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邂逅
作者:逍遥苏公子      更新:2015-06-26 18:36      字数:0
  地点:山东泰安,一所普通的大学。

  山东泰安,地处山东省中部,泰安市位于山东省中部的泰山南麓,北依山东省会济南,南临儒家文化创始人孔子故里曲阜,东连瓷都淄博,西濒黄河。是一座著名的文化旅游城市,境内的泰山是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海拔1545米,为“五岳之首”,我们的故事就与此山大有关系。好了,闲话不说,开始我们既冒险既惊险既好玩既搞笑的小说之旅吧,亲们!

  “叫你不好好学,叫你不好好学习,跑这熊地方,这是自己作的,怨不得别人啊。”小虎有点气愤的说道。

  第一出场人物小虎,小虎此人虽说是个配角,但是看过之后,相信读者们会来个另眼相看的。小虎此人要来形容,可谓是两个字“小圆”,圆脑袋,小平眉,小圆眼,小小鼻子,圆小嘴,半圆的小耳朵。身材虽说不是多么高大,但是健壮敏捷,,年年是学校里的“百步将军”,此人是爱死了足球,到哪里都好穿身球衣,特别钟爱8号球衣,脚上总是离不开火星球鞋。

  “我也没说怨别人啊,再怎么说,你不是也到了这个地方,有你作伴,我无忧!只能说是学习时候努力没到那个地方而已,确实是努力了,只能说还是有那么一点没到那里。”甄士恒伸着左手的小拇指面带坏笑的说道。甄士恒说话时有个特点,总是爱伸出他那左手敲起小拇指,每当这个时候,的不准坏点子又出来几个。在这妩媚的阳光照耀之下,左手的小拇手指指甲盖显得更加透明白亮,这是一般女孩爱美的一特点,不知道甄士恒为何有了这个爱好!

  第二出场人物,主角嘛,比较大度,把首度出场的机会让给了好哥们了,对甄士恒的评价就是一个字“钱”,铜钱的钱,外圆内方,眉毛稍微上扬,大有王者之风但是长了双小眼睛,好在眼小聚光,看钱能看的清楚,萝卜小鼻,八字胡,一张八哥巧嘴,只不过有时会突然结巴而已,一双大耳朵,显然是大有福贵之样。中等的个子,外身永远穿的都是山寨货,唯独一双正牌的耐克运动鞋,好像还是人家给买的。

  “咕咕咕……”响声作起,甄士恒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饿了,跟谁过不去,也不能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要是我的小肚肚饿了,下午还怎么去捉弄人,找乐子去啊!小虎,走了,我们去食堂吃饭去!”

  “呵呵呵……还是老样子,你除了吃和玩,是不是就没有别的本事了。”躺在上铺的小虎调侃道。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上,两顿不吃准准发狂!”甄士恒说着就用手去拉扯小虎的胳臂,此时的正在上铺悠哉的小虎,完全没有预料到甄士恒来这么一招,上半身早已离开上铺不听自己使唤,任凭甄士恒往床下拽。“喂喂喂……你想干什么啊,提前说一声啊,我这就要掉,掉,掉下去了,想谋命啊,恒哥。”此时甄士恒猛地往怀中一拽,本以为能够抱住小虎,哪知道饿的体力不济,加之小虎这几天有点发福,到被小虎将自己压倒在地,甄士恒两眼望着天花板,看着眼前出现的晕花,自语道:“为什么,本想捉弄人,到先搬起石头砸到自己的脚了!”

  “别压着了,你是不是感觉我的肚子部很软啊,快起来啊,看来今天没谋了你的命,到先叫我见了阎王爷,我还没准备好冥币呢!快快快起来啊!”甄士恒气急败坏的喊道。

  “不好意思啊,恒哥,这可不是我的错,怎么说呢,有一半算我的吧,怎么说我也压倒恒哥了,哈哈哈……”小虎摸着脑袋,傻呵呵的说道!

  大学的餐厅中可没有什么多少好吃的,在大学中一般有两拨人,有钱的一拨人去商业街开小灶去,钱财不充裕的才会在食堂吃饭。偶尔可以改善下生活的,让食堂的大叔给开个小灶,来上两个现炒的菜,等菜抄好还需少许时间,趁这时间,先做在餐椅上等待一会吧。甄士恒刚刚掏出iphone,眼光就被什么吸引似的,朝门口望去,原来餐厅门口正进来一女孩子。此女孩倒也秀气,一双眼睛倒是很大像是两股冒清泉的泉眼,挺吸引人的,也不算太矮,像这种女孩倒是不少,只不过那双眼睛,太招人喜了!小虎望着甄士恒的那双眼睛,在一般调侃道:“恒哥,别看了,再看眼珠子该飞出来了,现在就差该流口水了,呵呵呵……”用手掩住自己偷笑的面容。

  “说什么呢,哥好歹也是个玉树临风的逍遥浪荡子,岂会被此女孩迷恋!不过话说过来,这位女孩子长的还真是好看,我确实有,有,有那么一丁点喜欢。”甄士恒伸出自己左手的小拇指坏笑道!

