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神秘人
作者:逍遥苏公子      更新:2015-06-26 18:36      字数:0
  甄士恒来到楼前,和管理员打了个招呼,管理员张阿姨问到:今天这是怎么了,回来的这么早。以前的甄士恒由于推销商品,加之学习,回宿舍是很晚的,天天倒数几个进宿舍门的总会有他一个,和管理员张阿姨早就混熟了,加上甄士恒经常将些小玩具送个张阿姨的儿子,张阿姨对甄士恒回来的晚,早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甄士恒在回来晚的学生中要是不敢称第一,无人敢称第二。甄士恒说道:“今天有点不是很舒服,不在外面野了,还是早早回来休息为好,到明天在好好的大干一场,我先上去了,张阿姨。”张阿姨高兴的答道:“这下好了,可不用在为你们这些晚来的学生担心了。”甄士恒一进入楼道,想到自己住在五楼,就开始低估了。慢慢爬吧,待甄士恒到达3楼的时候,发觉自己的右手实在是疼的厉害,赶紧看看自己的手掌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右手的印迹这会是时隐时现,用左手的大拇指使劲的揉了揉右手的掌心,不管如何揉动,这个三角印迹还是时隐时现,而且还伴随着疼痛的感觉,“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为什么?”甄士恒倚在墙边抬头自言自语道。就在这时,甄士恒猛然发现,在4楼的道口,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看,待甄士恒准备看看是什么人时,此人早已消失,但愿自己的丑态不要被别人给发现了,忍着疼痛,快速爬楼,朝着自己的宿舍走去,到了宿舍,打开门,连关门的时间都没有就来到自己的书桌旁边,用左手打开小抽屉,在里面翻找看看有什么可以用的药物,就在这时,右手的疼痛开始减缓,慢慢的,竟然不痛了,甄士恒坐到椅子上,拿起自己的右手仔细地研究起来,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纹路,并不是很凌乱,事业线,爱情线分的清清楚楚,怎么看,是怎么顺眼,就是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变化,但是那个三角的印迹刚才确实出现了,一出现那个印记,手掌就会剧烈的疼痛,要是真的这样下去,我的手可有的受了。此时的甄士恒感觉自己就像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看不到前方有什么光,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完全成了迷路的孩子。抬着头看了看天花板,白白的,除了一个灯管,其余的,白亮的很,感觉天花板像在讽刺自己一般,用左手摸了摸额头,闭上眼睛,叹了口气,以前自己的内心中充满了自信的力量,想象着自己有朝一日会出人地,像个太阳似的,要用自己的光芒普照大地,造福一方的人民,现在自己的手上出现了这个印迹,要是得病的话,叫医生看,也会看不出来,摆明了自己就像是得了绝症一个样,什么的梦想,理想离自己是越来越远了。双手自然的下垂,头往椅背上一仰,像是完全瘫痪了似的,全身无力的很。

  甄士恒动了动自己的脑袋,无意之间好想看到门口附近好想有人在盯着自己看,迅速的集中一下自己的注意力,仔细的瞧了过去,没有人,看来是自己的幻觉吧,可能因为奇怪的事情压在自己的内心中,使自己的压力变大,导致神经有些紧张而已。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走到门边,随手将门一推,就在门即将关闭的一刹那间,一个人从门前走过,随即甄士恒就感觉自己的右手又开始了剧烈的疼痛,“砰!”的一响,门已关上,右手又开始发光了,那个三角的印迹的又开始出现了,甄士恒想到:还好,门已关上,没有人看的到,要是这种情况被刚才的人看到,那自己岂不是被人当作另类看待了。此时的甄士恒真是厌烦了自己的右手这个样子,右手狠狠的一拍桌子,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自语道:“难道这就是我的人生。”忍着右手的疼痛感觉,往床上躺了过去,使劲的蹬了下自己的腿,鞋子就掉到对面的桌底下去了,早就忘了这是自己唯一的名牌了。躺在床上,甄士恒好好的观察着自己的右手掌心,说也奇怪,这时的右手掌完全没了疼痛的感觉,但其三角的印迹依然可见,还闪闪的发着光,用自己的右脚的大脚趾和食趾夹住被子的一角朝着自己的上半身拽了过来,用手一拉被子,就蒙了自己头部,在被蒙住的一部分黑暗之中,甄士恒发现,右手果然在发光,就像个小型灯泡,能够照亮右手周围的小部分空间。“哈哈哈……”甄士恒笑了起来,想到:自己的右手要是不再剧烈的疼痛,还可以发着这种光芒,晚上去宿舍楼里来个恶作剧,顺便大肆的发放些鬼怪的传闻,自己再去泰山脚底下弄点避邪的产品,又可以大赚一番了,想到这里,甄士恒乐的的双腿在床上来回的晃动,晃着晃着,“哎呀!”一声的大叫到,腿也不动了,就像个木偶一样,定在那里,感觉身边的时间就像是停止了似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原来是高兴的时候,得意忘形过了,结果腿抽筋了,抽筋是最让人头痛的一件事了,这一抽筋,好的话,可能几分钟就过去,要是不好的话,最多的话,半个小时也说不定的,小心的,慢慢的去伸自己的右腿,坐起上半身用手快去拉扯自己的脚趾。还好还好,弄了弄就不痛了。

