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虚假的幻想乡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绽放!漆黑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六章虚假的幻想乡

  凌慕看着眼前不断交错的身影,在招式和力量方面阿尔托莉雅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凌慕相信下面阿尔托莉雅须要获胜只是时间问题,但是,随着墨菲斯托衣服上的伤口不断的增加,墨菲斯托脸上的笑容却越来月诡异:“阿尔托莉雅,你能力被最大限度地发挥,是在从正面进行堂堂正正的搏斗之时。这是既充满骑士的荣誉,也符合阿尔托莉娅你的审美感的战斗方式,对么?”

  阿尔托莉雅再次横剑,向着墨非斯托攻去:“这是骑士的决斗,的确很符合我的审美感,那又怎么样。”

  墨菲托斯诡异的笑着,双手黑色的手套上浮现这咒文,:“既然这样”墨菲托斯收起了笑容,口中开始吟诵起咒文,凌慕感觉到了事情的诡异性,想开口提醒阿尔托莉雅,但是却发现,周围的魔术的量的压力,如果是普通人,绝对昏迷了过去,虽然自己比普通人强了点,不对我也是魔术师,虽然只是歌半吊子的魔术师,说道底还是半吊子的魔术师啊,半吊子魔术师所导致的就是无法出声,只能看着墨非斯托吟唱着咒文:“日落下的阴霾,生命将得到终结,灵魂将被恶魔救赎,愿以众生,净化地狱之下,虚假的幻想,现世!!”

  凌慕往前跑着,想要去提醒阿尔托莉雅,突然间强光刺眼,凌慕抬起手遮住眼睛,等到强光散去,凌慕已经无法感觉到与世界的练习,仔细观察走位凌慕却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周围都是衣着奇特的外国人。

  自己站立在最前面,却貌似没有人看见自己,凌慕做了几个动作,确定了那些人,看不见自己后,凌慕刚往前走了几步,人群传来了呼声,凌慕回过头,看见人们在议论着:“那个少女还只是骑士的候补,怎么可以上去试剑!”

  凌慕看向少女,是阿尔托莉雅!这里明明是中世纪,也就是说这是她的记忆,那时少女还只是骑士候补,凌慕走上前看着眼前的剑,剑柄上有着黄金的铭文,石碑上写着,WhosopullethoutthisswordfromthisstoneandanvilisdulybornKingofallEngland(将这把剑从岩石中拔出的人,就应当成为不列巅之王)。

  少女走近了四周无人的岩石,毫不犹豫地朝剑柄伸手,剑就像理所当然一般被拔出,周围被光芒所包围,这难道是,凌慕心中犹如波涛一般,无法安静,虽然知道参战者中的选中者,有可能是英雄的转世,但是却没想到,却是这么出名的英雄!

  眼前的场景不断的变化着,之后简答来说就开始被后人称为传说的,王的时代,新登基的国王,其战争,有如军神所为,王经常站在前线,敌人全都望风披靡,战神.阿尔托莉雅,被歌颂作龙之化身的王,不可能败北,十年沙场,十二场大战,全都以她的胜利作结,那是一段专心地,以王的身份驰骋的日子吧,她一次也没有回头,一次也没有受伤,她以王的身分成长,而又贯彻了她的义务。

  时间持续地流动其中,只有一件事是共通的,不管在王座之上,还是在绝境之中或是在战场上,都没有人向她说过话,就连骑士们讲述各自战绩的华丽圆桌,在王出现的瞬间就都转为沉默王不能存有这样的私情。

  凌慕却看得出她克制私情做出决策,圆桌骑士他们也压抑私情地服从,就这样付出了牺牲,持续的胜仗带来了国内的安定,代价就是对王的反感,“亚瑟王啊,不了解人类的感情”,一名骑士留下这句话,离开了王城”。

  下面就是在一个战场,阿尔托莉雅,与一个全副盔甲的骑士战斗者,在阿尔托莉雅承受了他致命一击的代价下,一剑捅穿了骑士的腹部,骑士的头盔落下,显露出一张和阿尔托莉雅一样的面容,凌慕心中想着这应该就是莫德雷德,莫德雷德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对着阿尔托莉雅,脸上显露出痛苦:“你的国家就此终结了,亚瑟王.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把王位让给我?

  阿尔托莉雅只是冷静有坚定的回答:理由只有一个,你的器量不足以为王!”

