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正义的所在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一卷逃不脱的命运第十八章正义的所在

  凌慕感觉,字条上的黑魔术有点扎眼,但还是写道,知道一点,那我和你解释下吧,凌慕虽然早就才到,慕容玫也会魔术,慕容玫在纸上写着:“黑魔术,是一种特殊的魔术,和正常魔术所要使用的介媒完全不同,像一般的魔术使用的介媒,如玛里奇家族的空气,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而像衣家那种的黑魔术,介媒则是鲜血,衣家的魔术只介于魔术和黑魔术之间,并不算是标准的黑魔术,真正的黑魔术,是用灵魂作为祭品,所达到目的的一种魔术。”

  写字的手舒缓了一下,继续的写道:“使用黑魔术的人,都会给魔术协会指定封印,这是时计塔院长所制定下的,而圣堂教会的人见了黑魔术师,那就不是封印了,是杀死!顺带一提的是,使用黑魔术的人,是绝对不会有一个好下场的。”

  凌慕拿起自己的笔,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疑问:“为什么你会知道的这么多?你的真名是什么。”

  “慕容玫就是我的真名,至于我的身份,我是俄三阶的人,俄三阶号称百科全书的,爱伊思贝伦家族,还有如果,你想知道更多关于黑魔术的事,包括衣家的事,你的事,过会就跟我走。”

  下课铃在这是后响起,慕容玫,手上燃起一小丝的魔术师之火,纸条瞬间化为灰烬,站起身,走出了教室,凌慕自然有他想知道的事,跟了上去,俩人来到了学校的天台上,慕容玫坐到了地上,挥手示意凌慕也坐过来,凌慕走了过去,拍了拍地上的灰,坐在了慕容玫的对面,慕容玫抬头看着天空:“你想知道什么黑魔术?衣家?还是你自己的事。”

  凌慕没有思考脱口而出:“全部,我想知道全部。”

  “你太贪心了,不过今天我心情好,就和你多说点吧,关于衣家的黑魔术,在三代之前,衣家当时是魔术协会和圣堂教会的追杀对象,当时衣家的魔术用的血可是人血,往往完成一个魔法阵需要一个或者两个人性命,然而,衣家成功的召唤出了,传说中的宝具,逆光剑,呐凌慕你知道逆光剑么?”慕容低下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年。

  凌慕脑中回忆了一下:“嗯,不过只知道一点,知道那是一把匕首,和是衣家的宝具。”

  慕容玫大声的笑了:“没想到你这么可爱,这话等于没说,逆光剑是凯尔特神话中太阳神Lugh所持有的短剑,虽然跟“剑的持有者无需伸手就会自动从鞘里跳出,在敌人拔剑之前把他斩为两截,这种传说的差距很大,但是即便是最强的攻击第二法,魔术物质化,物质化的武器,与它相碰,估计在一瞬间也会崩碎,这就是宝具,衣家当时召唤出来了逆光剑,还没有来的急使用,逆光剑的召唤者,就被剑刺死在了魔法阵当中,后来经考证,是因为用人类生命所铸成的召唤阵,戾气太重了,导致了宝具弑主的情况,然后衣家就开始了削弱,黑魔术,直到有一天真正召唤出了逆光剑,魔术协会的封印才算解除,不过介媒的本质还是没变,依旧是血,可以说黑魔术的本质还是没有改变。”

  慕容玫停顿了下看着凌慕的脸色,严肃的说道:“下面,是关于你的,中三阶的凌家,凌家优秀的最优秀的才能不是魔术,而是炼金术,凌家的魔术系统的构造与其他魔术师不同,其他魔术师需要物质性介媒,而凌家只需要见过,就可以完美的把武器或者防具,通过炼金术用魔力显示出这把武器的最佳性能,虽然无法做到百分之百复制出武器,但是当这个魔术达到顶峰的时候能复制出百分之九十九的能力,凌家的人把这个魔术称之为聚能化,不需要像是用宝具那样念出咒文,又不需要像魔术一般使用介媒,更不像魔法阵那样需要繁琐的布局,简单又实用的能力。”

  凌慕听到这里苦笑了下,原来是这个原因自己才能聚能出逆光剑,还是自己家族的传承魔术么:“凌家已经不存在了,不是么,活着的只有我一个了。”凌慕做出了一个一字的手势。

  慕容玫拍开了凌慕的手:“只要还有一个人,凌家也不会消失,这就是传承魔术家族的悲哀,如果没有死光,那么下个传承家族就不会出现!你必须要认清自己今后的路,你知道规则战争么,那是三阶永远无法逃避的命运!”

  凌慕听见了规则战争,满不在意,似乎事不关己:“规则战争一百二十年一次,我想我是看不到了,慕容玫你认为想规则战争,这样的虚无缥缈的东西值得我们去追寻么,魔术对于我这种人说,不过是多了一种手段了,为了他人,为了公理,为了拯救才会使用的道具罢了。”

  慕容玫听见凌慕说道规则战争事不关己:“规则战争?你难道不知道,这次的轮回只有十年?也就是说下个月的二日就会开幕,你难道没有任何准备?”

  “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既然开幕就让它开吧,反正如果我的命能够给其他人带来正义的幸福,那就拿去吧!”

  慕容玫听见了凌慕的话,脸色透过一丝愤怒:“你是想说,你在追求正义?不对,不是追求,而是成为吗?我不知道你经历过怎样的事情,但是你的正义有考虑到过自己么?你的正义,不是正义,而是自我的扭曲,你能告诉我你经历了什么吗?”

  凌慕开始回忆:“十年前,你应该知道,凌家给一个选中者,屠杀了,活下来的只有我,不对本来我也是要死的,一个老人在我快死的时候救了我,当时他的目光是那么的幸福,我甚至都有点怀疑,被救的是不是自己,我被他收养了,老人也同样是个魔术师,但他却没有教我任何的魔术,老人告诉我,他当初学魔术是为了正义,我问他什么是正义,他却笑着回答,这个词语是没有办法解释的,老人便带着我到处,学习正义,仅仅过了四年,老人走了,在他走前,始终支撑着,不愿散去最后一口气,我问他还有什么心愿,他说,他一生都在追求正义,可是到头来什么都没有追求到,我告诉他,不你已经追求到了,他救了我,已经是正义了,他告诉我,不,这并没有达成真正的正义,我告诉他,他没有打成的愿望,将会由我来实现,他笑着走了,我这个人呢,怎么说呢,还是很重视承诺这个词的。”

  慕容玫听着,只是听着,在凌慕讲完后:“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经历过这么多事,但是,也许正是你扭曲的原因,你的理想只不过是借来的,你自己真正的理想呢?”

  理想?自己的理想?真正的自己,在十年前的灾难面前早就死了,现在活着的不过是,是什么呢,谁又知道呢:“即便是借来的理想又怎么样,这就是我理想中的理想,在这个早就被丢弃的命运里,我会是最后一个么,绝对不是,正义会永远的流传下去,这就是我的理想。”

  “说了半天,你还是没有丝毫的改变呢,忍着不堪疼痛的,带着不明了的意义前进,你将会被变化多端的命运抛进战斗中,相信的事物只有一个,那就是正义么?”慕容玫站起身走下了楼:“好了,该走了不然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了。”

  (第十八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