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灰色的纯情
作者:路荵乙      更新:2015-06-26 18:36      字数:0
  这年,君如诗已经十五岁了。

  虽然带着少女的稚嫩,但她已经展露了美人的风姿,面容姣好胜仙姝,身姿窈窕似鬼魅。

  这时,她正和程梓恩在落英街散着步,她刚得知桑锦腿骨折的消息,因此英语话剧的原定的主角将桑锦换成了她,这对君如诗而言,只是无关痛痒的事情,可一旁的程梓恩却为此兴奋了好久。

  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有说什么,君如诗看着落英发着呆,程梓恩有时偷瞄她几眼。

  偶尔,有附近黑街的混混跑到这里来逛逛,顺便看看美女,他们都盯着君如诗,目不转睛,这种目光让程梓恩很反感,而一旁的君如诗完全没有注意到。

  “这妞不错啊,比莱格列斯太太那儿的小艾文静多了。”

  “小艾也不错啊,身材多辣的……”

  “性格太傲了,还是小央好,对了,小央原名叫什么来着,上次听她说,她好像叫什么‘戚美央’……”

  两个混混一边偷看君如诗,一边聊天,程梓恩只有加快脚步,对君如诗说道:“还有哪些道具没买啊?”

  君如诗缓缓回过神来,看了看程梓恩手里沉甸甸的购物袋,漫不经心地说了句:“要打开看看吗?应该差不多了吧。”

  程梓恩也没打开购物袋,而是加快了脚步,说着:“应该差不多了吧,我们走快点,我好赶着回寝室。”

  “哦。”君如诗才想起程梓恩是住校生,回学校晚了是会受处分的,于是她加快了脚步。

  出了落英街,君如诗便漫不经心地和程梓恩挥手告别,她没有注意到程梓恩恋恋不舍的目光,而是行走匆匆,穿过熟悉的街道,打开古朴的院门,嗅着百合的香气,踏上洁白的石阶,迈进美丽的洋房。

  她回屋坐在床上,翻着一本《诗词名句鉴赏辞典》,她翻到《长恨歌》的一段话:“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上穷,碧落。

  这句诗好像一场梦,穿插了旧时光的剪影,剪影里有过去很多人的影子。

  张扬大笑的戚艾雪,安静孤傲的林承安,妖媚可人的夏洛尔,还有,风华绝代的羽莘。

  他们与她即使再要好,也敌不过曲终人散的结局。

  抑或反目成仇,抑或再无交集

  抑或,生死相离。

  特别是,羽莘。

  一想起他,心似乎一阵一阵地收绞,身体也一阵一阵地麻痹。

  她不想再去回忆,晃了晃脑袋。然后抬起左手看表上的时间,却还是会瞥见手背上花瓣状的红色印记,它像一滴血,粘在那里,洗不净。

  又像是爱情留下的伤痕,鲜红一点,是永恒的回忆。

  恍然间,她似乎又看见满地的血漫过鞋底。错愕间,那血似乎是从苍白的雪地上漫过,又像是躺在水晶地板上,染红了镶嵌的碧玉琉璃。

  过去的一幕幕又浮现了。

  曾几何时,君如诗还裹着一身花花绿绿的夹袄,肥大的运动裤在她腿上也裹得那么紧,路过的人谈笑着,偶尔瞥她一眼,或戏谑地和边上的人打趣她,或接着和伙伴说些无聊的话题。

  而林承安,孤傲地立在前方,微微转过身,嘴角微扬,亲昵地唤她:“如诗。”

  她的心,豁然柔软成水了。

  那时羽莘未进入她的世界,未曾带来感动与凄凉。那时的林承安,是她心中的太阳,是她梦之所向,心之所往。

  可那时的君如诗,平凡如同尘埃,在潼城安静的生活,天使只活在她的梦幻里,她尚不知有个叫上穹的地方,亦不知道那里有许许多多的人介入她的生命,改变了她整个生命的轨迹。

  潼城四面环山,城中有溪流穿过,除市中心稍稍热闹一些,别的街道都很冷清。君如诗和爷爷奶奶就住在一条很冷僻的小巷,房外有个自家的庭院,周围只有两户人家,其中一家的男女主人多年前离异,女主人带着儿子去了别的城市,而另一家,住着君如诗的发小戚艾雪。

  君如诗的父母都在锦都经商,她在寂寞的潼城生活了十二年,独处时一个人抱着糖罐,不时抓几颗往嘴里塞。

  一日,她正在疯狂咀嚼棉花糖时,听见了“蹦蹦蹦”的脚步声,继而是戚艾雪兴奋的声音:“如诗,告诉你一个天、天、天大的好消息!”

