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无法逃离的命运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绽放!漆黑之花。第一卷逃不脱的命运第十六章无法逃离的命运

  “假设我的魔术等级是E,你的宝具能力就是A,等级差是无法弥补的,但是呢。”慕容玫用另外一只手,从衣服中拿出一枚宝石,手中浮现一个白色的魔术阵,在魔术阵完成后,宝石也完成了它的使命,化作无数的粉末消失,:“说实话这个魔术真是昂贵啊,如果可以的话,真不想用啊。”慕容玫松开了捂着伤口的手。

  布隆希尔特看着慕容玫的伤口,完好如初,如果不是破碎的衣服上留有血迹,都无法想像刚刚是受过重创的:“宝石魔术?稀有魔术,果然很神奇啊,能在一瞬间愈合伤口,想必魔力的耗费,也很大吧。”

  慕容玫听到布隆希尔特说出魔力耗费时,本来如常的脸色终于露出了怒色:“有的时候人太聪明可是不好的哦,会遭天谴的哦。”

  布隆希尔特战斗的姿势依旧没有改变,嘴角露出意思邪笑:“我想啊,如果我们打下去,输的绝对是你吧。”

  慕容玫身体颤抖了下,笑容重新挂上了脸上:“貌似我们打不起来咯!观战者的使徒。既然来了你还想看下去么?”没有回音,慕容玫就像自言自语一般:“如果不出来,那么我就请你出来了!天之锁!”

  “NO,NO,手下留情,我可没有这个小妞这么变态,能够拥有这种宝具,我出来,出来。”声音从凌慕的背后传来,凌慕回过头去,一个金发的男人,红色的眼睛,虽然都是男人,但是不由得还是赞叹了一句,帅哥,真是帅哥啊。

  帅哥笑着,对着慕容玫挥了挥手,走进了,凌慕怎么都无法通过的地方,凌慕在想走进的时候,总感觉有什么阻挡着,始终无法走进去,金发的男人笑着,拍了拍自己的心脏:“慕容玫啊,不要每次都这么吓人好不,你的链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被困住,除非这个小妞这样的宝具,否则是绝对出不来的,而且,你也太优待这个小子了把,稍微也对我态度好点啊。”

  慕容玫没有理会他抱怨,径直的说道:“公平,关于规则战争的规则和这个德国的,讲一下吧。”

  公平笑着对着慕容玫笑着,将眼睛眯了起来,转过头对着布隆希尔特:“你回去吧,委托你的那个,已经放弃了,不过你的雇佣金照样可以得到,你可以回去拿奖励了。”

  布伦希尔特放弃了战斗的姿势,手中的长矛也化为星芒消失了:“既然这样,那我就走了。”布伦希尔特走了几步后,转过头:“小子,你可没这么好运了。”

  慕容玫似乎对公平说的并不满意,,皱着眉头:“我让你说规则,你和她说这些干嘛?”

  公平向着凌慕走去:“反正都是走了,还有你的结界可以解除了,这小子给你困的够惨啊,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痛苦啊,是么小子。”

  凌慕感觉到自己能说话了,像着慕容玫跑了过去,想看看伤口,却走上前才发现,男女有别,只好开口询问道:“没事吧,慕容,刚在外面看见你给她刺中了?刚是你施下的结界?动不了也不能说话。”

  回答凌慕的不是慕容玫而是那个叫公平的男人:“当然没事,那种攻击想要杀死观战者,这种事绝不可能,小子,你的愿望,我觉得真的很可爱啊,难怪那个人想杀掉你。”

  慕容玫眉头依旧没有松下来的意思:“公平,为什么凌慕会遭到袭击?一个半吊子的魔术师也会给人袭击?你说和他的愿望有关?”

  公平转过头慢慢的向外面走去,并没有主观的回答慕容玫的问题:“谁知道呢,也许是他的人渣行径的原因呢!”很快公平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尽头,尽头的末尾传来了一句,令人震惊的话:“也许这就是命运呢?”

  凌慕听见头句话时,心中大汗,我的人渣之命已经传的这么远了?听到后一句时,却是眼神黯淡,同样开口的说道:“也许真的是命运呢,我始终逃不脱的魔术师的命运。”

  “没有逃不脱的命运,只有不愿反抗命运的人!”慕容玫接过凌慕的话,双手握住凌慕肩膀,看着凌慕失神的眼睛:“何况,你不应该逃,而是应该去反抗,逃避是解决不掉的,唯有面对,去打倒他!”

  凌慕的眼神逐渐恢复过来:“没错呢,既然逃不了,那就反抗吧!”

  听见不远处的脚步声,凌慕转过头看着,完蛋了,是衣诺黎和卡莲,她们俩个惊讶的看着慕容玫和凌慕,卡莲率先说道:“我说怎么一下课就没了影子,原来是躲在这里,和她在一起,呜!凌慕你真是个人渣!”

  衣诺黎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很明显的表达出了和卡莲一样的意思,凌慕这个时候头越来越大,想开口辩解的时候,身边的慕容玫小声的说道:“果然是这样么,你果然是个人渣呢!”

  衣诺黎淡然的表情显然再说:“一直没想到,凌慕你竟然是这么个人渣!”

  凌慕叹了口气:“一直认为,语言能够杀人,只是虚构的,亲身经历过才知道这是真的,语言真的能够杀死人。”凌慕现在的内心不亚于一个被核弹攻击过的岛屿,给击碎的七零八落。

  凌慕拉着他们走到了一个咖啡厅,在咖啡厅服务员的异样眼光,拉着三个女人坐下,过了一个小时,好不容易解释清楚前因后果和慕容玫的身份,卡莲一脸凝重的对着凌慕说道:“有人要你的命?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开始教你魔术,不过我也只能教你基础,后面的要自己才能领悟,不过学了基础后,起码不会像今天这样,连反抗都做不到吧。”

  衣诺黎和慕容玫点着头,慕容玫站起身:“要加强魔术的训练度,争取早日能够使用聚能化这个能力,今天也有点晚了,我就先走了,对了,不用送了我自己能走。”

  衣诺黎看着走远的慕容玫,看着凌慕:“你确定她能相信?为什么我感觉她出现的有点可疑呢,做在她身边总有种难受的感觉。”

  凌慕听着衣诺黎的话,却不以为然:“我想她也不会是什么坏人吧,必进今天是她救的我啊。”

  卡莲有点兴奋,就像抓住了衣诺黎的把柄一般:“难受?有吗?衣诺黎,你不会是嫉妒人家长的比你漂亮吧!”

  “你以为我是你?这只没脑子的白毛狐狸!”衣诺黎奋起反抗,凌慕在一边看着她们又斗了起来,顿时压力山大,无奈的他又沉默了下去,想着事情,规则战争,许愿书,这是他印象中的规则战争,下个月,就会开幕,也就是说我,也会是其中一员,我的规则又会是什么呢?赐福?还是原罪?

  (第二十节完)

  PS你的点评就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