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彼端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二十四章彼端

  凌慕看着走来的警察,那里不是雷区?难道他不要命了?不对,他是为了保护这里人的生命,自愿的,不止是凌慕,周围了学生都开始钦佩起这位警察。

  学生们明白自己的处境,只能看着只穿着白色衬衫的警察,不断的走来,他们不是神,没有办法拯救和帮助眼前这个警察。

  周晓,一步一步走着,仅仅一百米不到的路线,头上的汗润湿了眼睛,有些疼痛,却没有,伸手去擦,停下脚步,周晓看着还剩下的三十米的路程,要说到心中没有一丝恐惧,这是不可能的,只要是个人,都会害怕,而且,死亡如此的临近,只要走错一步,自己就有可能永远的留在这里,到底是,是什么在坚持着自己?是爱?是勇气?还是责任?

  周晓在心中问着自己,在抬起头的时候,看着云飘散的时候,认为自己已经无所恐惧了,但事实,却不是这样,恐惧依旧还是很大,大的让人无法直视,难怪曾经的史诗英雄,吉尔伽美什在目睹了挚友恩齐都的死亡后,都会感到恐惧,对死的恐惧是每个人类都无法避免的,连到最远的王都无法避免,何况自己这个小警察呢。

  奇迹吗?真是奢侈呢,也许有些人一辈子都用不起啊,恐惧所诞生的绝望?我会堕入这黑暗吗?周晓猛然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个坚韧的目光,看着远处的学生,坚持我自己的,就是意志,我自己的意志,坚持自己理想的意志,这次的他依旧走得很慢,但是却不缺乏勇气,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三十米走了三十分钟,藤木橙子看着离着自己不到十米的警察,撅着嘴,不满的看着警察:“我说,厅长大人,你走的也太慢了,到这里花了一个小时,这样我都快没耐心了,对了把你的枪交给我。”

  周晓环视了下左右,将手枪抛给了藤木橙子,这个抛物线真是美丽啊,说不定是自己见到的最后几幕呢,周晓任凭这头上的汗,留到脸上:“我说,其实我能走到这里,已经是个奇迹了,不是吗?你就不要嫌等得久了,快说你的目的吧,这里没有人能听见我们的交谈了。”

  藤木橙子放下了手中的扩音喇叭,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对着周晓说道:“周厅长,你说奇迹什么的,真不觉的可笑吗?以你,参战者的实力,通过一片雷区,不是太过简单了,啊勒阿勒,我把这个给忘记了,也许你是选中者,不对,就是选中者,所以不知道怎么使用,不过不要紧哦,我的目的就是杀了你,所以,你就不用知道怎么使用能力了,不过,如果,我直接杀了你,是不是太没趣了,所以呢,我要让一个学生拿着你的枪,杀了你这为了救他们的学生,然后就放了这群学生。”

  藤木橙子在次举着扩音器,对着教学楼,大声的喊着,声线虽美,但却没有感情:“里面的来一个人,杀掉这个警察,愿意的出来声,对了,如果你们杀掉这个警察,我就放了你们,反之,我从五数到一,没有人出来,我就引爆一个教室,让他们给这个警察陪葬。”

  藤木橙子伸出右手,做了个五的手势,刚刚放下一个手指,一个男生从窗户上跳了下来,对着藤木橙子大声的出声:“我来!”

  藤木橙子,看着回答的学生,满意的点点头:“虽然,你快的引人怀疑,但是,你不可能对我造成威胁,所以过来吧,你们的教学楼到这里,没有地雷,只有炸药,所以放心的过来。”

  男学生对她点了点头,快速的从教学楼走了下来,藤木橙子很是满意的看着走来的男学生:“帅哥,能告诉我的名字吗,顺便也让这位警官知道,杀他的人的名字,免得他找不到仇人。”

  男学生只是看着周晓,淡谈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没有一丝感情的语言:“凌慕,警官你的名字呢。”

  周晓看着凌慕,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似乎眼前站的绝对不是要杀他的人,而是多年的好友一般:“周晓。”

  凌慕接过藤木橙子递过的枪,枪指着周晓,同样没有感情的语言:“为了救这么多的人,周晓,我想他们会记得你的名字的,而且,为了保护他们,你死的绝对是有价值的,所以,请安息吧,警官。”

  周晓彷佛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奇迹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存在呢:“没有人会怪你,藤木橙子,希望你遵守自己的诺言,在我死后放过这些学生。”

  藤木橙子满脸兴奋的看着对峙的俩人,不是对峙,而是单方面的威胁吧:“放心吧,你的遗愿我绝对会达成的,所以,凌慕帅哥,开枪!”

