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那遥远的记忆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绽放!漆黑之花。第一卷逃不脱的命运第十四章那遥远的记忆

  四年前,年仅十四岁的衣诺黎给家族送往英国时计塔学习魔术,衣诺黎一直认为,魔术,只不过是损人不利己的东西,内心极度的排斥,初到的时候,各种各样的原因,衣诺黎上课时长期处于消失的状态,偶尔出现也不过是点个名,直到有一天,她漫无目的的时计塔内部闲逛,昏昏悠悠,在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走到了一个巨大的图书室,螺旋的阶梯,衣诺黎慢慢向上走去,抬起头看着天蓝色的屋顶,云竟然会动,顶层的尽头出现了一丝光亮,折射光?这里怎么会有?衣诺黎的好奇心给钩了起来,快步走起了楼梯。

  这里是?植物园?这么大的草坪?衣诺黎张开双手,在地上滚了一个圈,直到她上来才发现,顶层不是魔术的杰作,而是简单的透明玻璃,躺在草坪上,闭着眼睛晒着阳光,想起学习的魔术也开始抱怨:“魔术,为什么要存在呢,只是为了害人?”

  “这话可不要给其他人听见哦,这里的人可是一个个都狠狂热的看好魔术呢。”女声?这里还有其他人?衣诺黎睁开眼,身边坐着一个金发的美丽女子,真是漂亮呐,女子坐在地上,抬着的头正在仰望蓝天:“你是中国人?时计塔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中国的人了。”

  语气很是平淡,她低下头,拿起手边的一本书递给默不作声衣诺黎:“这是关于魔术的,魔术从来都不会害人,就和子弹那些道具一样,杀人伤人的永远是人,只要你愿意,你也可以去用魔术来帮住他人,不是么?”

  衣诺黎并没有接过那本书:“魔术师都是以自我为中心,残忍,冷漠的群体,让他们帮住人?这不可能。”衣诺黎也同样做了起来,语气之中带着愤怒,因为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一个魔术师,在自己的母亲死的时候,他甚至还在研究他的魔术,连见最后一面的时间都不愿意拿出,这就是她这么抗拒魔术的原因。

  “但你呢?你也可以成为魔术师,你也许可以改变整个魔术世界呢?你知道魔术最初出现的原因么?不是为了根源,更不是伤害和战斗,而是为了守护。”站起身,在书上点了一下,书上出现一个魔法阵,书页飞舞,上面出现了一幕幕景象。

  第一幕,一个穿着破烂衣服,胡子拉碴的男人在研究什么,粗糙的道具,无数的公式,男人在疯狂的忙碌。

  第二幕,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不断的在争吵,女人摔碎了花屏,跑了出去,男人也跟了上去。

  第三幕,在一个小巷,男人追着女人,来到了这里,小巷前面,女人给几个无赖的模样围住了,男人冲了过去,将女人拉到了身后,无赖们给他所做的刺激到了,无赖们愤怒了。

  第四幕,男人和四个无赖搏斗了起来,即便挨上不知道多少的拳头,男人依旧没有倒下,女人在身后哭泣着,无赖们恐惧了,拿起手中的匕首,想着男人扎去。

  第五幕,女人出现在男人面前,挡住了这一刀,鲜血四溅,血溅到了男人的脸上,无赖在次挥刀,确给男人的目光震慑,刀迟迟的无法挥下,无赖的大哥,催促着无赖,无赖面目中露出了狰狞,在刀即将挥到男人时,男人身上出现了蓝色的魔术师之火,魔术师之火,无论任何魔术师学会的第一个魔术,都是这个,刀被融化了,无赖们恐惧的四散逃离,火焰却跟随着他们。

  第六幕,男人身穿名贵的衣服,脸上了的胡子也没了,他站在墓前,墓上放着女人的照片。

  自此魔术师的定义被他所定义:“一生只存在幻想之中,故此生并无意义。”