  “嗯?”君如诗正想问是什么好消息,无奈嘴里塞满了棉花糖,说话很困难。

  “哎哎,就是林承安呀,”戚艾雪激动地直跳,看君如诗一脸茫然,又扒着她的肩,猛摇几下,“你忘了吗?就是住在你家隔壁,六年前和他妈去上海的那个美少年林承安啊!”

  君如诗眨了眨眼,在脑海里搜索那个叫做林承安的人的影子。六年前,君如诗才六岁,林承安也大不了多少吧,怎么说是美少年呢?她又努力地想了想,脑海里依稀浮现了一个小男孩的身影,可他的面容君如诗已记不真切了。

  君如诗十分费力地咽下了棉花糖,问戚艾雪:“你还记得他的样子啊?”

  “这个……小时候的样子记不太清了,不过今天我看见他了,小脸儿嫩的可以挤出水来呢。神态看起来蛮冷的,不过这样子让他显得更帅啦。”

  君如诗对此懒得理会,又拆开两三袋棉花糖猛往嘴里塞。

  戚艾雪很鄙视地看了她一眼,心中想着怎么才能得到林承安的青睐,方才她朝他招手,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眼睛都没抬一下。

  “装熟人”是戚艾雪想到的第一招,她说本是陌生人的两个人装熟人装久了,自然也就真的熟了。这一招是她从她在锦都打工的堂姐戚美央那里学来的,美央在锦都黑街的一个黑道富太太那里打工,对于如何勾引男人很有一套,所以戚艾雪对于堂姐对她传授的魅惑男人大法深信不疑。于是她像是林承安的亲密朋友般时刻绕在他身边,早晨上学时挽着林承安的手臂,一路上嘻嘻哈哈地跟他说这说那,引得周围女生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

  君如诗偷偷看着林承安,清晨的雾沾湿了他的睫毛,他的面容也有些不真切,但君如诗隐隐感觉到他心中的不悦。

  正当戚艾雪挽着林承安兴奋地说道黑蜘蛛网吧网速有多快,但抽烟的人是那么多时,一个刺猬头忽然挡在她面前,定睛一看,原来是“新潮”理发店的阿助。

  阿助本来在理发店里玩手机打发时间,偶一抬头,好像看见了正巧经过的戚艾雪,让他妒火中烧的是,她竟然挽着一个男生!

  不过那天雾很大,阿助有些担心自己看错了,他也希望自己真是看错了,直到琳姐走过来说了一句:“那不是君如诗和戚艾雪吗?”

  听了这话,阿助顾不得什么理智,直接冲了过去,挡在戚艾雪和林承安面前,他很想做出一副愤慨而又冷酷的表情,隐隐皱眉,微扬嘴角,面部肌肉像抽了筋一样。

  戚艾雪面对这样的场合感到很尴尬,不知道是该大吼几声,还是该绕道而走。在这犹豫之际,她见他表情如此滑稽,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就是那一刻,林承安轻松地挣脱了戚艾雪的手臂,一把搂住君如诗,君如诗立刻就愣了,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看不见戚艾雪和阿助的影子了。

  林承安的脸离她那么近,她清晰地看见他呼出的白气,感觉到他身体淡淡的温暖。

  就像一点小火星引燃了竹筒里德药引,再平静的心灵也免不了兴奋起来,就像隆冬后的新芽冷不丁被一滴晨露唤醒,再孱弱的细胞也禁不住颤栗,就像独自走在林间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偶然瞥见一滴星光,再无神的双眼也骤然澄澈明亮。

  君如诗很难去爱上一个人,可若有一个人在一瞬间走进了她的世界,她就将自己的世界完全敞开,以一颗最诚挚的心,去接纳那个人了。

  而林承安带给她的感觉像一场盛世空梦,繁华之后,也不过成了一场凉梦,一场空。

  林承安待她出奇的好,为她买早餐,帮她做清洁,一下课就跑到她座位边上嘘寒问暖,这情景让别的女生双眼发红,如此俊秀而又冷漠的林承安,怎么偏偏对没长相没身材的君如诗展露宠溺的笑呢?

