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没文化?!
作者:最悦      更新:2015-06-26 18:52      字数:0
  我悲剧了。

  穿越整整十天了,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顶了一具15岁小女孩的身体,迈着小细腿儿,在并不冷清的大街上啃着一只从某善良红衣美人手里骗来的烧饼走着。

  “哇,快闪~~~~~~~”来往的人流中传来一阵尖声惊叫,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尖嘴猴腮的小厮突然出现在大街中央,瞧他猴子一样地跳着,边跳边叫,边叫还边跑,边跑又边把街中的人疯狂地拨到两边。

  开始还有人大骂疯猴子,可当那好不减缓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哒哒”袭来时,众人立刻化作鸟兽散,独留下还不清状况的女主角——我。

  猴子跑到我面前,愣神定了一下,不知他当时脑中到底闪过了什么可怕的念头,“啊”地一声怪叫,竟绕开我消失得无影无踪,容不得我多思考什么,就见眼前一片耀眼的炫红,又忽然一黑……

  好痛。

  脸好痛。

  怎么回事?

  我从腰间的小袋中掏啊掏,摸出一面华丽丽的银制小镜。

  说来也奇怪,穿越来当日,我仔细查过宿主的身体与衣物。性别:女,身高不详,体重不详,身着细麻织衣,做工精细但明显在泥里滚过;衣内藏有一面看似价值不菲的银镜,颈间系着一块绝对价值连城的玉简,上刻的是一幅寒梅傲雪图,我将玉简贴身裹好,用银镜照了照自己的模样……妈滴,钟馗他妈呀,一脸锅底灰的。

  而回到当下,我的脸上:一块圆圆的,红不红紫不紫的,是什么东东?不会是马蹄印吧!

  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咻——”一声潇洒洪亮的马鸣响起。我黑线了,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品问题?穿越十天就被马踩破了相?不行,我要去敲诈,不不不,索赔,索赔!

  还没等我开口,一人先挡住了我的灿烂阳光。

  “请问,你可姓梅?”

  天、天籁之音?!

  我呼吸一紧,缓缓仰视面前之人,呆了。

  暗红披风,玄青劲装,将此人完美的身材包裹,挡不住的阳刚之气在一瞬间喷涌而出,一张堪称英俊的脸棱角分明,展现着健美的古铜色光泽,而他飘逸的长发,在烈日的光辉下,竟是耀眼的红色,如红霞一般,可若仔细看,逆光悬在肩头的发丝依旧是健康的黑。

  我一时忘记了什么叫呼吸,结果一口气没提起来,抽了。

  “咳咳咳……”不行不行,我在心里大喊着,我怎么可以看帅哥看到抽,咳咳,不行,我要镇定,我要要回我的医疗费精神损伤费毁容赔偿费……

  深吸气,呼气,酝酿出一副地痞腔。

  “喂,这位大哥。”我扭扭身子,从地上爬起,指指脸上的马蹄印,“这个,多少给赔点,你看我一个姑娘家,给你的宝马一踩就一蹄子……”

  “先回答我的问题。”对方一脸正经,语气坚定。

  “啊,什么问题……喂喂喂,不要扯开话题,我在跟你谈一件非常重要的问题,你的破马踩了我花容月貌的脸,你不赔我医药费,难道要我赔给你……好好好,我错了,您的马蹄子没被我的脸硌疼吧……”

  见对方一脸“我不是在跟你看玩笑,你不要惹我”的表情,我的声音渐渐笑下去,然后识趣地消失。

  “你,是不是姓梅?”

  “我没事儿姓梅干什么?”

  “那你的镜子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镜子,什么镜子……哦,是这个吧。”我挥挥小银镜道,“我买的,怎么了?”

  “你确定?”

  “确定!”我口上干脆地回答,心里又加了一句:才怪!我怎么会知道这镜子从什么地方来的,我连自己改叫什么都不知道诶。我在这里不会真的姓梅吧,那眼前的帅哥,是我情人?不可能,这么个小屁孩哪来的情人。亲人?长的也不像啊。不会是仇人,追杀我的吧?难怪那蹄子踩得,那叫一个毫不留情。(魂:喂,踩你的好像不是那个帅哥吧……)

  天籁之音再次响起,不过此时我听着却像是夜半狼嚎:“你开个价吧,这镜子,我买了。”

  “你买,价格随我开?”也不怕我漫天飚价?有这么便宜的事,这镜子绝对不简单。我开始分析,若对方真是仇家,我岂不是很容易挂掉;若不是,镜子也一定意义非凡,说不定还藏着什么惊天大秘密,比如……藏宝图?嘿嘿嘿,卖掉我岂不是亏了?(魂:您想多了……)因此我做出重大决策:打死我,也不卖!

