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墨菲斯托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五章墨菲斯托

  衣诺黎,慕容玫,阿尔托莉雅,交换了下眼神,衣诺黎抓着卡莲,也不顾卡莲的抗议,强行拉着卡莲离开了,慕容玫拉起凌慕的手:“这里人太多了,不能动手,所以呢,跟我走。”

  凌慕被慕容玫拉着,和衣诺黎分开不同的方向走去,慕容玫快步的走了起来,阿尔托莉雅跟在他们身后,凌慕被慕容玫拖着,拖到了一个漆黑的空地上,凌慕观察着周围,很多闲置的塑料道具,人偶服一类的,这里应该是一个闲置的仓库,慕容玫朝着天空中丢了几个亮色的东西,这些东西悬浮在天空上,照亮了整块空地,凌慕回过头,看着空握着什么的阿尔托莉雅,虽然看不见,但是却能感觉到存在的武器,阿尔托莉雅手上握着什么东西,不应该是武器,不断的风在环绕着:“被风所掩盖的武器吗?”

  阿尔托莉雅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眉头皱在了一起,远方黑色的风,还是雾?席卷了过来:“来了。”

  在慕容玫的魔术帮助下,凌慕看见了眼前的东西,黑色的旋风卷起了风沙,呼啸着,黑色的旋风中传来男人笑声,阿尔托莉雅却无视了笑声,对着黑色的旋风冷哼一声:“装神弄鬼。”

  只是一剑,隔了起码十米的一剑,黑色旋风从中间被切断了,旋风化作星芒消散在了空气中,黑色的旋风小时后,一个满脸笑容的黑色长发的男人出现在了凌慕他们面前:“果然是这样啊,这是宝具吧,宝具的威力真大啊,难怪能秒杀我的使魔。”

  男人玩世不恭的声音,配着他深沉的面容,却给凌慕难受的感觉,男人弯下腰,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做了一个绅士礼:“我在此向在场的女性介绍,我是永在否定的精灵!一切事物只要它生成,理所当然就都要毁灭,所以还不如无所发生。你们叫这做破坏、罪行,简单扼要说就叫做恶,这就是我本质的属性,谎言规则,参战者墨菲斯托。”

  慕容玫并没有说话,凌慕想说什么,却给慕容玫用眼神制止了,阿尔托莉雅站在他们的前方,连挥三下武器,三道金色的光芒,闪耀在夜空:“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真理规则,在此向你发问,在这种人流密集的地方,你想做什么。”

  墨菲斯托玩世不恭的笑容依旧在脸上:“当然是有目地的,目的也其实很简单吧,从每个人身上借点力量,然后召唤一些强力的恶魔。”凌慕心中想着这个男人倒也是直言不讳,这么简单的就把目的说了出来,是不是太过简单了。

  阿尔托莉雅却皱起了眉头,抬起了手,透明的武器指着墨菲斯托:“你要召唤恶魔,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所谓的恶魔,是通过大量的灵魂作为祭品召唤恶魔的结界是吗!”

  墨菲斯托放下了脸上的笑容,看着阿尔托莉雅指着他的武器:“召唤恶魔是需要祭品的,这些是自古以来的定律,而且,只有生成没有破坏的世界,不算完整的世界,这样的世界是一片苦海,而且永远不会变;人只能终身受苦,像虫鱼一样,任何追求都不可能有什么成就,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啊,你获得了这种力量,难道没有感觉,欲望无穷,你也许想上天揽明月,下地享尽人世欢娱,到头来,什么也不能使你满足。”

  回答他的确实阿尔托莉雅的一剑,墨菲斯托快速的往后退去:“也许和你讲不通呢,但是那边的小哥呢。”阿尔托莉雅快速地挥舞着武器,不断打击着墨菲斯托,在一剑即将挥舞至墨菲斯托的头上时,墨菲托斯却没有闪避,阿尔托莉雅没有斩下,而是停住了,凌慕看着,阿尔托莉雅的脚下的魔术阵?不对,这不是魔术阵,魔术阵不是这样的,这个是?慕容玫在旁边将真名念了出来:“刻印能力吗?”

  墨菲斯托鼓起了掌,称赞着慕容玫:“真是聪明的美女啊,不过,你旁边的小哥,有兴趣和我聊聊吗?”

  慕容玫在凌慕的背后使了把力,将凌慕推了出去,墨菲斯托饶有兴趣的看着凌慕回头瞪着慕容玫,后者直接撇过头,吹起了口哨,墨菲斯托走上前,靠近着凌慕,围着他绕着圈:“你有理想吗?”

