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穿越,反穿越?!
作者:最悦      更新:2015-06-26 18:52      字数:0
  说我与华国其他女子不同,也不无道理。

  由于华国的国情,该国女子普遍H,对【消音】的欲望甚至比男子还强。平时巴不得有个男人来揩自己的油,挑逗自己。所以当我一副“男女授受不亲”的样子时,绯阳才会有此感。

  而当我听了华国基本情况后,露出色女本质,开始时不时地调戏小可爱流风一把时,他们三人得出一致结论:

  天下乌鸦一般黑,华国女子一样色。

  我不以为然,继续追着流风跑,顺带轻云一块泡。

  “轻云、流风,你们名字真好听啊,你们听说过么: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真是人如其名,闻名如见人,来来来,小流风给主子抱抱,轻云给主子揉揉腰……”

  于是,轻云失踪,流风红着小脸望着我,软软的小手指揉着衣角。

  这对双生兄弟长的相似,但还是有一个地方不太一样:美人痣。哥哥的美人痣长在额头,而弟弟的则长在诱人的小下巴上。此外,兄弟两人的性格也有很大的差别,哥哥轻云略外向一些,流风则乖巧却有些羞涩。

  而绯阳,从我了解清楚一些基本事项后,就一直面无表情地充当门神,守在我暂住客栈的房门外。我不得不叹一声世界真奇妙,这间客栈的名字居然叫“有间客栈”,不愧为搞笑电影小说居家旅游之必备良“栈”。

  晚饭后,我顶了一张淤紫的脸在客栈里转了一圈,成功吓走了几位正在吃饭的客人,换来老板几颗卫生球,满意地上楼。走到房门口,我突然转身问一直跟在我屁股后头的绯阳:

  “话说那天你不是用两百两把我砸晕了么?现在银子在哪,快还给我!”

  绯阳嘴角微抽,从怀里抽出两张银票递给我。

  靠,有银票居然还敢拿银子砸我,你小子够狠。

  “我说绯阳,你可是用银子把我活活砸……”

  没等我说完,绯阳又掏出一张银票塞到我手上。哎,你早这么做我就不用浪费刚才那些口水了嘛!我哈哈哈大笑三声,回房睡觉。

  轻云为我的脸伤上了药。我打发他和流风早些回去休息,门外,绯阳依旧挺直地站着。他愿意站着就站着好了,我知道这种人是怎么劝也劝不回去的那种,这个华国也不知道夜间治安如何。

  熄了烛灯,躺在床上,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几天了,华国、梅府、幽梅之焱……无一不刺激着我心中某一个隐秘的角落,幼年被尘封的记忆正慢慢地明晰起来。

  ***===***===***===***===华丽丽的分割线***===***===***===***

  “娘亲娘亲!”

  “来,花儿,戴上这个。”

  “哇,好大好漂亮的玉简。”

  “乖,这个叫‘幽梅隐雪’,是我们梅府独一无二的宝贝。”

  “宝贝,就跟花儿一样么?”

  “是啊,两个都是宝贝,宝贝天生就应该在一起,所以花儿记住,千万不要让玉简离开花儿,明白吗?”

  “嗯,花儿会很乖,花儿去找花花美人玩去了。”

  “花花美人?”

  “就是最近搬到隔壁小筑的花花美人,他的眼睛好漂亮的。”

  “那个孩子……也罢,小心点早些回来。”

  …………

  “花花,花儿来啦!”

  “我不叫花花,那个,花儿我后天就要离开了。”

  “为什么,花花不跟花儿玩了么?”

  “不,是我必须离开了……谢谢你,愿意来陪我。”

  “谢花儿,为什么?别的人不跟花花一起玩吗?”

  “别的人都说我的眼睛,是妖孽,他们逃都来不及呢。”

  “怎么会,花花的眼睛最漂亮了,花花美人,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不要丢下花儿……”

  “花儿听话,我真的要走了,花儿长大了,来找哥哥,好么?”

  “恩,那花儿要快点长大,长大后一定来找哥哥!”

  “……”

  …………

  “我家梅园真正好,二月红梅真漂亮。三爹他在丛中笑,花儿我要亲亲抱。三爹美人,花儿要亲亲!”

  “啊!”

