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和太子的约法三章
作者:木牧诺      更新:2015-06-26 18:54      字数:0
  “什么约法三章?”我警惕地看着他,这个小鬼想玩什么花样?“我可告诉你不平等条约我是不会接受的。”

  “第一,你虽名为太傅,但只需负责保护我的安全即可。”

  额

  “第二,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宫,不管你以后看到什么都不许告诉皇叔。”

  看到什么?这皇宫里有什么是我以后会看到的?为什么不可以告诉潇然?

  “这不公平,太不公平了,为什么不可以告诉我师父?还有为什么不许我出宫?”如果让我常年呆在宫里那还不闷死啊?

  “没那么多为什么。”小暴龙根本不予解释:“听好了最后一条,没我的许可不可以在宫里乱跑。”

  这是什么规矩?八国联军入侵中国时签订的条约也不过如此吧:“不行,不行,这种割地赔款的不平等条约我死都不答应。”

  “我是太子我说了算。”小暴龙看着我跳脚的摸样冷声道,此刻的他一点也不像一个八岁的孩子,倒像是一个手握生杀大权的帝王一般。

  “好,但有一条我不能答应你,我要自由进出皇宫,你不能干涉。”笑话要是不能出宫那我就不能看见潇然了,那还不亏大了。

  小暴龙偏着头考虑了一会,然后抬起头问我:“你不喜欢皇宫吗?”

  “皇宫虽好但没有自由,就像一座活死人墓一样谁会喜欢啊?”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可话一出口我就有些后悔了,这算不算大逆不道?这个将在这所活死人墓里过一辈子的人会不会治我的罪?

  像是看出了我的担心,他撇过头看着棋盘上的棋子说:“其实我也不喜欢的。”

  “啊?”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了一大跳。

  “被当成棋子的感觉,其实我也不喜欢的。”他说这话的时候手里正拿着一颗黑色棋子。

  “哦”这个孩子真的只有八岁吗?我忍不住斜着眼把他从头打量了一遍,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少年老成!

  “好吧,我答应你的要求,今天我没有课要看父王留给我的奏章,你去太傅院吧。”太子收了棋把那一堆奏章移到了自己面前对我挥挥手示意我可以离开了。

  我本该行个礼就退下的,可是走到门边我还是觉得我有问清楚的必要,便又转过头来问道:“太傅院在哪里啊?我为什么还要去太傅院啊?”

  听了我的话小太子从那一堆奏章中抬起头,用他那双湛蓝如海水般忧郁的小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我,半晌翻了一个白眼问道:“难道皇叔没有告诉你吗?你虽是太子太傅可除了我的功课外你还得负责教其他皇子。”

  “我?教其他皇子???”我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敢置信的把他的话以问句的方式重复了一遍,得到的答案是小太子重重的点点头。

  “那这其他皇子中包括南诺言吗?”我抱着一丝侥幸的问。

  “当然!”

  刹那间,问君能有几多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作者:不会写诗就不要乱改,当心李后主半夜爬起来找你)

  出了太子宫,还是那个叫木头的小太监带我去的太傅院。

  太傅院离太子宫倒也不是很远,但它建在皇宫后山处,背朝山,两面环水极为偏静倒也是个学习的好地方。

  “上面写的什么?”望着太傅院院门口的那块木匾我横看竖看就是不认识上面写的是什么。

  听我这样问木头有些惊讶:“太傅不认得吗?就是太傅院啊!”

  汗,太傅院,那三个字写得歪歪斜斜的哪里像太傅院啦?

  不过看着木鱼长大的嘴巴我只好打着哈哈:“呵呵,不就是太傅院吗,我怎么会不认识呢,我只是想考考你罢了,没想到你小脑袋瓜还挺聪明的,哈哈,哈哈哈”

  我敲了敲他的脑袋赶紧溜进了太傅院。

  身后传来某块木头自言自语的声音:“也是,太傅怎么可能不识字呢?呵呵,我脑袋真聪明吗,是有点哈!”

  刚进讲堂我就傻了眼,这是上课还是菜市场?

  笔墨纸砚满天飞,众皇子们你推我我推你打打闹闹不亦乐乎,更甚者把书桌都掀翻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愣愣的问着随后跟进来的木头,他倒像是司空见惯了一般忙跟我安慰我道:“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虽说现代的学校也不乏这样的,可这是皇家学院耶,实在让我难以接受:“没人管吗?原来的太傅呢?”

  “他们是皇子,太傅只要管好太子就行了哪里还管得了他们啊,再说了您别看这些皇子们在这里玩得这么疯,他们的母妃都有替他们请专门的师父,谁不想在王上面前表现好点呢?”木头说完这话就撑着脑袋往里面看,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最后眼睛一亮指着讲台上的矮桌冲我喊道:“呐呐呐,前太傅在桌子底下呢!”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截半露在桌子外面的灰色老生袍。

  “不是吧!!!!”我的眼珠子都差点跌出眼眶!

  “谢太傅,谢太傅。”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木头开始冲着桌子底下的人挥手。

  他这一喊,讲堂内有眼尖的人便注意的了站在门口的我们,一时间喧闹声渐渐小了下来,无数道或猜疑或不屑的目光直射到我身上。

  像是也感觉到了异样,那个谢太傅才颤颤巍巍的从桌子地下爬了出来,顺着所有人的目光看向我这边。

  “哈”抱歉,我真没想笑的,可是在看清了谢太傅那张颜色斑驳的脸后我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爆笑出了声。

  谢太傅是一个年过甲子老夫子,跟所有的老学究一样留着花白的胡子,只是此刻的他绝对没有读书人的那份儒雅,脸上也是花花绿绿的。

  谢太傅见我笑,很是尴尬的用袖子挡了挡脸,我也觉得自己有些失礼忙禁了声。

  “参见各位皇子。”木头先是向各位皇子行了礼,才带着我走到谢太傅面前向他介绍:“谢太傅,这位是新来的安夕沐安太傅。”

  谢太傅一听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什么?她?太傅?新来的?”谢太傅还没说话台下已有一个和南诺言年纪相仿的少年站了出来,指着我问木头,那样子就跟活见鬼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