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反抗命运吧!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绽放!漆黑之花。第一卷逃不脱的命运第二十二章反抗命运吧!

  衣诺黎看着手上的黑色包裹,凌慕解释道:“这是,石军神父的遗物,是给你的,他的徒弟让我带给你。”

  卡莲在旁边看着黑色的包裹:“我就说不是凌慕送的吧,如果是凌慕送的东西的话,那也太不会包装了,包装的这么难看,对么衣诺黎?”

  衣诺黎没有理会卡莲,拿起小刀切开包装,随着包装的撕开,衣诺黎的目光透过一丝凝重,卡莲却是两眼冒着星星大声的惊叫:“哇,衣诺黎,这宝石挂坠好好看啊,是那个神父给你的吗?可惜他不在了,不然我也要去问他要个。”抢过衣诺黎手中的坠子,凌慕看着这个宝石坠子,红色的心型,白银的项链,做的的确很好看啊,衣诺黎从卡莲手中拿回:“白毛狐狸,不要告诉我你不认识这个宝石。”

  卡莲迷糊的盯着挂坠上的宝石,看了一会后又一次大声尖叫:“这是曜石,很稀有很稀有的魔术道具!”

  凌慕听着完全听不懂,他自己完全就没怎么接触过这些东西,迷茫的看着卡莲,卡莲也注意到了凌慕的目光,清了清喉咙:“曜石,是稀有的魔术道具,是可以创造出一个虚假的器官供人使用,比如呢,你的心脏给破坏了,我可以用曜石,创造一个心脏代替你的心脏,而且还是没有后遗症的,不过像这种红色的曜石,从来没有过记载,说不定也只有这一块呢,不对,是绝对只有一块。”

  凌慕经过卡莲的解释,意识到了这块挂坠的重要性,只要这块挂坠在,人基本就死不掉了,衣诺黎拿起坠子:“只可惜,只能使用一次,并且得在那个人没死之前,完成魔术,如果死了的话,就没有办法了,使用之后,这个挂坠就会变成不在具有任何魔力,变成一块普通的钻石。”

  卡莲接过衣诺黎的话:“如果能够在死后在复活,那就不是魔术了,而是,魔法了,不对,即便是五大魔法使,也没有办法做到,如果能做到,那就是奇迹,没错就是奇迹!”

  衣诺黎收起挂坠,迈步上楼,卡莲跟在衣诺黎的身后嚷嚷着,再给我玩会吗,这么漂亮的坠子,你又不带给我玩玩嘛,这类的。

  凌慕在楼下,喝着茶等着她们下楼,等了一会,竟然,泛起了困,双眼渐渐闭上,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在呼唤着他,凌慕有意识的往前走,白光,凌慕下意识的用手遮挡着眼睛,白光过去后,凌慕放下了手,眼前的一幕让他震惊,一片火海,一个孩子手持着短剑,刺入一个男子的身体,这个孩子是自己!

  竟然在做梦,可是为什么会梦到这些?本已经遗忘了,为什么还会出现,被短剑刺中的男子在孩子的耳边说,明明是隔了这么远,自己却能听见:“我死了,你也逃不掉的,这就命运。”

  凌慕听着这话,握紧了拳头,挥拳:“我不会在逃避了,这就是我的选择,反抗命运!”

  鼓掌声,凌慕警惕的回过头,金发红眸的男子,这个男人是使徒,观战者的使徒公平,凌慕疑惑的看着公平:“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的目的是什么!”

  使徒公平挥着手,示意这凌慕不要着急,依旧吊儿郎当的笑着:“不要这么激动,忘记今天是几号了么?”

  “二月二十五号,怎么了?”

  “规则战争的开幕是几号,是下个月的二号,也就是说还有七天,我和她的约定也差不多到了,而且,你的表现令我很满意!”

  “约定?满意?你说的话,什么意思?”

