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电波汇聚的学院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六章电波汇聚的学院(艾米篇)

  刚转学?不对,是被硬逼的来的,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这算是什么,虽然高中也念了一年,但是按照年龄的话,应该是高三才对,为什么会被放在高二,这不上不下的位子,凌慕无奈的靠着窗户,习惯性的冷漠摆在了脸上,自言自语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切,我不应该在这里的。”

  虽然不想说,但是刚到这里的时候,绝对有种奇葩的感觉,而且,这个班的人,脑子应该没问题吧,班长一副太妹的样子,染了一个“霸气侧漏”红色短发,短发齐肩,穿了个黑的发亮的皮裤,脾气看起来并不是很好的样子,虽然是个美女,但还是少招惹为妙,毕竟,自己在这里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美女。

  安静的先混着日子吧,然后哪天找个机会和衣大小姐谈谈,早点放我一马算了,虽然凌慕很想,安安静静的不招惹任何人,但是,命运却找上了她。

  正当凌慕完完全全陶醉在欣赏的窗外风景,周围却围上了一圈人,凌慕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之中开始,石头剪刀布,很快就站出了一个少女,少女无力的摊着手,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HI?你是叫凌慕对吗?你好啊,我姓袁,名字叫美荆,袁美荆。”

  凌慕把目光从窗外的风景上移回了教室,看见周围的一圈人倒是被吓了一跳,但是脸上却没有多少变化:“嗯?你好,美荆。”

  袁美荆显然很害羞,战战兢兢的看着凌慕,眼前的男人,一脸的冷漠,看起来并不是很和善的样子,谁让自己好奇心这么重,并且人品不太好呢,只能问了:“阿诺,就是,今天,我看见你和衣诺黎,衣学姐一起来的学校,虽然冒昧,但,还是想问下。”

  衣诺黎?怎么又和她有关,和她有关会有好事吗?回想了一下,先是被塞进了车里,然后被绑架到了这里,然后被逼着上学,再在这里和小了自己两岁的可爱的同学一起上课,这到底是什么事啊,我19岁,他们只有17岁,这不是年龄差距能说明什么的,不是说一年一个代沟吗?我们隔了两个代沟!

  最重要最重要的一点,这个学校看起来很豪华,但实际上是一群电波系的聚集地对吗?连到一点常识都没有吗?学校的风景凌慕观察了很久了,在学校花园里有个池子,池子里面有个穿了一身绿色的学生,泡在水里,那是池塘,那可是池塘啊!水都是绿色的,他怎跳进去的!还有,那边在裁剪叶子的人,你剪就算了,为什么把它剪下来还要吃下去,难道不知道,乱吃东西会拉肚子?

  凌慕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袁美荆看着眼前人的脸色越来越恐怖,已经不是冷漠了,逐渐的转变为了残忍,而且目光还是对着自己,难道这是个杀人狂?变态狂?尾行狂?跟踪狂?正在想怎么裁剪自己,袁美荆浑身颤抖着,想要离开,但是却无法移动,双腿一软,半跪在地上哭了出来。

  凌慕听到了“哇”的一声,看着倒在自己身边大声哭泣的人,凌慕虽然不理解,不明了事情的发生和经过,但还是好心的想要扶起倒在地上的女生,向着女生伸出了手,女生飞快的用手撑着地,往后缩去,满脸恐惧的看着凌慕。

  这是怎么回事?满脸的不解,“哈”的一声大喝,一个红头发的女生冲到了凌慕的身前拦下了凌慕往前伸进的手,“啪”一只纤细的手掌,打在了凌慕的手臂上,冷静严肃的声音:“退后,不要在靠过来了。”

  发觉了周围怪异的目光,凌慕只能无奈的坐回了自己的位子,只能小声的自言自语:“啊哈?这到底算是什么事情?这到底算是什么事!”

  我可什么都没做啊,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对待,毫无人权啊,不过这个班长的映象到可以改观了,蛮有正义感的吗,不错,可以成为正义的伙伴,以上全是胡扯,凌慕心中默念一句。

  不过这个班长,的的确确和表面上显示出的不太一样,很明显很有威信啊,虽然也有可能是这个班的人脑子有问题,但从她的所做的来看,从出事到果断的执行,隔离危险人物,都是十分拥有霸气的,该怎么说呢,天生的上位者所拥有的姿态吧。

  看着班长只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女生就停止了哭泣,不过女生看向自己的目光怎么还是那么的害怕?貌似自己没有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吧,而且就算做了,也不该是那种眼神吧,那种眼神简直把我看成了,变态狂啊,杀人犯啊之类的,我有做什么吗?

  我什么走没做啊!为什么要遭到这样的待遇,看来如果,不快点解决的话,估计第二天会在学校被人围观啊,没办法了,虽然不愿意,但还是试一下吧。

  凌慕想要走到了那个叫袁美荆的女生面前,但是却被看着像太妹的班长拦了下来,无奈的凌慕只能隔着一断距离,尽可能的摆出笑容,也尽量把语气调的柔和点:“额,美荆同学,就是,你问我的,我想我可以回答,就是为什么,衣诺黎会和我一起来这个问题,因为啊,我暂时,额,暂时和衣诺黎住在一起。”

  明明前一秒恐惧着的袁美荆,在听清楚了凌慕的话后,和周围的人一起发出了“唉?!”的声音,恐惧感从脸上瞬间消失,反倒是冲到了凌慕面前,气势也没有之前的一点懦弱的感觉,问题犹如连珠炮一般的涌来:“啊?你和衣学姐住在一起?也就是,也就是说你们同居?你们是什么关系?我记得衣学姐并没有任何的兄弟姐妹啊,所以说要么你就是她的未婚夫?不可能啊,衣学姐怎么可能会对该死的男人有兴趣呢,如果有的话,那个男人绝对不是男人。也就是说,衣学姐是被逼的,政治婚姻对嘛,听说原先衣学姐,不断的旷课就是因为她老爸一直给他安排相亲,你是拿权利来威逼衣学姐的对吗?你这个人渣,尾行男,变态男,杀人狂,色情猴子!”

  一口气说出了这么多,也挺累的吧,看她喘气的样子就知道了,虽然不太清楚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说出来不到三十个字的一断,被袁美荆分析出了不下于300字的结论,然后结论就是,自己是个人渣等等,虽然很想砸开袁美荆的脑袋看看她的脑袋里面是什么,到底要怎么样的构成,才能推理出这么多不切实际的东西。

  虽然想要出口解释,发生的一切,但是能够知道,貌似误会被转移到了一个更大的误会上,周围的人开始窃窃私语,无非是再问,这个人是什么来历,能够逼衣大小姐成婚之类的,这是古代吗?!还有逼婚这种说法,还用的是古文,成婚,成婚,怎么可能!让我和那个大小姐结婚,我还不如死了算了,虽然是个美女,但是,重要的一点,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衣大小姐的神经是不是正常,是不是患有某些精神疾病,看衣叶的样子,不会是家族性质的遗传疾病吧。

  还有那边,再说我是个色情狂的,我到底做了什么,会被叫色情狂,你叫变态狂也就算了,等等,我为什么会接受变态狂这个称号,难道我从心里面认同了自己是个变态吗?不对,这是传染,就和下面再吃叶子的人一样,最初是一个,现在是十多个一起在吃一样,会传染啊!在这群人里面呆多了也会被传染的,算了还是出去透透气吧。

  附赠一句话常识的麻痹永远只在一瞬间

  (特别篇上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