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故人见(上)
作者:最悦      更新:2015-06-26 18:52      字数:0
  我知道绯阳有极高的武功,吩咐他在暗中保护,以免发生意外,譬如我方全军覆没,无人接应,就此团灭。而自己拉着轻云流风,顶着蹄印刚消花容初现的脸大摇大摆地行至易府门前。

  门外自然地有两位大汉守着,我清了清嗓子,支扭着腰,风骚无比地走过去,一手撑在门栏上,对其中一位大汉道:“小哥哥,小女子今日有要事要寻右相易大人,不知小哥哥是否肯行个方便?”

  那大汉立刻一副官方嘴脸:“易大人可是朝廷右丞相,哪是一般人说见就……这个……”在我的眼神指使下,轻云上前悄悄塞给大汉十两银子。

  “小哥哥,小女子是易大人故交之女,此次前来,真是有要事。”我边说边放着无极电波抛媚眼的速度与接上低压交流电的电磁打点计时器相当。

  大汉被我弄得七荤八素,颤声道:“小的,这这这就去禀……啊!”

  易府大门不知何故突然被推开,大汉应声倒地,另一守门大哥面瘫着把他拖走处理掉。

  门中钻出一个看上去不足十岁的小丫头,奶声奶气地对我们说话:“娘亲说,要门口求访的小姐进去说话。”

  原来易渺已经有女儿啦,长得真是水灵,两根羊角辫微垂,随着她富有韵律的跳动一晃一晃,那一双大眼睛天真无邪地忽闪出带粉色泡泡的光。真想扑上去亲她一脸口水。不行不行,我要淡定,我不是loli控,我不是loli控……

  随易家小妹行至偏厅,一个相貌淡雅,看似淡泊的淡衣女子,懒懒地靠在一只贵妃榻上,身旁一位身着淡青色素衣的男子,面戴淡青色面纱,露出左眼角纹着的淡青色凤蝶,纤纤玉手中捏一柄淡青色羽扇,动作轻柔地摇出淡淡清风。

  我第一反应,这个男子想必就是大美人栖蝶吧,易渺还真是宝贝他,外人连正脸也见不着。第二反应,那个小丫头不会是栖蝶生的吧,大概不会,栖蝶貌似进府还没那么多年。第三反应,我嘴角抽动了一下:现在是二月天吧,这扇子扇得有够矫情的。

  脑内小算盘一来二去地敲算了,觉得还挺有趣。哎,所以我说我要好好检点一下自己,一个不注意,竟独自“呵呵”傻笑起来。

  易渺眉毛向上一挑,也不问我笑的原因,直截了当地问:“不知来访者何人?”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拉了轻云流风行礼,哪知他们早行了礼,退到一边看我笑话。轻云也就算了,这乖乖的小流风咋也跟着胡闹呢?我又“呵呵”地傻笑:“两个小破孩不懂事,易大人不要见谅。”

  “嗤”,被我初步断定是栖蝶的美人笑出声来,轻云流风似乎也在整齐地抖动肩膀。

  什么小破孩,还不要见谅,不懂礼仪不需见谅的人明明是你这个梅闻花好不好。轻云用眼神告诉我,被我一眼瞪回去。

  易渺淡然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叫什么名字。”

  “啊!”我正色,理了理黄绿色的新竹罗仙裙,潇洒道:“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小女子名真淳。”

  用21世纪父母告诉我的名字出处,作了自认为极具文采的回答后,我见栖蝶身形一动,易渺也起身正坐起来。

  “豪华落尽见真淳。真淳,真是个好名字,人出落得也标致,不知谁家有幸得了这么个好姑娘。”

  MD,我如此羞花闭月沉鱼落雁吓死东施西施掩面的人,竟只落了个“标致”的形容词。

  “小女子姓薛。”我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

  易渺又是眉毛一挑,抿一口栖蝶奉上的清茗,淡淡地说:“你不是道是我易渺故人之女吗,我原以为你是姓梅的。”

  当即,气氛变得诡异,说不出的诡异。

  我刚才在门外也没待多长时间,这个女人知道我来了不说,居然还知道我说了什么,不仅如此,梅家刚被灭,她这么快就敢判断我姓梅,可怕,太可怕了。万一她对梅家不轨,我岂不是小绵羊进了狼窝?

  栖蝶对易渺微微欠身,摇着扇子退下。轻云与流风也被遣了出去。

  易渺莞尔,静静地看着我。

  “呵呵,那个,易大人在说笑嘛!梅府不是已被灭了门,哪还有姓梅的。”

  “花儿。”易渺柔声道。

  我全身猛烈一颤,汗毛倒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大脑飞速运转:难道易渺曾经见过我?她和梅夫人一个右相一个左相,见过我也是正常,我怎么这么不谨慎,没有易了容再出来……不对呀,我不是一个人在什么连山待了六七年么,她怎么可能见过我?我突然觉得脑子不够用,穿来穿去如果把记忆也调过来就好了。现在,我怎么办?

  “额……那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嘛,呵呵呵呵。”我不知道自己今天是不是傻掉了,又傻笑起来。

  “不愧是阿幽的女儿,心思如她一般缜密(梅闻花:那也没您老谋深算~),可惜阿幽她……”

  阿幽?我亲妈不会叫梅幽吧,妈呀,您怎么也落了个这么不尴不尬的名字捏。

  “可花儿知不知道,阿幽生前管理女皇的内阁之事,不喜与外人交往太深,走的最近的除了女皇便是我这个右相,花儿来寻我之前难道就没有怀疑过吗,花儿这样伶俐的人竟然就这么一个人找上门来,可真是……”易渺慢条斯理地说着,到了最后一句,目光中透出一丝凌厉,我一惊,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带这么背的吧,总不至于真让我一出门就撞到枪口上了。我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心道绯阳啊,你可千万要在这个易大人下令捉我之前以无敌蝙蝠侠的姿态把我救走啊,我相信你武功高强一定以一敌百,带我突破重重围追堵截,翻越崇山峻岭……我盯着易渺,她眼中的杀气却转瞬即逝,倒更像是带了几分戏谑之意。

  易渺微微一笑,缓缓地走下贵妃榻,近到我身边,轻抚我的头:“七年了,都长这么大了,那时的人,还要文静些。我知道你这次来找我是为了何事。我的身份,你怀疑我也是正常。只是,我真的希望你能相信我,我永远不会去恨阿幽,更没想过要去害她,甚至……如果阿幽想我死,我绝不会在这个世上多留一刻……”

  我心中一“咯噔”,眼前这个女人,怎么看怎么不太像在演什么喷血剧情,可是也转的太快了吧,之前只是想吓吓我,还是此刻来放松我警惕的?不管她是不是装得,至少她敢这么说了,为了我亲妈竟可以做到这种程度,易渺和梅幽的关系,有待进一步深入。

  “花儿,相信我。我……我不会害阿幽,也不会害她的亲人。”我看她差点没对我跪下了。

  易渺的态度夸张得令人难以相信,可由不得不相信。凭我多年在21世纪观看各类狗血电视剧的经验,这个女人比那些演员多了些什么,不是在演戏,更像是积压了多年的情感在一瞬间爆发出来。我突然觉得,她对梅幽也许有一段不可想象的畸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