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姻缘与神话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十一章姻缘

  怎么会变成这样,凌慕心中无奈的想着,在别墅一番折腾过后,衣诺黎建议希格弗里德,带着布隆希尔特去约会哦,布隆希尔特当时觉得很不可思议,死都不肯接受,但是在衣诺黎说了一句话后,布隆希尔特就答应了,但是有个要求,要衣诺黎陪着自己去,于是,衣诺黎拉着凌慕,陪着上街约会去了,其他人都给丢在了,别墅,看起来很没良心啊,走之前,卡莲还嘟囔着,让我一起去嘛之类的。

  不过俩个少见的外国人一起上街,一个很漂亮,一个很帅,太吸引目光了吧,凌慕被盯得有些不自在,往后走了几步,脱离了目光,长叹一口气,衣诺黎在他的旁边出现:“很累吗?我其实也很累,布隆希尔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很讨厌希格弗里德,就像天生的仇人一样,但是希格弗里德却是很喜欢布隆希尔特,就像天定的姻缘。”

  凌慕看着在拼命献殷勤的希格弗里德,苦笑了一下:“既然天定,那就不容我们插手了吧。”

  衣诺黎看着走在前面的一对冤家,一个在不断的讨好,一个在不断的拒绝,想想时间也差不多了:“你们也走这么就了,有点累吧,我们坐会去。”

  凌慕在次在女服务员异样的眼光中,开了个宝箱,看着服务员的眼神,他的眼神怎么感觉,像在看人渣,这个人有点熟悉,是谁啊?

  凌慕看着留给自己的位子,是在希格弗里德的旁边,两个女人坐在了一起,衣诺黎看见凌慕投过来的疑惑:“这是布隆希尔特要求的,和我无关。”摊着手,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布隆希尔特用了的敲了下台子:“为什么要这样烦我!给我个理由!可以吗!”

  希格弗里德脸上透着严肃:“我是选中者,和你们传承者不一样,不一样的原因你们也知道,因为有可能是英雄,或者某些神话中的人的转生,和你们猜的一样,我的确是传说的转世,我的愿望其实就是为了见到布隆希尔特,我的妻子,我曾经做错了一件事,失去了我的妻子,所以我就是为了弥补我的过错,才出现的。”

  布隆希尔特在次敲了几下台子:“那你的真名呢!和你的传说呢!说出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长得像什么的,都是鬼话!”

  希格弗里德从容的喝了口咖啡:“我的真名就是希格弗里德,当我从我的记忆中醒来,就我舍弃了原先的名字,改用了真名,你们知道尼伯龙根的指环吗?”

  衣诺黎和布隆希尔特都摇了摇头,却看见凌慕点了点头,衣诺黎把目光投向了凌慕,要说为什么凌慕知道,因为原先凌慕也没什么爱好,就喜欢看神话传说什么的,凌慕在心中回想着,希格弗里德,布隆希尔特难道是?

  希格弗里德被布隆希尔特的威逼继续着刚才的话题:“不知道也行,我从新来和你们介绍在贯穿欧洲的莱茵河河底有一块闪闪发光的魔金,传说如果有人能够将它铸成戒指后,就会拥有统治世界的力量,只有断绝爱情的人才能完成这一项壮举。

  有一天看护魔金的三个仙女在莱茵河河边玩耍,却被尼伯龙根家族的阿儿贝利希无意中看到。阿尔贝利希是雾魔,有很强的力量,但他也是一个侏儒。当他看到三个赤身裸。体,如出水芙蓉的仙女,不由心生爱慕,向仙女求爱,但三个仙女断然拒绝了他,无情的嘲笑了他。阿尔贝利希一向对自己丑陋的外貌很自卑,于是发誓断绝爱情,然后潜入河底,盗走了魔金,铸成尼伯龙根的戒指。仙女追悔莫及,而一向清澈的莱茵河河水也像是看到了冥冥将要发生的灾难而变的一片浑浊。

  瓦尔哈拉是天界众神新建成的神殿,众神的弗王特与众神的女王弗利卡满意的看着金碧辉煌的新建成的神殿。这一座神殿是巨人法索特与法弗纳新建成的,而弗特是以众神中最美丽动人的美丽神弗莱亚为新建成的报酬。