  这场景也令君如诗自己很惶恐,她觉得自己和林承安太过亲密,这样下去,戚艾雪一定会介意。

  而且,她也不想让自己越陷越深。

  林承安并不是个好少年。

  他喜欢翘课倚在小巷破败的墙边,静静地抽几支烟;他迷恋彻夜呆在网吧,红着眼盯着屏幕拒绝睡眠;他偏执地去激怒别的混混,然后一人打败他们十几个人。

  总之,他是个怪人。

  一个沉默不语,终日颓废,却一脸孤傲睥睨天下的少年。

  君如诗深知,若自己沉醉在一个有林承安的世界,那自己只有萎靡下去了。可,那时的君如诗只有十二岁,喜欢得热烈而又单纯,她不懂得怎样收敛自己的情感,越是克制,它越是膨胀,知道内心压抑不住了,那浓烈的爱冲破了束缚,滚滚而来,似暴雨从头顶倾注,一直灌倒脚底。

  在教室,她有意不与他交谈,可当他温柔的双手抚上她的脸,她立刻卸下所有伪装,对他粲然一笑;在回家路上,她刻意与他保持距离,可当他的手臂一揽上她的肩,她忽然脑袋里一片空白,再也看不见戚艾雪瞪圆的双眼;一个人在家时,她执意不接纳他的拜访,死死关住庭院的大门,可当他在门外轻问:“如诗,开门好不好”,她的心蓦然柔软成水,情不自禁地打开门。

  在她面前的林承安,丝毫没有那个孤傲的样子。他显得很卑微,很脆弱,他趴在她耳边,唇上沾染着淡淡的烟味。

  他轻声说:“如诗,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那声音哀婉,似是哀求,君如诗忽然“哇”得一声哭了。

  林承安吻着她的眼睑,顺着泪一直问到她的唇边,贴上她的唇,一阵缠绵缱绻。

  她呆住了,连落泪的能力也没有,她只庆幸,还好现在只有她和林承安在,没有别人看见。

  而她看见的,只有林承安灿烂无比的笑容,天边红彤彤的冬日是那么温暖,好像一场温馨的爱情。

  就是从那一天开始,他们在一起了。

  一个冷傲,一个卑微;一个堕落,一个上进;一个瘦削;一个肥胖。

  实在是太不登对。

  君如诗本身也有顾忌,可林承安与她十指相扣,目光是那么坚定。

  很多年后,君如诗恨自己当时的愚蠢,沉浸在突如其来的爱情里,她竟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若是当初她稍加留意,应该会看见林承安目光里的坚定满含一中痛彻心扉的伤,还有一种即将破土而出的喜悦。可惜,她只当那是爱情。

  她不会懂,当时年仅十三的林承安怎么会有那么深不见底的忧伤。

  次日,君如诗想起戚艾雪已经很久没有找过她了,就是上学放学,戚艾雪也没有跟她和林承安一道走。

  犹豫了许久,她还是轻扣戚艾雪的家门,过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人开门,她只有离开。这时候她也不想去找林承安,一个人走上了清冷的街道。

  街上的人几乎都围着围巾,戴着厚厚的手套,连往日在街边用秸秆编小玩意的老人也怕冷不出来了。君如诗缩着脖子,看着已被冻得通红的双手,那是迎面走来一个跟她一样没有围巾手套的人,他手中正捧着一碗街边卖的热气腾腾的莲子汤,很慷慨地问她:“嘿,你要不要也来一碗?我请你。”

  君如诗正怀疑这个人是不是拐卖人口的,抬眼仔细一看,原来是阿助,他的刺猬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换成了鸡冠头。

  “不用了。”她腼腆地回答。

  “跟我客气什么呀,喝一碗莲子汤就暖和了。”

  “谢谢你,不过我真的不需要。”

  可阿助好像根本没听见她的话,朝边上卖莲子汤的大妈又要了一碗,端给了君如诗。

  “你是艾雪的好朋友?”