  “咔嚓!”一声,门开了,“恒哥,我今天为了你,可是去了半条命啊,那个水哥真是太难伺候了。”小虎还没进屋,就开始嚷嚷起来。小虎关上门,往椅子上一座,随手拿起桌上的水瓶,就往自己嘴里倒,倒完说道:“这个水哥,是不是今天喝高了,我才请了他喝了一杯,就开始在那胡嚷嚷,说自己是多么厉害,只是生不逢时而已,我靠,吹牛皮还真是,那个不用花钱,而我,请他吃着吃那,绿色的毛爷爷又远离我了,恒哥,给报销不?”甄士恒朝小虎这扭着头,眼眉上挑,小眼放光,笑着说道:给你报销,好的,我这就给你,说着右腿抬起,朝着小虎就要踹去。小虎早就发觉甄士恒说话有异,立马从座椅上跳起,朝旁边闪去,就听见“哎呦!”一声的惨叫,小虎在一旁就叫到:“死人了死人了,把我给踹死了。”随即看看自己的身体,被甄士恒给踹到哪里了,看看这,看看那,就发觉自己的身体无恙,没伤到哪里,那么刚才的一声惨叫,是谁叫的,慢慢的朝着甄士恒看去,一见,甄士恒的右腿伸在那里不动了,明白了,是甄士恒叫的,慌忙问道:“恒哥,怎么了?”甄士恒咧着嘴叫到:“我抽了,这是第二次了,帮帮忙,抬着我的腿不要动,我来使劲的的掰我的脚趾头。”

  “好了,总算是没什么事了,”想到自己右手的怪事,又对小虎说道:“谢谢了,小虎,要是没有你,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此时的甄士恒脸上充满了感激之情。小虎很是惊讶,看着甄士恒那个样,说道:“恒哥,你今天怎么了,出去见个小姑娘,应该是个高兴的事,可是看你现在,怎么对我说话这么客气,你没什么事吧!”

  甄士恒迟疑了一下,小虎是自己的铁哥们,自己的右手出现了个神奇的印记,到现在也不知道是福是祸,能否将这件事告诉小虎,想了下,还是不要告诉了,说道:“没什么,只是今天身体不舒服而已,要不我今天会回来这么早嘛。好了,等会整理一下,睡觉吧。”小虎说道:“没什么事最好,要是有什么事情,恒哥,你一定要告诉我,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当然是严重了点,反正只要我小虎办得到的,一定替你办了。”

  甄士恒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又看了看小虎,欲言又止,抿了下嘴唇,说道:“好的,好哥们,讲义气,只要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好了,别废话了,睡觉了,明天上午还有课的。”

  躺在床上的甄士恒看了看天花板,刚想对着小虎说些什么的,突然,电灯灭了,大学就是这样,为了让学生们好好的休息,一到晚上12点就断电。想了想,还是不要说的好,闭上眼睛,渐渐入了梦乡。

  “不会吧,”甄士恒摸着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我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此时的甄士恒又处于那个特殊的空间了。“不对,应该又是那个老家伙,是那老家伙搞的鬼。”这回甄士恒耐不住性子了,直接叫到:“老头,你想干什么呀,你怎么又把我弄到这个空间了,你想干什么,有什么事情,你就快说,我现在可是烦的很啊!”特意将自己的声音放的很大

  空中传来苍老的声音说道:“年轻人,你怎么那么沉不住气,好了,老朽就出来见见你。”

  一道道亮光闪现在甄士恒的眼前,紧接着亮光之中出现了人影,慢慢的,人影越来越是清楚,一位老人就出现在甄士恒的眼前。甄士恒仔细的瞧了下,见其白发直垂到腰间,白眉到肩,一双小眼睛,笑眯眯的,都成了一条缝了,另甄士恒惊奇的是,这老头额头上没皱纹,脸上到是像经历过什么沧桑似的,有那么几道褶子,嘴唇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竟然是绿色的,看其样子,倒没什么驼背迹象,看其双手背到身后,还真有那么点气场,这难道这就叫做鹤发童颜。

