快把这衣服换下来,给…给你姐姐送过去!”

  “我不要!我就喜欢这身衣服!”

  一直在房门口徘徊的墨月容,突然看到自己的衣服穿在别人的身上,便追随而去,到书房处,没敲门就直接走了进去,当然,父女间的对话她也听到不少。

  “杜小姐,请把衣服还给我,这是奶娘留给我的唯一一件东西,所以我不能给你!”墨月容冷着一张脸,用不容商量的语气对着杜晓梦说道,并且伸出了那微凉的手。

  “梦儿,去,赶紧把衣服换下来!”杜才雄也跟着大声呵斥道,显然他已经很生气。

  杜晓梦不服气地走了出去,虽然不情愿,但爹真的发火到底不是件小事!

  待杜晓梦走出书房,杜才雄赶紧半是赔礼,半是解释的说:

  “秋容小姐,请你不要生气啊,我一定会好好教训这个臭丫头的!”

  “杜县令,衣服回来了就没事了。”墨月容淡淡一笑。

  片刻后,杜晓梦拿着衣服悻悻地走了过来,把衣服往桌上一扔,“哼,不就是一间破衣服么?以为本小姐会稀罕!”之后气呼呼的瞪了墨月容一眼,夺门而去…

  (为剧情需要,此后墨月容改称杜秋容,请读者们注意!!!)

  第十三章于心何忍

  三日后,龙岩回到杜府来接秋容。

  对待杜才雄,龙岩和秋容都没有给什么好脸色,只是客套了几句就回到了龙岩的住处。

  两人刚一进门,柳空就跑了过来,本想对龙岩耳语一番的,但龙岩给柳空用眼神示意,“直接说吧!”

  柳空又看了一眼杜秋容,对着龙岩说道:“二皇子,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杜秋容看到柳江用那种异样的眼神看自己,就感觉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于是转头问龙岩,“什么事情办妥了?那件事情应该与我有关吧。”

  龙岩无所谓的说道,“没什么,只是给你找到了一个替身而已。”

  “为什么替我找替身,找替身干什么?”杜秋容一脸迷惑的注视着龙岩,似乎意识到什么,一抹忧虑闪过玉颜,“你不会是想让别人替我去”

  “就是你想的那样,我想你也不想死吧!”龙岩玩味的看着杜秋荣,这时候玩善良是不是太迟了,既然决定要走报仇这条路,还露出那种表情做什么?

  “什么?你居然真的找了一个无辜的人替我去死?你…你怎么可以牵连别的人呢,这是我们墨家的事!对,我不想死,但别人就想死吗?”杜秋容一脸的震惊与愤怒,“你这样做,于心何忍啊!”

  “就你这悲天悯人的性格,还想为墨家报仇!哼……”

  龙岩转过身,悠悠地走到桌前,柳空赶忙为他倒了一杯茶。龙岩端起酒杯,深吸了一口茶的清香。

  “别人陷害你们墨家,致使墨家一十七口人命惨遭枉死,那些人对你们墨家有过于心不忍吗?还有你的弟弟墨月寒,一个不谙世事的无知孩童,他们又对他于心不忍了吗?”

  龙岩背过身去,继续说道,“你一定没有忘记你们墨家的仇吧?做大事,就不要拘于小结,优柔寡断,兵之大忌!”

  “我不是想做什么大事!我只是想要替我们墨家讨回公道,还我爹爹一个清白之名,让他在九泉之下走得安心,有面目面对列祖列宗。仅此而已。”

  杜秋容语气激动的说着,是啊,她是不甘心。当年世俗之语,让她离乡背井四年。再见不到最亲最爱的人,整日青灯黄卷,晨钟暮鼓。她只是个年仅十一岁的孩子,仅因为人言可畏,她就必须默默承受着一切谁能体会她的心情,苦不堪言。而今,飞来横祸,父亲什么都没有做,却致使墨家一家被灭门,她的心凉了,世事真的让她看不透,她想或许世间真的没有公平吧!但是若为此让她去残害无辜之人,可能心死了就会麻木,但刀在手上,她就是砍不下去。

  “如果因为这个原因就要牺牲无辜人的性命的话,我宁愿自己死掉去陪他们!因为活下去,我会愧疚一辈子,我的父亲母亲也不会答应我这么做的!”

  “你不知所谓!”

  龙岩重重的将杯子放到桌上,起身夺门而出。

  柳空用无奈的眼神看了一眼杜秋容,接着就追了出去,“二皇子,这…”龙岩回身气愤地看着柳空,刚要说些什么……

  这时一个下人跑了过来,龙岩紧皱着眉头,问道,“什么事?”

  “府中有一个丫鬟昨夜失足落入井中淹死了。”

  “这等小事也来烦我?!”

  柳空眼前一亮,,忙问那下人,“那女子年芳几许?身高若何?”

  “奴才还没有查看登记记录,但看起来大概十五六的样子,应该比您柳大人矮了一个头左右吧。要不奴才这就去看…”

  “好,你去弄清楚。”柳空转而又向着龙岩说道,“主子,这不是正好么?!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杜小姐不想残害人名,眼下有个跟她差不多的丫鬟意外死亡,这不正解决了这个问题吗?!我们何不这样做”

  龙岩回头看了一眼柳空,对着他点了点头,“这事你去办吧,我只要结果!明日我就带着她回京城,你就先留在这里把事情办好吧!”龙岩看了一眼柳空,“有你在,我放心!”

  “主子放心,这事我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屋内的窗户后,一双清澈的眼睛一直追随着那张冷俊的面孔,刚才的一幕和他们之间的对话当然也一字不漏的落入了她的耳中。终于,她的那紧皱的娥眉缓缓的舒展了。

  龙岩察觉到了这束目光的存在,皱了一下眉头,直接转身走出了秋容的院子,叹了口气,她怎么会这么善良

  在某个不知名字的地方。

  一个浓妆艳抹的半徐老娘,看着眼前的那个瘦弱单薄的小女孩窃笑着。

  这小女娃长得清秀可人,不出几年这孩子一定是个美人儿胚子,到时候,哈哈……

  想到这里,半徐老娘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只是,这小女娃的脾气的却是大了点,她这么大的小女娃这么倔我自己还是头一次看到。来到这里多少天了,一句话也不肯说,真怀疑她是不是个哑巴。哼,丫头,你也不要怪我啦,现在不把你训乖了,将来你怎么帮我伺候那些财神爷啊!

  不远处的小女孩正在吃力地从及她半腰的水井里打水,忙碌的洗着花娘们的衣服。中年妇女走了过去,一脚踢翻木盆,“这么半天了,才洗这几件啊!”

  女孩没有反抗,只是狠狠的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触及到了女孩的目光时,心中一惊。努力平复了心情,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这么“你!赶紧洗,不要浪费我的粮食!”说完便赶紧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