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黄金的光辉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绽放!漆黑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七章黄金的光辉

  衣诺黎和卡莲在布置着魔术阵,衣诺黎看着金色的光辉,心中的震撼不只能用震撼来形容:“对城宝具,传说中存在的宝具,卡莲不用布置魔术阵了,我们过去看看吧,应该已经结束了。”

  卡莲却继续站在那里,口中念着咒文,魔术阵的红光浮现着,衣诺黎看着眼前的情况知道一时半会也结束不了,在地上写下了,我先走了,布置完后,打我手机,几个字,衣诺黎在没有犹豫,转身向着光芒的初始地跑去。

  不远处的凌慕,在结界碎裂的之后跑向了阿尔托莉雅,阿尔托莉雅放下剑,剑再次被风所环绕,不见了踪影,阿尔托莉雅看见了凌慕上前,做了个让他不要过来的手势:“他还没死,应该还有余力。”

  墨菲斯托竟然还活着?怎么可能,在这种光辉下,墨菲斯托的身影在不远处诡异的浮现,不同的是,衣服破裂的不成样子,除了手上的黑色手套,其他衣服都出现了裂痕,嘴角也溢出了血迹,脸色惨白:“亚瑟王啊,你竟然能做到这样,我真是对你刮目相看啊,能问一下你的愿望吗?”

  阿尔托莉雅用剑撑住了自己的身体:“我的愿望很简单,因为我不适合做王,所以,我要回到我的时代,重新选出王。”

  阿尔托莉雅的话伴随着墨菲斯托的狂笑,阿尔托莉雅脸上出现了怒容:“为什么要发笑!难道这个很好笑吗!”

  墨菲斯托狂笑着:“我虽然不是王,但是,我却知道,你想否定自己所作为王的一切吗?”

  阿尔托莉雅的怒斥打断了墨菲斯托的狂笑:“够了,我承认你的机智和冷静,在这种情况下,你竟然都能如此的拖延时间!”

  凌慕被阿尔托莉雅点醒,心中暗骂了声卑鄙,眼神看相墨菲斯托,但却看见了出人意料的事情,墨菲斯托脸上却没有丝毫被揭穿的感觉,反而,大方的说道:“在使用了对城宝具,现在的你连到身体都必须依靠剑来支撑,你还有力气,在次挥剑吗?也许你没有,但是我却有!我是在给你机会,而你却不珍惜。”墨菲斯托抬起手,缓慢的向着阿尔托莉雅走去。

  凌慕察觉到了危险,快步拦在了墨菲斯托前往阿尔托莉雅的中间:“如果你想伤害她,那么就先打败我!”

  墨菲斯托被拦住了去路,看着拦路的少年,停下了脚步,脸上确丝毫看不出在意凌慕的样子:“小哥,在战斗之前报上名字,是礼仪哦。”

  凌慕的脸上透露着严肃和坚决:“观战者阵营,规则属性,希望!参战者凌慕。”

  墨菲斯托重复的念了几遍观战者,在此看向凌慕的眼光却带着几丝讥笑:“希望呐,这真是一个遥远的梦想,是比幻想乡还要遥远存在的东西,少年啊,你知道吗,我的结界不止能让我不死这个效果,还有一个效果就是能够看穿一个人所经历的事情,而你刚刚进入我的结界的时候,我却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东西,我问过你,你有梦想吗?你说有,而我刚刚才看见,你所谓的梦想,并不是你自己的,而是借来的对么?一个借来的梦想,怎么可能会实现!”

  凌慕的血液开始沸腾,五感开始封闭,一把匕首的形状出现在了脑海中,魔力凝聚,手中的光华化作一个匕首的形状,光华消失,逆光剑再次出现在了凌慕的手中,匕首指向墨菲斯托:“那又如何,即便是借来的梦想,只要能够贯彻到底,那么便是我的梦想。”反手持着匕首,向着墨菲斯托刺去,墨菲斯托只是简单的用那只,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抓住了凌慕所聚能出的逆光剑的刀口,无论凌慕怎样用力,都无法挣脱。

  墨菲斯托看似只是轻轻抓住的匕首的手,在对着凌慕嘲笑了几声后,突然加大了力量,逆光剑竟然从中折断,逆光剑化作了星芒,飘散:“太弱了,你的聚能化的能力只能聚能出宝具百分之五的能力吧,就这样也想打败我?这不可能!”

  只看到墨菲斯托抬手,凌慕只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击中了自己的身体,凌慕就这样倒飞了出去,墨菲斯托没有看飞出去的凌慕,只是继续的想着阿尔托莉雅走去:“我的手套,是堕落天使的翅膀所化成的,能够不被任何武器所伤,弱一点的宝具,能够直接折断,并且自身不会承受任何的力道,这就是我的宝具,名为不朽的荣光!”

  阿尔托莉雅看着不断走来的墨菲斯托,并没有流出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简单的一直注视着墨菲斯托,凌慕从废墟中醒来,看着不断走近阿尔托莉雅的墨菲斯托,手中的光华,在此出现,不过这次并没有选择攻击,而是选择了投掷,因为凌慕已经无法再从地上站起来了,投掷出去的武器,只是简单的给墨菲斯托打飞了,甚至连回头都没有,简单的击飞了:“百分之十吗?虽然对一些没有宝具的人来说,是致命的,但是对我来说,即便是百分之九十九也是没有用的。”

  凌慕不甘的看着墨菲斯托,准备在此聚能武器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自己身边,衣诺黎?她不是和卡莲布置魔术阵了?此时却只看见了衣诺黎,卡莲却没有看见。

  衣诺黎查看了下凌慕的伤势,确定没什么大碍后,看向依旧站立着的墨菲斯托,眼神中透着赞赏:“在对城宝具的攻击下,竟然还没有死,不过,我的宝具可没你说的这么弱,我想如果你对自己的能力真的这么有自信的话,可以在尝试下我的宝具,我的宝具名字是,逆光剑!”

  墨菲斯托往后走了几步,示意自己没有恶意:“对军宝具吗?说实话,我还真没这个自信”墨菲斯托扭过头,对着阿尔托莉雅深沉的说道:“你的梦想并不是正确的,我很希望点醒你,但是看来今天不可能了。”

  墨菲斯托化作一些黑色的雪花散去,衣诺黎身上漂浮着羽毛,不断的向着雪花飞去,雪花很快的就给搅散,雪花消散之后,再也见不到,丝毫的痕迹,衣诺黎轻啐了声:“切,给他跑了,下次,你绝对不会这样好运了,混蛋!”

  阿尔托莉雅在墨非斯托离开后没多久,手中的武器突然间崩碎,整个人向后倒去,凌慕很想出声,但却因魔力的透支,无法出声,也昏迷了过去。

  (第七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