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来袭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十章来袭

  凌慕看着眼前站立的身影,也许永远都不会忘记,红色的头发,金色的眼睛,冷冽的面容:“布隆希尔特。”

  “呐,小哥,你还记得我呐。”布隆希尔特手中光芒凝聚,很快就出现了一只金色的长矛,空挥了几下,衣诺黎看着空挥的长矛,眨了下眼睛,没有丝毫的战斗的意向:“不要破坏了我的家具,你又不是来打架的。”

  布隆希尔特松开了握着长矛的手,长矛瞬间化为点点光辉,疑惑的看着衣诺黎:“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来打架的?”

  衣诺黎靠着沙发,找了个最舒服的位子,躺下:“你的能力更加适合偷袭,而不是正面决斗,这不是你的作风,所以说呢,你不是来打架的。”

  布隆希尔特,甩了甩头发,坐在了伊诺里的对面,看着不远处的神父和阿尔托利亚,还有卡莲:“这里真热闹呢,我也不隐瞒什么了,我来这里是想让你们帮我摆脱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变态的男人!”

  卡莲笑着看着布隆希尔特,围绕着布隆希尔特打趣,凌慕此时心中大叹,卡莲,你就不怕这女人回头捅你一刀?:“有男人追你,不是挺好,嫌烦,以你的能力,杀了不是也可以。”

  布隆希尔特扭过头,有些愤愤然的说道:“你当我不想,我打不过他,他是参战者,也是选中者,规则是勇气,他的肉体,无论是什么都打不动,我的全力一击,都无法留下一个痕迹,只是追着我,说什么我错了,原谅我,什么的,我听的烦死了。”

  这难道是情侣间的认错?话说,选中者有可能是英雄,阿尔托丽雅一个已经够稀奇的了,又出现一个!还追着,布隆希尔特不放,衣诺黎果断拒绝:“我拒绝,我不想和原罪扯上关系。”

  布隆希尔特看起来似乎早就料到,衣诺黎会拒绝一般:“先听听我的条件,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很大的秘密,是关于规则战争的内幕,是我从使徒那里了解到的,是和凌慕有关的,不对,就是关于他的,你有兴趣么?”

  衣诺黎犹豫的想了一下:“我想如果你的魅力太大我是无法阻止的,所以呢,我也不敢保证,绝对能行,如果我能说服他,我最多只会让他,放弃追你,直到战争结束,下面我就管不了了,怎么样。”

  布隆希尔特打了个响指:“这样就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了,他很快就会来袭了。”

  布隆希尔特找了柔软的地方靠了下去,闭上眼:“下面就看你们的了,我先睡会。”

  门铃声,难道是,那个追她的男人?凌慕,犹豫着,是不是该去开门,衣诺黎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开门吧,虽然都是为了自己而战,但是,并不是没有尊严,他就是为了这个才敲门的。”

  凌慕打开庭院的大门,一个外国的金发帅哥,口中喊着:“布隆希尔特,我亲爱的妻子,你在哪里。”

  开完笑啊,看着金发帅哥往里面走,凌慕心中再次恶意的想着,那女人原来是逃婚出来的哦,说不定,也许就是那个帅哥,就是他的老公,凌慕跟在帅哥后面,跟着他走到了大厅,帅哥看见了躺在沙发上的布隆希尔特,单膝跪在地上,对着布隆希尔特,伸出一只手,满含着感情说道:“老婆,我来了,这次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布隆希尔特,半眯着眼睛,看向衣诺黎,衣诺黎看着半跪在地上的帅哥,有些善解人意的对这帅哥说道:“我说这位帅哥,妻子和你闹呢?其实啊女人都这样,嘴里说的和心理想的,就是不一样,所以说呢。”眼神瞄向帅哥伸出的手,在看向布隆希尔特的手,帅哥没过一秒,就悟了,上前抓住布隆希尔特的手,握在手上,布隆希尔特,大惊,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希格弗里德,你这个该死的变态,我如果能杀你,绝对会杀你一百次,一百次!”另一只手不断的向着抓住自己的手拍去。

  希格弗里德无视了布隆希尔特的怒吼和反击:“这次的规则战争,我已经是胜利者了,因为,我的愿望就是见到你,来弥补我的错误。”

  衣诺黎看着被抓住手,反击无效的的布隆希尔特,和厚着脸皮在那里表白的希格弗里德,看着布隆希尔特痛苦的样子,开口提醒道:“希格弗里德,你的手,太用力了,可以轻一点。”

  希格弗里德诧异的松开了手,看着被自己抓红的手腕,心中愧疚:“是我太急了,对不起啊,老婆!”

  布隆希尔特在听到前面的话,还算正常,在最后一句话说出来之后,布隆希尔特感觉血气上涌:“你!你!谁是你老婆!你在这样叫我,我就杀了你。”双手凝聚出金色的长枪,做了个攻击姿势。

  希格弗里德直接无视了布隆希尔特的威胁,走上前,布隆希尔特在众人的惊呼声,金色的长矛猛地向前刺去,没有想象中的鲜血四溅,击中希格弗里德的布隆希尔特,反而手一抖,金色的长矛掉在了地上,化作了光芒消散了,布隆希尔特揉着手腕:“MD,每次打你自己都嫌疼,你怎么这么硬!衣诺黎,你准备看到什么时候!”

  衣诺黎拍了拍手:“布隆希尔特啊,你就从了他吧,你看人家长的帅,有对你痴情,其他女人看都不看一眼,多好的男人啊,还是说难道你不喜欢男人?”布隆希尔特察觉到了衣诺黎和众女看向自己的眼神中有警惕的感觉,这个该死的魂淡,到底在胡说什么,等等,也许这样就能拜托那个变态了,当即随着衣诺黎的话继续说下去了:“没错,我就是喜欢女人,怎么样,你们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现在恋爱自由!而且,同性恋,也不是精神病,它早就从精神病中除名了,虽然你们都长得很漂亮,但是,放心,你们还入不了我的眼睛。”

  希格弗里德哈哈一声大笑,金色的头发配合这他的笑容,就如同夕阳的晚辉一般,灿烂:“老婆,莫装,莫装,中国不是有句话,叫知子莫如父,而知你者,非我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