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才?废材?
作者:墨顔      更新:2015-06-26 18:38      字数:0
  紫苑大陆……

  子夜时分,在一个农舍里,一声啼哭唤醒了世界,一个婴孩用最彷徨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

  “爹,娘,是弟弟还是妹妹啊?”一个金色鬈发的孩子听到声音跑进房来,想要看看刚出生的孩子。

  “荆溪,你也十岁了,怎么还跟三岁小孩一个模样,精力那么旺盛?明天你跟我一起到村子里的学堂去,好好接受一下青岚老师的教诲。”说话的是后脚进来的金色短发少年,看起来比刚才的男孩要大上几岁。

  “嘿嘿,大哥,别这么说我,你不也是吗?你可比我大五岁呢!”鬈发男孩一声讪笑,“再说了,我明天要是跟你去学堂了,那你在酒馆的工作怎么办?”

  在房里的男子低喝了一声:“好了,荆溪,辰月,你们娘还在休息呢,吵什么吵。”抱起婴儿,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看着怀中那红润剔透,丝毫不像其他婴儿一出生那样皱巴巴的粉嫩小脸,笑道:“真是个漂亮孩子!”

  “紫玉,给我看看。”躺在床上的美妇强打起精神接过婴儿,“就叫他云淡吧,从小就是个美人模样,长大后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呀!怎么是个男孩?”

  “娘,我看看。”荆溪凑了过去。

  “看什么看!不就是个小孩子么,有什么好看的!”话是这么说,可脚步却毫不退让的也朝那个方向走去。“这真是弟弟?”

  中年男子爽朗一笑:“那就叫他南宫云淡吧,我南宫紫玉的儿子长大后必定倾尽凡尘。”

  “爹,三弟如此,你也用不着这么夸吧!”南宫辰月翻了个白眼。不过现在的南宫紫玉心情明显非常好,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了,对于大儿子不敬地举动统统无视。

  “好了,让你们娘休息吧,这小家伙,不哭不闹的。”说着,南宫紫玉就开始轰人了,“晓雾,好好休息。”关上门,南宫紫玉心里一片宁静。

  不知不觉间,小云淡已经六岁了,不似山野孩子那般显得粗野,小云淡一身白袍,像是一个儒雅的书生,让人感觉无比清秀。今天就是南宫云淡到村里的学堂检测的日子。

  每个孩子到六岁的时候,家里人都会让他去检测一番,以此来观察这个孩子未来的成就大小和其潜力值,而决定他的职业。就在刚才,已经有好几个孩子展现出惊人的天赋了,想必日后一定可以做一方导师,带领更多的孩子走向修炼的道路。

  “云淡,加油!”已经十六岁的南宫荆溪看着自己六岁大的弟弟,突然觉得自己已经老了,自己一没姿色、二没身份,无论从哪方面看,都难以被人发现。虽然说自己实力不错,可还是觉得在自己三弟面前抬不起头来。自己三弟一身白衣站在那里,看起来就是王孙贵族家的子弟。

  “嗯。”南宫云淡稍微点了点头,上前一步来到水晶球前面,手掌按着,集中精神。

  “嘀——”一声轻响后,水晶球变得五彩斑斓起来,好几种颜色在水晶球内各占一块地,如果有心人丈量一下就会发现,这几种颜色所占的地完全是均匀的。

  青岚不可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嘴角一抽,看向南宫云淡,只觉得这个漂亮小孩是个怪物:“金、青、绿、红、黄、银、紫?七色?额,南宫云淡,你以前学过什么吗?”

  南宫云淡无辜的眨了眨眼,说:“我应该学过什么吗?”

