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解密
作者:逍遥苏公子      更新:2015-06-26 18:36      字数:0
  李老师笑了笑,说道:“我想知道你的父亲母亲都是干什么工作的,我很是好奇,能否告诉一下?”显然李老师怀疑甄世恒的家里有什么特殊的人士,要不然甄世恒的手上怎会出现那种神奇的印迹。

  甄世恒看看老师说道:“你打什么哑谜啊,你直接问我家里有什么奇人异士不就行了,套什么啊,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啊。哎!”叹了口气,说:“我父母都是普通人,家里没什么会特殊能力的人。上面几代也是如此。”

  李老师用右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略带思索的说:““怪了,怪了,你怎么会出现这种印迹,这种力量的,再者说了,你的力量到底怎么用,你自己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灵界的灵物会知道怎么用吗?”

  “喂喂喂,你不是在给我详解疑惑的,现在你怎么问题越来越多了,到底咱两了是谁问谁,谁回答谁啊,老天啊,这叫什么事啊?”甄世恒往上仰了下头,用右手掌捂住了自己的双眼,很是无奈啊。

  李老师看了一下甄世恒后,笑着说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你手上有那个印迹的,我很是好奇啊,看来你家里跟这件事是没什么联系了。别的就……”甄世恒动了动嘴角边的肉,两眼珠子往上瞧了瞧,皱了一下眉头,很无奈的想了想,紧接着说道:“这个,就是在前几天啊,后来发现只要是右手一疼痛,就知道坏人在我身旁了。”老师喝了一口水,好奇的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只要你的手一疼,那个灵就在你的身旁?”甄世恒看了看老师,裂了下嘴角,知道自己再隐瞒不说实话,没什么意思了,反正知道老师是个好人了,不妨说说了,叹了口气说道:“这是泰山精灵告诉我的,爱信不信!”李老师一下子来了精神,把头往甄世恒面前一靠,说到:“你说的难道是泰山仙境之地的泰山精灵吗?”甄世恒吃了一惊,看了看李老师随后说道:“你知道泰山精灵?”“说说!”李老师因为听到消息,过度兴奋,眼镜架再次滑下鼻梁,不得再次用手一推,说道:“怎么会不晓得那位的英明,人家可是封印划分五界的见证人啊!”笑了一下说道:“我也是听先祖们说的。”

  甄世恒;面带佩服神色,想到:没想到那个老精灵还有这么回事,那这样说来,那老家伙可得有点年纪了。随即面带喜色,想到:上会见那老家伙活蹦乱跳的,看来那老骨头还真是硬朗,不过那老家伙变东西还真是有一手的。哪天我也学学,到时候回家歇着变钞票去,以后就有好日子过了,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嘿嘿嘿的笑了一下。

  老师见到甄世恒突然一笑,很是吃惊啊,忙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

  “额,额,没什么啊,就是一想到那老家伙的样子,就是很搞笑啊。”甄世恒假言假语道。

  “你怎么这样说那位仙人。”老师脸上很是生气的样子。

  “不是我偏要叫他老家伙的,但是岁月不饶人,他就是老吗。”甄世恒搭眼看了一下老师说道:“你也一样,很老啊,老李,哈哈哈哈哈……”

  “好小子,你和我混熟了,敢直接叫我老李了,看来我们要成朋友了。跟我说说,那位精灵老前辈的事情,说实话,我是真的没见过那位仙人,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见到那位前辈,厉害啊,”说完对着甄世恒翘起了大拇指。

  刚才两个人还在为问题作何解释的,毕竟甄世恒的疑问很多吗,希望老李能给他个合理的解释,哪知道两个人越扯越远,倒成了甄世恒成了讨论的中心,开始给老李解释了,现在两个人把话题又扯到泰山精灵上去了,这下甄世恒倒是乐了起来,毕竟甄世恒和泰山精灵有着数面梦境之缘,知道泰山精灵的一些事情,当然,只是个皮毛而已。但这些,足够甄世恒在老李的面前炫耀了,再说了,甄世恒还会胡编乱造吹嘘一番,因为在这里,没别人知道,这是属于甄世恒的单独舞台。

