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邪教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二十九章邪教

  佐久间红穿着和服,抬手看着有些臃肿和服所包裹的手臂,指着周围:“这里是洗罪的地方,他们的罪由我承受,由我来帮助他们洗罪。除了我,再也不会有人进来,即便进来,也必须经过宗教的洗涤,进来久了会被罪所污染,我做为方主,就应该展现给他们看我的力量,以及我抗拒罪的决心和能力。”

  看着空无一物的监牢,不对怎么会是空无一物呢,有一个茶机,茶机上有一套茶具,还有个虽然很小,但却很漂亮的美女,凌慕心中想起了一句话,这就是所谓的神棍?

  噗,人家天主教好歹还弄个牧师,在那里宣读着神的教义,这里直接弄了个监牢,那里面的人算是神像?或者的神明?这都有人信吗,发展看起来很迅速,不过他们的教义是什么,不会是什么邪教吧:“你们的教义是什么呢?”

  佐久间红看着凌慕的方向,摆弄了下自己的和服,左右看了下衣服是否整齐:“教义?嗯,我想应该就是牺牲呢,为了他人所牺牲,来拯救世人,牺牲带来的荣耀,绝对是很大的,少年你要试试吗?”

  本来还想继续聊天的凌慕,给衣诺黎狠狠的扭了下凌慕的手臂,凌慕无奈的忍受着突然袭来的剧痛,悄悄的在衣诺黎的耳边说道:“衣诺黎,怎么突然,痛痛痛,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些东西,为了调查啊。”

  衣诺黎没有说话,只是单单的瞪着凌慕,凌慕顿时感觉到了遍体生寒,明明快夏天了,还这么冷,衣诺黎侧过头:“我对这个女人的感觉非常的不好,所以,你给我闭嘴,不然就去试试她说的教义吧,拿你的命试。”

  凌慕无奈的摊了摊手,教义是牺牲,那种广泛的东西怎么可能回事教义,小的还好说,但如果要是要牺牲性命,尊严这些东西,显然就是邪教了,衣诺黎让自己去是教义,还是拿命试,也就是说她和自己想的一样:“好吧,我闭嘴。”

  凌慕只能陪这衣诺黎在角落里,静静的等着,佐久间红发现了没有回声,只是淡淡的笑了下,没有再次出声,佐久间红慢悠悠的给自己满上了一杯茶,陪着凌慕他们的等着。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凌慕已经开始犯困了,还是没有紧张感啊,谁让平时散漫惯了呢,虽然自嘲的想要打起精神,但是犯困的厉害,正当凌慕准备靠着衣诺黎睡一会,衣诺黎猛然站起了来,本来泛着困想靠过去的凌慕,顿时给她惊醒,再无一点睡意:“怎么了?”

  衣诺黎的脸色变化的极快,一瞬间竟然,从手上滴下一滴鲜血,黑色的羽毛席卷而出,围绕着衣诺黎的周围形成一个黑圈:“告诉我,你对外面的人做了什么!”

  佐久间红将手中的茶杯,倒转,茶水倾倒而出,在凌慕的眼前,显现出了一个如果鲜血一般的纯粹的红色茶水,碰在了监牢的木柱上,诡异的红色,如果鲜血一般慢慢的滑落:“你知道,这茶为什么会这么红吗?只是茶叶的关系吗?其实是染上了鲜血烘焙而成的,你信吗?外面的人,没什么事的,只是下了点暗示而以,人类永远都是这样,太过脆弱,只需要一点点暗示就会开始自相残杀。”

  凌慕此时才听见耳边响起的惨叫声,刚有些迷糊,所以没有注意,现在惨叫声逐渐的变大,伴随着惨叫声,还有的就是刀棍相交的声音,也就是说外面是在互相厮杀!

  纸糊的窗户上,不断的有着红色的鲜血飞溅上来,转过头去看着衣诺黎,刚想开口问下原因,但转念一想衣诺黎怎么可能会知道,知道这些的只有一个人,一切的元凶佐久间红,

  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发现环绕着衣诺黎的羽毛,往衣诺黎的手中凝聚着,逐渐形成一个黑色的混沌,混沌碎裂,显现出两把泛着诡异黑色光芒的匕首,衣诺黎手持着匕首:“鬼想知道你的茶为什么这么红,快告诉我,外面的人,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不说的话,我就让你的血去烘培这茶叶!”

  佐久间红在次将自己的茶满上,轻轻的銘了一口,没有丝毫被威胁的感觉:“这个,你马上就会见到的,三,二,一。”

  门突然被打开,涌出了神色扭曲的人,每个人都穿着绿色的教服,本来翠绿的教服,现在被鲜血所浸染,他们是竹月教的教徒,这些人男女不一,不断的涌现着出现在凌慕和衣诺黎所在的屋子里,涌现很快就占满了整个屋子,这些人中很多身上都负着重伤,鲜血从教服上地下,手中都举着沾满鲜血的利器,衣诺黎看着走进来的教徒:“这些只是普通人,你疯了吗!”

  佐久间红此时却突然站了起来,走到监牢的柱子前,抚摸着涂满红色的柱子“我疯了?是呢,也许我早就疯了,在两年前,我父母死的时候我就我疯了,你知道吗?衣诺黎,再你还在享受快乐的同时,我却不断的在被男人享受,这种感觉你懂吗?两年前,我的父母死在了教徒手上,一个人渣,亏我父母还这么信任他。”

  佐久间红的手敲击在了身前的木柱上,似乎提及了什么很愤怒的东西,不过脸色很快就舒缓了下来,脸色转变为兴奋的红润:“抱歉哦,每次提及这些都会失控,但是呢,你知道那个人,前几天才死哦,他整整被我折磨了一年,最后死咯,那边的小哥,你知道吗?这里所谓的洗罪之地,最初的洗罪方式是什么吗?”

  难道是,邪教!没想到前面自己偶尔玩笑般的想过,竟然成了现实!虽然,早就听说过邪教的作风,但是,这怎么可能,这些不是她的信徒吗?怎么可能会,凌慕的脸色巨变,佐久间红却惨然的笑了起来:“和你想的一样,少年,你不要把这个世界想的太过光明,这个世界不是永远的无害,看你的脸色,你绝对是猜到什么了,没错,这里就是我失去贞洁的地方,话说这个宗教的力量真是恐怖啊,我至今都无法忘记那天所发生的事,那个老头子指挥着那些个平时看起来很无害的教徒,他说:“这里是洗罪的地方,所以,排好队,给我轮着上!””

  佐久间红抱着头,用力的拉扯着自己的头发:“多么愚蠢,多么可笑,一群完全被宗教支配的白痴,不过我不在乎,没什么值得我去在乎的,我的心死了,不在乎任何的东西,不然只需要展现一点点的魔术,他的反叛就没有任何可能成功的机会,但是我没有,我没有用,就这样,我每天每天,不断的接受着新教徒的洗礼,你说可不可笑,他们竟然说这是“洗礼”,你他.妈以为这是基督教吗?”

  佐久间红伸出了舌头,舔了几口柱子上的茶水,看着鲜红的颜色逐渐的消失:“但是,因为这杯茶,我复活了,我决定要报复,我决定要把伤害过我的人全部杀掉,这个罪孽深重的地方,由我创立,就由我来毁灭,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个该死的老头。”

  (第二十九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