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开幕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二章开幕

  时间过的很快,凌慕在卡莲的指导下,魔术的基础基本学的差不多了,对魔术的了解也和之前有了天差地别的感觉,在三月一日晚上,修习完魔术的凌慕,倒上床,关了灯,闭上眼睛。

  咦?怎么会这么亮,我不是关了灯?凌慕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平台上,前方不远处有扇门,看向左右,有很多人,凌慕用目光转了一遍,一共有二十六个人,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数字,这些人围成一个圈,凌慕也在圈的里面,虽然都看不清楚脸,就像周围有什么东西遮挡着,只能看出一个模糊的身影,但是有些人还是认得出来的,比如说,袭击过他的布隆希尔特,站在数字七的前面,慕容玫站在一的后面,衣诺黎站在十四的后面,还有自己站在的是二十六的后面,等等还有一个猥琐的身影,怎么可能他不是死了吗?估计连灰都不会存在,十七号,陆源剑!

  凌慕想要走几步,却发现自己的行动只能限制在一米以内,凌慕也听不见声音,在凌慕还想试试能不能动的时候,门打开了,三个男人从门里走出来,凌慕都认识,是三使徒,使徒公平张开双手对着人群说道:“欢迎来到英灵殿,作为三使徒的存在,我欢迎你们,在此之前,我向大家介绍下,我是观战者的使徒公平。”

  手指向自己的右边,一身黑色西装的使徒:“这是原罪的使徒绝望。”

  手指向左边:“这是赐福的使徒权柄”下面会面临着什么呢?规则战争,下面有什么疑问可以提出来,这是最后的时间了,在这段时间后,你们二十六个人将会开始角逐,胜利的一个人将会获得神之许愿书。”

  三号举起手:“我有提问,怎么样才算胜利呢。”

  使徒公平脸上带着笑容语气依旧平淡:“直到这里的神之座,只剩下你为止,你就算胜利。”

  “是不是任何愿望都可以。”

  “是的,只要能想得出,许愿书就做得到。”

  每人一个问题的轮下去,轮到凌慕的时候,凌慕也没什么好问的,只是奇怪了一句:“为什么每个人背后都会有一个数字。”

  回答他的不是公平而是使徒绝望,回答凌慕的问题时候,总有种目中无人的感觉:“这是英灵殿,按实力排下的名次,每个人的实力由英灵殿,评估,给排上名次,以一为最强二十六为最弱这样排的。”

  凌慕咬咬牙,心中有些沮丧的想着,也就是说我是最弱的,虽然,权柄早就和我说过,但还是有一点期望的,不过事实还真是打击人呢,心中咒骂着这家伙,只要是事实就能说出来,完全不考虑我的心情么。

  使徒公平在绝望回答完凌慕的问题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起了一个杯子,饮下了杯中的液体:“宣布,第四次规则战争,开幕!在此饮下这杯酒,你们就可以回到你们的世界中。”

  凌慕身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杯子,杯子中红色的液体,散发的酒香,凌慕拿起杯子,没有犹豫的喝了下去,喝下酒之后,凌慕觉得眼前的东西真在旋转,好困,凌慕闭上眼睡了过去。

  第二天,敲门声吵醒了凌慕,卡莲的声音吵着:“衣诺黎,快出来,好饿啊,家里又没有什么吃的,饿死啦。”

  凌慕听见了开门声,衣诺黎从里面走了出来:“除了睡就是吃,你还能做点其他的吗?”

  好吵啊,凌慕也没办法睡下去,从床上爬起来,进卫生间洗漱好,走出了房间,看见衣诺黎一脸不爽的看着卡莲,卡莲手上正拿着早餐再吃:“白毛狐狸,你的确该学下,怎么做早餐,不然你会是第一只饿死在家里的狐狸。”

  卡莲咽下了早餐,看见了衣诺黎背后的凌慕:“凌慕,起来啦?快来陪我吃早餐,衣诺黎那家伙,整天就知道喝茶喝咖啡的,一点都不知道美食的。”

  衣诺黎喝着手中的红茶,瞪着卡莲:“这只狐狸,也不知道,手上的早餐,是谁做的,竟然敢说我不知道美食。”

  凌慕感觉到有的时候,美女生气的气势还是挺大的,挺吓人的,怕他们俩个又吵起来,凌慕在她们两个中间作者和事佬:“两位美女,不要吵了,一天到晚,为这些小事值得吗?”

  卡莲摇着手:“这就是命运!自从见到她第一面,我就没有顺心过,她总是和我争,喜欢争个你死我活的。”

  凌慕大汗,我咋感觉每次都是你在争呢,而且每次争的还很开心呢,衣诺黎这时候淡然的开口:“事实貌似不是这样吧,不是你喜欢的某男生,却不喜欢你,只不过不小心给我说出去了,听说那男生第二天就退学了?是吗,狐狸?”衣诺黎掩嘴笑着:“你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大?”

  卡莲愤怒的敲着台子:“我,我,我从没说我喜欢他,都是你这个魂淡,乱说,你知道那个男生是个GAY吗,我只是好奇,所以才和他走近了点,话说,我和你解释什么。”

  GAY?凌慕,本在悠闲的喝着红茶,听到GAY的时候,一口茶全喷了出来,还好他坐中间,没有波及到他人,心中却笑翻了,原来魔术师这种古老的群体,也会有些,特殊的人存在啊,亚历山大,没想到啊,卡莲表面一副纯洁的样子,其实内在原来还是腐女啊,凌慕赶紧找了几张餐巾纸,擦着台子。

  衣诺黎笑着看着凌慕,擦着台子的样子,将目光投向了卡莲:“你迷糊的性格真有点像的LOLI,不对,满脑子肮脏思想的LOLI,邪恶的LOLI,看凌慕都给你吓到了。”

  凌慕听见衣诺黎提到自己,顿时就斯巴达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躺着也中枪?当即开口道:“卡莲,我没有被你吓到,只是给魔术师的另类吓到了而以,我一直没有想到,魔术师之间,还会存在这类人。”

  卡莲听到凌慕的话,长舒一口气深沉的说道:“爱,是不分性别的!对么衣诺黎。”

  “一定要这么说,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两个男的,实在太恶心了,虽然,哎不说了,你们快点吃吧,吃完,我们出去玩玩。”

  “嗯!”俩人齐声答道

  卡莲一听出去玩,立马就变脸了,上一秒还挂着的愤怒,瞬间变成了笑容:“去哪里玩?”

  衣诺黎却俏皮一笑:“你猜。”

  (第二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