  现在弗特突然又反悔了,他既不想失去众神中最美的,也不想离开这一座宏伟的神殿,于是他提出用阿尔贝利希的尼伯龙根的戒指来代替弗莱亚作为报酬,巨人答应了。

  于是弗特下界寻找戒指,他在阿尔贝利希藏身的洞穴中找到了他的踪迹,并用诡计诱出了阿尔贝利希。阿尔贝利希果然上当,当他被带回天界后,他提出用尼伯龙根家族积蓄的所有财产来换得戒指的所有权,但弗特马上拒绝了。

  绝望的阿尔贝利希于是诅咒所有得到戒指的人,也必将遭受戒指所带来的灾祸。两个巨人很高兴的得到了他们的报酬,但这个时候大地神埃达突然现身,警告众神与巨人,诅咒必将成真,但为时已晚。法索特成了诅咒的第一个牺牲品,法弗纳为了夺得戒指的所有权而打爆了它的头,法弗纳满意的离开了,弗特与众神也回到了瓦尔哈拉。

  法弗纳得到戒指后,生怕有人来抢夺,于是整天惶惶不安。因此他利用阿尔贝利希的兄弟米梅铸成具有变形能力的魔力头盔变形为一条龙,整天潜伏在洞穴中守护戒指。而即使这样,在瓦尔哈拉中安住的弗特也并未因此放心,他清楚戒指的诅咒早晚应验,戒指也会回到阿尔贝利希手中,他当然不会允许这一种事情发生,那个时候尼伯龙根家族的人一定会率众大举进攻天界,于是他就派了自己的九个女儿,女武神下界到战场上收集战死英雄的阴魂,把他们带回瓦尔哈拉复活,以准备最后的“众神的黄昏”。

  弗特与人间的女子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兄妹希格蒙德与希格利德,希格蒙德成长于瓦尔斯家族,而希格利德则在众神的旨意下安排被拐卖,被迫嫁给一个叫赫迪的男人。在一次打猎中,在弗特的安排下,希格蒙德的养父瓦尔斯“不幸”身亡,希格蒙德无家可归,流落四方。结果在机缘巧合下来到了希格利德的家,适逢赫迪不在家,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风雨大作的夜晚,希格蒙德与希齐格利德这两颗受伤的心碰到了一起,彼此一见钟情,但是造化弄人,他们在发生关系后闲谈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是孪生兄妹。

  于是两个人决定冲破世俗的枷锁,一同私奔,但一直对希格蒙德青眼有加的弗利卡对此大吃干醋,她表面上是对兄妹乱.伦的震怒,实际上她却恨希格蒙德对她弃之若履。于是弗利卡发出格杀令,弗特无奈下,命令女武神布隆希尔特不要保护他们,而愤怒的赫迪也开始追杀这一对情人。

  由于布隆希尔特为兄妹的真情所感动,所以暗中保护他们,赫迪追上希格蒙德后与希格蒙德厮杀,但尽落下风,眼看性命不保,但就在关键时刻,弗特的神矛破空而来,击碎了希格蒙德的圣剑。赫迪借此机会一剑刺死了希格蒙德,希格利德悲痛欲绝,准备一死殉夫,但布隆希尔特制止了她,还告诉她,他们将来出生的儿子将是一个盖世英雄,还叮嘱希格利德收拾起被弗特击碎的圣剑,以便将来这一个盖世英雄可以再铸圣剑。希格利德依言逃脱,但布隆希尔特却被愤怒的弗特所抓,为了惩戒她抗命不尊,弗特罚她永远沉睡于山顶的一块巨石上,并让火神用烈火将她包围。她将沉睡,一直到有一个盖世英雄跨过烈火来唤醒她,弗特留下了这样的话就离开了。

  瓦尔斯家族的未来英雄,希格蒙德与希格利德的儿子顺利诞生了,他叫希格弗利德,但他出生后不久,母亲希格利德就去世了,临死前她把希格弗利德托付给了尼伯龙根家族的米梅,也就是阿尔贝利希的兄弟。

  米梅答应抚养希格弗利德的时候也没有安什么好心,他对养子毫无好感,只是希望自己能够重新铸成圣剑的碎片,然后让希格弗利德持圣剑杀死变形为龙的巨人法弗纳,以夺回本属于尼伯龙根家族的戒指,可惜以他能铸成魔力头盔的巧手也无法重新铸成圣剑,而希格弗利德并不相信这一个残暴寡恩,相貌丑陋的家伙是自己父亲,于是他逼迫米梅说出了真相,而弗特再一次出现,他私下告诉米梅,只有无所畏惧的盖世英雄才可以重新铸成圣剑,而这一个盖世英雄也将是米梅的终结者。米梅很恐惧,他很快意识到希格弗利德正是那一个盖世英雄,恐惧的他马上打算,只要得到戒指就马上杀死希格弗利德。