  甄世恒也没什么顾虑,抓起桌子上的杯子,喝口水,润了润喉咙,又清清嗓子,坐直身体,那样子,很是自信,就像全世界都是他的一个样。刚想说点什么的,就皱了下眉头,看看老李,心里细细思考:我该说些什么呢,从什么地方说呢?把心往下一沉,直接脱口而出:“这个泰山精灵嘛,样子我就不详细介绍了,相比老师看的神学的书很多,里面绝对会有一些另类图片,精灵嘛,耳朵绝对是尖长的,一把年纪了,看看你的样子,嘿嘿……”甄世恒眨了眨眼睛继续说:“就那样了,发须全白,想象一下吧!”

  李老师用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眯着双眼,笑着说道:“看来还是比较有风度,比较帅的。”

  此时的甄世恒听到这句话,很是吃惊啊,呆呆的看着老李想到:比较帅的,不会吧,老头子里面也有帅和衰之分,我还真是不懂老年人得生活,看来自己有时间得好好研究一下了,等到自己有了这般年纪的时候,看看自己是不是很帅啊。

  “对了,那老精灵住在泰山的一个什么仙境之中,他是这样跟我说的。”甄世恒的声音变的有点低了,对这句话感觉自己说起来底气不是很足,毕竟甄世恒还是个无神论主义者,现在要叫他转变为有神论主义者,一时还是比较难适应的。

  “什么,什么,你确信他这样说过。”显然老李是兴致大发,把脑袋都探到甄世恒的眼前了,还两只手抓着甄世恒的两只胳膊,摇了一下甄世恒继续说:“快,快往下说说,到底具体在什么位置。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事件啊。”

  甄世恒注视着老李的眼睛,见到其眼中好似闪着亮光,就像是海盗找到宝藏的那种眼神一个样,其中还包含着对什么渴望的眼神似的,看其面容,本应该是一张饱受沧桑之事的老脸,但是现在听到这消息,高兴起来,笑容倒是好看了,老人嘛,脸上褶子多了,一般笑起来像是层层的牛皮纸在折叠似的,但现在和个孩童的笑容差不多,就像是春天盛开花朵一个样,变得容光焕发了一般,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头,但老李今夜看来是高兴的过度了,要是这种兴奋劲头一直持续下去,估计今夜甄世恒是走不了了,当然,老李明天也上不了课了。

  甄世恒见到老人难得高兴成这个样子,不忍心折了老年人的笑容,就说到:“具体是什么地方不清楚,但是老精灵告诉我可以去找他,要不我找个时间,咱两个一起去啊,这样,你老也可以接着保护我啊,是不是啊。”

  “真的可以吗,那就一言为定了。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啊。”老李笑着说道,露出十分高兴的笑容,点了下头,顺便用手拍了拍甄世恒的肩膀,表示对甄世恒的信任。甄世恒立马说道:“当然可以,不过得有个条件,这个条件很简单的,就老师您老的一句话。”说这句话的时候,甄世恒突然变得很是礼貌起来。

  老李看着甄世恒的眼睛,感觉甄世恒的眼神中有点诡异,听说话的口气也感觉有点不像是刚才那样随和,考虑一下想到:条件应该不是很简单了,虽说是自己一句话的事情,但不知道这小子打的是个什么主意,一时还真是不好回答了,再次细想一下说:“你先说说吧,我不能轻易答应你的条件,万一再是什么……”老李停了一下接着说:“就不好说了。”

