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疑惑
作者:逍遥苏公子      更新:2015-06-26 18:36      字数:0
  甄士恒到达食堂,左看看右看看,没有见到小虎,一脸的失望啊,掏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原来如此,还差个十来分钟才下课,现在自己又累的很,不如先坐在餐椅上好好休息一下。待坐定后,仔细的回忆刚才的那一幕,当时那个神秘人曾经说过,你以为这是我本人,你不是说让我跑嘛,我就给你跑个,叫你开开眼。细细的品味这句话,当中有“这不是我本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世上还真有什么神啊,鬼啊的,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嘛?如果真是这个样子的话,那科学是什么,这不就是让人否决人类的文明吗?要真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人人不就去修仙问道去了,还在这里上什么学啊。但是,那我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又做如何解释呢?但仔细一想,梦境就是梦境,梦中的事情怎么老是拿来当真啊,不管真么说,梦境毕竟是真实世界的反应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甄士恒用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随即又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掌心,这个印迹又怎么解释啊,哎,为什么偏偏是我啊。

  “啪”的一声,甄士恒的后背被人给打了下,但此时的甄士恒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沉思之中。小虎脸上露出了惊异的表情,想到:这是怎么了,一向好动的甄士恒,今天也有好好思考的时候,但看这认真的表情,让人感觉怪怪的,用手在甄士恒的眼前晃了晃,看到甄士恒的眼睛一动不动,小虎脸上的表情立马变的严肃起来,赶快用手使劲的摇晃甄士恒的身体,边晃边说:“恒哥,你怎么了,可别中了羊角风啊,快醒醒啊。”

  “别晃了,别晃了,再晃的话,我的身子骨都要碎了。”甄士恒大声的说道

  “恒哥啊,你开什么玩笑啊,刚才我打了你一下,你都没什么反应,我用手在你的眼前晃了一晃,你依旧没什么反应,你说,要是叫你,你该怎么样,”小虎顿了顿,随后说道:“恒哥,你这是怎么了,老是感觉你今天怪怪的,从今天早上开始,就感觉你表情有异,不是,我说恒哥,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你说出来。”小虎的脸上露出焦急的表情来

  甄士恒看着小虎的表情急成这个样子,心立马变得软了起来,想想,以前总是对着小虎说:好哥们,讲义气。这事还不如和他说一说,可能说出来,还会舒服点的。对着小虎说道:“我累得上,你帮我随便买点,等会我们边吃边谈啊。”

  小虎一听甄士恒要跟他说说什么事情,脸上焦急紧张的表情立马变了,变得喜气洋洋的,说了句:“行了,恒哥,今天我就为了你破费点了,等着。”说完就扎到人堆里,抢饭菜去了。

  待饭菜往桌子上一放,甄士恒看了看,真是一点的食欲都没有,一方面是天气炎热,让人心焦,在一方面就是刚才的事情,一直在甄士恒的脑海中翻来覆去的,甄士恒叹了口气说道:“小虎啊,我说个,那什么,我是说如果,如果是个特种兵,你说,能跳多高啊。”小虎转了转眼珠说道:“怎么说呢,这个世界上要说没有轻功,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要说一个特种兵,能跳,估计也就是2米高吧,哪能再高了,是不是啊。”

  甄士恒用筷子夹了块黄瓜,放到嘴中,嚼了嚼,说道:“我说,小虎我没骗过你吧,顶多就是和你开开玩笑是不?但一遇到真事上,我是没骗过你吧。”说完后甄士恒神情严肃的看着小虎,让小虎吃饭的速度立马变得慢了起来。

  小虎说道:“说良心话,我是真的挺相信恒哥的。”随后猛吃一口馒头。

  “我跟你说啊,小虎,今天我看到一个人,纵身一跳就跳过了我们学校的围墙,那可是有将近四米高的围墙啊,他就那么一跳就跳了过去了。”甄士恒郑重其事的说道。

  小虎说道:“恒哥,你要是说别的,我还能相信,但你说的这个,我确实不相信,但是看你的表情这么严肃,相信这可能有点什么特殊情况,是不是现在的艳阳高照,弄得你眼花了,看错了。”小虎看着甄士恒,带有疑问的问道:“是不是最近压力偏大啊,恒哥?”