  “砰”枪声,周晓却没有等到预想而来的疼痛,睁开眼,难道是打偏了?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没有鲜血的痕迹,不可能,五米的距离,除了瞎子,不对,即便是瞎子,给他指个方向,都绝对能打中的,所以只有一种可能,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杀死自己。

  那他的目标是,周晓目光转向了藤木橙子,只看见本来冒着绿色光芒的机器,已经变成了一块黑色的废铁,被她的主人丢在了地上不闻不问,藤木橙子,看着对着自己举枪的少年,走上前,在他耳边诱。惑的说道:“你不会杀我,不是吗?虽然,你破坏了机器,但是,我身上有心音炸弹,一个可以媲美小型核弹的炸弹,你是知道的,你真的很聪明,但是呢,你杀不了我,不是吗?”

  凌慕没有说话,把枪交给了走来的周晓,周晓接过枪:“谢谢你,不杀我,虽然,最糟糕的下场我早就准备好了,算了,不说了,真是谢谢了。”

  凌慕却突然的一阵头痛,头痛的身体疲软,一些景象,浮现在了他的眼前,距烈的爆炸,毁灭了整个学校,无数的残肢断臂,没有人能够幸免,这和上次所出现的景象一模一样,绝望,破坏,黑暗,充满了整个角落,学校变成了一片教徒,也就是说,这些又能会发生吗?

  绝对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怎么才能够阻止她呢,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要做恐怖分子呢?绝对有原因,只要找了原因就能完美的破解这命运吗,一个魔术师为什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劫持我们吗?”

  藤木橙子,脸上浮现这轻松,即便被枪指着,依旧是那么潇洒:“我?为了逼,这些个该死的警察,出来,然后杀掉。”

  凌慕虽然有点宅,但是新闻的了解还是多的,早就听说,藤木橙子,喜欢袭击警局,外界都认为,这是藤木橙子为了显示自己手段的高明,才表现出来的,但是,事实貌似并非如此:“你为什么这么想杀警察?你为什么要做恐怖份子,为什么要杀人!”

  藤木橙子潇洒的摊了摊手,潇洒的目光,不带着一点点的留恋:“你们都知道我是日本人,但是,你知道吗?我不是在日本长大的,我是在中东长大的,我的父母十三年前,都死在了警察的手上,父母死了之后,你要知道一个七岁的小孩,能在战乱的地方生活。”

  藤木橙子自嘲的笑了笑道,手指着学校里面的学生:“中东可没有什么慈善机构,每天都是不断的战乱战乱,像我这样的人,每天都会有不下于几千个人,为了生存,我只有一个办法,去抢!不断的去抢我所需要的食物,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每次都认为跑不了的时候,都能跑掉,有些和我年龄一样大的人,和我一样,可是却跑的慢,死在了那些店家手上,一开始不习惯,但是后来,我就坐在屋顶上,看着这些尸体,吃着食物。”

  此时橙子的笑,让凌慕感觉到了伤痛和诡异:“那是我心中就想着,这些都是失败者,失败的人,只有死亡,难道不是吗?不过对于杀死我父母的人,警察,却有种天生的厌恶感,直到有天,我用炸弹,杀死了那杀我父母的那个警察一家人,你知道吗,中东的房子,实在太不牢固了,就一点点的炸药,就把一家八口人,全部炸死了,在他们睡的真香的时候,他们死在了自己的家里,在他们死后,我突然感觉到了快乐,不对是愉悦,然后我就开始乐此不彼的袭击,每次看到从警察的死,我都会很开心,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是国际知名的恐怖分子。”

  藤木橙子笑着站了起来,拉过凌慕的手,大声的说道:“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是不是错的,因为我知道,错的永远不会是我,是这个世界!既然,这是个错误的世界,那就让我来纠正!让这个世界变的充满了愉悦和幸福!”

  (第二十四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