  正在此时,那位女孩子突然说话了。“喂,久等了!”这声音是如此的响亮甜美,像丝绸慢慢飘到了甄士恒的身边,叫人听了很是陶醉受用。

  此时的甄士恒感觉自己全身热血沸腾,脸上也泛起了微红,呼吸变得有些不找规律了,正打算举起右手打招呼呢,手还未举起来,突然耳后传来声音:“没事,我到没多久,再说了,男生等女生是应该的!”甄士恒回头一看,一男生笑容满面的回答道。此时的甄士恒就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坐在餐椅之上,感觉自己像是从天上掉到地上似的,浑身不是很自在。

  “什么呀,我还以为美女向我打招呼呢,原来是向那位男生,看那模样,长得也不怎么样啊,个子不怎么高,面容还没我好看,这真是天理何在,人间正义何在?”甄士恒两肩一耸,做个没劲的样子说到。小虎笑到:“什么天理什么正义,你又不是不知道,情人眼里出西施,人长得再难看,但在真爱的两人间,都觉得对方是最漂亮的。”就好像自己像是圣人一个样。

  “行了,行了,这些就别说了,看看菜炒好了没有,饿了,要吃饭了!”甄士恒无精打采的说道。

  一盘木须肉,一盘红烧茄子,菜炒得是不错,但甄士恒是一点都提不起精神来,两眼的目光老是向坐在不远处的女生瞟。小虎风趣的说道:“要不你也找个吧,你看看你的样子,找个应该不算太难,哈哈哈……”

  “我的样子,差吗,哥怎么说不是玉树临风,但也是人中之龙啊,只有哥看不上的女人,没有女人看不上哥的。”甄士恒自信的答道。“行了,行了,你是最帅的还不行!快点吃饭吧!你看你,眼睛老是往那里瞟,要是你的眼睛再大些,估计眼珠子早就飞出来啦。呵呵呵……”小虎指着饭菜说道。

  饭后,两人回到宿舍中,大学的宿舍一般是6人间或是4人间,此间宿舍也是4人间的,只因为分宿舍的时候别的宿舍正好分满人,唯独剩下甄士恒和小虎两个人,系里不想叫他们两个到别的宿舍区域去,没有办法,只能单独给了他们两人一间,对他们两个人来说,这是对他们最大的照顾了。甄士恒两鞋一脱,往床上躺去。小虎看到甄士恒这个样子就说:“你可真是清闲的很啊,一回来就躺下,哎,不对,你是不是真的被那女孩子给,要不我们想想办法,看看能否。……”“别说了,我要休息了!”话语还未说完,就被甄士恒打断了,只见其身子往里一翻,侧卧装作要睡觉的样子!

  根本没有睡意的甄士恒,不知怎么的就渐入梦乡了,在其梦中,甄士恒好像置身于一个特殊的空间之中,四周全是闪光的星星,脚底下像是古代的八卦方阵,头顶之上有一个奇怪的星系之图,一直在转动。甄士恒满怀好奇心的迈出了第一步,突然之间身子有些不平衡了,相信向后俯仰而去,还没俯仰下去,就觉脚底下没了根,身子开始成了悬浮状态,这才意识到自己处在失重状态。在此种情况下如何动弹身子,灵机一动,用嘴猛吸了一口气,使劲的吐出来,这下身子到时移动了不少的距离,待调整好身子的平衡状态之后,甄士恒双臂怀绕,思考一下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就来到了这里,想来想去,就觉得这里是在自己的梦中,但身边的一切却感觉是那么的真实,又不想在梦幻中,想了下,是不是自己电脑游戏或是漫画看多了,一切只是虚幻而已。既然已来此地,怎么也得观光一下,但看此地除了四周有闪光的星星之外,还真没有什么好看的东西,看看脚底下的八卦方阵图,连周易都没看过,怎知其中的玄机,目前有一样是很重要的,如何在这个空间自由的移动。刚刚想到这里,身体又不由自主的飘动起来,甄士恒脑海中灵光一现,难道此地靠的体随心动,这也太离谱了,这只有在科幻小说中才有的事情,不管怎样,自己也得试试,看看能不能。心中想象往左移动不远,身体果真慢慢向左漂移而去,心中想象往前移动,身体逐渐向前移动而去。嘿嘿,还真是挺好玩的,想像一下快速移动,还真像超人似的飞动起来,既然能在此空间之中自由移动,甄士恒嘴角上扬,露出一种诡异的笑容,剩下的就好说了,先去摸摸星星,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手刚刚伸出去,就听到头顶之上传出一声:“住手!”刚刚伸出去的手立即停住了,此时的甄士恒可迷惑了,这里怎么还有其他人,难道自己误闯了别人的领地,此人是敌是友,自己完全不知道,再者自己身处这里,也只能任他人摆布,无多少还手之力,静观其变再说。