  甄士恒看了一眼小虎,想了一想,也是,这个跟谁说,谁能相信啊,哎,剩下的也别说了,一脸的愁苦表情,看着这饭菜,更是吃不下了,对着小虎说道:“我今天没什么胃口了,我先回去了。”小虎看了看甄士恒这个样子,也不愿多说什么了。

  甄士恒失望至极,低着头想着心事,慢慢朝着食堂门口走去。“砰”的一下,甄士恒感觉自己撞到了软绵绵的东西,抬头一看,立马呆了,撞到对头了,撞到统计学老师了。甄士恒就想:这还真是冤家路窄,我这里有这么多的烦心事,你这老东西又来烦我,得了,我今天没什么心情了,就听听你怎么说教吧!无精打采的看着老师,那意思是: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老师看着甄士恒这个样子,说道:“怎么了,这么没精神,年轻人,感觉今天怎么样,受伤了没有。”脸上充满了关切之情。

  甄士恒看了看老师,还以为老师会说些什么,说了些关切的话语,让自己心中感到慰藉了不少,说道:“没什么事,老师,刚才不好意思,我没看到你,所以不小心误撞到您,那个,没别的什么事了,我能走吗?”

  老师看了下甄士恒说道:“你没有别的要说的吗?”

  甄士恒看了看老师,想到:我有什么要说的,说什么啊,怪老头。说道:“没什么,我先走了。”头也不回,加快了去宿舍的步伐。

  回到宿舍后,甄士恒往床上一躺,刚想伸手拿点什么的,就感觉困倦的很啊,慢慢的失去了知觉。

  “老头,你快点给我出来,跟我说说,到点怎么回事?”甄士恒气急败坏的说道。随即狠狠地用脚跺了一下仙境之地。

  泰山精灵客气的说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是不是有什么疑惑的事情了,没什么事的,有老精灵在此为你排忧解难的。”随即甄士恒就感觉眼前一道金光闪过,接着泰山精灵的手中就多了一根拐杖,只见泰山精灵拿着拐杖朝地上一指,随即大放异彩,一张八仙桌和两把座椅立马出现而来。甄士恒看呆了,刚才还是气焰高涨,想找泰山精灵算账的,这会不说话了。

  泰山精灵拿着拐杖往座椅上指了指说道:“坐吧,在那傻愣着干什么?”

  甄士恒想了想,还是先坐下来,慢慢说吧,反正今天我的疑问是多的很。

  甄士恒坐定之后,说道:“说实在话,我是真的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但是这里,只能说是在梦境之中,也是我的梦,再说了,你这个地方真的有吗?所以说嘛,我自己的梦境,愿意怎么做梦就怎么做梦。”“哎呀”甄士恒叫了一声,泰山精灵对着自己的头用拐杖敲了一下,甄士恒刚想说点什么的,就见泰山精灵对着自己的头又要打将下来。随即说道:“别打了”

  泰山精灵笑道:“你的梦,那你给我变个,随便什么都行。”甄士恒看了看泰山精灵,想到,变就变,我还怕了你不成啊,反正这是我的梦,看好了。甄士恒伸手一指说道:来茶杯。看了看桌子上,什么也没有,摸摸了脑袋笑呵呵的说道:“意外。”又喊道:茶杯快来,结果还是没有。甄士恒再次说道:“这绝对是意外,你给我看好了。”“当”的一声,头上又挨了泰山精灵一击。

  泰山精灵笑道:“什么意外啊,怎么样,变不出来吧,告诉你,这是仙境之地,我只是把你的梦境与我这里结合而已,在这里,你只能感觉到,但这里确实是真实存在的,这样吧,你哪天有空来来泰山一趟,到时候自会有人带你来我的仙境之地的,当然,不一定是人来带你的。”脸上随即露出诡异的表情。