  书籍回归了本来的样子金发美女依旧站在那里:“这就是最初魔术的记载,所有的魔术师和上面说的一样,此生并无意义,没有意义的人生谁会去理解和交心,所以既然要成为魔术师,就一定要忍受的了孤独,孤独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的。”

  衣诺黎显然给上面的内容打动了:“你所说的,让我去改变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我是一个人,一个连到魔术都没有入门的人。”

  “如果是你的话也许可能!”金发女人笑着:“汐唲·艾特瓦尔这是我的名字,我可是你的学姐哦。”

  衣诺黎也同样礼貌的报上了名字:“衣诺黎。”汐唲笑着拉着衣诺黎向楼下走去:“衣诺黎,希望我们一起好好的在时计塔学习哦,为了魔术的明天。”

  衣诺黎的印象中这是学姐最开心的一次,本以为会继续下去,那天,衣诺黎来到了学姐的授课室门口,透过窗户想看看里面的样子,却听到里面的嘲笑声,一个猥琐的身影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汐唲·艾特瓦尔,你的这篇论文太有趣了,我想圣堂教会会感兴趣的,至于在魔术协会的最高学府,时计塔!这是不可能存在的,魔术是为了保护?可笑!”拿起手边的论文稿,撕裂,衣诺黎看着文稿给猥琐的人一块一块的撕裂。

  衣诺黎怒了,她一脚踢开了授课室的门,上前揪住猥琐男人的衣服,在学生们的惊呼下,一拳打飞了猥琐的身影,在她准备继续的时候,汐唲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身前,拦住了她:“衣诺黎,住手,攻击导师会受到处分的。”

  衣诺黎没有说话推开了汐唲,继续往着猥琐的男人那里走去,猥琐的男人,也站了起来:“该死的,你竟然敢,对导师出手,对伟大的玛里奇·陆出手!你该死!”

  玛里奇的身后出现了魔法阵,飞快的凝结魔力,魔力带着玛里奇的愤怒,飞向衣诺黎,在快击中衣诺黎的时候,汐唲推开了衣诺黎,自己却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给玛里奇的咒术击中了。

  汐唲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拉着衣诺黎的手:“你能改变的,相信自己。”嘴角溢出的鲜血,让她停止了话,吐出一口鲜血后:“即便不再时计塔,也都是可能的。”本来拉着衣诺黎的手像枯枝一般垂落在地上,衣诺黎留下了眼泪,即便在自己母亲的葬礼上也没有流泪的她留下了眼泪:“学姐,我会的,绝对。”

  衣诺黎看着倒下的汐唲,心中回想起,在离开中国的时候父亲交给自己的,在遇到巨大的危险时才能使用的武器,口中吟唱起了咒文“光之逆转,天地无殇,以诸生之命,借诸神之手,一剑,逆光!”

  周围的魔力,开始聚集,狂风呼啸,学生们也意识到了危险,尖叫着逃散,“一剑,逆光!”最后的四个咒文浮现,没有出现巨烈的爆炸,也没有打中任何一个人,魔力在最后一刻消散了,即便没有击中,玛里奇猥琐的身影在被宝具威势的压力也昏倒在了地上,衣诺黎满眼戾气的看着握住自己手的老人:“不要阻止我,他必须死。”

  老人并不在乎衣诺黎的目光,只是轻轻笑了:“我只知道如果你杀了他,汐唲·艾特瓦尔会死在这里,”

  衣诺黎没有丝毫犹豫的放开了匕首,匕首很快消散在空中,上前扶着昏迷的汐唲·艾特瓦尔离开了,瘦弱的身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最终的结果,因为衣诺黎的挑衅,导致汐唲·艾特瓦尔被玛里奇·陆的咒术所击中,导致汐唲·艾特瓦尔大脑皮层功能严重损害,受害者处于不可逆的深昏迷状态,丧失意识活动,衣诺黎给开除了,心中并没有多少仇恨的离开了,在离开英国之前,衣诺黎握着汐唲·艾特瓦尔的手:“我会继承你的愿望,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在我完成学姐的梦想之后。”

  (第十节结束)

  PS:轻笑第一本书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