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神之光辉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十六章神之光辉

  这样的互相伤害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那个连存不再在都不知道的东西,为了魔术师那所谓的“根源”,就这样把这里的这么多的生命消逝在这里吗?脑中不断浮现着,十年前,火光冲天,鲜血染红脚下的土地,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在次发生,凌慕抬起头,看着天空,命运的长线,终于轮到自己来逆转了吗?还好今天是星期七,没有学生在学校里,这样即便发生什么,也不会伤害到这里的学生的。

  卡莲突然停住了脚步,身前浮现了一个白色的魔术阵,手在魔术阵上写了几个咒文,眼前的魔术阵很快的支离破碎:“如果这里的魔术阵都集中在一起,这样的话,很快就能破坏这个魔术阵了。”卡莲看到凌慕脸上寒意冷冽,舒缓了下气氛,凌慕听到卡莲的话,冷冽的表情舒缓了一点,但是远处传来的一声惨叫,凌慕脸上的寒意更甚了,卡莲和凌慕相望了一眼,都快速的向着声音的发散地跑去。

  看着倒在眼前的穿着校服的学生,呼吸似乎都停止了,一副即将死去的样子,心中越发的浮躁,上前抱起学生的头,试探着呼吸,观察的心跳,还好还不是很微弱,凌慕突然看见了眼前的学校在一瞬间,化为火海,学生们惨叫着。

  “啊”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凌慕抱着头,跪坐在地上,卡莲看着凌慕的脸色变化,查看了下,眼前的学生,发现体内的精气被吸收干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还是可以解决的。”

  卡莲在地上画着魔术阵,凌慕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武器带有的杀气,向着这边袭来,凌慕知道如果说出来的话,卡莲绝对会被击中,只能直接扑向卡莲,凌慕并没有被击中,仅仅是被武器的气,所擦到,左手臂上就立刻被划出了一个口子,鲜血四溅,卡莲看着鲜血,不断的滴着,在看向刚刚自己站立的前面,一个深坑,一把黑色的剑,剑带走寒锋,如果刚不是凌慕扑开了自己,那么在中间会多上一具,自己的尸体,矗立在正中央,剑带着黑色的星芒在消散,卡莲迅速的转过头:“凌慕,你没事吧?”凌慕并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捂着自己的伤口,卡莲观察到了,迅速的,撕裂了自己的衣服,做了个简单的包扎,血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卡莲衣服的包扎下,竟然很快的停止流血。

  凌慕活动了下左手臂,发现自己的手臂血已经被止住了,手撑着墙壁,缓缓的站起来:“卡莲,你呆在这里,你先救这个学生,至于我,先去看看是谁偷袭的我们,你最好尽量不要出来。”

  卡莲本来想拒绝,想让凌慕留下来,但是主动出击又何尝不是一种好的策略,凌慕,已经获得了规则之力,只要对面不是参战者,不对即便是参战者,以观战者的身份,没有人回去主动攻击他的:“嗯,我会治疗好这个学生,你手臂的伤势,被我用魔术暂时压制住了,但是只能压制两个小时。”

  看见凌慕点头后,毫不犹豫的转生离开,在凌慕走出去后,忙碌的画着魔术阵的卡莲,自言自语的一句:“一定要活着呢。”

  学校的教学楼背后,是一片小树林,追寻着,魔术的气息,找到了这里,一个黑色的身影诡异的在树林里穿梭,凌慕凝望着树林:“出来吧,鬼鬼祟祟的,你还有没有魔术师的尊严!”

  猥琐的笑声,伴随着树林之中的黑暗逐渐出现在凌慕的眼前:“我说你呢,还有脸提起,尊严,一个这么喜欢偷袭和使用无耻手段的人,竟然会好意思提起尊严,这两个字!”

  凌慕的瞳孔猛然间收缩,不可能,他怎么还活着,虽然自己曾经在英灵殿的神之座上见过他,可并不代表他还活着:“你竟然还没死,玛里奇-陆!还是应该叫你陆源剑!”

  猥琐的身影没有靠近阳光,惨白的皮肤,真是不像人类啊:“我是随便你怎么叫我,反正你也快死了,对于你,我想一个参战者的规则灵魂的能量,绝对能用很久,我想为伟大的魔术师,也将会是第一个到达“根源”的魔术师,作为踏脚石,你应该会很荣幸吧,你的名字将会永远的记载在,魔术师界的历史中!”

  “根源就是你的愿望吗?”凌慕云淡风轻的说出根源,在陆源剑的眼中就看成了是对“根源”的蔑视:“不错,“根源”就是的愿望!”

  凌慕闭上眼睛,五感封闭,武器的纹路很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手中光华闪过,逆光剑,在此出现在了凌慕的手中,凌慕摆了个战斗的姿势:“无论你是怎么活过来的,但是对于你的愿望,很抱歉,你的愿望,将会由我来亲自粉碎!”

  陆源剑的双手放在胸前,黑色的星芒闪烁:“你认为,你的能力,还能对我这个参战者,造成多少伤害吗?同一招,是不可能对我奏效两次的。”

  双手之间出现了一本黑色封面的书,惨白的双手,不断的翻着书页:“愿以灵魂,作为祭品,唤来无限的灾厄,这就是这本书,这件宝具的真名的注解,灾厄之书!”

  即便隔着不少距离,书中传来的凄惨的叫声,和惊人的怨恨,他到底杀了多少人,才会聚集到如此之多的怨念,凌慕的手紧紧的握着手中的逆光剑:“也许,今天就是你迎来救赎的时候,将会由我来终结你罪恶的命运。”

  陆源剑手中的灾厄之书,书页开始飘散,陆源剑伸手一指,书页,向着凌慕席卷而来:“如果说我是被原罪粉碎了心,那么你就是被正义所扭曲的人,你说我们今天是谁会迎来救赎呢?在这神之光辉的赐福下!”

  (第十六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