  平复了一下心情,青岚宣布道:“南宫云淡,多系,潜力不详。”

  什么?周围一群人立刻叽叽喳喳讨论了起来。众所周知,一个人如果是单系,潜力值将会很大,双系就很难说了,至于多系更是见都没见过,修炼起来,何其困难!而这个漂亮小孩,竟然是多系体质?至于潜力不详什么的,可以说他是天才,也可以说他是废物吧。一时间怜悯的眼光都投向了南宫云淡。

  “青岚老师,你是不是看错了?”南宫荆溪也是一脸怀疑的问。虽然说水晶球上有好几种颜色,但也不能说这些都一定是体质属性啊!

  青岚摇了摇头,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道:“不会错的。这事情回去和你们父母说一下吧,很可能,你三弟从此是个废人了。当然,如果说你们让他只修炼其中一种的话,或许也可能成为天纵奇才吧。”

  天纵奇才!青岚老师是魔灵中阶啊,连他都这样说的话,或许三弟日后也能达到这样的成就吧。南宫荆溪心想。“那好吧,老师,我会回家和我父母商量的。云淡,我们走吧。”

  “父亲,我回来啦!”南宫荆溪让南宫云淡自己在外面玩,跑到南宫紫玉伐木的地方。

  “嗯,结果如何?”南宫紫玉淡淡的问了一句。知道自己家只是一个分支,南宫紫玉也没有对南宫云淡抱太大的希望,这是一个纷乱的地方,活下去,平静的活着,就是一种幸福。即使没有权利,也没有地位。

  “额,那个啊,三弟的体质吧……额……今天天气真好呀,父亲,我来帮你。”南宫荆溪踌躇片刻打起了幌子,扯道。

  南宫紫玉心中一抽:“说!”心里对自己的二儿子感到万分无奈。

  “哦。是这样的。青岚老师说三弟是多系体质,六种属性加一种未知属性,估计是不能修炼的了。”南宫荆溪战战兢兢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心里想着一会儿要怎么安慰他。

  南宫紫玉一怔,多属性加未知属性?自己的儿子?南宫紫玉凌乱了,那是家族的标志啊!也就是说,自己的三儿子在家族里应该是血统极为纯正的?那可是南宫家!

  “父亲?”

  听到南宫荆溪的声音后,南宫紫玉蓦然惊醒,笑眯眯的看着他:“荆溪啊,你现在是武士高阶了吧,要努力修炼哦!我去看看云淡,加油!”说完,人就像是一阵风一样飘了出去。

  南宫云淡磨磨蹭蹭的在家门口徘徊着,只觉得一阵风刮过,父亲就站到了自己面前。话还一句没说,直接被知晓事情后的南宫紫玉带到了村中最高的山顶处。

  “父亲。”南宫云淡站在南宫紫玉身后,怯怯的叫了一声。

  “嗯。云淡,我已经知道了。多系体质对吧,金木水火土,空间,还有一种未知属性。”

  南宫云淡显得有些慌乱。“青岚先生说我可能不能修炼。”

  “我知道。云淡,你知道我们家吗?”

  南宫云淡错愕的看向南宫紫玉。“我们家?”难道自己家还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是的,我们家。准确来说,我们家是一个家族的分支,分支现在已经没落了,而家族内部不是我们现在能够去的。我们家族是南宫家,在大陆上都是鼎鼎有名的,家族里有一种属性是紫色,只有家族里血统最纯正的人才会出现紫色属性!”似乎看出了南宫云淡的不解,南宫紫玉解释道。

  紫色属性!那不就是自己拥有的未知属性吗?南宫云淡心里一惊,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的父亲。

  “是的。”南宫紫玉点点头,说,“因为你有空间体质,所以可以有多种属性体质共同存在,但是却很难修炼,而这种紫色属性却相当于是调和剂,可以让你修炼神速,最重要的是,这种属性有灵性,可以自行控制!”

