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两年前的思念
作者:路荵乙      更新:2015-06-26 18:36      字数:0
  为了上穹的,使命?!

  君如诗在梦中辗转反侧,半醒半睡,出了涔涔的汗。

  在上穹听了羽蒂告诉她的真相,回到凡世之后,她总有些神情恍惚。

  爷爷奶奶也发觉她有些不对劲,平日里她寡言惯了,但现在越发沉默,她吃的东西越来越少,喜欢望着墙发呆,傻笑一阵之后又嘤嘤哭泣,带她去医院检查,医生也只说她身体没有问题,大概是受到刺激了,可问她话,她也不答。

  君如诗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疯了,感觉神智还是清醒。只是从上穹回来后,她再也没见过夏洛尔。

  “夏洛尔?”她常呓语,“他会不会从来没有存在过,是我幻想出来的呢?”

  奶奶在一旁看着她,很是焦急,她看着君如诗稀稀落落的头发,只有叹气,每天清晨收拾她的房间,总拾到一堆掉落的头发。

  奶奶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从发现君如诗不对劲开始,她给儿子打了N个电话,可儿子工作太忙,无人接通,给儿媳打电话,只听见“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为此,奶奶不知道生过多少气,“啪”得扣上电话,恶狠狠地骂道:“这两个人当是生小猪吗?生了就不管了?”

  “他们做生意也不容易,”爷爷在一边劝着,“以前不是每周都会打电话来吗?上次听儿子说生意做大了,会有些忙,这段时间可能会很少来电话。”

  “他们可真会挑时间来忙。”

  “我说,你怎么不问问艾雪呢?她和如诗是好朋友,说不定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奶奶的眼睛瞬间瞪圆:“你疯啦?你这不等于告诉邻居我们家孙女有精神病吗?”

  “怎么会呢?”

  “怎么不会?“

  就在两个人争论不休的时候,有人急切地敲门,爷爷去开门,原来正是戚艾雪,他喜上眉梢:“艾雪,快进来,如诗这几天状况不太好,你好好开导她。”

  “状态不好?果真!”戚艾雪推开君如诗的爷爷,大步跨进来,随之进来的,还有一男一女。

  奶奶对戚艾雪和那对男女的态度很是不满,手都叉腰上了准备大骂,那男子从上衣内侧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翻开第一页,上边写着他的名字——莫枫,还有他的职业——刑警。

  “我们是警察。”男子冷冰冰地说道。

  奶奶叉在腰上的手立刻缩到一边,哆哆嗦嗦张着嘴,半天吐不出一个字。

  倒是爷爷端给警察们和戚艾雪一人一杯茶,问有什么事,戚艾雪根本顾不上喝茶,指了指君如诗的卧室门,问了句“她在里边吧”,没等别人回答,就往那里冲,还好那女警察眼疾手快,将她拉了回来。

  “是这样的,”那女警说,“君如诗跟我们正在调查的案子有关,我们需要向她询问一些事情。”

  “警……警官,”奶奶忐忑不安,“我们家如诗是个老实的孩子,她还没满十五岁呢,怎么可能犯罪?”

  “我们不是来抓烦人的,是来找证人的,”女警露出干净的微笑,“君如诗和被害者应该挺熟的,我们为了破案来询问她,找些线索而已。”

  “这样啊,”爷爷有些为难,“如诗,如诗她状况不太好。”

  “怎么了?”女警问道。

  爷爷和奶奶都默不作声。

  男警咳了一声,说道:“既然如此,恕我们失礼了,她在那间房子里对吧?”

  语毕,他们跟着戚艾雪,准备推开君如诗的卧室门,门却先开了,面色苍白,骨瘦如柴,头发稀少的君如诗慢慢走了出来。

  “你……你……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戚艾雪惊得声音发颤。

  君如诗没有理会她,坐到沙发上,等着被询问。

  “你和林承安熟吗?”女警问道。

  她愣了一会儿,方答道:“还好。”

  “你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什么时候?”

  爷爷在一旁插话:“请问,这个案子跟林承安有关吗?”

  女警不搭理他,接着问君如诗:“记起来了吗?”

  “两年前。”

  “什么地方?”

  君如诗犹豫了,不知该如何回答。

  “什么地方?”女警又问了一遍。

  “山顶上。”!

  周围的人都愣了,两个警官除了惊讶之外,还有些兴奋。

  那女警立刻问:“你们在那里做什么?”

