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落水(艾米篇)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七章落水(艾米篇)

  独自坐在天台上吹风的凌慕,一个人躺着望着天空发呆,为什么天总是这个样子呢,一点都没有变化,“汀”饮料罐被打开的声音:“你还真是变态呢。”

  听声音是班长?那个太妹班长?不对,应该不是,怎么能这么称呼她呢,人家的威慑力还是挺大的,等等,现在虽然是休息时间,但是楼下很明显的有静止入内的标识,她是来找我的?还是原先就一直在这里休息,如果找上我?不会又有什么倒霉的事情吧,如果她是在这里休息的话,那我就是打扰她了。

  无论是哪一种,凌慕做出了最佳的方式,既然两边都不讨好,那么,不理会红发班长的话,直接起身离开,少招惹为妙啊,红发班长在看着离开的凌慕:“有意思的变态吗?冷漠只是伪装吗?伪装他变态的本性,不太可能,看他那副样子,一看就是变态,根本伪装不了,难道是面瘫?”

  听到面瘫两个字的凌慕差点一个没站稳,从楼梯上跌下去,手扶着楼梯,喘息着,真想回过头,指着她的鼻子说,面瘫你妹啊!克制,克制,在这个学校发生什么都是有可能的,在池塘里洗澡,十多个人围着一个树在吃叶子,莫名奇妙就开始哭的女生,还有有精神疾病的校花?不对,是这里的所有人都有精神疾病!

  少女看着停下的背影,捋了下红色的短发,将手中的饮料罐内的饮料一饮而尽:“看来无聊的日子又开始变的有趣了,喂,那个有趣的男人,我叫艾米,黄草艾蒿的艾,一米天下的米。”

  凌慕没有丝毫准备回过头和他介绍自己的想法,心中不断的回想出两个字,灾厄,灾厄啊,为毛又会牵扯上这些,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做,却每次都被找上,这就是命运吗?逃不脱的命运啊!

  不在意周围怪异的目光,一个人倒在自己的桌子上,闭上了眼睛,虽然在那天之前自己一直睡的很安心,无论什么时候,但是,自从那天魔术成功之后,就不太安心了,即便发现自己有双重人格的时候,都没有这么不安过,到底是什么原因,真如同当初老人和自己说的话的原因吗?永远不要去试图靠近魔术师,他们都不是人类,他们只是一群披着人皮的恶魔,凡是靠近的人,都将被吞的连骨头都不剩。

  当时从孤儿院里出来,被自己当作信仰,不对,是给自己信仰的老人,如果的告诫自己,绝对是有原因的,但是,如今自己都能够使用魔术,那自己也会是恶魔吗?多么讽刺,但是正义的信仰永远不会变,即便在当初,孤儿院中的所有的一切,强迫自己诞生了第二人格。

  如今的孤儿院,真的如同表面一般吗?里面的孩子真的过的幸福吗?换种方式来问,他们知道什么是幸福吗?孤儿院,福利院,接收的是被抛弃的孩子,他们从一开始,就失去了幸福的权利,如同被剥离橘子,永远的无法复合,孩子们发泄的方式又有什么呢?无非是伤害,伤害他人来换取自己的地位。

  自己在孤儿院中呆了一年,面对孤儿院内不断来自他人的伤害,不愿转变的自己,和不断转变的自己发生剧烈的摩擦,最后两败俱伤,本来只能存活一个的人格,硬是从中间分裂成了两个不同的人格,第二个人格已经不能称之为自己了,第二人格自称“她”,不明白这个人格是什么,因为,只要第二人格控制了身体,我就会陷入沉睡。

  第二人格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时,第一个人格就会苏醒,反之,第二人格就会陷入沉睡,还好的是,第二人格并没有要争夺这具身体控制权的意思,除非,偶尔醒来,强占了身体,也不知道去做什么,我和第二人格,根本不需要交流,因为,彼此间就是同一个人,能够完全的了解,对方所想的,但是,却无法获得同步的记忆,虽然很奇怪,但却无法知晓原因。

  迷迷糊糊的发呆,视线从没有拉回过教室,就这样发着呆,混过了一天,犹豫发了一天的呆,真个人迷迷糊糊的,意识都不太清晰。

  没有交通工具,话说早晨都是和衣诺黎一起走来的,虽然衣诺黎交代过自己等她,但是,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等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最主要的,是不想被人围观,想起了早晨被人围观的样子,又不是什么保护动物,有什么好看的,早点走人的好,走在满是人海的大街上,前面一群人站在一个喷泉那里在围观什么?还好的是围观的人只有十多个,还不至于让凌慕掉头就走的。

  貌似有人再求救,但是,貌似没有一个人准备出手帮助的样子,不会这么冷漠吧,凌慕拼尽全力挤到了人群的最前端,有人落水了,这能算是落水吗!都没有过大腿的根部,你怎么折腾出来的!不,你是在怎么折腾!

  红色的齐肩短发,姣好的面容,艾米太妹?不对是班长?该不该帮她一下呢,不过帮了她不会又有什么麻烦吧,还是先问下她情况吧。

  凌慕慢悠悠的蹲了下来,看着落水(?)的艾米,一只手伸了出去,压抑着自己想要逃离人群的感觉:“喂,那个,艾米,你没事嘛?”

  艾米看见伸来的手臂,也不管是谁伸出来的死命的抓住了凌慕的手臂,凌慕显然没有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一个没站稳,也同样跌落在了水里,看着在自己眼前呼喊着救命,一边死命拉着自己的手臂的艾米:“喂,你确定你没病吗?”

  艾米似乎找到了什么依靠,死命的抱着凌慕,一边如同诅咒一般的念叨着:“水,水,会被淹死的”,“啊,啊,啊”的尖叫声不断,凌慕看着连自己膝盖都没有到得喷泉水,无奈的叹了口气,还好她用的力道不是很大。不至于把我浸在水里,但是,她不断在扑腾水!已经弄湿了上半身的衣服!

  啊啊啊,烦死了,不论怎么说,她都听不见,看她的样子并不像是装的,难道是有过心理阴影?还是受过什么刺激,不过这样下去不是个事情啊,看着知道自己下颚额艾米,没办法了,原谅我吧。

  凌慕把艾米从水里抱起,一把扛在了肩膀,踏着水,一步一步的走上了陆地,看着逐渐围起来的人群,凌慕如同遭受了遭到了重击版连续后退,想要甩下身上的艾米,自己跑路,不过怎么会摔不下来!艾米在做什么,看了下在自己肩膀上的艾米,不对,气息貌似不太对,是睡过去了?

  不过为什么还要死命抓着手臂和衣服不放手啊,不过把一个昏睡过的女孩子放在大街上,也不太安全吧,这里是南京,治安这种东西谁知道呢,不知道她家在哪里,所以,只能暂时带回去吗?不过这样扛着带回去?不会被人围观?

  哎,看来只能火力全开了!那就是在被围观之前,快速离开!也就是说,跑起来!也不理会背后的惊呼声,凌慕一路飞奔啊,还好自己不是运动残废,勉勉强强的跑到了衣家的别墅,关上了门,艾米依旧在自己肩膀上,希望自己的肩膀不会一边高一边低吧。

  走进了客厅,衣诺黎还没有回来,好不容易的搬开了艾米的手,把她放到了沙发上,哎,混湿漉漉的好难受啊,把她扔一边好吗?

  (特别篇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