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恐怖袭击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绽放!漆黑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二十二章恐怖袭击

  今天,五号了,三月六日,礼拜二,距离规则战争已经开始三天了,这两天过的比任何时候都累啊,脑海中回忆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先是,被原罪谎言规则的墨菲斯托的结界所引去,与观战者阵营的命运规则的慕容玫相遇,相约破坏结界,在破坏结界的时候,认识了赐福真理规则的阿尔托莉雅,传说中的骑士王。

  后来,墨菲斯托现身,慕容玫宝具没有成功的攻击到墨菲斯托,选择了离开,然后墨菲斯托和阿尔托莉雅打了一场,,墨菲斯托展现了固有结界,虚假的幻想乡,只要在结界内就会不间断的复活,阿尔托莉雅使用了对城宝具,亚瑟王的圣剑,Excalibur,带着金色的光辉,斩断了,固有结界,将现实重新连接。

  在阿尔托莉雅的全力一击下,墨非斯托不但没有死亡,而且还有再战的能力,而阿尔托莉雅却失去了再战的能力,在最后时刻,也是千钧一发的时候,赐福善良规则衣诺黎放弃了魔术阵,赶到了现场,墨菲斯托,逃离。

  第二天,先是赐福爱规则的圣堂教会的神父造访了衣家,目的是为了摆脱,规则刻印所带来的效果,无限吸引普通女性的爱慕,衣诺黎提了个简单的提议,却发现神父根本就不是魔术师,也没有作为魔术师的才能。

  交谈了一会后,袭击过自己的原罪嫉妒规则的布隆希尔特来访,委托了个任务,来帮助她摆脱,赐福勇气规则的希格弗里德,希格弗里德展示了自己的宝具,证明了自己的身份,能够变成巨龙的魔力头盔,和圣剑诺托恩格(Nothung),在帮助了她半天后,布隆希尔特许诺,给希格弗里德七天的时间,如果无法成功的追求到自己,就可以要求希格弗里德放弃对她的追求,回去了后,衣诺黎看着等了半天的神父,随便找了个理由,打发神父回去了,虽然同情,但也无可奈何啊,可怜的神父啊。

  第三天,接到魔术师协会的指令,卡莲拉着凌慕去侦查,一个黑魔术的发散地,衣诺黎脸色当时有点诡异吧,不过也不重要,她并没有陪同前去,到了目的地,卡莲并没有发现什么,不过自己却察觉到了压抑的感觉,在卡莲的分析下确认为,黑魔术阵,在破坏魔术阵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学生受袭,在卡莲施放魔术救治学生的同时,再次遭受袭击。

  一把黑色的剑,自己一个人走了出去,给卡莲拖延时间,却发现魔术阵的布置人是应该已经死亡了的原罪愤怒规则的陆源剑,自己和他战斗了几个回合,故意陷入劣势,寻求一击必杀的机会,在自己发动聚能的传承能力时不知道哪里出出了问题,聚能失败,聚能出了一把钥匙,自己莫名奇妙来到了一个地方。

  是一个和英灵殿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自己跟着陆源剑来到了一个地方,在陆源剑触碰到,石柱的时候,自己不明原因的全身剧痛,剧痛消失之后,周身出现了无限的记忆播放,自己摇摇晃晃的,往前走着撞到了什么,石柱慢慢浮现的自己,是有关于众神的黄昏的传说,在手即将接触到的时候。

  突然出现了一把剑,斩碎了石碑,整个空间扭曲崩碎,神父将自己拉出了虚空,并和陆源剑达成了某种协议,各自放手,相约下次再战,陆源剑就此离去,神父在帮自己治疗好了伤势之后,给自己解释了下第八遗迹,不过在破坏的魔术阵的时候,我猜测神父的宝具是少见的对魔术宝具,神父脸色惨白的离开了,不对,是跑了,给女人们追着离开了,心中默念神父安息。