  “帅哥,你不厚道了,我全身就这么个值钱的东西(那玉简可不能随便暴露了)你也舍得买了去,况且你的医药费还没付呢!”

  铛!

  艹!

  “你,你居然拿银子砸我!什么,银子?”我一掂量,贼笑两声,又撒泼似的叫道:“大哥,你打发叫花子呢,才五十……啊……”(再次被砸中ing)

  这一砸,有三个五十两吧,谁帮我算算,我晕鸟~

  ***===***===***===***===华丽丽的分割线***===***===***===***

  醒来,脸上灼烧般的疼痛。

  我居然还活着,那个帅哥怎么不干脆用银子砸死我。对了,银子,我的银子在哪儿?

  “小姐要寻什么?”

  天籁之音,帅哥?

  等等,他刚才叫我什么?语气还那么的恭敬温柔,敢情那银子是砸在了他的头上,把脑子砸坏了,还是我被砸出了幻听,废了?

  “你……我是你什么人?”我不可置信地问道。

  “梅小姐,绯阳之前多有得罪,请小姐原谅。”

  梅小姐,我真的姓梅么?

  “原来你叫绯阳,你怎么就确定我是你要找的梅小姐?”

  绯阳恭敬地回答道:“梅小姐,你腰侧有一枚幽梅之焱的文身,此是梅家后人的象征。”原来如此,不对不对,腰侧!也就是说……

  “你你你……”我跳起来大叫,“你偷看我!”

  我现在这个身体的右腰侧,确实有一枚烙印,形似一朵五瓣梅花,却又从每一片花瓣上喷吐着幽幽烈焰,没想到这竟有幽梅之焱这么个名字。

  绯阳道:“在下并无觊觎之意,为小姐验证身份的,是曾经梅府的两位侍者。”说罢,他退身一步,从他身后走来两位长得一模一样的小丫头,对我颔首行礼。

  “这样啊!”我点头,咧嘴一笑,脸上剧烈的疼痛使我想起了马蹄印的存在。

  “靠,这马踩的,找人看过没有啊!”

  其中一个小丫头回答:“小姐放心,轻云略通医术,已为小姐上过药,不出半月,小姐定会恢复本来的容貌。”

  “那就好,那就好……等等,你、你是男的!”我再一次跳起来大叫,仔细打量两位侍者。

  轻云一袭鹅黄色纱衣,缀以雅绿璎珞;而另一位一身雅绿色纱衣,衬以鹅黄璎珞。两人长得极为相似,同是白皙的脸,水灵的大眼,挺致的鼻子与润泽的小嘴,虽透着女孩的灵秀,但也不难辨别他们男子的身份。

  轻云惊诧道:“我是轻云,这是我的双生弟弟流风,小姐难道一点印象也没有?”

  绯阳也微微露出不解之意:“小姐倒是与华国其他女子很是不同。”

  为了掩饰灵魂穿越的“不堪”事实,我果断装挂了:“什么华国什么梅府,我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坐在床上疯子一样地大叫,一脸的疼痛也不顾,手舞足蹈的样子令床前三位美男面面相觑。终于,他们忍不住了,轻云流风很默契地扑上床左右各一个抓住了我的双臂,我挣扎,绯阳上前手指对着我的胸前一点,我定住了,嘴巴大大地张着合不上,手脚形成一种貌似被踩过的青蛙一样的怪异姿势无法行动。传说中神秘的葵花点穴手,今天终于被咱碰上了。

  安静了,轻云流风长舒一口气,眨巴着眼睛看着我,绯阳面无表情,转过身去。刚才的表现似乎确实是过激了点,他们定是要怀疑……自家温柔得体(也许……吧)的大小姐脑部受创,不仅失忆,还……失心疯了。

  寂静,长时间的寂静,我感觉我的口中有凉风侵入,并有某种液体在不断分泌,积聚,然后下流,在我的下巴上形成一条晶莹的河流,河流下泄,似乎想努力集成瀑布。轻云看得嘴角有些抽搐,流风实在看不下去,伸手接住了即将落到被子上的哈喇子,又为我清理了一下嘴边的口水。温软的小手在我皮肤上抚过,真是酥骨啊,要不是被点穴了不能动,我一定一口咬上去了。

  “小姐,我让绯阳大哥帮你解穴,你安静地听我们说好不好。”流风乖巧地问。

  我拼命地眨着唯一能动的眼皮,表示同意。

  “绯阳大哥。”流风唤道,“拜托了。”

  绯阳为我解了穴,我仿佛挣开了禁锢我的枷锁,仰躺在床上呈“大”字状,感慨:“自由是件多么美妙的事啊!”