  “额,那个,这里还有人,我是甄士恒,不知道怎么来到了这里,敢问我能否出去,你留着我也没用,我就是一学生,其余的什么也没有,我只是好奇这里,才那个,想探寻一下这里,并无其他恶意,敢问你是谁!”甄士恒用试探的语气说道,随即慢慢将手撤了回来。

  “呵呵呵呵,小子,你真的不知道这里吗?也难怪,没事,那老夫告诉你,此乃泰山境外之境,是存在现实中的境地,只是一般人进不来而已,你也可以这样理解,就是凡人所说的仙境,你能来到这里,说明,说明什么,我暂时想不起来,哎,我刚刚说到哪里了,老了,老了有点健忘,那个那个,什么……”

  你这忘记的也太快了吧,整句话还没说完就给忘了,那怎么和你对话,这不是耍着我玩吗,甄士恒心想到,可这地方就这一救星,得了,提醒一下:“你老说到我能来到这里,就说明。”

  “对对,这就是关键所在,你不是一般人。”苍老的声音答道。

  “我靠,你这不等于跟没说一个样!”甄士恒叹气道。

  “不一样!小子。”声音变得严肃起来。

  “怎么不一样了,你倒是给我说说。”甄士恒眼睛一亮,好奇心随之而起。

  “神界、人界、鬼界,并称为三大界,凡来我这里的只有神界和鬼界之物,三界之中又有神、鬼、仙、魔、妖、人、怪、灵,凡来我这里的只有神、人、仙、灵和魔,你呢,就是这几类中的一类,说你是什么,人,不敢确定,说你是仙,也不可能,说你是神,神位已满,早无空位,说你是灵,你有实体,说你是魔,你没有瘴气,所以你来到这里,还是有一定原因的。”显然,声音中也带着疑惑。

  “什么跟什么啊,我不是人,那我是什么,明摆着耍着我玩呢,老人家,你编故事的本领也太强了吧,说说我怎么从这里出去吧,哎!真是的,什么玩意嘛!”甄士恒这个时候可有些急不可耐了!

  “说你不是人,那是因为你的手。”苍老的声音再次严肃起来。

  “我的手,我的手怎么了,我瞧瞧。”甄士恒看看了自己的手,一看自己的手掌纹立即弃了变化,变成了个三角之状。这可是奇了怪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的手掌中会有这么一个花纹,这是怎么了,此时的甄士恒可是非常的迷惑,手翻来翻去,那个三角的花纹也是时隐时现!

  “哈哈哈,怎么了,小子,你是不是迷惑了,以你手上的印迹来看,你好像不是人,要不我就这样说,你外表为人,可你的内心或是思想,可能会使你的身体在未来某天发生变化,使你变成其他之物,到底是什么,这得是你自己把握,反正最近老夫做了个梦,未来的某天会有场灾难,始作俑者不知道是谁,反正会离你很近,你可能也会参与其中,老夫只希望这场浩劫能尽量减少些损失。所以我才使用了梦境之法,将你引导到这个境地之中,告诉你些信息。”听着苍老严肃的声音,像是确有其事似的。

  甄士恒听到这些感觉就更加疑惑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啊,陌生人,陌生人可是多的是,不过有一点甄士恒算是明白了,并不是自己来到这里的,而是老头用了法术把他弄到这里来的,这时的甄士恒可是有火了,先是说了些迷信的话语,弄得自己跟个猴子似的让人耍,接着又说自己不是人,这使得甄士恒按耐不住自己了,伸出胳膊,手指上空,放大声音说道;“老头,你到底想干什么,识相的快把我放出去,说的烂七八糟的,和科学一点都不沾边。我的事情我做主,我命由我不由天,如果命运中的道路是固定的,我也会用我的双手造一条比这更好的路。”

  “哈哈哈,小子,口气不小,看来还真是找对人了,好了,老夫告诉你出去之法,改天我们再叙,心中默念三遍;一切都是梦,即可出去了,哈哈哈……”显然,听声音这老人很是高兴。

  甄士恒心中默念出去之法,感觉自己就像水蒸气似的正在消失。

  现实世界的甄士恒张开眼睛,猛然的坐起身子,将自己的手掌放在自己的眼前仔细的观看,怎么看,也没有三角之状,心想到:原来是个梦啊,时间尚早,接着睡,今天真是倒了霉运了,做了个奇怪的梦啊!