  希格弗利德果然天生就是一个盖世英雄,他重新铸成了圣剑,来到了龙盘踞的洞穴,他吹响角笛招来龙,一阵厮杀后杀死了龙,龙的鲜血染遍了他的全身,只有背部肩胛下的那一小块被落下的树叶所遮挡。希格弗利德这个时候拥有了至强的肉体并精通鸟语,鸟告诉他戒指的秘密,还有那一顶可以变形的魔力头盔,希格弗利德得到宝物后离开了洞穴。

  洞口的阿尔贝利希正与米梅争论戒指的归属,看到希格弗利德出来,阿尔贝利希飞快的逃走了,留下的米梅阴谋献上毒酒,但被鸟看到,希格弗利德一剑杀死了米梅。这个时候枝头上的鸟告诉希格弗利德,在远方高山的绝顶上有一团永不熄灭的烈火,而火中沉睡着一个永远沉睡的美女,她的脸蛋像玫瑰,她的头发像太阳,她的声音像夜莺,这一个美丽善良的女武神布隆希尔特正等着他去解救。

  于是希格弗利德当然义不容辞的答应了,希格弗利德骑上战马,踏上远方高山的绝顶,用圣剑击碎了弗特插在附近的神矛,毫不犹豫的越过了烈火。火焰马上熄灭了,美丽的布隆希尔特在英雄的热吻下缓缓苏醒,布隆希尔特一睁开眼就爱上了希格弗利德,还立下了永不分离的誓言。

  可惜欢乐总是短暂的,接下来总是漫漫无期的痛苦。掌握现在与必然,过去与存在,未来与命运的三位神在纺织世界命运,但金线突然绷断,三位神很惶恐,因为他们看到世界毁灭的命运不可逆转。

  这个时候的希格弗利德还浑然不知,他身披金甲,手持圣剑,骑乘布隆希尔特的战马飞驰而去,临行的时候他把尼伯龙根的戒指送给了布隆希尔特作定情物,完全忘记了可怕的诅咒。这个时候围绕他的一系列阴谋也正在展开,阿尔贝利希的儿子哈格与他的异父兄弟吉比利王格特,还有格特的妹妹格特鲁尼已经精心计划了一场骗局,哈格提出让格特娶布隆希尔特,而格特鲁尼得到希格弗利德,两个人很满意。

  于是格特向希格弗利德献上喝下会失去记忆的药酒,希格弗利德喝下后马上忘记了布隆希尔特,对眼前娇艳如花的格特鲁尼死心塌地,哈格让希格弗利德偷出了送给了布隆希尔特的尼伯龙根的戒指。

  女武神瓦尔特拉德,赶来警告妹妹布隆希尔特,求她把戒指马上送回莱茵河,否则这一个戒指必将带来众神的毁灭,但布隆希尔特因为希格弗利德的缘故断然拒绝了姐姐。瓦尔特拉德意识到一切都将无可挽回了,绝望的走开了。

  阴谋到了最高.潮,被骗到格特城堡的布隆希尔特看到即将举行婚礼的希格弗利德与格特鲁尼后伤心欲绝,她看到希格弗利德手上的戒指,意识到他背叛了自己后很悲伤。

  希格弗利德对她无动于衷,于是布隆希尔特由爱生恨,说出了丈夫身上惟一的致命点,背部肩胛下的那一小块。哈格对这一切很满意,在恢复了希格弗利德记忆后哈格一刀杀死了他,英雄就这样死去,但争夺戒指的战斗还没有结束,哈格与格特开始抢夺希格弗利德手上的戒指。

  哈格杀死了格特,正要摘下戒指,希格弗利德的手却突然指向瓦尔哈拉方向,哈格飞快的逃走了。布隆希尔特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无法挽回的错误,她错怪了丈夫,于是在希格弗利德的火葬中,布隆希尔特跳进了火焰,两个人烧成了灰烬,完成了永不分离的誓言。

  守护戒指的仙女终于找到了抢夺戒指的两个父子阿尔贝利希与哈格,仙女把他们拉下了莱茵河,溺死在了水中,戒指回归水中。这个时候,“众神的黄昏”来临,天边燃起大火,瓦尔哈拉神殿与众神同归于尽。这就是我的传说也同样是你的传说,这是我所背负的罪。”说完这么一长串的话,希格弗里德也感觉到了口干舌燥,这么多一口气说出来,说实话真是很累啊。

  (第十一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