  甄世恒看了下老李的样子,知道老李可能是在思索自己提什么苛刻的条件,但自己却是没什么苛刻的条件,在心中想了一下,要不直接明说了吧,吸了口气,说道:“老师啊,咱两个算是朋友了吧,朋友有难你老一定得帮忙对吧!”说完看了看老李,看看其是个什么反应。老李瞧瞧甄世恒,见到其说这句话,更是困惑的很,但又不能打断甄世恒的话,问下去,只能等着甄世恒接着说下去。甄世恒见到老李反应不是很大,就试探似的看着老李说到:“这回期末考试,我能不能走走过场啊,您老直接给我打个高分过了吧!”甄世恒很是细心的观察着老李的神态,看看老李是个什么反应,要是反应过大,自己可以再缓解一下,把条件降低一点,来个期末考试直接过,高分就不要了,要是见老李反应不是很大,可以再往上加加条件,要是不用考试直接过了,那就更好了。甄世恒的小算盘可是24小时的在身边盘算着,能有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作为商人的甄世恒岂能放过。

  老李慢慢开口道:“作为朋友,有难,我的确要帮你,但你要知道,帮也得看情况,总不能帮着做坏事吧。”老李一改常态,双眼直视着甄世恒,眼中露出使命之光,把脸绷紧起来,露出了那饱含风霜的老颧骨,再次挺直腰板,严肃的说:“作为一名教师,教师的责任是什么,你就应该知道答案了吧!”

  甄世恒见到老李这样严肃,但心中还是存有一点点的希望之光,伸出自己的小拇指,小声说道:“难道,就一点点都不行。”可怜巴巴的看着老李,像是饿了三四天的乞丐,在向路人行乞似的。老李说道:“没门,当然,也没窗户,记住,凡事不要存在幻想!”

  甄世恒看着老李,说道:“今天我是受教了,你还真是个圣贤之人,可比那些误导人民子弟的“贾老师”强大的多了。现在,像你们这样的老师真是太少了!”此时的甄世恒可是由衷的佩服老李了,有这样的人保护着自己,何愁自己会身处险境!想到这里,甄世恒感觉现在可是抽身的大好机会,要不然,等会老李在来什么了问题,那就有的谈了,说:“老李,几点了?”

  老李举动相当奇怪,只见老李离开座位,走到窗户旁边,仰头望着窗外的天空,停顿十来秒钟,回过头来,对着甄世恒一笑说道:“9点20分,不会差一分的。”

  甄世恒想到,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看天象吗,我还真是服了,扮个鬼脸,说:“你那意思就是说差十来秒了!看来我们聊得晚了些,我先回去了,有事明天说吧。”说完甄世恒对着老李摆个手势就朝门口走去。

  现在正是大多数学生下晚自习的时间,校园里熙熙攘攘的很是热闹。有男女朋友在一起牵手而走的,还有男的充当自己女友的劳工,帮着背包,帮着拿书的,还有一些爱学习的同学,在路上也在讨论问题的思路解法,还有那闲着无事的,在路上和朋友谈论些八卦故事,还有好动的同学,在路上小打小闹的。甄世恒看着这种景象,一种高兴的劲头由衷的而生,想到:做学生,真的很好。“嗨!你也刚刚学习完!”一句话从自己的身边传来,声音很是清脆响亮,好似天籁之音萦绕甄世恒的灵魂,让甄世恒感觉很是温馨。甄世恒回头一瞧,正是贾珊珊,厚着脸皮说道:“嗨,好巧啊,对对,我刚刚学习完,这不准备回去的。”贾珊珊说:“没想到,你还是爱学习的人,我到了,先回去了。”甄世恒看看女生的宿舍楼,再看看贾珊珊,想到:美好的时光为什么总是过得这么快呢?此时的甄世恒真想这条通向女生宿舍楼的路变得漫长一些,好多和贾珊珊说上一会话。无奈啊,现实就是这个样子啊。看看天色不早了,自己是不是也该回去了,但一想到回去的这么早,就是浑身的不自在,想了一想,这是怎么了,今天回去了,宿舍的管理员又得对我另眼相看了,干脆去商业街喝上一杯,再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