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圣堂教会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一卷逃不脱的命运第二十一章圣堂教会

  上课时间,凌慕呼呼大睡,教课的老师,愤怒的拿起手中的粉笔,捍卫自己的教师尊严,砸了一下,没醒,两下没醒,第三次,拿起了黑板擦砸了过去,凌慕有了反应,扭了扭头:“卡莲,放过我吧,我不要啊。”

  班上肃静,然后哄堂大笑,卡莲也听见了凌慕的话,一开始还迷糊,在同桌对她说了了句话,脸顿时红了起来,心中默念,凌慕这王八蛋不得好死。

  老师敲着台子制止着混乱,心中叹息着,现在的人一代不如一代啊:“安静,安静!”等到同学安静的时候,凌慕也站了起来,是旁边的慕容玫好心推醒的,但还是有点迷糊:“老师什么事?”

  老师看着凌慕依旧迷糊的样子,怒由心生:“凌慕!滚出去!”凌慕无奈的走出了教室,心中暗叹,什么事啊,怎么这么倒霉,昨天晚上卡莲给他布置了训练的任务,凌慕一直做到了五点,也不知道她怎么就这样狠心的,凌慕心中在流泪,这给累的,一晚上,盯着一个东西看再看,然后不断的强化在强化!

  凌慕靠墙站着,抬着头,看着天空,云在飘散,好像一个十字架啊,十字架?天主教会,想到这里,凌慕显然,想起了一些事情,衣家的先辈,好像原先就和圣堂教会的关系不错,不过给爆出衣家修习的是黑魔术的时候,圣堂教会依旧下的是格杀令,但是,魔术协会的封印一解除,圣堂教会的格杀令,也就不存在了,衣诺黎的父亲曾今关照过,凌慕想起原先衣父委托的事情,一定要去圣堂教会拜访一个人,今天反正没事干,去教会看看吧!

  怀着这样的心情,凌慕困意也消散了不少,就这样混到了放学,和衣诺黎她们打过招呼后,走向了圣堂教会,WHG的前面吗,一个挂着十字架的天主教会,凌慕推开了教会的门,里面一个年轻的神父,站在太前,手中持着圣书,虽然凌慕不信仰宗教,但是这个神父的声音,真是好听啊,神父对着下面的信徒高声的说道:“宇宙天地尚未形成之前,黑暗笼罩着无边无际的空虚混饨,上帝那孕育着生命的灵运行其中,投入其中,施造化之工,展成就之初,使世界确立,使万物齐备。

  上帝用七天创造了天地方物。这创造的奇妙与神秘非形之笔墨所能写尽,非诉诸言语所能话透。

  第一日,上帝说:"要有光!"便有了光。上帝将光与暗分开,称光为昼,称暗为夜。于是有了晚上,有了早晨。

  第二日,上帝说:"诸水之向要有空气隔开。"上帝便造了空气,称它为天。

  第三日,上帝说:"普天之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

  于是,水和旱地便分开。上帝称旱地为大陆,称众水聚积之处为海洋。上帝又吩咐,地上要长出青草和各种各样的开花结籽的蔬菜及结果子的树,果子都包着核。世界便照上帝的话成就了。

  第四日,上帝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管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并要发光普照全地。"于是上帝造就了商个光体,给它们分工,让大的那个管理昼,小的那个管理夜。上帝又造就了无数的星斗。把它们嵌列在天幕之中。

  第五日,上帝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之物,要有雀鸟在地面天空中飞翔。"上帝就造出大鱼和各种水中的生命,使它们各从其类;上帝又造出各样的飞鸟,使它们各从其类。上帝看到自己的造物,非常喜悦,就赐福这一切,使它们滋生繁衍,普及江海湖汊、平原空谷。

  第六日,上帝说:"地要生出活物来;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于是,上帝造出了这些生灵,使它们各从其类。

  上帝看到万物并作,生灭有继,就说:"我要照着我的形象,按着我的样式造。人,派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地上爬行的一切昆虫。"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

  上帝本意让人成为万物之灵,就赐福给他们,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地上的一切,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活物。"按《圣经》的说法,人类是这个世界的管理者和支配者。

  第七日,天地万物都造齐了,上帝完成了创世之功。在这一天里,他歇息了,并赐福给第六天,圣化那一天为特别的日子,因为他在那一天完成了创造,歇工休息。就这样星期日也成为人类休息的日子。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分晓。"上帝就是这样开辟鸿蒙,创造宇宙万物的。”

  语毕下面的信徒一个个真诚的看着神父,齐声说道:“愿伟大的主,拯救世人。”

  神父右手展开,五指并拢,以中指点额头前胸左肩窝右肩窝。口中念到:“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阿门。”

  下面的信徒们再次齐声的念到:“阿门。”

  祷告完毕,凌慕感觉,台上的神父注意到了自己,神父对着信徒说了几句,目送着信徒们离开,神父看着凌慕,从台上走了上来,黑色的短发,黑色的眼睛,不带着一丝邪气,俊秀的五官,一米八零的身高,看着凌慕:“愿我们所同声同口赞美的天主,藉他的圣神恩赐我们同心合意地效法耶稣基督。”

  凌慕顿时头上一个问号,什么意思?莫名奇妙的?当下开口道:“这个,我是来找石军神父的,请问他在么?”

  年轻的神父在凌慕提到石军神父的时候脸上明显变了脸色:“石军神父,已经去世了,愿他的灵魂安息在主的怀中,我是他的徒弟,请问有什么能够帮忙的吗?如果,你想赦免自己的罪。愿上帝与你同在,我的名字是张佳阳。”

  凌慕显然没有想到石军神父已经死了,看见张佳阳把自己也当成了信徒,连忙挥手示意:“不了,其实我不是石军神父的信徒,我是受衣家长辈所托,来看望石军神父,却没想到,石军神父已经去了。”

  张家阳脸上的悲伤散去:“神父逝去了,代表了他的罪已经完结了,他可以上天堂,然后享受人间所享受不到的快乐,愿他的灵魂常伴在主的左右,师傅生前说过,衣家的人曾今在教会最困难的时候给与了我们照顾,师傅让我们时刻谨记着衣家的恩惠,如果有机会在偿还这份恩情,可惜的是,衣家的人没有一个信仰我主。”

  废话,让魔术师去信仰宗教,怎么可能,魔术师信仰的就是魔术,为了追求更高的魔术,可是什么都做得出的!凌慕心中这样想着,嘴上却没有这样说出来,一样画葫芦的对着张家阳说道:“愿主祝福你。”

  张家阳接口道:“阿门。”

  凌慕对着张家阳打着哈哈:“既然,石军神父已经不在了,那我就回去和衣家说一下。”凌慕显然不想待下去了。

  在凌慕即将走出教会的时候:“师傅,在生前说过一件事,如果衣家有人来找他,就交给他一样东西,你能等我下吗?”

  凌慕点头:“当然可以。”既然是给衣家东西,还是有必要去拿下的,必进只是举手之劳而以,如果不拿,以衣诺黎的性格还指不定把自己骂成什么样呢。看着神父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

  十分钟后,做在椅子上的凌慕,看见神父拿着一个黑色包裹递给凌慕:“这就是师傅要交给衣家的东西,愿主与你同在。”

  凌慕看着手中黑色大包裹,好轻,一点都不重?凌慕和神父打着招呼,很快就离开了教会。

  (第二十一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