  于是呢,由于昨天旷课了一天,给老师叫了去,和老师说什么,家里有事云云的,老师倒也没为难他,这是CZ市少见的贵族学校,在这里念书的,绝对都是有身份的人,不过例行惯例总归要的,老师看着凌慕一副推脱的样子,无奈的摆摆手:“好了,不要说了,你的情况我了解了,不过下次有事要先请假啊,这次就算了,你回去吧。”

  老师看着凌慕的背影,长叹了一口气:“真是没救了,这群学生,不仅在学校乱搞男女关系,还一起旷课,一旷课就是四个人,三女一男,这年头,真够乱的。”

  凌慕离开了办公室,朝着教室走去,难道自己就这么倒霉,为毛就找我一个人呢,看着卡莲一脸安逸的坐在位子上,凌慕心中就一阵纠结,想起老师看向自己的表情,哎,不说了,坐回自己的位子吧,刚坐下没多久,同学的惊呼声:“看,那个女人是在COS吗?手上的东西,是什么啊?”

  凌慕顺着同学的视线看去,一个女人,不对是一个美女,满头的紫发,身穿着一身油亮的黑色皮装,站在操场中间,女人拿着手上冒着绿色的机械,举起一个扩音喇叭,对着教学楼这边说道:“我是藤木橙子,如果你们常关注反恐新闻的话就会认识我哦,我就是在逃的恐怖份子,现在起,我宣布这所学校被我劫持了,放心,如果你们不乱跑,我就不会像这样。”

  那个自称藤木橙子的女人,按下了机器的一个键,她所站立背后的的操场立刻出现一个大坑,凌慕闻着空气中灼烧的味道,这是,炸药!威力这么大的都可以媲美,军用炸药!

  同样闻到炸药味的慕容玫,用手捅了捅凌慕,在他悄悄的耳边说道:“藤木橙子,这个名字是,衣诺黎和我说过,是日三阶的人,魔术不怎么样,但是确是个出名的恐怖分子啊,对了凌慕,我得告诉你一个很不幸的消息,也许,你不知道,如果在这些人面前,使用魔术,这里的人都会死,不是被外面的人杀掉。”

  慕容玫悄悄的指了下周围的人,然后凝视着窗户外:“是被魔术师协会的人清理掉,所有目睹魔术而非魔术师的人,为了魔术的秘密性,牺牲小部分人也不是不可以,这就是魔术师协会的铁则,而且,你看,有的时候,不用魔术也是能解决的吗!”

  慕容玫伸出一根纤长的手指,指着把外面包围起来的警车,一队特警,举着防暴盾牌,往里面缓慢的行进着,可是刚走进没几步,一个特警,连人带盾炸的粉碎。

  藤木橙子听见了爆炸声,在原地做了个优美的舞姿:“对了,外面的警察,学校的里面被我布置了很多的地雷,要进来的话,就派很多不怕死的来踩雷吧,还有狙击手,如果想狙击我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如果我死了,这里的所有炸弹都会爆炸,我身上有心音炸药,只要我停止了心跳,就会引发周围的炸弹,周围的炸弹就会引爆周围周围的炸弹,如果想要整个学校的人,给我作陪葬的话,那就开抢吧。”

  凌慕叹了口气,看来暂时没有危险,她的目标不是单纯的做恐怖袭击,如果是的话,她爆破了炸药就走是最好的选择。

  藤木橙子毫无疑问的是参战者,但目的是什么,为了什么要对普通人下手,并不明了,而且如果要说威胁参战者,魔术才是最好的手段,为什么要用炸药这种东西来作为威胁。

  最重要的一点,魔术师绝对不会为了普通人,而损害自己的利益,那么她的目的就不是魔术师,也不是参战者,这样做,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将事态扩大化,扩大到无人不知的境界,可这么做的目的,就只是为了宣传自己如何如何吗?或者是暴露自己来引诱其他参战者?

  (第二十二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