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苍白的正义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十九章苍白的正义

  这就是诸神的黄昏吗?看着石碑上的记载,那既然这样,我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石柱的最后的红色字迹,奥丁所指引的人,将会成为整个英灵殿的主人,凌慕的记忆全部出现了同一幕,石碑上的字迹,鲜红的字体,就如同,红色的烙印一般,指引着凌慕。

  在凌慕,手即将触碰到石碑的时候,一把白色的剑,拥有无比华丽的剑身,斩碎了石碑,在石碑碎裂的同时,凌慕周身的记忆全部消失,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周围的世界也开始扭曲,逐渐化作一个黑色的虚空,凌慕抗拒不了强大的吸力,在即将被吸进虚空的时候,一只手拉住了凌慕,把他从虚空的吸力中摆脱出来。

  抬起头,发现自己出现在,学校中,漆黑的树林,看着拉着自己手臂的手,黑色的神父服?是神父?张家阳神父对着凌慕笑了下:“没想到你竟然会打开第八遗迹,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既然打开了,那就顺便毁了,第八遗迹真是危险啊。”

  圣堂教会的第八遗迹?不是禁地吗?怎么会给我打开?还被他毁了,第八遗迹不是神秘之地吗?一连串的疑问,却没有问出来,心中对于这个世界的神秘却多上了一层面纱:“神父,你是感应到了第八遗迹的出现,才来破坏的?不过第八遗迹,不是你们的神秘之地吗?怎么会给我打开?”

  神父走上前,把插在地上的剑拔了出来,剑柄和剑身都是白色的,一把纯白的剑:“所谓的第八遗迹,只不过是假称,所有邪神留下的遗迹,都会被称为第八遗迹,你刚遇到的就是邪神霍德尔的神殿,虽然这些邪神早就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即便留下的遗迹,对于普通的人伤害还是很大的,所以我们这些主的信徒,要消灭这些遗迹,如果这些东西给魔术师协会的人知道了,不知道他们会有多疯狂的去研究这些东西,所以呢,对外撒了个谎,说第八遗迹,是我们主留下的遗迹,至于为什么会给你打开,这要问你了,我哪知道你怎么会打开,不过一般能打开这种遗迹的人,是被什么所误导的。”

  神父拔起的剑并没有消散,而是,投掷向了不远处的树林:“鬼鬼祟祟的,偷听?你真是恶俗呢,异端!”

  凌慕刚给脱险,如果不是神父,即便自己脱离了虚空,也会死在陆源剑的手上吧,长叹了几口气,舒缓了下,紧盯着,从树林阴影中走来的 猥琐身影:“没想到,圣堂教会竟然也会出你这种有才能的人,如果你是魔术师,那该多好,可惜了,你是神父,天主教会的走狗!”

  神父不理会陆源剑,和他擦身而过,走到了插剑的树前,拔出了剑:“人们白白承受了天主的爱,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教会内以爱天主、爱他人、爱自己来回报天主对我们的爱。”

  陆源剑转过头,盯着神父的背影:“留下你的剑名,我们就此别过,下次,再见面,我们就是敌人。”

  神父举剑,指向陆源剑:“不要说的这么好听,我想你为了挣脱邪神的束缚,魔力也已经差不多了吧。”

  陆源剑抬起一根手指,手指搭上剑的一边,把剑压下:“我从你身上感觉不到魔力的存在,也就是说你是直接用的规则之力,但规则之力和魔力完全不同,代价也不同,你要知道,我们都是拥有规则的人,但是却没有多少人使用,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规则之力,不是无限的存在,而是会消耗的存在。”

  神父放下了剑,脸色如常:“因为你们没有能力参透,如果参透了,那就是和神秘之技一样的东西,不对,是超越神秘之技的存在。”

  陆源剑从身上的口袋中掏出一瓶水,喝了一口:“我想,即便参透了,在破开空间,毁灭邪神的遗迹,你还能剩下多少力量,也许你和我一样,都是强弩之末了,不要指望那边的小子,他即便我没有多少力量,杀了他也是小问题,只要愿意使用我的规则之力,不过我可不想把这种力量浪费在他身上,小子,算你捡了条命。”

  看着转身离开的陆源剑,神父对着他的背影大声的喊了句:“剑名,苍白的正义,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你要记得写好遗嘱啊。”

  看着他们的对话完全把自己排除外,看着离去的陆源剑,也是一阵无奈,自己聚能过了两次宝具,已经到了魔术回路所能承受的魔力极限,再继续这么下去,绝对不是躺几天的问题了。

  手臂上的伤口,在次流出了鲜血,鲜血染红了衣服,这么快就两个小时了?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放他走一次了。

  (第十九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