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逆光剑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一卷逃不脱的命运第十三章逆光剑

  野区。四面都是在施工的建筑,巨大的施工声,掩盖了不断的打斗声和爆炸声,中间预留作为湖泊的空地上,出现着一个个深坑。

  凌慕拿着手中的水银剑,隐藏在草丛中,看着黑色的羽毛漫天的飞舞,向着一个地方飞舞,诡异的身影,不断着闪避着飞舞的黑色羽毛,空中不断浮现这黑色的魔法阵,力量的极致和速度的极致么,既诡异又猥琐的身影停下了,同时黑色的羽毛也停下了,羽毛一阵颤抖后散落一地,身影踩着羽毛:“衣诺黎,真希望你有点长进,你的魔术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呢。”

  衣诺黎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反正时间也够了,玛里奇·陆,怎么说你这个猥琐男呢,是你太大意了?还是不相信,卡莲的魔术?”

  衣诺黎的脚下浮现起一个红色的六芒星阵,逐渐的扩大,慢慢的浮现出轮廓,六芒星阵慢慢的扩到一定范围后停下了,闪烁的红光,形成一个红色的旋风,猛然向着身影冲去,身影没有躲避,瞬间给红色的旋风围住,看着身影给吞噬进了旋风,衣诺黎长舒一口气:“呼,白毛狐狸,应该没人逃的了你的魔术阵吧。”

  卡莲的身影也出现在魔术阵的一端,优雅的迈着贵族步:“我想,应该是没问题,能逃得出我的六芒星阵·绮罗星的魔术师,应该没几个。”

  衣诺黎拍着手:“不错,你终于有点。”话音未落,一个男人卡在她们对话中。

  “只可惜,我就是那个应该没几个的其中一个。”衣诺黎抬起头,一个猥琐男人的身影漂浮在她的上方,衣诺黎再看像红色旋风,旋风依旧在那里不停的旋转,猥琐的笑容,配上他的身影真是绝配:“好奇么?我是怎么出来的。”

  卡莲错愕的看着玛里奇·陆,衣诺黎看着玛里奇·陆并没有回答,拿出一只匕首,划破手指,滴出一滴鲜血,口中念起了咒文:“光之逆转,天地无殇,以诸生之命,借诸神之手,一剑,逆光!”

  念出,周围浮现起白色的光芒,在一声巨大的怒吼,逆光剑后,光芒停止了,不止是光芒,时间似乎也停顿了,在衣诺黎的周围的土地不断的崩碎,狂风怒吼,光芒过后,一把小巧的匕首浮空出现在衣诺黎面前,衣诺黎拿起身前的逆光剑,快速的划出一个血色的六芒星阵,将匕首猛然向前投去,狂风也伴随着剑一起冲去,连到本来狂吼不止的红色旋风也给同样撕裂。

  光露出凝重,嘴中快速的念出几个咒文,身前出现不下百道黑色的魔术阵,紧紧一瞬间,百道魔术阵化为黑色的星光点点的落下,玛里奇想侧过身,自己却无法移动,这就是宝具么,嘴角轻蔑的一笑,空中发生剧烈的爆炸,狂风飞舞,爆炸引起的风席卷着,躲在草丛的凌慕看着眼前的景象:“这就是衣家的宝具?极少数,存在于现世的宝具。”

  风停止了怒吼,渐渐显露出一个身影,玛里奇的身影,片刻之后化为无数只蝗虫四处分散的飞舞,只可惜,蝗虫仅仅飞舞了一会后,就全部化为灰烬。

  衣诺黎的脸色惨白,身体向后倒去,卡莲冲上前,扶住了衣诺黎:“宝具,衣家的宝具,你竟然对他用了宝具,你到底有多恨他!”

  卡莲的质问却换来衣诺黎的大笑:“白毛狐狸,去确认一下,他死了没。”

  “不可能活着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对军宝具的攻击下还能活着,都已经成灰了。”卡莲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走上前看着眼前的灰烬:“死不足惜。”

  灰烬在她面前突然间燃起黑色的火焰,卡莲显然给这景象吓到了,猛然退后了几步,火焰褪去后出现了一本书,书浮现在空中,卡莲想去伸手接过这本书,书确突然打开了,上面显示出了一排字“可惜的是我还没死”

  书迅速的翻页,书页四处纷飞,逐渐出现一个人影,玛里奇猥琐的身影出现他们面前:“卡莲,我可还没死呢,你们还有手段么”看着倒座在地上的衣诺黎:“那下面是我的表演了哦。”

  玛里奇从衣服中拿出了几个罐子,打开罐子,黑色的气体飘散,玛里奇的背后迅速出现了几个黑色的痕迹,卡莲迅速的往后退去,本来站立的位子,出现了几个深坑,卡莲望着地上被烧焦的土地:“你不配叫我卡莲,你一张嘴,空气都污浊,玛里奇家的炎术,给你这种心术不正的人使用,这真是赤裸.裸的玷污!”

  面对在此袭来的黑色暗炎,卡莲并没有闪避,黑色的暗炎在触碰到卡莲的一瞬间就消失了,不应该说是同化了,玛里奇看到同化的火焰并没有多少诧异:“奥尔黛西亚家族的魔术礼装果然名不虚传,你身上这套是你的成名之作吧,卡莲·奥尔黛西亚的魂翼,可惜的是。”

  将手中的书放入怀中,双手凝聚着魔力,魔力逐渐的形成一个黑色的混沌,混沌崩碎,出现的两把剑,黑色,却异常光亮的长剑,玛里奇快速的向着卡莲冲去,长剑划过的地方,都出现一条条深缝,卡莲看着他的武器:“炎术物质化,这不可能!”

  玛里奇看着卡莲:“你们除了魔术阵和魔术礼装之外一无是处,所以,一直无法,给选中成为英三阶。”

  话音未落玛里奇已经出现在了卡莲的面前,一剑斩下,卡莲自知已经无法闪避了,卡莲闭上了双眼,没想到会死在这个猥琐的家伙手上,真是有些不甘心啊。

  器碰撞的巨大声响,一个身影出现在她的身前,手中的短剑架住了玛里奇的剑:“虽然,你们说过不要让我出来,但是呢”手中的武器绽放着不同的光亮,三把武器不断的碰撞:“但是呢,我决不会看着你们去死,因为”双剑一齐打击向下,承受不住巨大力量的凌慕单膝跪地:“因为如果你们死了,那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玛里奇看着半跪着的凌慕,欣赏着嘴角溢出鲜血,准备做出最后一击,黑色的羽毛席卷着飞向玛里奇,玛里奇被迫放弃了攻击,武器向着另外的方向攻击,身体也给突如其来的偷袭给击退了多好步,看着钉在武器上不断漂浮的羽毛:“你还能动呐,施展过一次宝具的你,竟然还能动,我承认你确实进步了很多,衣诺黎。”

  不远处站立着一个身影,衣诺黎的眼睛中泛出了血色:“如果,不杀了你,学姐怎么可能会原谅我,如果你不死,我怎么可能原谅我自己,如果你不死,那些死在你手里的人,怎么可能会安息,你会出现在我面前,即便是死,我也要带上你!”

  (第九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