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秘密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九章秘密

  小的时侯,父亲教我们游泳。他大大的手掌撑着我弱小的身躯。那个时候我便知道,只要有父亲在,只要有那双大大的手掌在,我就什么都不用怕。当我觉得腹面朝下的身体轻轻地漂起来的时候,那双大手突然不见了。我焦急,彷徨,感觉自己像被抛弃了。呛了一大口水,开始往下沉。要是没有那双手,也许我早就见上辈子的自己去了。从那时开始,便对水有了恐惧感。后来又发生了点事情,水的阴影也就开始蔓延了。

  昨天看圣彼得堡300年大庆的实况转播。人黑压压的一片拥挤在涅瓦河的两岸。让我想起太原一次空前绝后的灯盏,那次灯盏是很漂亮,但却引发了一桩建国以来最重大的落水案。

  10年前的元宵节。晚上8点。学完琴,父亲接我回家。马路上人群熙熙攘攘。父亲说有大型灯盏。我提议去凑凑热闹。他没答应。说人多,又带着琴不安全。为这事还生气来着。

  老弟为了安慰我,陪我出去看了会星星。那天居然没有一个星星。天空是那么的深邃。感觉像一个庞大的洞穴。北斗星在的那边隐隐约约有几片云。我和老弟都很好奇,那么晚了居然还有云在浮动。当我们再抬头仰望天空的时候,云有了它的形状:一个貌似卖火柴的小女孩图形和一个中文的“女”字。真的很奇怪。

  第二天,妈妈回来说她要值班了。迎泽公园出事了。还说幸亏昨天我和爸爸没去看灯盏。死了好多人。大部分都是妇女和儿童。我和弟弟还在猜测昨晚那天空的云,是否在暗示什么?

  第三天,我斗胆提出和妈妈去看看。没想到她居然一口答应了。我想看灯盏的愿望直到听说公园出事都没曾打消过。妈妈估计看出来了。她带着我走在那个我经常去的公园里。那些漂亮的花灯就在前两天应该是很娇艳多姿的吧,我这样想着。可我看着他们,就能想到妈妈说的那些浮在水面上的尸体。身旁就是泛着波纹的湖水,一度让我觉得恶心。幻觉里,我的视线总是能看到被水淹死而杂乱无章堆叠在一起的死人。

  还有那座出事的小桥,我甚至不敢踩在它的上面。似乎能感觉到那天的拥挤。虽然那天已经是出事的第二天,现场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可我还是毛骨悚然。突然很庆幸那天爸爸没带我来。我无法想象去看灯盏之后的一切。那次是真的害怕了。水,我总觉得它很可怕。

  直到后来,每次去迎泽公园,感觉视线里总是可以看到一些什么东西。阴影始终无法抹掉。我想上辈子真的是被水淹的。对水我怕极了。

  大海给我的感觉更是浩瀚无边。船开的那一瞬间,只想下船。开到大海的中间,只想平平安安到达目的地。海的尽头却始终看不到。还有那海水泛起的波涛,总觉得像饥饿的野兽,会把人生吞活剥一样。

  上辈子可能真的是被水淹死的。

  艾米抬头看了下钟,七点了,今天还没有去弟弟那里呢,虽然还想在休息会,但是不能再拖下去了,还要去买个布偶呢:“小黎,我今天还没去弟弟哪里呢,所以我先走了。”

  “虽然不太想说,不过你还不放弃吗?”看着没有动摇的艾米,衣诺黎放弃般的摇了摇头:“也许你就是比我强在这点上。”

  艾米的脸上少见的出现了落寞的表情,无论是谁都有不愿提起的过往吧:“也许不是坚强,也许已经过的太久了,所以早就不知道,放弃是什么了,对了,借这个帅哥用一下,不介意吧。”

  她要我陪她出去?为什么要问衣诺黎,而不问我?这群人的思维构造还整奇特啊,完全不理会当事人的心情,这是她们独特的思维吗?

