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新兴宗教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二十八章新兴宗教

  时间过得很快,六点的时候,衣诺黎上楼,准备一些东西,卡莲虽然也想要一起去,但是被衣诺黎拒绝了,说是人太多不好,而且她有又太好动,所以,为了防止暴露,就让她不要去,好好看家吧。

  看着衣诺黎背着一个动漫人物的CC(叛逆的鲁鲁修中女主角)背包,CC的服饰是女王装,凌慕的眼光突然变的怪异起来,衣诺黎察觉到了怪异的目光,脸色一红:“这个是朋友送的,可不是我买的。”

  卡莲却没有看出这个背包的怪异,左右打量了一下,看着背包,满脸小星星的看着衣诺黎:“挺好看的啊,衣诺黎你那里买的啊?这服装好像女王啊!”

  女王?不错的想法哦,魔女,女王什么的,最可爱了,在凌慕一边无聊幻想的时候,门铃响了,衣诺黎拍了下凌慕的肩膀:“该干活了。”

  车上,周晓开着车,对着坐在后面的两人一人递了一封资料,说道:“这次有些麻烦了,不知道什么原因,藤木橙子,和竹月教牵扯上了关系,现在她在竹月教那里,在常州,竹月教的力量还是有点大的,我们可惹不起这些宗教啊。”

  凌慕看着手中的资料,竹月教,日本新兴宗教,两年之内遍布亚洲,其宗教目的不明,我部卧底全灭,卧底全灭?死了还是被同化了?。

  宗教教主,13岁的佐久间红,女性,两年前,父母死于车祸,开始着手控制父母创立的宗教,现在发展为一个很庞大的宗教体系,教徒遍布整个亚洲各地,拥有绝对号召力,教徒全部对她唯命是从。

  车子停下了,到了竹月教的地方?一个日式的大门,周围带着尖帽子的人,手上持着新鲜的竹子,绿色的和服,周晓对着门口正在祷告的信徒们,亮出了警官证:“让我们和你的教主见面,我是CZ市的公安的警察。”

  教徒们瞄了他一眼,无视了他警察的身份,继续着他的祷告,其中一个教徒似乎是祷告完成了,转了过来:“方主,是绝对不会见不是她信徒的人,请回吧。”

  正当周晓准备进一步的交涉的时候,里面走来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人,周围的教徒见到她,都弯下了腰,看起来这个女人很有地位啊,穿着和服的女人对着衣诺黎鞠躬,完全无视了衣诺黎身前的周晓,然后恭敬的看着衣诺黎:“方主,让我请你们进去,这位小姐,你先请,这是我们方主特别关照的。”

  穿着和服的女人走在了前面,带着路,凌慕在走了好久之后,才发现里面可真大,走了整整十分多钟,都是差不多的建筑,没有绕圈吧。

  带路的和服女人突然停下了脚步,推开一扇在凌慕看来都差不多的门,走了进去,凌慕跟随着衣诺黎,这里这里,好奇怪啊,在门里面,他看见了一个黑色长发的女孩子,但是她的身前,确实一个巨大的监牢,巨大的红色木头,围成的监牢,女孩正在给教徒们讲解着什么,教徒们虔诚的匍匐在木质的地板上,一动不动,女孩看到他们之后,就挥手让教徒们起来:“今天,就到这里。”

  佐久间红等到教徒们都离开了,硕大的屋子里只有四个人,佐久间红看着他们,目光在每个人身上晃了一下,最终停在了衣诺黎的身上:“你们好,我就是这里的方主,佐久间红,衣诺黎好久不见啊。”

  凌慕看见佐久间红和衣诺黎,她和衣诺黎认识?衣诺黎看着佐久间红,脸色平静,没有什么见到朋友般的表情:“佐久间红,日三阶的人,我们十年前的确见过,但是你当时才三岁,我都只对你只有一个名字的映象,更何况还要小,所以说你是不可能对我有印象的吧。”

  佐久间红丝毫不在意,衣诺黎所说的,完全不理会旁人,如同自言自语一般:“也是呢,不过呢,我的确是记得你呢,而且如果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我可是很喜欢你哦,不过,中国有句古话,叫无事不登三宝殿,呐衣诺黎,你来找我是有事吧还是有求于我?”

  衣诺黎靠近着监牢,靠在监牢的木头上,背对着佐久间红:“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希望你把藤木橙子交出来,并且,达成不伤害普通人的协议。”

  佐久间红看着衣诺黎的背影,嘴角浮现了一丝痴迷的笑容:“藤木橙子?那个流放的日三阶?谁知道她在哪里,你难道怀疑我,把她藏了起来?”

  衣诺黎冷笑的转过头佐久间红,心中快速的思考对策,既然她不肯说,那么就只能让她倒下,然后让她的信徒,用藤木橙子,来把她换回去,打定主意的衣诺黎咬破手指,滴下一滴血,黑色的羽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涌而出,冲向监牢的红木,冲向红木之后,黑色的羽毛形成一个诡异的形状,四周的景象开始变的模糊,从四周诡异的浮出许多的水花,然后想着黑色的羽毛卷去,黑色的羽毛就像被压缩一般,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小球,然后落在了地上,衣诺黎“啐”了一声:“这就是你的传承魔术吗?佐久家所传承的,白色之梦。”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凌慕都没有反应过来,从衣诺黎走过去,暴起发难,一共才发生了几秒?衣诺黎绝对不会做什么,无意义的事,但是,刚刚所做的绝对有异与衣诺黎平时能做出的判断,佐久间红,看着直视衣诺黎的脸:“要知道,你的魔术是被我克制的,而且这里,是我的地盘,这里所有的信徒都会听命与我。”

  “那又怎么样”衣诺黎冷漠的回答佐久间红的话,人往着凌慕走去,拉过凌慕,悄悄的在凌慕的耳边:“这个女人,我感觉很不对劲,怎么说呢,我的第六感感觉,她不是什么可以信任的人。”

  周晓出来做着和事佬,他可不希望在这种人多又密集的地方发生什么战斗:“方主,你既然说不知道,能够让我找一下吗?这样就能证明你的清白了不是么?”

  肯定会被拒绝的吧,凌慕是这么想的,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佐久间红尽然没有犹豫的答应了:“可以啊,但是有个条件,什么时候找完,衣诺黎必须留下,等到你们找完,她才能离开这里,你们大可以去找遍这里的没一个角落。”

  看见佐久间红这么果断的回答,凌慕心中浮现着一个个问题。是真的没有藏吗?不对魔术师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何况只是单单的说个谎,但如果要藏的话,怎么会愿意给参战者调查,对普通人用的魔术,不见得会对参战者奏效,而且要把衣诺黎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周晓看着衣诺黎点了点头,对着佐久间红:“既然这样,那我就一个人先去找了,放心不会要很久的。”周晓很有礼貌的鞠了个躬,退出了屋子。

  等到周晓离开,佐久间红满脸笑意的看着留下的两人:“这里可是很大的,你们可以准备在这里过夜咯,这个警官看起来很尽职的哦,放心我这里这么大,不要说睡俩个,睡百来个也是小问题,那边沉默的小哥,你也说句话啊。”

  凌慕看到佐久间红看着自己,并且和自己搭话,心中从进来就疑惑了有段时间的问题,挑了个最大的疑惑,为了出来:“为什么,你会被关在这里面?”

  (第二十八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