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规则刻印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一卷逃不脱的命运第二十三章规则刻印

  凌慕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自己的床上,看着闹钟时间指向七点,爬起身,脑中回想起,规则,我的规则竟然是希望,真是好笑,看着手背上的白色刻印渐渐的消失,凌慕站起来,走向客厅。

  一个外国男人,冷冽的脸庞,拥有杀气的双眼,正坐在哪里喝着咖啡,衣诺黎正坐在一边,凌慕显然没想到会有人来,衣诺黎看见了凌慕走了下来,对着凌慕介绍到:“这是赐福的使徒,权柄。”

  权柄抬起头,看了一眼凌慕后转头,看着衣诺黎:“这个观战者真弱呢,观战者阵营,注定是一个最强一个最差么,一个强的离谱,一个弱的离谱么,这就是注定要的么,本来还有点期待的。”

  衣诺黎显然没有想到凌慕竟然是观战者,抬起右手,红色的刻印浮现:“我一直认为你会是赐福呢,可惜呢,我们也许要为不同的阵营而战呢,我的规则是善良哦,你的呢?”

  凌慕也一样抬起右手,白色的刻印浮现:“我的规则是希望,虽然希望我不是最弱的,但貌似单论魔术的话,我也只能比选中者强一点。”

  权柄眉毛一挑开口到:“我想你甚至无法战胜一些选中者。”

  凌慕顿时大受打击,但这个使徒不会专门骗人,来打击我吧,心中的疑惑,瞬间就给权柄的下一句话打破了:“使徒是不会骗人的,作为英雄的他们,欺骗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侮辱,虽然不排除会出现负面英雄,但我作为赐福的使徒,我的话绝对不会欺骗你,作为使徒,在此,向你提问,即便知道自己的弱小,你依旧不愿意放弃力量,继续参战吗?如果,你想放弃参战的话,我作为使徒,有能力,也有职责保护你的安全。”

  放弃力量?不参战,也许是以前,自己也许会二话不说,直接逃离,但是现在不同,我已经决定了,要反抗,那么就不再会逃避:“谢谢你的好意了,但是,我想走我自己的路,既然给规则选中了,那么我就要战斗到底,为了贯彻我的愿望!”

  “那么,兴奋吧,少年,你终于能达成自己的愿望了,曾今作为王的我,也和你一样有过,这样的愿望,但是没有能坚守到最后,希望你不要放弃吧。”权柄站起来,推开了门走了出去。

  衣诺黎在凌慕的背后出声道,指了指沙发:“坐下吧,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凌慕靠在沙发上:“规则战争不是一百二十年一次,这次怎么就只有十年?如果不是,刻印的出现,我绝对不相信这些的。”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使徒,使徒给我的答案是,上一次的规则战争,力量没有得到释放,所以十年后,又再次出现了。”衣诺黎回答着凌慕的问题。

  凌慕听了衣诺黎的解释,一下就明白了,就像一个装满水的杯子,只洒出了一点,而十年的积累,水杯在此被灌满,想了下,没有什么不懂的了,只是问了一句,衣诺黎:“你呢,你今后准备怎么办?”

  衣诺黎本来还在喝红茶的手颤抖了一下,红茶都差点溢出来:“我?还没有想好呢。”心中却想着,自己是否能活下来这个问题,衣诺黎自然的避开了这个话题:“凌慕,你今后的战略呢?”

  凌慕苦笑一声,既然是战争,那就有着不同的手段,和心计:“显然没想到。”倒在沙发上:“走一步算一步咯。”

  “你这样绝对会死的很快,也许二十六个人中,你会是第一个退出的人,你必须有着战略。”衣诺黎显然不满意这样的答案,逼迫着凌慕制定他自己的战略。

  “那你的战略呢,能借鉴给我吗?”

  “很显然,不能,我是赐福,你是观战者,我们的阵营不同,注定了定位不同,所以战略也绝对不可能一样。”衣诺黎回绝了凌慕的话,不是她不想给,而是他们的目的完全的相反,赐福要和原罪开始战斗,而观战者,则是最后才会出现的人。

  凌慕脑袋中浮现了一个身影:“呵呵,诺黎,我出去下,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

  凌慕走出了别墅,拿起手机在联系人中找了个电话:“喂,慕容玫吗?”

  电话那头传来“嗯”之后,凌慕再次开口:“你有空吗,能出来陪我下吗,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那好吧,10分钟后,天香语阁咖啡厅见吧。”

  “嗯,谢谢。”凌慕挂断了电话,往着天香语阁咖啡厅走去,十分钟后,凌慕走到了,天香语阁,却发现,慕容玫坐在雅座上,对着凌慕笑着,在里面挥着手,凌慕走上前:“你早就到了吗?”

  慕容玫点了两杯咖啡,在服务员走后,向着凌慕问道:“不啊,刚到,你有什么问题?同样作为观战者,同样有个不负责人的使徒,我想我除了一些问题不会回答,其他的都会回答的。”

  “你知道了?我只是想问一下,战略,观战者的战略,该怎么定位?”凌慕,到出了心中的疑问。

  “就这个?你可真缺乏常识呢,你不用问定位了,我直接告诉你战略吧,观战者不像原罪和赐福,他们彼此间,会不断的战斗,我们观战者,只要看着就行,不然怎么会叫观战者呢,我们只要看着,看到最后一个人,以胜利的姿态出现,然后在打败他,然后就可以了,这就是观战者阵营,万古不变的战略,也就是说,只要你不去招惹别人,别人也不会打你。”

  凌慕听着慕容玫的战战略,有些奇怪:“就这样?是不是太简单了?”与其说简单,更不如说是奇怪。

  慕容玫茗了一口咖啡:“事实上一点都不简单,你要学会隐藏,这个貌似不管是谁都必须学会,其实,不要看是一个阵营的人,他们彼此的防范,也是很严重的,毕竟你不知道谁会在背后捅你一刀,因为获胜的人只有一个,凌慕呐,我建议你,在这段时间里面,多修习魔术,以你现在的魔术,绝对不可能战胜任何一个人。”

  “是吗?也许这个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奇迹呢?”

  (第一卷完)

  PS终于写完第一卷了下面即将开始第二卷哦第二卷才是正题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