  “哇,三爹不喜欢花儿,只让娘亲骑不让花儿抱……”

  “啊,花儿你怎么了,花儿,花儿……”

  …………

  好热,好痛,好难受。唔~花花美人不要我了,三爹美人也不爱我了,花儿好难受……

  “真淳,真淳!”

  “蠢,谁骂我蠢?!”

  “真淳,你终于醒了。”

  “诶,你是谁,我的花花呢,我的三爹呢,我的娘亲呢?”

  “真淳你怎么了,怎么连妈妈都不认识了?”

  “什么妈妈,大姐你认错人了。”

  “真淳,怎么会这样,你再好好看看,我是你妈妈,他是你爸爸啊!”

  “天哪,你说‘真蠢’不会在叫我吧。还有什么,爸爸?我的亲爹不是在生我的时候难产大出血挂掉了吗?”

  “……”

  “……”

  …………

  不同的声音不停地出现在我的脑子中,我仔细地梳理,似乎察觉到了点什么:

  五岁那年,在华国,我亲妈给了我一块名为“幽梅隐雪”的玉简,一个叫花花的美人与我告别,我在梅园中看到美人三爹,扑上去要亲亲,扑空,摔了,病了,晕了。

  晕了好久,醒来人长了不少,房子变小,连妈也变了,还莫名其妙多了个亲爹,无奈,我认了。

  新爹妈告诉我,我姓薛,名真淳。我感叹,这倒霉催的。

  然后我又知道,我竟有十岁了。

  后来我明白了,我是穿越了。

  哎,这年头时空错乱,鸟多了,什么样的林子没有?

  于是,21世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薛真淳同学二十岁生日那夜又穿了,回到了华国,回到了梅闻花身上,年龄:十五岁。

  现在我算是彻底理清楚了,我现在颈间的玉简,不是什么“寒梅傲雪”图,而叫“幽梅隐雪”;那个叫花花的美人大概是我最初的童年玩伴兼初恋情人(魂:您想多了吧……);三爹美人,托他的福,我穿越到了21世纪,而十几日前,我又穿回来了。

  诶?那我现在的状态,到底是穿越,还是反穿越呢?

  ***===***===***===***===华丽丽的分割线***===***===***===***

  纠结来纠结去,东方的天空就开始像我的眼睛一样泛白。我猜我的眼眶周围一定安上了深深的黑眼圈,只不过被大块淤紫的马蹄印掩盖了罢了。但一夜未睡的憔悴是很难遮住的。

  “小姐又没睡好么?”轻云在在为我上药时问。

  我长叹:“哎,在外十天,身上缺银子,都在地上打发的,现在睡到床上,我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恐高。”

  “噗~”门口传来嫩嫩的笑声,流风一身雅绿,端着小餐盘就进来了,“小姐说话真逗。”

  我龇牙露出个恐怖的笑脸(加上那马蹄印效果倍儿棒):“去,叫你的绯阳哥哥来吃早饭。”

  不知练武的人听觉是不是都特别好,我只轻轻一声,绯阳已经一晃进了屋。

  “梅小姐,早。”

  这梅小姐……听着实在别扭的很,21世纪时我不过一个普通学生,成天妄想着是富家某失散多年的千金,现在真成小姐了,还偏偏是个家门被灭的落魄小姐,这听着实在很伤怀,更何况“梅小姐”让我联想到了某只智商超高的……鸭子(梅闻花:小魂魂是看过《鸭子侦探》的吧,昂?魂:内个……不解释),于是……

  “哇——”我毫无征兆地大叫起来,三位美男顿时惊呆,接而绯阳一言不发,原地不解地看着我发疯;轻云后退一步,举起双手茫然摇头表示与他无关;流风一下子扑上来却是手忙脚乱不知所措,最后竟脱口而出:“小姐乖,不哭不哭,哪里痛,流风给你呼呼。”

  然后我嚎得更凶,边嚎边骂:“你们三个无情无义无理取闹(魂:无理取闹??是你吧……),对我一点也不好。梅府灭了,你们一个个都来疏远我,一口一个小姐,一口一个梅小姐,是要把我别扭死让梅家彻底绝后啊!!!”

