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愉悦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二十五章愉悦

  凌慕甩开了藤木橙子抓着自己的手,两种人,完全不同的人:“这是你强加给人的,绝对不是你所说的幸福和愉悦,其实愉悦不是别人赋予的,人类会本能的追求愉悦,无论是情感还是肉体,都会向着愉悦的走向发展,这就是人类,你所说的我绝对不会承认,像你这种强加给其他人的幸福和愉悦,会是真正的愉悦吗?还有你的遭遇算凄惨吗?”

  凌慕脸色开始变化,语气也开始有些偏激:“如果我告诉你,我亲眼目睹了家人的惨死,虽然最后那个人在准备杀我的时候,被我杀死了,就这样,我自小也是一个人长大的,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甚至连一个关心自己的人都没,就这样活了过来,即便从没有找到什么愉悦,也不知道什么是幸福,不过和你不同。”

  凌慕突然带着一丝微笑,一种解脱和舒坦的表情:“我有一个人交给了我正确的方式,一个老人,他告诉了我什么事正义,什么是幸福,老人所帮过的人脸上露出的笑容,绝对是幸福的,虽然我自己从没有感觉到过,但是他们脸上的笑容,绝对是我所希望看到了,我的梦想,就是正义,阻止像你这样的人。”

  凌慕双眼泛着寒光,虽然对她的遭遇很是同情,但是呢,伴随着自己所看见的景象,心中的绝望无力的泛起,血液的流动也变慢了,脸色开始变的惨白,凌慕已经无法站立了,只能坐在了地上。

  藤木橙子没有丝毫被训斥的感觉,反而脸上带着红晕看着凌慕,也来不及从地上站起来,无视了周晓举着枪的手,直接爬了过去,就像看到了什么稀有的珍宝一般:“原来我们是同类人呢,既然你也杀过人,那么你应该知道,手刃仇人的快感,绝对不是一般的快乐所能代替的,那种满足的幸福感,和愉悦。”

  凌慕直视着藤木橙子,她的症结在这里吗,和当初的我有一点像:“你错了,我杀死我的仇人的时候,没有丝毫的你所说的,愉悦,也感觉不到幸福,有的只是无尽的感伤,和痛苦,也就是说你为了追求这种快感,不断的去把警察看做仇人,去杀戮,你这样的人生还有希望吗?”

  藤木橙子“切”了一声,语气冰冷但却有带着一点颤抖:“我从不认为,我的人生还有什么希望,像我这种人,能不够活过明天都是问题,希望?还是不要留给我的好,为什么你会感到感伤和痛苦呢?明明是多么快乐的事情。”

  凌慕察觉到了藤木橙子所认知的错误,有回旋的余地:“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去杀掉那个警察,你到底是为了谁才去杀他们的!”

  藤木橙子的目光带着疑惑,口中重复着几句话:“为什么要杀警察?我是为了什么?对呢,我是为了谁呢?”藤木橙子想了一下,脸色变的惨白,身体软软的倒在凌慕的身上:“是父母,你的痛苦就是来源于他们对吗?为什么我一直没有想到呢?”

  凌慕抱着倒在自己身体上的藤木橙子,冷静的安慰着胸口的女人,即便在前一秒,还是要杀自己的敌人:“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是来源于自己,但是却又终结与自己,有始有终,有得有失,你知道吗,原先我听过这样一个说法,杀了太多的人,总有一天会变成恶龙,用金钱践踏大地,用权利遮蔽天空的怪物,他们会开始依赖暴力,并失去人类的能力,开始听不懂人类的语言,人无法允许龙的存在,却想不到是自己催生出的怪物。”

  冷漠的话语,却带着同频的颤动:“每个人都会犯得错误,不对,这不是错误,逃避,无论是谁,都会逃避,自己所不愿意面对的,但是逃避解决不了问题,逃避只会加深自己的错误,所以站起来,终结自己所写的错误。”凌慕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对着藤木橙子伸出了一只手,示意着自己拉着她站起来。

  藤木橙子却没有伸出手,也没有站起来,低下头,脸上再无一丝疯狂的神色:“你想说这就是我的救赎吗?但是如果这么简单就被救赎,那些被我杀死的人会怎么样?不会气死吗?再说你也了解的到仇恨的力量,无论怎样也无法终结的因果,像我只能永远的无法得到救赎,你看这个,这就是我的罪。”一个黑色的刻印浮现在藤木橙子的手上,这是参战者的刻印,是原罪的标识。

  凌慕头次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遥远的距离,藤木橙子此时就像即将坠入深渊的人,上面只有薄薄的一层,只要动一下,就即将坠入永恒的黑暗,这是什么感觉?黑暗?还是绝望?凌慕弯下腰,强行的拉着藤木橙子站了起来:“放心你得罪离你很远呢。”

  “原来你就是我的救赎啊。”藤木橙子手上的刻印化作星芒消散在空气中:“不过呢,都结束了,也不可能继续下去了。”

  慕容玫在教室里,看着凌慕拉起了藤木橙子,手机突然发出一震噪音,慕容玫看着手机,嘴角狠狠的咒骂了一声:“未来竟然被改变了,这怎么可能?”

  伴随着一声枪响,同一瞬间手机又传来一阵噪音,手机的屏幕扭曲之后又展现了新的内容,慕容玫满脸凝重的看着手机上的内容,仅仅握住了手机:“这不可能,在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未来竟然被改变了两次!”

  某座酒店里,三个男人,坐在三个角落,彼此举着杯,却突然都停下了喝酒的动作,观战者的使徒公平放下了酒杯,依旧不变的悠闲:“你们感觉到了吗?”

  原罪和赐福的使徒却陷入了沉默,他们感觉到了,未来被强行改变的巨大能量,这就是传说中的魔法吗?即便身为英灵的他们也无法做到如此的地步,观战者的使徒公平,放下了金色的酒杯:“赐福,释放出这个能量的人,正是我们观战者阵营的人哦,是最不被你看好的人,原罪,不要再动歪脑子咯。”

  赐福的使徒权柄放下了酒杯,说话的语气带着一种,王者的气势:“即便这样又如何,他是他,你是你,不过上次你没有用出任何的宝具,就能和我们两个打得旗鼓相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已经确认了你的目标,虽然不关我的事,不过我还是要问一句,她真的值得你这么拼命吗?这已经不是前世了,都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了,是十年百年,人家还会记得你?”

  观战者的使徒公平却满脸笑意的看着赐福的使徒权柄:“你不懂,有一种忠义叫做守望!哈哈哈。”带着狂笑,化作金光,消失在了房间里。

  权柄也不在乎公平的冒犯,反而大方的笑了,轻轻的品了下酒:“公平你错了,不是我不看好他,拥有理想的人是最强的,但是他真的有理想吗?说实话,他的理想还不如你所保护的那个小丫头的理想,不对,还不如一个小孩子想要棒棒糖的理想呢。”

  原罪的使徒绝望,在他们对话的时候,始终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呆在自己的角落里,轻轻的品着红酒,等到公平离去之后,才冷漠的对着权柄:“权柄,他走咯,可听不见的,不过我依旧很好奇,为什么他会这么想要保护那个人呢,即便和我们俩个战斗也在所不惜,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你这家伙也许你不会懂的。”说完之后的权柄把手中的酒一口饮进,不愿意在和这个人多说一句,化作白色的光辉消失在了房间。

  原罪的使徒绝望淡然的看着手中的酒被,旋转了一个圈,并没有喝下去,淡然一笑:“谁知道呢?”

  (第二十五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