  “打住,打住,你刚才说什么,不一定是人,这句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甄士恒不解的问道。

  “就是有什么东西来引导你,你怎么这么笨呢。’泰山精灵摇头说道。

  “行了,行了,我说正事了,就是我今天见到那个神秘人了,就是没看到他的脸而已.”甄士恒还没说完,泰山精灵一跳而起,甄士恒惊了一下,本以为老精灵老的不太动弹了,这一见老精灵都跳了起来,还真是有精灵的风范,好动嘛。”什么,什么,你说你今天见到那个神秘人了,快给我说说,是个什么情况,”此时的泰山精灵完全失去了老者的风范,跳到桌子上,把头凑到甄士恒的面前说道。

  甄士恒看到泰山精灵这个样子有点不知所措了,随即定了下神说道:”老精灵,我今天上午就感觉有人在监视我,我的右手也有感觉,疼痛起来,对了,说到我的右手,我的左手今天也出现了特殊的情况,你等会得给我解释一下,先说神秘人的事情,我今天就冲出教室去追神秘人,结果到了我们学校的围墙那里,他对我说了一句话,就是这不是我本人,随即跳墙而过,那么高的墙都能跳的过去,我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个不是本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泰山精灵面带踌躇之状的说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难道这个神秘人还是魔道中人,难道附身你们凡人了,但也没道理啊,要是附身你们凡人的话,跳那么高,以你们凡人的身体是承受不了的,如此说来,那个被附身的人,很可能也有点异于常人吧。”泰山精灵突然之间目光呆滞不说话了,随即大叫一声“啊!”再次说道:“难道是灵体,对,一定是了,只有灵体才能控制常人,假借他人的身体来发挥自己的力量,怪不得我不知道那个人的真实身份是什么。”用拐杖狠狠地敲了桌子一下,说道:“没想到啊,本以为发生不了的事情还是要发生啊,没想到,灵界的封印经过百年消弱了不少,有灵力极为强大的灵体来到你们凡间了,这场灾难是避免不了了。”

  “好了,什么跟什么啊,这世界上那有什么灵体啊,对了,我的左手出现那个印迹到底是怎么回事。”甄士恒不耐烦的说道。

  泰山精灵往后翻个跟头,坐到椅子之上说道:“至于你的左手的印迹会出现,那可能是有好人暗中相助吧,当然此人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看来此人在你的身边啊。”随后哈哈一笑说道:“小子,看来你有福相啊,此人能帮助你对付神秘人的,但是此人是谁你知道吗?仔细的想一想,到时候我要与此人一见。”

  甄士恒手托腮帮,想了下,该不会是那老头吧,脑海中立即浮现了统计学老师的容貌,毕竟今天我出去的时候跟我说过要小心,嗨,别管这么多了,到时候自然知道的。对着泰山精灵说道:“不知道。”“当”的一声,随即头上又挨了泰山精灵的一击。甄士恒用手摸着被打到的头部说道:“你就不能清点吗?你想说什么就说嘛,干什么打我的脑袋。你要再打,我可真要出手了。”“当”的又是一下,甄士恒急了,离座而起,用手一拍桌子,说道:“你想咋的?”泰山精灵再次站到桌子之,两只眼睛瞪着甄士恒说道:“这么重要的人物,你不好好的想想,现在我又不在你的身边,唯有此人能保护你的周全,你难道还想丢掉性命吗?”

  甄士恒听到“性命”两字,身子顿时软了下了,随即感觉自己的身体时隐时现,问道:“我、我、我这是怎么了,老精灵。”

  “不好了,有人在你睡觉的时候在想唤醒你,快回去吧,要不你元神坏了,那就麻烦了。”泰山精灵显然是有点慌张。

  甄士恒说道:“你这老头,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现在才说,你等着,下次我绝对让你好看。”随即按照以前之法离开仙境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