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英灵殿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十七章英灵殿

  在陆源剑说完神之光辉之后,书页向着凌慕袭来,凌慕手持着逆光剑,仅仅是一剑,所有的书页,全部碎了,碎的满地都是,虽在地上的书页,却形成一个魔术阵的样子,魔术阵内的哀嚎刺激着凌慕的耳朵,魔术形成的能量,不断轰击着凌慕,不给凌慕任何的停顿时间,在攻击了一断时间后,咒弹突然停止了攻击:“好了,时间到了,该结束了,参战者,你就死在这里吧!”

  凌慕想要移动,却发现自己的脚就像长在地上一般,无法移动,看着不断走来的陆源剑,自己只有一次机会,要在最好的时机,选择一击必杀的机会,手中的匕首,猛然向前投掷,陆源剑身前浮现了灾厄之书的书页,书页瞬间消失,但是同样,带着凌慕的逆光剑,也同样消失了。

  陆源剑狞笑了起来:“还不愿放弃吗?你这该死的人!”

  凌慕继续在等,在等他继续的靠近,自己现在的魔力能够在次聚能出这把武器,脑海中回忆着,聚能出的东西却让自己大吃一惊,怎么不是逆光剑!这是什么,凌慕看着自己聚能出的东西,一把钥匙,怎么回事?

  凌慕突然感觉天旋地转,自己突然出现在的地方?即便只来过一次,但是绝对不会忘记的地方,英灵殿!明明自己,一剑直接划破了袭来的所有书页,怎么突然来到这里,与上次不同的是,没有神之座的出现,取而代之的的是无限长的阶梯,阶梯上黑衣一闪,黑影双手张开:“上来吧,让这个世界上的神来见证,我到达根源的时刻!放下你的武器,作为我的第二见证人吧。”

  “神?”凌慕开始哈哈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笑话:“亏你还是魔术师,这种事你都说的出来,陆源剑,你是怎么想到的?受刺激了?还有你要知道,前一刻,我们还在互相的厮杀,来到了这里你就能让我放弃?”

  陆源剑斜着眼看着凌慕,言语中带着欣喜:“既然不明原因的出现在了这里,我们也没有必要继续战斗下去,反正我是没有战斗的意向了,如果你不信,你可以不用跟上来。”陆源剑不理会凌慕,一个人走上了阶梯,走了没几步,陆源剑回过头:“对了在这里,是没有办法,战斗的,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凌慕想要聚能出武器,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反应,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痛,从四肢传来的剧痛,凌慕瞬间就倒在了地上,还好这个疼痛只存在了几秒,凌慕从地上站了起来,在杀他之前,还有一个疑问要了解下,看他没有战斗的意向,就先问问吧:“我不想知道任何关于,什么根源的事情,在此之前,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活过来的。”

  陆源剑坐在阶梯上,用手指了自己:“我?那还得多谢你呢,你知道被动刻印么?我的能力就是永恒,理论上来说,我死后,只要凝聚够足够的魔力,就能重组自己的灵魂和身体,也就是说我永远不会死,如果不是你杀了我一次,我还永远都无法知道我的刻印能力。”

  陆源剑继续往前走着,凌慕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看似无止境的阶梯,只是走了仅仅两百多层,一个巍峨的宫殿出现在凌慕的眼前,五百四十个大门,每个门宽可容八百位战士并排进出。正门上方有一个野猪的头和一只鹰;这鹰的锐目能看见世界的各方。宫殿的四壁是由擦得极亮的矛所排成,所以光明炫耀;宫的顶是金盾铺成。宫内的座椅上皆覆以精美的铠甲,凌慕心中回想着,看着铠甲,这就是北欧神话的奥丁给他的客人的礼物。凡是战死的勇士,所谓恩赫里亚,为奥丁所器重者,皆得入此宫为上客。

  以勇敢为无上之美德,以战死为无上之光荣的北欧人,因而也视奥丁为胜利及战争之神。

  北欧人以为每逢人间有战争的时候,奥丁就派遣他的侍女瓦尔基莉们到战场上去,从战死的勇士中挑选一半,背在她们的快马上,从虹桥碧佛洛斯特进入那瓦尔哈拉宫殿,先由奥丁的两个儿子在宫中欢迎,然后被带到奥丁的御座前接受嘉奖。

  如果战死者中有诸神平日中意的人,那么奥丁必亲自起身欢迎,以示特殊的礼遇。在瓦尔哈拉宫中,又有盛筵飨待那些被接引上天的战死者,美貌的瓦尔基莉们此时也穿着纯白的长衣,殷勤地为勇士们劝觞。

  这些瓦尔基莉们,一般据说是九个,以大杯盛美味的神羊乳,大盘盛野猪肉,请勇士们放量饮啖。这野猪肉也是宫殿中的珍品,乃是神之野猪沙赫利姆尼尔的肉,每天由神宫的厨子安德赫利姆尼尔割下来在大锅里烧好,却从来没有不够的时候,虽然奥丁的客人都是好食量的北欧勇士。这野猪也是神奇的,刚割了它的肉,它立刻又生满了一身肥肉。

  勇士们醉饱之后,又常在宫外的旷野上战斗,直至战死,日落后复生。在那里,美丽的瓦尔基莉们又在侍侯,将大斗里的神羊乳倾在各个勇士的心爱的杯子里,这杯子是用他们仇敌的头盖骨做成的。

  就是这样天天饮宴比武,白天战斗至死,夜晚复生宴饮。勇士们在瓦尔哈拉宫中训练,他们是诸神的劲旅,将在诸神的黄昏时与神一起并肩战斗。这种生活,是北欧武士们所能想象的最美满的生活,所以奥丁也是他们最尊敬的一位神。这就是北欧神话的记载,这英灵殿的神话正体现了古日尔曼蛮族所向往的理想生活——白天战斗、晚上豪饮;无所畏惧地迎接挑战。

  不过这个只是神话,这个和英灵殿存不存在有半点关系吗?但是和记载上的一模一样?怎么可能!如果这些存在,这些神明又是怎么消亡的!诸神之黄昏?既然是神,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的消亡,凌慕心中飘逸不定,英灵殿的一个门开着。

  这应该是,刚刚走在前面陆源剑所开的门,凌慕犹豫着跟不跟进去,而且传说中的英灵殿怎么可能会禁止武力,按照神话所记载的,白天战斗至死,夜晚复生宴饮,怎么可能会被静止,这里太过安静了,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思量再三,凌慕还是决定跟进去,不为其他的,就把他当作在前面的踩雷人吧,走进辉煌的大门,安静,还是安静,除了安静没有其他的,连一点风声都没有。

  尽头?陆源剑?站在那里做什么,凌慕在他背后保持着距离,观察着他,他的身前,出现了一个宝石,一块亮白色的宝石,陆源剑伸出手,想要抓住它,却扑了个空,宝石就像投影的一般,他的手直穿了过去。

  (第十七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