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死掉的神女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十二章死掉的神女

  布隆希尔特皱着眉头,紧崩着脸:“也就是说我是这个传说中最后死掉的神女,我凭什么能相信你。”

  希格弗里德打了个哈哈:“你的刻印能力是诸神的黄昏对么,再加上外貌,宝具,和对我的厌恶,你真的不想信我的话?”

  坐在一边的衣诺黎突然出声:“我信,希格弗里德,为了证明你的身份,你是不是该用一下你的宝具,代表明你的身份。”

  希格弗里德一拍自己的头,憨厚一笑:“我把这个给忘了,老婆,我们走,我来证明我的身份。”

  凌慕发现,布隆希尔特很显然对这希格弗里德的宝具很有兴趣,拉着衣诺黎,为毛拉着衣诺黎,无奈啊,衣诺黎绝对要拉自己,果不其然,凌慕给拉住了一只手,往前拖去。

  四人来到了一个空地上,周围没有人,左手手中的白光凝聚黄色的剑柄,亮丽的剑刃,站在远处都能感觉得到这把武器的锋利的神圣之剑,这就是圣剑吗?

  右手手中白光凝聚,一个头盔出现在了,希格弗里德把头盔往头上一带,整个人开始变化,慢慢慢慢的变大,变大,黑色鳞片也开始浮现,一只巨大的黑色蜥蜴,长着蝙蝠的翼、身披鳞片,有蛇一样的舌头,能喷火;可以把它想像成一条大蛇,有带刺的尾巴,龙的身体几乎完全被坚硬而有光泽的黑色鳞片覆盖,这就是西方龙吗?

  龙出现后,布隆希尔特再也等不下去了,脸上明显的露出了愤怒,不过她依旧没有接受自己的身份,龙嘶吼了几声,变了回来,阿勒,没穿衣服,衣服貌似都裂开了,身后传来尖叫声!一只长矛从凌慕的脑袋边上滑了过去,金属的碰撞声,然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啊,把这个给忘了,呐,小哥,把你的衣服借我一件。”

  就算不说,凌慕也会脱给他的,谁让这里就自己一个男人呢,这么一番闹下啦,几人又坐在了咖啡厅,布隆希尔特清了清喉咙:“我不管什么前世今生的,我就是我,我不是你说的那什么女武神,也不是你的妻子,请你以后放彼此一条生路!可以吗!”

  希格弗里德刚想开口,衣诺黎却在他前面对这布隆希尔特:“你连一个追你的机会都不给啊,我看人家很钟情的,在神话里也不是背叛了,只是给人喝下了失去记忆的酒,所以说呢,你给希格弗里德一个机会,如果他追不上你,那就让他消失好了,不然,你就这样拒绝,他肯定不会放弃的。”

  希格弗里德心中顿时对这个少女充满了感激,接过衣诺黎的话:“是呐,给我一个机会,如果我失败了,那我就从你眼前消失!”

  布隆希尔特犹豫了一下,心中想了想,这未尝也不是个解决的方法:“我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如果不行,你就从我眼前消失。”

  希格弗里德答应下来后准备转身离开,衣诺黎叫住了他:“关于你的神话,也就是说,你的致命伤,和神话里说的一样?在肩胛下?”

  希格弗里德摇了摇头:“曾今是,但现在不是,我的刻印能力其实是弱点补缺,这个唯一的弱点,已经不存在了,除非是对魔术宝具,否则无法对我造成伤害,但是,龙状态下,没有这个能力的。”

  凌慕听着他的话,这不是太BUG了,这种能力实在是太变态了:“你在英灵王座是排第几位?”

  希格弗里德摸着脑袋,显然是有点失落,或者是不满意自己的实力:“我的排名是十二,连前十都没进呢。”

  凌慕此时想吐一口血,这么变态的能力连前十都没进,布隆希尔特的能力,他知道,连到第一的慕容玫都无法闪避的宝具,如果不是希格弗里德正好克制她的宝具,也许他早就死了,心中想着,其他前十的人到底会有多强,慕容玫的能力又展现出了多少。

  说道慕容玫,她的能力又是什么,她不止一件的宝具,唯一展现出来的还是非攻击性的宝具,她来参战的愿望会是什么,难道是为了达成第三法?俄罗斯的三阶中的,爱因兹贝伦家是以达成第三法为夙愿,所谓的第三法,凌慕也只知道一点,是以造神为目的存在的魔术。

  但是不可能,凌慕很快的否定了这个判断,她不是爱因兹贝伦家族的人,她只是受到雇佣,来帮爱因兹贝伦家族夺到许愿书,可是家族付出的是什么呢?

  虽然无法判定她拥有多么高的魔术才能,但是光见过她使用的宝石魔术和逆转因果的魔术,就可以断定,她的魔术绝对能位列魔术师界的顶峰,还如此的年轻,她到底是谁!

  凌慕感觉身体给摇了一下,回过神,发现这里就只有衣诺黎和自己了布隆希尔特和希格弗里德不知道已经什么时候走了,衣诺黎脸上有点不悦:“在想谁呢,想的这么入神。”

  凌慕可不敢说我是在想,慕容玫,这么说了估计自己得睡大街,为了不睡大街,凌慕随口说了几句:“我在想希格弗里德真的追到了布隆希尔特会怎么样,估计会很好玩吧,说好玩貌似不太对,是有趣吧。”

  衣诺黎看着离去的背影,敲了一下凌慕的头,有些感伤的说道:“不用想,而是绝对会追上的,这是命运注定好的不是么?神话中,不对是前世,没有好好结束的情侣,将会在这里重新的开始,不是很完美的结局吗?”

  凌慕脑海中想着他们作为情侣的样子,还是挺般配的,不过,布隆希尔特是要杀自己的人啊,如果,她有了男友,还这么强,那自己还有什么活路吗?凌慕打了个寒颤:“是吗?”

  衣诺黎看着凌慕打着冷颤,认证的对这凌慕说道:“看你的样子,貌似挺害怕布隆希尔特的,其实,魔术师都这个样子的,该杀的时候的绝对不会留情,这就是魔术师。”

  看着衣诺黎认真的样子,凌慕有些战战兢兢的:“是吗?”

  (第十二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