  老人发话了:“我乃山体之后,泰山精灵是也。”泰山精灵,这四个字,浮现在甄士恒的脑海之中,“哈哈哈哈……”甄士恒笑的都开始捂肚子了,“泰山精灵,老头,你也太会开玩笑了,泰山精灵,您这么老,还精灵。”“砰!”的一声响,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打到了脑袋。甄士恒不笑了,看着老头发呆。

  老人开口了:“在你的印象之中,精灵是不是有点古灵精怪,小小的,有翅膀,特讨人喜欢的那种,别忘了,精灵也有老的时候嘛,再说了,老朽是镇守的泰山,还没等到接班人呢,等接班人一来,老朽也该去过几天清闲的日子了。”“偶,”甄士恒说道,但还是忍不住想笑,但想到刚才受到的惩罚,用手快速的捂住了嘴,顿了下,问到:“我该如何称呼您老人家。”

  “行了,别弄的这么拘谨,你就叫我精灵吧,也显得我年轻点,想当年,我也是玉树临风……”还未说完,甄士恒晃了晃手,说道:“打住,说正事吧,干什么又把我给弄到这里来了?”

  老人摸了下自己的额头,又捋了捋自己的胡须郑重其事的说道:“什么事情,我也忘了。”

  “什么,你怎么能够这样,拜托,您老想一想,你该不会把我还留到这里吧,”甄士恒真是受不了这个精灵了,老是健忘。

  “偶偶偶,我想起来了,我不是以前说过你会出事吗?还有,最近你的手上的印迹是不是出现了。”精灵两只眼睛瞪着甄士恒说道。“是啊,这是为什么啊,还有我的手刚开始出现印迹的时候很痛,但过了一段时间,好像又不痛了,您老能不能告诉我点情况。”甄士恒装作态度诚恳,很是想知道样子。

  “印迹出现,代表始作俑者出来了,你的手会痛,代表此人就在你的身边,你得小心了,今天你是否见到什么可疑多的人了。”精灵老人若有所思的说道。

  “好想是见到了,”甄士恒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但当时根本没在意,我又不知道我的手出现印迹伴随疼痛,就代表此人在我的身边,要是知道的话,不早就……”

  “砰!”头又挨了一下,甄士恒生气道:“你老打我做什么,老头,再打我,我对你不客气了。”猛地一攥拳头。

  精灵说道:“年轻人,火气就是大,看看你自己的手再说。”

  甄士恒低头一看,顿时惊呆了,原本右手有个印迹,现在左手也出现了个印迹,但这个印迹是个圆形的,一个三角形,一个圆形,甄士恒看着老头,显然是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老头说道:“你自己本身就有两个印迹,但需要那个始作俑者出现时,你的印迹才会出现,那个人就好比是个吸引器,来吸引你的印迹出现,但要是那样下去,你的右手会越来越痛,但我将你的印迹直接给弄了出来,这样一来,你两手的印迹一起出现,一阴一阳,互相调和,就不会痛了,打你两下,你认为我是白打的,这可是用的神力秘术,耗费我不少的神力的。”

  “谢谢您老人家了!”甄士恒这回可高兴了,以后右手就不会在剧烈疼痛了,但又来了疑问:这印迹出现时,会放光,以前是一个,放的光大不了哪里去,这下子变成两个了,要是让别人给看到了,报了110,随后就得进国家研究所,还不得当了外星人给研究了。慌忙问道:“精灵老人,我这手上的印迹一出现,就会放光,这要是叫人看见了,就不好了,您老有什么方法不叫这印迹发光吗?”

  “哈哈哈,你不用担心,这些光是天灵之光,只有精灵能看得到,当然你自己也看得到,谁叫这是你放的呢,但是凡人,其余的什么鬼啊,怪啊的什么的,他们看不见的,但有一个除外,就是那个始作俑者除外,他看的到,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好像已经发现你了,我只希望你能快速的将那个家伙给我揪出来,揪出来的话,这场灾难,也许可能避免,这样一来,我精灵也好退休了。好了,没什么事了,你也该走了!知道怎么走吧?”老精灵看着甄士恒说道。

  “我知道怎么回去。”甄士恒高兴的说。“你知道,”显然,老精灵很是惊讶,说道:“我什么时候告诉你的。”“行了,哪那么多废话,我走了,我走不了,你再重新教我也没什么事。”甄士恒扮个鬼脸说道。甄士恒在心中默念三遍:一切都是梦。

  睁开双眼,显然天已大亮,看来今天是个美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