  随后,我冲流风勾勾手指:“来,小家伙,你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就与其他女子不同了?”

  流风有点不开心地嘟起小嘴,“我才不是小家伙,我比小姐还大上五个月呢。”

  轻云接过流风的话说:“小姐果真是失忆了?竟连这是什么地方也不记得了。这里是华国,由女皇空月掌管的国家,以女子为尊。”

  “什么什么,女尊国家!”我兴奋了。

  “是的,女尊国家,从开国至今十七位女皇一直任用女子为官,男子大多都只被招为兵部的小卒。直至上几位女皇,才开始选用男子为官,以考试的形式选拔……”

  这不就和隋唐的科举差不多嘛,这个时代的女人,厉害厉害。

  轻云又告诉我:在华国,女子可以有三夫四宠的,就是说除了可以娶一个正夫以外,还可以纳妾纳男宠纳男侍……我听得口水直流,不仅可以娶还可以娶好几个……流风这次不帮我擦口水了,绯阳白了我一眼,没说话。

  轻云接着说:华国对婚姻的规定很宽,所以男子也可以娶妻纳妾。

  我听得晕了:“那梅府呢?”

  默,又安静了。

  绯阳开口说道:“梅府夫人原为华国的左丞相,深得女皇信任,可朝中暗流涌动,近几年,夫人不知得罪了哪位重臣,十天前,竟遭到华国神秘组织重花宫的暗杀,连梅府也惨遭灭门。”

  我目瞪口呆,轻云说:“小姐你在五岁那年曾大病一场,病愈后身体一直很差,性情也大变,至八岁依旧如此,大夫说你那场大病夺去了你本身精魄,需进深山幽谷汲取天地精华补齐精魄,于是小姐被送往‘连山’,我与流风七岁进府,十岁起奉命每年代夫人进连山看望小姐一次,今年我与流风进入连山后被告知小姐已下山,回到华京听闻梅府被灭,自幸逃过一劫也在焦急小姐的去向。”

  流风嫩嫩的嗓音接着说:“不久前我与哥哥遇见绯阳哥哥,他竟然也在找小姐。”

  我转向绯阳,玩笑一样故意警惕地问:“你不会是重花宫派来杀我的吧!”

  绯阳道:“梅夫人生前有恩于在下,此次灭门,夫人早有察觉,恳求在下若梅府有不测定要找到小姐,保小姐周全。”

  真是我亲妈,太TNND让我感动了!

  我又问:“那重花宫现在是不是在追杀我?”

  绯阳说:“我想不会,如果他们要杀你,早在连山动手了,绝不会留你到现在。重花宫的宫主也许是故意不杀你,据说此人极喜欢看江湖朝廷那些明争暗斗,估计是留着你……”

  “靠,这么变态。”我打断绯阳,“话说十天前我就突然失去了记忆,对之前的事情都不大记得了,说来说去,我到底叫什么名字?”

  流风轻声说:“小姐名叫闻花。”

  “闻花,这名字好啊,有文化有内涵……不对!”我欢乐之余突然理智地想起自己忽略了一个极其重要极其重要的问题:“我姓梅?”

  三位美男一致,点头。

  “我全名叫梅、闻、花?”

  三位美男再次一致,点头。

  轰!本人如遭雷劈,瞬间外焦里内个嫩。

  苍天啊,大地啊,亲妈啊,你们知不知道请不清楚明不明白,再有内涵有文化的名字,顶上一个“梅”姓……啧啧,这内涵这文化,简直奇妙得没话说。

  梅闻花。

  这名字好,很好。

  悲剧的主体应是人本身,名字不过是个身外之物,不时给人生添点物外之趣。顶个悲剧的名字又何妨,梅闻花就梅闻花,看我这个新生的“梅闻花”照样在华国乱你个花枝乱颤,哈哈哈!!!(魂:女主疯了,鉴定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