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随心酒店
作者:墨顔      更新:2015-06-26 18:38      字数:0
  “云淡,三弟!”南宫荆溪爬起床,洗漱了一下,“咦,人呢?”环顾四周,南宫荆溪找了个遍,恨不得把整个房子都翻了一遍,也没有看到南宫云淡的影子。

  此时的南宫云淡正盘坐在家门口的大树树丫上,默默修炼着。

  “南宫——云——淡——!”南宫荆溪套了件干净衣服,跑到家外面吼了起来。“啊——谁丢的?”一个小石头正好砸到了南宫荆溪的鼻子上。

  南宫辰月不甘示弱的站了出来,晃晃悠悠的来到大门口,点着南宫荆溪的鼻子,说:“怎么,你哥我砸的,有意见?”说着,还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一下手脚。

  南宫荆溪眼角一跳,乖乖,昨天晚上那顿打自己现在还是疼的。“哪能呢,不就是感叹一声嘛,我是小弟,被大哥打是应该的!应该的!嘿嘿(应该的才怪!哼!就会以大欺小!)”

  南宫辰月抚额长叹,自己二弟什么时候才能像个有担当的男子汉?怎么就一直都这样油腔滑调呢!“你刚才喊三弟干什么?”

  “不是说好了,三弟今天要和我一起到随心酒店工作的吗?现在他人都不见了,我这做哥哥的当然要好好找找啦!”南宫荆溪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欠扁的摇头晃脑道。

  南宫辰月指了指树上,声音里有莫名的低沉:“树上,云淡有你那么懒吗?你没看到他在打坐呢,还喊得那么理所当然。你是猪吗?”顿了一下,又说:“不对,说你是猪那是便宜你了,你是连猪都不如,猪哪有你这么没脑子的,没眼力劲儿的?说出去,不要说我认识你啊!”

  南宫荆溪顺着南宫辰月的手指方向一看,南宫云淡果然在那。顿时大喜过望,差点又要喊出口,猛地一捂,艰难的咽了下去。“那个那个,我不是没看到嘛,心急心急。呵呵,呵呵。”看到南宫辰月杀人的眼光,南宫荆溪堆起笑来:“三弟真是勤奋呀,真让人自愧不如,好生敬仰,敬佩不已。”

  “你就没点别的感受?”南宫辰月的声音阴测测的在南宫荆溪的耳边响起,顿时让南宫荆溪惊起一声冷汗,同时也更加对大哥高深的实力感到敬佩,或许,等自己到了大哥这个年龄也不见得能有大哥这样的成就吧。

  “额,小弟自叹弗如,三弟如此用功想必也饿坏了,大哥一早起来就为我兄弟二人劳心劳力,想必也饿坏了,小弟马上就去做早餐。”南宫荆溪配合似的点了点头,准备跑路。

  “还有呢?”南宫辰月一把抓住他的衣领,问道。

  南宫荆溪一副思考样,茫然问道:“还有?还有什么?应该还有什么吗?”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货是个好奇宝宝、乖学生。

  “你就没点自我激励的劲头?连三弟都做得来的事,你怎么就做不到了?一天到晚就想着吃,吃完了睡,睡完了吃,你就是个猪。”

  南宫荆溪缩着脑袋,心想,你发脾气就发呗,弄那么多唾沫出来干什么。还有,你刚才不是说我连猪都不如的吗?怎么这会儿,又变成猪了呢?不过,这些也就只能在心里想想,要是真说出来,估计又得被大哥暴打一顿。

  “大哥,二哥,早啊。”南宫云淡像是睡足了一般,揉了揉眼睛,跳下来向两人打了声招呼。见两人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南宫云淡不由得插嘴道:“大哥二哥,你们俩是在干什么呢?”一大早爬起来专门到大门口吵架?

  “三弟,你练功练完了啦,走走走,快去漱洗漱洗!二哥马上,那个带你去随心酒店啊,早餐就在那边吃了。”不得不说,南宫云淡六岁童稚的嗓音很清脆,很有醒脑的作用,原本被骂得昏昏沉沉的南宫荆溪一听就清醒了过来。

  一提到随心酒店,南宫云淡才想起来自己今天应该是和二哥一起到随心酒店去工作的,现在,似乎,好像,弄晚了!“二哥等我一下,马上就好!”话音未落,南宫云淡就飞奔到房里,身影消失不见了。

  南宫荆溪目瞪口呆的看着立马消失的身影,僵硬的问道:“大哥,以你现在的水平,能做到这一点吗?”

  “好像…貌似…可能…大概…不行吧!”南宫辰月也咽了口唾沫,有些惊诧的看向南宫荆溪,“三弟好像是从昨晚开始才修炼的吧?”

  “额,这个,难道真的是青岚老师说的天纵奇才?”