  衣诺黎看了下时间,再看了下,没多少反应的凌慕:“天色也很晚了,把你留到现在也要负点责任的,让他陪你吧,不要看他一副冷漠的样子,他其实是个好人呐,能帮到你其实他也是很开心的。”

  虽然有很强大的无力感,但是,天色已经黑了,这么晚让她一个人走夜路,多多少少有点不放心,也就应承了下来,艾米和衣诺黎道了声再见,就走出了衣宅。

  走在夜晚的道路上,艾米一个人走在前面,月光混合着路灯的光亮,照耀着艾米的全身,无比的美丽,黑色的哥特萝莉装,在银色的月光倒映着,红色短发反射出的光泽,让人目散神迷。

  艾米停下了往前走的脚步,侧过半张脸:“凌慕,你知道吗?我有个弟弟,弟弟他呢,很可爱啊。”

  艾米停顿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天空:“我弟弟明明不喜欢星空的,但是因为我喜欢,夜晚常常陪着我一起看星空,这无比璀璨的星空,即便很害怕黑夜、幽灵、鬼之类的可怕东西,但是从来没有放弃过。”

  凌慕想起了自己曾今的过去,他们是一家四口人,他和妹妹,和父母,本来的一切,也是很幸福的:“我想他是一个好弟弟,这是亲人之间才会存在的感情,现在的家庭,不能说没有,但是也淡薄了很多,但是你有一个好弟弟,一个好的家庭,所以即便不喜欢,也愿意陪你,你真的很幸福呢。”

  “我也觉得我很幸福啊,活在那个时候,真的很幸福啊,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其实是有神明的,他们最喜欢做的就是破坏他人的幸福。”艾米对着天空伸出了拳头,逐渐的收紧。

  她向着眼前这个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叙述着,曾今的一切:“七年前,盘根错节参天的大树上,弟弟他憧憬地眺望着夕阳下的城市,可是从他从树上跌了下来,一切就结束了。”

  艾米的脸颊两边逐渐流下泪痕,一滴一滴的眼泪在地面上流下了一个一个的如同雨点般的痕迹:“明明我也摔过,为什么我就一点事情都没有呢,明明之前他还是是有朝气、常笑、常跌倒、常哭又笨手笨脚的男孩子,因此常被我捉弄。他总是在街上找东西,但是自己也不记得自己到底在找的是什么东西曾,经一起游栖,一起嬉戏,一起休憩,一起约定,一切的一切,迷乱中无法改变的是大树记录的一切。”

  双手快速的擦掉了在脸上的泪痕,明明擦掉了,却一次又一次的出现:“一切都是命运,神明所设计的命运啊,当时,弟弟在失去意识之前,他说很希望姐姐的头发,是红色的,这样就能永远永远,我虽然很想知道,很想知道他要说的,但是他却没有说出来,就这样我期待着他的下文,等了七年,我想试着,也许我染了他所希望的红发,他会不会有希望醒过来?”

  艾米自嘲的一笑,肩膀不断的抖动:“明明知道是不可能的,连到医生都说除非是奇迹,但是每天都抱着,有希望,有可能的想法,不断的重复着每一天的,不愿意放弃,期待着奇迹,直到现在都在想,明天会发生着奇迹,我是不是很傻呢?”

  凌慕什么也做不了,自己不是神,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命运的齿轮,不是自己这么简单的能够推动的,但是如果连到反抗都做不了的话,命运就只可能一直束缚着,永远的挣脱不开:“相信自己吧,总有一天,会唤醒奇迹的,奇迹也会降临的,只要反抗,命运不可能一直束缚着你。”

  “也是呢,不过,你送我的这么远的距离也够了,最后一个问题!你救了我一命,有想要什么回报吗?”艾米擦干了眼泪,脸上的落寞逐渐的散去。

  “那就一个吻吧!”凌慕竟然难得会有开玩笑的想法,一向思考之后再说出来的习惯,此刻却被破坏了个淋漓尽致。

  艾米对于凌慕的回答先是,很明显的楞在了那里,连到笑容都静止在了那里,但是很快笑容的幅度又变大了:“那么,就明天见了!”

  “喂喂,我开玩笑的,能不能换个”凌慕对着离去的背影大喊着,背影确丝毫没有要听见的样子。

  (特别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