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礼物
作者:悠悠雨滴      更新:2015-06-26 18:50      字数:0
  灵仙儿惊魂末定的卷起被子,绻在床角双手紧紧抱着双脚,一夜竟不能入睡,睁着眼直到天亮。

  第二天到听政房,陈宵天见灵仙儿精神不好,早早准她回宫休息。

  接下来很长一段日子,灵仙儿都要在春雨的安慰和歌声中方能缓缓度过了惊恐的夜晚。

  终于回到了已离开近三个月之久的质子府,见到了有些憔悴的李月如,灵仙儿的心情方有些好转,可看着李月如痛苦担忧的样子,她只好强作笑颜的安慰他,自己过得很好,只是不想再让他为她担心。

  灵仙儿虽然仍是没能见到尹怡风,却意外的收到他留给她的一封信,看着手中的信,仿佛看见尹怡风迷人的微笑和温柔的双眸……

  灵仙儿小心的打开信,很短的信却看了很久,仿佛要将每一字每一句话都深深的嵌在心中…….原来他真是家中有事,早先竟是我误会了。

  望着西方,灵仙儿双手合在胸前,默默为尹怡风祈福,希望他早日将家事处理好,如他所说,最迟在半年后就来看她。灵仙儿暗暗下定决心,不管前方有多少困难,遇到怎样的危险她都会笑着等到那一天的到来……

  今天灵仙儿起得的很早,因为今天是太后的生辰。

  灵仙儿的一头秀发一直是喜欢披着的,今天是第二次将它绾起,第一次是她的生辰上。

  任由春雨将它一层层绾起,只戴了李月如上次送的钗子,春雨却又将一只看上去小巧别致的金钗给灵仙儿戴上,灵仙儿本不想,后见那钗子也别有风韵,便不再说什么了,倒是春雨见她同意了,满心欢喜。

  闻的下人来报,说皇上来接她的马车已经到门口了,灵仙儿便让春雨带着她要送给太后的礼物起身走到了质子府门口,果然马车已停在了那,李月如带着随从也候在那里,拉着灵仙儿的手又叮嘱了几句,灵仙儿方由下人侍候着上了车。

  车上已坐着一个锦衣男子正闭目养神,见灵仙儿上车,方睁开双眼,笑盈盈的看着她。

  灵仙儿原以为是皇上,定眼一看却是贤王殿下,心中虽有些奇怪也没作声,还了他一个微笑,便在离他较远的地方坐下,闭目养神。

  忽觉得脸上有温热的气息,忙睁开双眼,见不知何时贤王已坐在身旁正定定的看着自己,心里一慌,本能的向后退却是无路可退。

  “你的发钗很别致,为什么只带这么少,太简单了些,别的后妃都会穿的很华丽,你不怕皇上和太后生气吗?”贤王温和的说。

  灵仙儿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会评价她的发钗!

  想自己最近受了惊吓,见有人靠近自己,就难免紧张过度。微红着脸,带着几分尴尬,灵仙儿仍有些戒备的看着他,淡淡笑了笑“我又不是后妃,皇上和太后应该不会怪罪的。至于发钗,我不喜欢满头都是,带上自己喜欢的就行了。”

  陈霄安有些意外的看着灵仙儿,一道惊喜从双眸中匆匆闪过。

  过了一会,陈宵安看着灵仙儿,饶有兴趣的问道“你不好奇,今日怎么会是我来接你,而不是皇上?”

  “有什么不同吗?反正都是去参加太后的生辰。”灵仙儿淡淡的说道。

  陈霄安愣了下,魅媚的凤眸闪了闪,看了看灵仙儿,自顾自的说着“本来皇上是要来了,不过他没想到我会先他一步到,唉!这会怕是正在发火呢!。只是李月如又要受点小麻烦。”说到最后竟是笑出了声来。

  灵仙儿诧异的盯着一副幸灾乐祸的陈霄安,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你怎么可以这样?”

  陈霄安转过头看着灵仙儿“你生气了?你不是说谁来都是一样吗?”

  “我!”灵仙儿顿时噎住,说不出话。

  “我逗你的,看把你急的。”陈霄安定定的看着灵仙儿,半响方微微笑了笑,温和的说道,手却很自然的轻柔的刮了刮灵仙儿的鼻子,瞬时整个车内里都充满着一股暧昧的气息。

  灵仙儿没由来的有几分恍惚,带着奇妙异样的感觉。就在陈宵安轻轻刮她的鼻子的瞬间。

  陈霄安妩媚一笑,就退到原处,闭着双眼,不再理灵仙儿。

  灵仙儿茫然的看着闭着眼正在闭目养神的陈霄安,脑子有些糊涂,轻轻甩了甩头,干脆也闭上双眼,告诫自己不用理他们。

  一路无语,马车停在了慧宁宫的宫门口。

  灵仙儿跟随贤王下了马车,走向通往慧宁宫的路上。

  春雨走上前,轻声在灵仙儿耳边问道“公主,贤王好吗?”

  灵仙儿淡淡的瞟了春雨一眼,看不出她这么上心,莫不是对贤王动心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灵仙儿只好装着什么也没听见,只管走路。春雨见灵仙儿没理她,只好小心的跟着,心里七上八下的。

  “贤王殿下,皓月公主到!”一个太监尖尖的声音喊到。

  灵仙儿低着头跟在陈霄安的身后,见他下跪,她也跟着下跪“儿臣祝母后寿比南山。”

  灵仙儿待陈宵安说完,也赶紧说道“祝太后今年二十,明年十八,年年如今朝,岁岁有今日,青春长驻!”

  “这个就是皓月公主?说的祝词倒是满新意了,抬起头让本宫好好瞧瞧。嗯,果然生得娇小可人,怨不得……呃,本来今日是个家宴,想来你迟早都是我皇家的人,先熟悉一下也好。来,今日你是贵宾,就挨着本宫坐吧。”太后慈善中带着威严的声音传来。

  “谢太后恩赐。”灵仙儿笑盈盈的道了谢,款款走到这位约四十多岁华衣锦服,气质高贵的太后身边坐下。

  “先见见家里人。这是丽妃,这是楚妃,那两个一个是袁贵人,一个是吴贵人。贤王你也是见过了,就不用再介绍了。”太后笑着对灵仙儿说。

  灵仙儿脸上挂着迷人的笑容的顺着太后的目光看去,才发现太后的左边坐着皇上,皇上下首坐约十六七岁,娇小玲珑的丽妃,再下首便是楚妃娘娘,再下来还坐着三四个锦衣少女,都是华衣锦服的,而衣服的色彩都是艳丽的,相比之下她穿的这件清绿色的长袍就显得太素了。太后每说到一个灵仙儿就点头示意,唉,幸好陈霄天的妃嫔不是很多,不然她的脖子可能都要断了。

  陈霄天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灵仙儿,就转头对陈霄安说道“贤王你辛苦了。今日是太后的好日子,这个是儿臣的心意,希望太后能喜欢。”说着,从德公公拿过一个锦盒双手递上,立刻就有太后身过的侍女接过,呈给太后,

  太后笑盈盈的打开看了看,露出满意的笑容“让皇上烦心了。”接着贤王及后妃均呈上了自己送的礼物。太后的脸上一直笑盈盈的,很是开心。

  灵仙儿正想呈上自己的礼物,突听见楚妃娘娘的声音“公主的礼物一定是价值连城的呢!想那岷越国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公主,居然也舍得……唉!说来你也不过是件礼物,是不是皓月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