  当然,他们也根本没想到这是南宫云淡心急所致,只一味的在修炼天赋上做文章,毕竟刚刚看到他完成第一次修炼,他就展现出了如此实力,实在是不得不让人有所怀疑。

  有了南宫云淡如此典范,南宫辰月更是有理有据地说道:“连三弟都有了这样的实力,你还好意思不修炼?”

  “……”

  看到南宫辰月正准备活动手脚,南宫荆溪赶忙拉着刚出门的南宫云淡朝随心酒店那个方向跑去,只留下一地尘土在身后飞扬和一脸目瞪口呆的南宫辰月。大概或许可能是因为突破极限吧,看着南宫荆溪突然加速,南宫辰月不由得想道。

  随心酒店是这个小镇上最繁华的一家酒店,它或许看起来有些简陋甚至破旧,但没有谁会在这里闹事,也不会有人看不起它。这里的酒是镇上最好的酒,所有经过这里的冒险者们都喜欢喝这里的酒,有人说这里的酒豪爽,也有人说这里的酒绵长,还有人说这里的酒甜美,反正评价极其丰富。由于酒的美,导致随心酒店的客流量极大,甚至带动了周边旅店的销售额。

  南宫荆溪带着南宫云淡现在就站在这里的院子里吃早餐。“怎么样?”南宫荆溪知道这里的饭菜也很不错,但还是希望听到南宫云淡的赞叹。

  “好吃,二哥,我刚才听你那么夸这里的酒还以为这里只有酒好喝呢!”

  南宫荆溪哈哈一笑,说:“这里的酒再好喝,你现在也不能喝,至少也得等你十五岁了才行。我一会儿和老板娘说一声,看看她会给你安排什么职位,你就在这儿休息一下。”

  “嗯。”南宫云淡点点头,这里的饭菜的确很好吃,自己也的确需要休息一下好好消化一会儿。

  不多久,南宫荆溪就跟着一个女子走了出来。

  美!这是南宫云淡看到女子时的第一印象。妩媚,是第二印象。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感觉这个女子朦朦胧胧的罩在烟雾里,看不清道不明,隐隐约约,若隐若现,有点天真又有点经历百世的沧桑,有点像柔弱女子,又有点像风尘仆仆的旅客。

  “这就是你三弟?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南宫云淡。”

  女子眼底闪过一丝惊诧,刚才在说话前她分明看到了南宫云淡眼里的迷醉和赞叹,说话时却显得无比清明。

  “你会什么?”

  “嗯……”南宫云淡一怔,这一点他的确没想到,眉头一皱,“你需要我会什么?我可以学。”

  女子是真切的感到惊讶了,刚才还以为只是巧合,可现在一看,若不是知道面前的小孩只有六岁大,她真的以为至少是在外面闯过一段时间的少年郎了。

  “好吧,你现在年纪太小,肯定是不能到外面工作的,嗯,你就在这里学酿酒吧。如此可好?”

  “谢谢。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可以做些什么,不过我想我可以做好的。”南宫云淡向那女子鞠了一躬。

  满意的看着南宫云淡的举动,那女子又道:“嗯,你可以叫我随缘小姐,我是这里的老板娘。你一会儿先熟悉一下这里,下午再到酒窖那边报到,不急,你还小,慢慢来。”

  “好的,我知道了,随缘小姐。”

  随缘点点头,带着南宫荆溪离开了后院,只剩南宫云淡一个人在那里站着。而南宫云淡呢,也完全没有工钱概念,在他心里,自己就是来学习修炼的,工钱什么的只是附属品而已,所以他就开始仔细观察起这个酒店来。

  酒店上下两层楼,面积还算比较大,干净整洁,丝毫不乱,素质再差的客人在这里也都收敛了一份心性。南宫云淡还发现,只要是来到这里的人,就没有不点这里的酒的,这让他对这里的酒万分好奇。后院厨房也都十分整齐干净,甚至连马棚都无比干净。

  至于酒窖,让南宫云淡大大的吃了一惊。酒窖临着厨房,上下两层,还有一层地下室,里面至少有百余个酒桶,却只有四个人在忙活,两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和两个二十岁上下的男子。这里看起来只有一个感觉——干净!除了酒还是酒!

  “你是哪家的小孩?怎么跑到酒窖来了?”其中一个年轻人问道。

  “我叫南宫云淡,是这里的学徒。”南宫云淡丝毫不露怯的回答道。

  学徒?见南宫云淡清澈无比的眸子,酒窖里的四人经过一番打量便相信了南宫云淡的话。心想他应该就是南宫家那个不知道是天才还是废物的小儿子吧!

  “那好,以后你就在这里跟着我们学酿酒。我叫巴亚。”刚才那个年轻男子说道,“这位叫嘉崎,两位大叔一个叫南田一个叫司开亚。你先在这里看看吧,下午的时候我再给你介绍一下这里的酒,估计明天你才能真正接触酒。”

  南宫云淡点了点头,说:“好的,谢谢。”然后就如同进了自己家一般放松的在酒窖里转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