  “父亲,那也就是说,我可以修炼的比所有人都快,是吗?”南宫云淡的眼睛熠熠生辉。

  “云淡,现在,我要用家族秘法封印住你体内的属性。”原本神采飞扬的南宫紫玉突然沉下了脸说道。

  “为什么?”南宫云淡睁大了眼睛,难道不应该让我拥有自己的力量吗?记得在几家大人物家,他们都是让自家子孙不断提高能力的呀。

  沉默片刻,南宫紫玉轻声叹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带你到山上来吗?你看这山,最下方是拥有多少的积累才鼎立起最高的山巅?是有多少的磨损才让它巍峨不倒?你体内的属性可以让你一步登天,而你,却没有丝毫阅历,出去,只会加快你的死亡。为父现在告诉你,你从明日起将和你的哥哥一起工作,去体会人生中的大小事态,从不断的磨砺中你才能不断的成长起来。南宫家现在也需要有个人撑起来,否则,就垮了。”不等南宫云淡回过神来,南宫紫玉就划破他的手,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将里面的液体倒向南宫云淡的伤口。

  “哧——”一阵青烟飘渺旋转,南宫云淡只觉得自己心头像是有什么东西压着,让自己喘不过气来。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此时的南宫云淡并不能完全理解父亲话中的深意。但是呆愣片刻后,南宫云淡仍然眼神坚定的看向自己的父亲:“父亲,我会用自己的力量成长的,不会给南宫家抹黑!”说罢,就转身飞跑向山脚处自家的小房子,眼底的一抹黯然也消失殆尽,迸发出更明亮的光芒。

  看着那转身离开的小小身影,南宫紫玉满意的露出了骄傲的笑容。是的,南宫家在外面有太多的敌人,太过危险,既然家族保护不了子嗣,便让他在不知名的地方成长为一方巨擘!或许家族不会认定什么,可一颗属于家族的心是不会变的。

  南宫云淡一脸平静的回到家中。

  “三弟,父亲跟你说了什么?”南宫荆溪凑了过来,用自己金色鬈发刮着南宫云淡白白嫩嫩的脸。

  南宫云淡故作为难状:“这,父亲,我……”

  南宫荆溪一看,心道哎呀,自己不是没事找事嘛,明知道三弟体质不好还偏偏拿这说事,连忙说道:“没事没事,父亲要是真说了什么,我不听了。以后二哥罩着你,就连大哥也不能欺负你!”

  “我有欺负过三弟吗?南宫荆溪,话不能这么说呀,哪次不是你欺负三弟的?我决定要和你切磋一下,找找感觉。”南宫辰月迈着八字步,从外面走了进来。哼,一回来就听到你说我坏话,看我不整死你小子!回头又看向南宫云淡,问道:“怎么样,三弟?今天检测,青岚老师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我修炼会遇上一些瓶颈,父亲刚刚也跟我说了,不碍事的,只要我用心修炼就行,父亲还说了,从明天起,我就和二哥一起修炼。二哥,你可不能欺负我呀!”说着,南宫云淡还缩了缩脑袋。

  南宫荆溪一脸错愕的看着南宫云淡,突然间就看到一个放大的拳头。一下子,南宫荆溪就被打倒在地。南宫荆溪抬头一看,南宫辰月正面色不善的看着自己。“哇呜——大哥,别,别这样啊!咱俩兄弟怎么能打架呢,父亲要是知道了……”

  “父亲要是知道了,也会很欣慰的,毕竟我们是在交流感情嘛!”南宫辰月看着二弟,不愠不火的说道,身法也不慢的朝南宫荆溪追了过去。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哥我错了,我不该拿你老人家打比方的!”

  “我很老吗?”

  “没没,我老我老!”

  “我比你大,难不成我还比你年轻?”

  “嗷乌,大哥,别打我脸啊,虽然没三弟的漂亮,但好歹也算英俊吧!”

  南宫云淡抽搐的看着满院子疯跑的两个哥哥,心里一片祥和。是的,即使连妖孽的天赋也没了,自己还有家,还有温暖呀!难道没有妖孽的天赋,自己就无法修炼了吗?修炼有那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