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被遗忘的过去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八章被遗忘的过去

  凌慕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好,感觉头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明显有过打斗的使徒公平,坐在一个摇摇椅上,摇晃着,凌慕并不在乎使徒公平如何如何,但是却能让做为英灵的使徒如此狼狈,却也是让人惊讶:“使徒,你竟然会和谁打架,而且竟然会这么狼狈。”凌慕指着被划破的衣服,笑着对着使徒公平说道。

  使徒公平闭上眼,摇摇晃晃的椅子,给人一种老头子的感觉,使徒公平晃了几圈下来,睁开了一只眼睛,看见了凌慕,但很快又闭上了眼睛,凌慕看见使徒公平无视了自己,又开始摇晃椅子,凌慕上前抓住椅子,让椅子停止了摇晃:“喂,不要无视我好么。”

  使徒公平被强制性的停下后,才缓慢的从摇椅上爬了起来:“你又来这里了,真是的,老是这么无聊!”

  凌慕松开了抓着椅子的手,有些迷惑的看着使徒公平:“什么叫我又来了,还有这里是哪里?”

  使徒公平伸出一只手,在凌慕的眉心一点,凌慕在失去意识的时候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使徒公平嘟嘟囔囔的抱怨:“好了,小子,该回去了,希望你不要再打扰我。”

  凌慕再次睁开眼,却发现在自己的房间里,手捂着头,回想着事情的发生,凌慕想起了当时的大战,逃跑的墨菲斯托,最后倒下去的阿尔托莉雅,想起最后阿尔托莉雅的样子,应该没什么事吧,这次竟然没有进医院真是不幸之中的大幸啊。

  凌慕爬起来,洗漱了一下,看了下时钟,走下楼,厨房在忙绿着什么,衣诺黎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卡莲,麻烦你,劳驾你,出去下行么,实在没事干,就去看看凌慕醒了没。”

  伴随着卡莲的说话声的是切菜的声音:“凌慕只是魔力透支,睡上几个小时就行,而且墨菲斯托没有想伤害凌慕,不然凌慕那家伙早就去见上帝了,不过我说,衣诺黎,我切的菜,不是很好么?至于这样贬低我吗?阿尔托莉雅,你说是不是。”

  阿尔托莉雅也在?凌慕心中咯噔一下,快步的走到厨房门口,正好看见了,衣诺黎手上拿着,一个长条形块状的东西,在对着卡莲怒吼:“你这东西,也能也是切出来的?你是不是洋垃圾吃多了,不过这个,连做薯条都嫌大!”

  再看向阿尔托莉雅,阿尔托莉雅在切着菜,并没有参与到俩人的战争中,只是切完菜后,看着打闹的俩人,微笑着,衣诺黎看见了阿尔托莉雅,在笑着,随便捡了根,阿尔托莉雅切的菜,拿在手里:“睁开你的狐狸眼睛,好好看看,这是什么,这才叫丝!知道了嘛!”

  阿尔托莉雅看着卡莲失落的样子,伸出手抚摸着卡脸的头,对着卡莲安慰的说道:“我只是一个人生活,常做而以,卡莲你头次做,已经很不错了,我一开始还没你做得好。”

  凌慕顿时就感觉卡莲的精神就上来了,卡莲拉着阿尔托莉雅的手臂,摇晃着,撒娇的说道:“谢谢,阿尔托莉雅姐姐,我会努力的,不过让我很好奇,阿尔托莉雅姐姐一直是一个人生活的吗?还有姐姐你的中文怎么这么好呢?”

  阿尔托莉雅回想了一下:“是啊,我是在中国长大的,不对,是应该被遗弃在中国的,被一个老人养大的,可惜啊他不在了,我在老人的教导下,学习的中文,所以中文很好的。”

  看见卡莲还想继续问下去,衣诺黎终于受够了卡莲的闲话,拖着卡莲,在把卡莲丢出去的时候,感觉撞到了什么东西,低下头一看,凌慕竟然被自己的丢出的人肉沙包,给击中了,卡莲迷茫的坐在,凌慕身上,歪着头,对于自己摔到地上,竟然一点都不疼,歪着头,看着衣诺黎,感觉身下,有什么在动,低下头,一个没有头的身体,不对是头在自己的屁股下面:“啊!”