  “嗯。”君如诗讷讷地点头。

  “听说,她有个好朋友抢走了她喜欢的人,是真的吗?”

  他这一问,君如诗感觉很羞愧,埋低了头:“嗯。”

  “唉,那个小白脸有什么好啊,瘦骨嶙峋的,不能给女人安全感……”

  阿助不知道君如诗就是抢走林承安的人,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堆林承安的坏话,越说越兴奋,脸儿也变得红扑扑的,待他说尽兴了,他才发现君如诗的脸也红红的,他不知道君如诗的脸红是因为生气,还在一边大笑:“哈哈,我就说喝碗莲子汤就暖和了嘛,你看你现在气色多好!”

  听了这句话,君如诗知道自己实在不该和阿助这个人计较,生气半天也是无用的,这对拯救他的呆傻毫无用处。

  “诶,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阿助忽然问她。

  “君如诗。”

  “如诗,这倒是个好名字。”

  “阿助……你叫什么?”

  “啊?你这问题好白痴,我就叫阿助呀。”

  “不是,阿助只是个昵称,你本名是什么呢?”

  “这个……”阿助迟疑了一会儿,朝她勾了勾手指,“你靠过来点,我小声跟你说。”

  “嗯。”

  “其实呀,”阿助把声音压得很低,“我姓佐,叫佐助,但无奈和火影里那个小子重名了,琳姐说我和佐助差异太大,就喊我阿助,后来大家都跟着喊了。不过我自己也觉得,和宇智波佐助重名是不太光彩的。”

  君如诗在心中感慨:难得你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太拙,和佐助重名不光彩。

  这时阿助又说:“好歹我也是个帅哥,跟那么丑的人重名实在太伤面子了。”

  当时佐助是君如诗最喜欢的动漫人物之一,她真有点忍不下去了。

  “如诗妹妹,我从小就跟着琳姐混,在医馆里抓过药,在理发店里打过杂,后来,我的梦想在药草与没法之间辗转反侧,终于炼成。”

  君如诗忽然想起在她小的时候,琳姐还在开医馆,当时还经常有慕名而来找她看病的人,

  君如诗恨纳闷琳姐为什么不开医馆了,但她没有多问,倒是问起了阿助的梦想:“那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我的梦想,就是凭借我高超的美发技术,成为中国第二代李嘉诚。认识艾雪之后,又加了一件,就是和她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额……”君如诗彻底无语。她觉得阿助的话毫无逻辑,首先,就这样理发能成为李嘉诚,那只能在精神病的世界里得以实现,其次,阿助貌似只是理发店里洗头吹头打杂的,最多帮男人剃平头,其余的时候连剪刀都不碰,哪里来的高超美发技术?

  但阿助还是兴冲冲地说着:“我从十五岁开始存钱,现在过了两年,我已经有了一万五的积蓄,厉害吧?”

  “额……厉害。”

  “嘿嘿,”阿助一激动,把手中盛莲子汤的小碗用力一捏,莲子汤溢出来沾了他一手,他尴尬一笑,“那个……我先回‘新潮’了,不过和你聊天满开心的,你听得多说的少,真好。再见喽,如诗。”

  说完,阿助托着他那湿淋淋的袖子跑了。

  君如诗望着他的背影,感叹这个人还是挺可爱的。这时,她的手已经暖暖的了。

  之后接连几天,戚艾雪都很少在君如诗面前出现。君如诗和林承安同班,戚艾雪比他们高一届,以往君如诗和戚艾雪约定好放学了在校门会和,再一起回家,可现在君如诗在校门口一直等到人走校空都瞧不见戚艾雪的影子。

  “如诗,既然她有意回避我们,你就别等她了,有我陪你不好吗?”

  君如诗轻笑:“你们不一样啊。”

  “怎么不一样?”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如诗,是最爱我的,对吗?”

  忽听他这么问,君如诗不知道如何回答,但偏头见他目光深远而飘渺,像是在自言自语,她便默不作声,恍然间,他的唇贴上了她的侧脸,她轻闭双眼,偎依在他的怀里,隐隐感觉,这样的幸福走不了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