  上铺的小虎显然是听到了动静,问到:“怎么了,有事吗?”

  甄士恒含糊的答了句:“没什么事,睡觉,下午还有事情做呢,呜呜,那个现在的新生都刚到学校,我们不得弄点钱花花,呜,是不是啊。”

  下午时分,甄士恒带着小虎,开始了他的工作。这甄士恒的第一项任务先是判断他的猎物是否是个新生,甄士恒可有一套判断学生是不是新生的办法,见到学生先问,去教导室怎么走,要是新生的话,必然不知道怎么走了,就这样,一是新生,就开始了他那高超的推销手段。这不正好,一新生撞到了枪口上了,只见甄士恒满脸堆笑,一副乐于助人的样子,实际上谁都知道,他是对着新生的钱在笑,钱在他看来,谁不是比亲人还亲,但是甄士恒知道,钱虽不是万能的,但没钱可是万万不能的。对着新生说到:“同学,现在的宿舍是不是很差劲,很多电器都用不了?”新生看了看,眼睛中遗漏出点疑惑,答道:“对啊,大功率的东西都是不能用的。”甄士恒一听到这,就感觉有门,嘻笑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是吗,既然大功率的不能用,我们可以用变电压的设备或是小功率的东西,这样,不就都得了吧,你要知道,学校是不允许卖这些东西的。”甄士恒咧嘴一笑,“既然我们是同门师兄弟,看你是个新生,我能帮你弄到这些,至于货物我是没有,但我能告诉你在哪里买到。”

  甄士恒要是推销货物,以现在新生的提防心理,一定不会买的,但甄士恒转移新生的注意力,说自己没有,这就去除了新生以为他要卖东西的想法。新生确实想要得到这些,自然好奇的心理就产生了,问到:“学长,这东西在哪买?”

  甄士恒见猎物上了套,就说道:“这你得去大学生活动室看看了。”故意在对新生说道如何去大学生活动室,好让新生以为他在给与帮助,随手来个再见的姿势,走了。实际上,甄士恒早就算计好了,小虎早就带着货物跑到大学生活动室去了,在那个地方,是学生集会的地方,开学初期,学生为了娱乐,领导老师不愿打搅学生的兴致,一般是不去视察学生的情况的。甄士恒一伙就是钻了着个空子和学生的心理,才在此期间卖些特殊的物品。

  过了约有两个小时,此时的甄士恒已是口干舌燥了,生气似的骂到:“这帮小崽子,真是越来越难说教了。”心中想了想忽悠的新生也差不多了,该回去问问小虎,看看卖了多少货物了!来个徒步小跑,顺便锻炼下身体。

  到了大学生活动室,大学生活动室地处食堂的东面,独自占了一座3层小楼,一楼是活动室,二楼是各个学生会分部的办公室,三楼就是学生们的会议室。到了一楼,见到的熟人可是不少,打招呼可是避免不了的,此时加上口干,哪还有什么说话的力气,只能见到熟人后伸伸手表示一下了,待到了小虎的货摊那,直接拿起那水杯就开始往自己嘴里到,此时的小虎面色有变,慌忙伸手示意,两手来回晃动,说道:“恒哥,别,别……”那个“喝”字还没说出口,口渴难耐的甄士恒哪还有心思听别人说话啊,早就喝了一口。甄士恒表情出现了极大的变化,两只眼睛有点向外突出,脸色极为难看,连头发都好像竖了起来,两手臂向后一伸,跟个大鹏展翅似的,伸长了脖子,连个方向都没看看,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张开嘴就一口喷了出去。无独有偶,对面就一女孩,这下可惨了,糗大了,弄得人家女孩子半身都是甄士恒喷出来的黑色液体。这喝的是什么东西,是小虎卖的整人道具之一,假可乐,液体里面含有辣椒油还一些特别味道的物质,不会对人体有什么危害的,当时的小虎一看见甄士恒拿着东西就往嘴里送,自然要阻止了,只是时间上晚了点,加上甄士恒口渴难耐,说了也不应定会听的。现在又出了将人家女孩子衣服弄脏了的事情,怎么办,就看甄士恒才能了。