  凌慕感觉脸部受到重创,等到凌慕从重创中回过神来,卡莲已经,离开凌慕身上,正满脸通红的看着凌慕,凌慕揉着自己的脸,尴尬的解释道:“这是不可抗力,不可抗力。”

  阿尔托莉雅听到了什么声音,刚到厨房门口,却看见凌慕脸通红的倒在地上,卡莲红着脸站在一边,衣诺黎在笑,阿尔托莉雅却感觉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阿尔托莉雅看着倒在地上的凌慕,向他伸出一只手,示意着要扶他起来。

  凌慕不好拒绝阿尔托莉雅的好意,抓住她的手,站了起来,衣诺黎却有些恶趣味的自言自语:“厨房还在烧菜呢,我去看看。”

  阿尔托莉雅看着凌慕,帮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凌慕,你这么大的人,怎么走走路还会摔?”

  凌慕感觉脸上的痛觉好了点之后,停止了揉脸,正好看见了阿尔托莉雅满脸笑容,看看卡莲,在看看衣诺黎,前者脸上的表情很明显的表现出了,你要是说了出来,就准备去见上帝吧,后者则是,和我无关之类的,无奈的耸了耸肩,讪讪的说道:“估计地太滑了,今天有人拖过地?”

  阿尔托莉雅笑了几声之后也钻进了厨房,凌慕看着依旧站在一边的卡莲说道:“坐会吧,一直站着不累啊?”

  卡莲拉开椅子坐了下去嘟囔着,随口扯开话题:“衣诺黎那魂淡啊,偶尔想学做做菜,她就是不让我学,不过我有一点想不通,为什么她大小姐一个,也会进厨房?呐,凌慕这是怎么回事啊?”

  不是不让你学,是你没这天赋吧,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会这么说出来:“这里这么大的房子,原先是有管家和佣人的,但后来临近规则战争的时候,就把人遣送回家了,等到结束的时候,再说吧,至于做饭,那是她少有的兴趣之一,原先和我住在一起的时候,嫌我做的太难吃,然后就做给我吃了。”

  卡莲也不笨几乎在一瞬间就猜出了凌慕所说的:“你们现在不是住在过一起?什么意思?这里是衣家的宅子,你说和你住在一起,也就是说,原先住过和你一个房子?也就是说,你原先诱拐过衣大小姐!”

  凌慕咳的一声,就好像给什么东西卡住了,这小丫头,实在太能想了:“什么叫诱拐,她原先离家出走,给我遇上,然后求着我,给她一个住的地方,我又不好让一个美女,露宿街头,所以呢,就把她带回家咯。”

  凌慕感觉脑袋受到了重击,有一种痛,叫蛋疼,疼得让人蛋碎,刚从昏迷中,醒来,连受重击,天理何存啊,回过头去,看到衣诺黎怒气冲冲的看着他:“什么叫我求着你,我当时只是说了句,没有地方住,你就求着我,让我去你那里住!不是麽?”

  衣诺黎抓着凌慕的领子,瞪着凌慕,凌慕顿时就察觉到了寒意,冷,打了个寒颤,脑中迅速的思考,三秒仅仅三秒,凌慕就想到了对策,瞬间脱口而出:“是啊,对啊,当时我是哭着求着,让你来我家住的,怎么可能是这么美丽的漂亮的衣大小姐,来求我呢,衣大小姐能来我家住真是荣幸啊。”

  装出一副,的确是装,而且还装的很假,仿佛看见什么,闪耀的荣光的表情,衣诺黎看见了凌慕的表情,这才松开了手,凌慕在此回到沙发上,长叹一口气,逃过一劫啊。

  (第八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