  还是流风小家伙乖巧,马上改了口:“闻闻乖,不哭不哭,流风给你呼呼。”

  我改为抽泣状:“恩,还是流风了解我,流风不用给我呼呼,给我亲亲就好。”我说到做到,对流风一个熊抱加一个狼吻。这个小家伙真软真滑真香,而且我突然发现,他居然和我差不多高——我一直以为他比我矮来着。我如同尝完一顿美味,揩完油,舔舔嘴唇,咂咂嘴。

  “你!”流风自己还没反应过来,轻云先大惊,“你亲了我弟弟!”

  “啊?”我一笑,“你才发现啊!”

  “你……”轻云。

  “我?”我。

  “我……”轻云。

  “你?”我。

  “哥哥……”流风。

  “他?”我。

  “……”绯阳。

  众默,算是一场短小的闹剧,闹剧过后,流风拉拉轻云鹅黄色的衣袖:“哥哥,不乖闻闻。”

  轻云瞟了我一眼:“好,不乖梅闻花。”

  故意的,绝对故意的,我听了极为不爽:“喂,就算不叫小姐了,也不用连名带姓一块称呼啊!”

  轻云奸诈地甩甩问我治马踩破相的药,我立刻不多说话,我轻云的梁子大概就在这时候悄无声息(误)地结下了。我一个包子塞进嘴巴,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对大家说:“不吵了,早饭凉了。”

  “那梅……闻接下来准备做什么?”绯阳开口问。

  我啃完第三只包子,叫流风收拾了去,后轻描淡写了一句:“查凶手,报仇呗。”

  “报仇?梅闻花,重花宫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你找到的,更何况重花宫宫主善于妖法幻术,手下奇人能者无数,你即使找到了又能怎样?”轻云说的不无道理,却仍被我一记爆栗,轻云吃疼地吸了一口气,怒视着我。

  “你傻啊!”我翘起个二郎腿煞有介事地说道:“人家重花宫受人钱财与人消灾的,与咱们无冤无仇,咱们找他们报什么仇?确实,是重花宫下手灭了咱梅府,但我要找的是花重金雇下重花宫的人,找他们报仇啊,你个傻X!嘿嘿嘿,既然那个宫主喜欢看我们斗,那就让他看好了。”

  绯阳听后点点头(显然是忽略了女猪的最后一句话):“闻说得对,确实是有人背后指使。”

  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喝了口水,继续道:“我的娘亲原是华国左丞相,权力仅次于女皇,与右相相平,会有此想法且有此能力出资请重花宫的人在华国并不多。照此调查,应该不难确定对方身份。”

  “闻要报仇,找出对方才是首要之事。”

  “那,轻云。”

  “啊?”突然被点名,轻云愣了一下。

  “说说,华国最有钱有权有势的人,都有谁?”

  “按权力,除了至高无上的女皇空月,便是右相易渺,随后是吏部萧梦儿,户部夏凉,礼部郭绮……还有去年的状元莫休格。”

  “这样啊。”我点头,“不错不错,对了,以后不准连名带姓地叫我,听到没有。”

  轻云不屑地“切”了一声。

  “那除了朝廷高官,华国民间有没有什么富可敌国的人呢?流风,你说说。”

  流风乖乖地答道:“真说富可敌国,非重花宫莫属,这是华国最神秘也最厉害的组织,不仅是个杀手组织,更是个完美的情报站,一条情报起价为一万两白银。而在华国商业中,最富有的人名叫抚曲,是个男子,再次是生香阁的老鸨兰娘……华国境内还有一个神偷,传说叫挽荷,盗取了许多管家商家的无价之宝,现在估计也是富甲一方了。”

  小流风有的时候还颇具幽默细胞,连神偷都出来了。

  最后我说:“那,就从右相大人易渺开始好了。”

  反穿越十日,我别的没打听来,了解的只有几位旷世美人,其中之一,便是右丞相易渺的男宠——栖蝶。

  其实,刚知道自家别灭那会儿,我就盘算着在华国泡遍美男,顺带帮梅府查查真相。发现事实上自己是反穿越后,我的正义感使命感油然而生,于是我改主意了,毕竟是自家的事儿,我要想办法揪出这个幕后黑手,顺便……也会会美人儿。

  反正顺过来倒过去结果还是一样的。俗话说(误)当一件恶事得到了一个正当的理由,那罪恶也便成了正义。

  我去做正义之事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