  甄士恒慌忙给女孩道歉,对着女生说到:“学生,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刚才真的没看见。”一边说道,一边将一包纸巾掏出,看看能吸收多少的液体,看看能否弥补多少的错误,甄士恒看了看女生的表情,显然是生气的很,也难怪,在这迎接新生日子里看,谁不穿的好看些,好看的衣服被人给弄脏了,叫谁谁不会生气。甄士恒看看小虎的摊位上,拿了个悠嘻猴的毛绒玩具和手机链,满脸堆笑的说:“对不起了,姑娘,你看,你长的如此漂亮,穿的也是很好看,本应该今天在此成为回头率最高的一人,却因我的冒失,弄得姑娘有点失态,都是我的错。”女孩子一听别人说她自己长得漂亮,心中就好受了些,脸上的表情略起变化,毕竟女孩子都喜欢别人夸自己长得漂亮。甄士恒将玩具递到女生手中说道:你看这玩具,我买来送给姑娘,就当我陪罪了,好吗?你看你的好手机,再配个好看的手机链,岂不是更好。女生一听,还能得到个补偿,毕竟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心中的气立马全消了,还有那么一点高兴,但是那个表情可不能表现出来,说道:“同学,以后要小心行事,可不能在冒冒失失的了。”甄士恒一听这个,很明显,没什么事了,再来个心理战术,说道:“姑娘,对不起,要不等会请你喝个下午茶,好好向你道个歉。”

  正在这时,又跑来一女生,边跑边说到:“琳琳,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了?”显然,很是关心的样子。甄士恒朝那个说话女生望去,眼睛一愣,这不就是上午时在食堂见到的那个女孩子吗?心想:这个女孩和被我弄脏衣服的女孩子认识,我不如趁机和人家认识一下,这不就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还没等脏衣服的女孩子解释,甄士恒到先开口了:“对不起,我不小心弄脏了你朋友的衣服,我已经赔罪了,要是你们不能原谅我,我请你们喝个下午茶吧!”甄士恒转移的话题很快,本该和一个女孩子道歉的,这倒好,给成两个人道歉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认识那个女生了!

  尽管人家女孩子已经接受道歉,原谅了甄士恒,但是甄士恒可不是这么想的,他可是个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人,用尽办法软磨硬泡,也要邀请人家。人家女孩子心软,经不住甄士恒诚恳热情,只能答应了。甄士恒赔笑将人家送走,最好还加了句话:不见你们我会一直等的,我要叫你们见见我的诚意。甄士恒还真会算计,生怕人家放了他的鸽子。

  这时,甄士恒想到还有正事未了,转过头来问小虎:“小虎,卖了多少东西了,挣了多少钱了?”小虎堆笑道:“今天生意不错,看来恒哥是下了不少的功夫啊,小功率电器是卖没有了,变压器还剩下几个,电脑光盘按你的吩咐,用了今年的新包装,卖了几张,其他的小配件,只要是不赔本,能卖就卖了,反正我们早已赚过本来了,现在就是光收钱了。”甄士恒皱了下眉头,摇手说道:“不能这个样子啊,赚钱可不能少了,要是你卖的价格低了,我们以后要是再卖高价,那可是有些难了。我们要长久啊,还指望这些东西给我们来外快的。”

  小虎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老大。刚才那个忘了给你说了,误让你喝了那个整人可乐,对不起,恒哥。”做出个赔礼道歉的姿势来。

  “对对,你不说我忘了,水,水,水,渴死我了,快拿来。”甄士恒说道,接过小虎递过的水瓶,刚往嘴里得到,又放到自己的眼前看了看。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有错就要改,这可是甄士恒的优点之一,刚才喝了那个整人可乐,这下可不能再喝错了。小虎看到了,扮个鬼脸说道:“没事!”甄士恒喝了一口尝了尝,紧接着拿起水瓶就往自己的嘴边凑去,往上一仰脖子,喉咙也不动一下,一瓶水如滔滔江水,直接流进了甄士恒的肚子中,看的小虎都呆了。甄士恒将空瓶对着小虎一递,将瓶子停在小虎的面前,小虎问道:“干什么?”甄士恒往下低了低头,用左手扶了扶眼睛,叹了口气,拿起空瓶打了小虎的头一下,说道:“胡老板,再来一瓶!”小虎赶忙递过一瓶水。小虎为了预防,在看到甄士恒喝完后又拿了一瓶,准备再给,甄士恒看了看说道伸出自己的右手的食指,在小虎的面前晃来晃去,对小虎说道:“你当我是海龟吗?用不到喝了,收拾摊子,打道回府了!”用空瓶对着小虎,又是一记砸脑袋,可怜的小虎啊,平白无故的被甄士恒砸了两次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