  使徒公平并没有理会凌慕的问题,举起手:“以我观战者使徒公平之命,承认你的真名,凌慕,承认你的规则,规则定义为Hope!”

  凌慕四肢感觉着力量的涌入,一些奇怪的东西涌入脑袋,随即归于平静,看着使徒公平:“我是观战者阵营?只有两个人的阵营?”

  使徒公平点着头:“你的确是观战者阵营的,我友情提示你个东西,十年前,你杀掉的这个人呢,是选中者,是十年前的规则战争的人,他是原罪阵营的,他的能力是杀人,将杀死的人,转化为力量,而且,每次规则战争波及到的人,都会是上千的。”

  “你是说这个战争,会牵连到普通人!即便做了,也不会受到惩罚!”凌慕想起了十年前,无辜惨死的竟然会是这么荒唐的理由,力量真的很好吗!

  “你可以这么理解,但是我想他已经收到了惩罚,他死在了你的剑下,还没有来的急使用这个能力,就已经死在了你的剑下。”

  凌慕的目光中带着坚定的看着公平:“如果这一切,都是这个荒唐的理由,那么就由我来终结这个荒唐的命运!”

  转过身准备离去,凌慕看着背影,背影却出声道:“反抗命运吧!少年。”凌慕只听见了后面的一句,后面的话声音有点迷糊。

  使徒公平站在高楼处自言自言的说道:“虽然你们的命运,是被奴役的,到最后,将会是每一个人为自己而战,你们将会如何行动呢?”

  一个女声响起在使徒的背后:“只可惜,我没办法和凌慕合作,不然以他的能力,绝对是我的好帮手啊。”

  使徒公平回过头看着慕容玫,风吹着慕容玫的头发,四散的飞扬:“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吗?因为这实在让我太好奇了。”

  慕容玫丢过去一个手机,公平看着手机上的内容,竟然是自己一天的活动表,所有的活动,慕容玫看着公平抬起头:“这就是我的副能力,能够完全预知一个人一天的活动,不过一天只能使用一次。”

  使徒公平笑着将慕容玫的手机丢了回去:“我可是头次听说,刻印的能力还有副能力的说法,大概你是第一个吧。”

  “凡事都会有第一次的!你们三使徒都是英灵对吗,那你的真名呢,观战者的使徒公平!”慕容玫用着不可质疑的语气问着使徒公平。

  “呐,谁知道呢,也许过了太久,早就忘了呢。”使徒公平纵身一跃,消失在了夜空中,慕容玫抬起头看着天空:“被奴役的命运,直到最后,将会是每一个人为自己而战么,其实,这许愿书不就是为了这而存在的吗?”

  “许愿书,是汇集了人们美好愿望的存在,而不是,为了储存人类鲜血的存在,如果能明白这一点,也许,参战者们就不会迷茫在力量中了。”黑色的身影站在黑暗处,慕容玫看着尽头出现的人,一身黑色的西装,高大的身材,白色的头发:“原罪的使徒绝望?”

  男人点了点头,同样抬起头,同样看着天空上的星星:“为什么,星星却不能和美丽的月亮共存呢?”

  慕容玫坐了下来,背靠着墙壁,嘴上挂着笑容:“作为邪恶的代表,原罪的使徒,看来你还是挺有趣味的么,竟然,会来看星星。”

  原罪使徒绝望点着头:“我只是在生前迷茫的时候喜欢看月亮,后来再一次看月亮的时候,月亮却消失了,也许不是消失,就完全没有出现过,毕竟那时候的我,意识已经不太清楚了,只记得我看着浩瀚的星空,头次觉得没有月亮也是这么的好看,然后我后悔了,我失去的东西太多,我想改变,于是我来到了这里。”

  慕容玫向着同样坐在地上看着星空的使徒绝望,伸出手:“希望你,达成你的愿望。”

  原罪的使徒绝望同样伸出手,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你也一样。”

  (第二十二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