  莫德雷德的身体到了下去,阿尔托莉雅的意识也陷入了昏迷,一个年轻的骑士出现在了阿尔托莉雅的身边,那个骑士竟然是,怎么可能!凌慕在震惊的同时,强光在次出现,凌慕无奈的闭上眼睛,等到强光消失,凌慕在次睁开眼睛,看着周围出现着烈火:“这是固有结界!”

  不远处墨菲斯托声音传来,凌慕望去,两个身影站在不远处,墨菲托斯黑色的手套和阿尔托莉雅透明的武器,彼此对持着,墨菲托斯,弹开了阿尔托莉雅的武器,指着周围:“这里是地狱,地狱里有烈火,而且永远不灭,地狱里的人,会永远被焚烧,地狱里有虫.而且不死.同样.地狱里的人.也永远不死.永远被焚烧,这就是我呆了几百年的地方,曾今的我,也追求理想,信仰神明,可是到头来确是这样的下场,我后悔了,我开始憎恶,神明!”

  墨非斯托摆弄了下手套,似乎想要把它带的更紧:“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心中只有对神明的憎恨,亚瑟王啊,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毁灭吗,因为对于王者而言,国家只不过是自己的所有物罢了,要是一切都能支配的话,就不需要名王的超越者了,正因如此,亚瑟王,你才会被自己的国家所毁灭!”

  阿尔托莉雅没有在意他的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确实如你所说,但是,墨菲托斯啊,正因如此,你才毁灭了自己的人生。”

  再次挥剑,俩个人在次战斗在了一起,凌慕仔细看着他们战斗,难怪自己是最弱的,如果和阿尔托莉雅交手估计自己撑不过,三分钟吧,高手之间的战斗果然很强大啊,阿尔托莉雅精湛的剑术和墨菲斯托精湛的搏击术,他们之间的战斗,只要一个小小的失误就可能致人死亡。

  墨菲斯托在一次挑开了阿尔托莉雅的武器:“曾今的我也和你一样,所以我必须纠正你的错误,不要像我一样,步入地狱,步入这个虚假的幻想乡!”

  阿尔托莉雅再次挥剑攻击了上去,语气很是坚定:“我绝对不会和你一样,因为,我在做为一个女人之前,我先是作为王!”

  武器再次出手,伴随着脚步,斩向墨菲斯托,墨菲斯托没有闪避,也没有动作,只是站在了哪里,墨菲斯托直接被从头劈下,一下化为两截,消失在结界中,阿尔托莉雅并没有放下手中的武器,左右张望着,墨菲托斯的身影在此凝聚:“顺便再说一句,只要我在这个结界中,我就不会死亡,并且会很快的复活,就像刚刚这样,这就是我的刻印能力,固有结界,虚假的幻想乡!即便这样你还要继续下去么,亚瑟王!”

  阿尔托莉雅双手握着武器,把武器举过头顶:“也就是说,只要破坏这个结界,你就不会在复活了对吗?”周身凝聚着金色的光辉,武器也渐渐的显示出来,金光凝聚着显示出了武器的形状,一把剑,周身都被,金色的光芒,如同火种一般聚集着,凌慕看着眼前的景象:“光芒,在闪耀着,那把剑联系着过去,未来和现在”

  阿尔托莉雅闭上眼,向前迈上一步,土地被金色的能量崩碎,风席卷着,墨菲斯托看着眼前的光辉,想要伸手抓住这些灿烂的光辉,却只是空挥了几次,手中却什么都没抓到:“这些金色的光辉,那些在战场战死的,勇士们在临终之时所怀的,悲哀却又让人敬仰的梦想,以此意志为傲,以贯彻此为信念为志,手中所持奇迹的真名,阿尔托莉雅啊,我曾经也辅佐过一个君王,但是却没有你这样的光辉。”

  阿尔托莉雅再次向前迈步,口中伴随着巨大的光辉,武器的真名,伴随着武器的挥下所念下的真名:“Ex….`calibur.”黄金色的光辉覆盖了整个结界,结界的边界被黄金色的光辉,轰击出了裂痕,裂痕渐渐的扩大,先是崩碎了一角,然后就如同镜子碎裂一般,彻底消失了,黄金色的光辉的势头并没有停下,一道金色的光芒冲破了天际,在美丽的夜空下,浮现了灿烂的黄金光辉。

  (第六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