  凌慕好奇的看着墨菲斯托,不过说到理想,这东西还是存在的,给死去的人的承诺,也算是理想吧:“有,理想这种东西还是有的。”

  墨菲托斯笑着,玩世不恭的声音说着,双手张开,就如同在叙述着凌慕的伟大事迹:“你会大半辈子自己埋头在自己的理想中中,与世隔绝,到头来却一事无成,既不能救世济民,又不见半点聪明。你渴望投身宇宙,承担起世上的一切苦乐。但是,你几次努力都没成功,失望已极之时,他想到了死。他激动地倒出一杯毒酒,将它举到唇边,准备作最后一次痛饮。”

  墨菲托斯围着凌慕绕着圈,缓慢而又沉重的语速和语气结合着,代入感强大,与其说是代入感,更多的是蛊惑:“到头来你的一生追求知识,你满腹经纶,却于事无补;追求爱情,爱情被保守思想扼杀;政治追求,却因爱上不该爱的人而葬送自己的前程;追求艺术,追求古典美,也以幻灭告终;社会理想追求,围海造地,想要建造,人间乐园,却在呐喊中倒地而死,这样的人生,你会选择吗?”

  凌慕听着他的话,心中却没有一丝动摇,坚定的令他自己都感觉到了惊讶,心中似乎有什么在支撑着自己,却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撑着自己,不理会心中的感觉:“即便我在追求中难免有失误,但在理性和智慧的引导下,最终会找到有为的道路,而且,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后悔。”

  再次出现的鼓掌声,却不是从墨菲斯托的手中传来,慕容玫大力的的鼓掌:“说的好,凌慕,如果你加入天主教,他们会很开心哦,可怜的墨菲托斯啊,看来你的蛊惑,看起来并没有一丝用处啊,我给过你机会哦,那下面就说再见吧,天之锁!”

  无数的锁链出现了,伴随着无数的混沌,阿尔托莉雅挣脱了禁制,伴随着怒吼声,连人带锁链的攻击击,从中间切碎,锁链在碎裂的时候,却没有出现想象中的鲜血,锁链竟然出乎意料的扑了个空,墨菲斯托的身影出现在了另一边:“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的锁链只对特殊的人有效,如果,只是对普通人使用,我想应该只不过是牢固一点的锁链而以,如果一定要追寻我的出身的话,我是恶魔而不是神。”

  慕容玫没有其他的表情,只是看着墨菲斯托,眼神中带着凌厉,但片刻之后,慕容玫叹了口气,掏出了手机,看了下手机的内容:“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插手了,这本来就不是观战者该管的。”说完后,凌慕就看着,慕容玫转身消失在了夜空中,墨菲斯托转过头,对着凌慕笑道:“那小哥你呢?”

  凌慕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阿尔托莉雅站在了凌慕的身前,用剑挡住在了凌慕的身前:“这是骑士战斗的礼仪,不要帮助我,凌慕,好吗?”

  阿尔托莉雅转过头,看着凌慕,凌慕看见阿尔托莉雅的眼光中的坚定,无奈的点了点头,阿尔托莉雅转过头对着墨菲斯托冷冽的说道:“我要一个公平的决斗,赌上彼此的尊严和性命,墨菲斯托,你愿意接收这个决斗吗!”

  墨菲托斯用着深沉的语气:“愿意之至,美丽的女士,我愿意奉陪,赌上彼此的尊严和性命。”

  “既然这样。”阿尔托莉雅的双手抬起,做了个骑士的礼仪,率先攻击了过去,刚刚的那一击,分明笨拙得犹如外行,无论攻击还是时机都称不上精妙,几乎是自暴自弃地随意划出的。但,仿佛玩笑一般,却出乎意料地命中了,不对,不是命中了,而是,被挡住了,用手挡住了,在漆黑的夜光中,绽放着,漆黑的光亮,是手套,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的手套,在灯光的照耀下竟然能够折射出黑色的光芒。

  墨菲斯托松开了手,向后越去,阿尔托莉雅紧随其后,不断的挥舞着看不见的武器,几个回合下来,墨菲斯托的衣服上明显出现了几个划痕,墨菲斯托一下跃出了圈子:“不可视的武器吗?真是麻烦啊,你这是剑吗?”

  阿尔托莉雅在此时却犹如嘲弄一般,回答着墨菲斯托的问题:“是剑?是枪?不,说不定还是弓箭呢?”

  墨菲斯托也不在意阿尔托莉雅的嘲弄,很淡然的闲扯一句:“少胡扯了,女士!不过我们还是头次见面,美丽的女士,我们还是握手言和吧。”

  阿尔托莉雅横剑,单手指向墨菲托斯,目光也同样注视着墨菲斯托,眼神无比的坚定:“我拒绝,我要在这里打到你!”

  墨菲托斯突然间狂笑了几声,扭过身体,单手捂着脸对着阿尔托莉雅:“你可真是自信呢,那么就让我看看你哪里来的自信吧!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第五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