  “对不起,”脑海中那片血又开始蔓延,“我不想说。”

  “当时不只你们两个人吧,是不是还有他?”男警递给她一张照片。

  君如诗颤抖地接过照片。

  相片上的男子,穿着她熟悉的那身白衣,挂着她熟悉的那种温婉的笑,站在讲台上,黑板上是物理题。

  她的泪再也止不住,喷涌而出。

  “你果然认识羽莘,”男警有些激动,“你是不是看见他做了什么?知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可君如诗只是哭,哭得越来越惨烈,越来越撕心裂肺。

  戚艾雪摇着她的肩:“如诗,你说呀,你告诉他们,羽莘老师不是凶手!是谁杀了林承安,你快说呀!”

  “林承安是两年前在医院失踪的,据护士说,当天有个小女孩来找他,后来两个人就没回过医院。我们在山顶发现了林承安的尸体,是被人用斧子劈开的,这个案子一直在秘密调查,拖了两年,也没有结果,直到最近羽莘的房东来报案,说他的房客失踪了,我们去调查的时候,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一把斧子,这两个案子就这样被联系起来了,”男警说道,“后来我们去调查羽莘的资料,结果发现查无此人,没有任何与他有关的记录,他应聘时给学校的有关证明也都是假的,四处追踪也找不到他。但,我们在他的备课本上,却意外发现了你的名字。”

  君如诗一愣,没有再哭泣,怔怔地望着他。

  男警接着说:“不仅如此,他的手提箱上也刻了三个字母JRS,是你的名字吧?”

  “羽莘……”君如诗根本不在乎警察在对她说什么,只是低垂眼眸,轻声呢喃羽莘的名字。

  “也就是说,你与被害者和嫌疑人都关系密切,而且在出事地点见到过被害者,如果你能证明当时亲眼目睹嫌疑人杀了被害者,就构成了羽莘的罪证,希望你配合,换林承安一个公道。”

  那时,戚艾雪也听得愣愣地,她侧过头盯着君如诗:“君如诗,你,和羽莘老师,是什么关系?”

  君如诗沉默,不答话。

  “你在想什么,有话就说!”男警厉声说道。

  后来,君如诗开了口:“羽莘,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没有查下去的必要。”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男警说,“杀了人就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管他是哪儿的人,就算是死了,也要把他找出来。”

  “凶手不是羽莘,”君如诗起身,“凶手是个十二岁的笑男孩,他大概回摩纳哥了,要抓他,就去摩纳哥吧。”

  语毕,君如诗转身回卧室。

  戚艾雪忙拉住她,见她手背上有块瓣状的红印,接着讷讷地松了手,呆呆地望着她,半张着嘴,哆嗦着,说不出一句话。

  两个警察抓住君如诗,把她按在沙发上,又问了好久,她再也没有答话。在君如诗差点被拉去公安局的时候,爷爷拿出医生开的证明,说君如诗精神受了刺激,有些疯傻,警察才无奈离开了。

  戚艾雪还在发愣,之后朝君如诗冷冰冰扔了句“我恨你”,便离开了。

  那一刻,君如诗的心,破碎得更厉害。

  两个警察出了门,走在潼城的街道上。

  女子问那男子:“莫枫,你相信有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吗?”

  莫枫只是笑,女子以为他会想别的警察一样,说一句“怎么可能”,可莫枫笑得很轻,他说道:“也许有吧。”

  “诶?”女子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去,“刚才,那个女孩说‘羽莘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许,她说的是真的。”

  女警想起了自己失踪六年的男友,又沉沉地叹了口气。

  “这些事谁也说不清。”

  “也是。”女警答道,感觉这个话题太沉重,想说点别的,这时候想起了发生在锦都的事,就碰了碰男子的胳膊,“对了,锦都那边,好像出现了一对被肢解的尸体吧,那桩案子解决了吗?”

  “没有,昨天听锦都那边的朋友说,连被害者的身份都没有查出来呢。最近这种事情怎么这么多……”

  那时他们正从“新潮”前边经过,阿助正在帮一个年轻女孩儿洗了头,喊了个理发师去帮她理发,却见琳姐目光呆滞地盯着窗外,一语不发。

  “琳姐,你在看什么?”阿助透过窗户往外看,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几对情侣并肩走过,阿助羡慕地心里发痒,“琳姐,你不会也在看情侣吧?”

  琳姐转过脸盯着他,阿助立刻规矩起来,琳姐一呵:“快去工作!”阿助便乖乖地去招待客人了。

  “莫枫这孩子回潼城了?也不知道莫败现在怎么样了,而我,也在没有机会去问羽莘。”

  琳姐一手托着尖尖的下巴,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