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枯竭庭园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三十章枯竭庭园

  佐久间红无力的靠在柱子上,看着教徒手持着滴血的利器,向着凌慕他们走去,目光有些癫狂,眼珠子用力的瞪到最大:“你知道吗?你知道那个老头是怎么死的?我让教徒,第一天砍掉他一个手指,第二天,在砍掉他两个手指,第三天,在让人砍掉四个手指,你要知道,第四天,我去看他的时候,他哭着求着,说什么,让我死吧,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可是你知道吗?”

  佐久间红的目光越来越疯狂,说话的声音开始变的尖利起来:“他是怎么折磨我的?每天每天都要不断的接受不同的男人,真可惜,她不是女人,如果是女人多好呢,我先砍掉他的手指,在砍掉他的手臂,然后慢慢的砍,一个月后他就只剩一个头和身体了四肢全没了。”

  佐久间红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看着不断滴下血液的手:“医术这东西,真是神奇,那天我明明看着他,流了那么多的血,不过只要输给他血,就不会死,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好方法,每天割破他的伤口,让他不断的流血,每天欣赏着他的惨叫,真是优美的旋律呢,看着他的鲜血,染满了我的裙子,我从没有这种感觉过,这是什么?愉悦?丝毫都无法在男人身上体会的快感?”

  衣诺黎看着疯狂的佐久间红,左手中的匕首向前投掷,从动作的幅度就能知道使出的力量有多大,佐久间红看着飞来的匕首,头只是轻轻的偏动,匕首带着发丝飘散,整理了下散乱的头发,眼斜着看向衣诺黎:“但是光他一个人,怎么可能够我的愉悦,所以这些人是外面的,三百人之中的优胜者,让他们来杀掉你,如果你们不出现的话,我都不可能想到这么有趣的方法,来好好享受一下?”

  衣诺黎看着越围越紧的人群,往着凌慕的方向靠了过去,两个人背靠着背,衣诺黎靠着凌慕的背,匕首持:“看起来,没的走了,迎击吧,可以用魔术的,所以,不要杀掉,打晕就可以了。”

  衣诺黎丢给凌慕一把短刀,凌慕接过短到,点了点头:“知道了,这里大概有二十到三十人,解决的快点吧,对了,毕竟是普通人,就算你不说,我也不会伤害他们的,毕竟错的不是他们,而是里面的人。”

  两道身影飞射而出,魔术用在对付普通人身上还是第一次呢,迎面而来的利器,凌慕侧过身体,利器,嵌在了地面上,那个教徒也绊倒在凌慕的身前,短剑的剑柄,砸在袭来的教徒的头上,教徒闷哼一声,倒地不起,凌慕心中默念,偶米头发,这可不要怪我下手太重。

  倒下一个接着下一个,凌慕手都敲的发麻了,话说人真多,对人群拥有特殊感觉的凌慕,虽然说不上恐惧,但是却有点,恶心的感觉,教徒武器上带来的血迹,在凌慕的周身,染红了整块地板,也不知是教徒的还是他们带进来的。

  如果是杀死的话,到比现在省力多了,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在凌慕犹豫的的瞬间,身后的教徒,举起利器,砸向凌慕,凌慕举起右手上的短刀,格挡住了教徒的武器,突然背后卷起了寒风,凌慕的左手光化闪现,另一把短剑浮现在凌慕的手上,用剑背划向了背后寒意的来源,一把斧子被从头劈到尾,从中间裂了开来,教徒看着自己的武器,呆滞着不动了,顺手将身前的教徒打倒,整个大厅突然变空了?

  左右看着了一下,整个大厅再无一个站立的身影,衣诺黎身前的人,可不像凌慕身前这些倒下的人,很多,都是失去了武器,而停止在了那里,然后被清清一推倒在地上,也就是说,只要把他们武器打掉,就不会在攻击,这应该和暗示有关吧,佐久间红有可能只是下了用武器杀人这种暗示,所以失去了武器的教徒,才会不知道如何继续,而停滞在了原地,那家伙,看效率,应该早知道了吧,也不告诉我一声。

  衣诺黎没有避开倒在地上的教徒的身体,踩着,即便有些颠簸,依旧往前走着,监牢里面的佐久间红,没有在乎外面的教徒全部都被打倒,一个人静静的倒着茶,衣诺黎斩断了佐久间红身前的柱子,巨大的柱子向着前方倒去,倒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佐久间红依旧很安静的呆在角落,从衣服中拿出了一个卷轴,张开了卷轴的书页,安安静静的,如同前面疯癫的人不是她自己一般:“衣诺黎,你知道什么是力量吗?”

  书轴滚落在地上,佐久间红一手持着书轴的一侧,开始慢慢的吟唱:“「———Nobodylives.〈这里,没有生命。〉」

  「Thereisnosa。vinginthewideworld.〈广阔的世界,无法拯救。〉」

  「Nobeginning,andnoending.〈没有起始,也没有完结。〉」

  「Filledwithdeath,onlydestructionremained.〈满溢的死亡之中,残留的只有毁灭。〉」

  「Simply,everythingwithersandgoes.〈只有,乾枯的万物。〉」

  「There-snothingbutone〈存在于那边的,只有一个〉

  “Drynessgarden”〈终结的世界(枯竭庭院)〉」。”

  仅仅瞬间,本来存有实感的世界,突然无法感觉自己与世界再无一丝联系,凌慕心中一惊,这感觉是,固有结界!凌慕看向周围,到处都是枯萎的花草,一个巨大的神像,神像的,矗立在中央,四周都是腐坏的形象,佐久间红的身影从神像周围出现:“这就是我唯一所拥有的,我所拥有的只有这个世界”佐久间红的手触摸着,枯萎的花草:“你们不觉得这个世界很美丽吗?我把这个美丽的世界,叫做,枯竭庭院。”

  衣诺黎手中的武器突然散掉了,就如同沙漏一般,化作了星芒,自言自语道:“固有结界的能力吗?真是奇特啊,这种东西,虽然不具备任何的攻击力,但是却意外的强大呢,虽然这个能力很强大,不对也许不该说是强大,是有趣呢,虽然对你的结界很感兴趣,但是呢,你这个人,我还是要说,你真是扭曲呢!”

  佐久间红开始笑,最初只是掩着嘴在笑,可是一小会后,就开始抱着肚子,最后整个人变的扭曲,开始狂笑起来:“我扭曲?你确定?啊哈哈,你难道不觉得这个世界才是最扭曲?”

  衣诺黎陆续尝试了几次,但魔术的魔力一但凝结,就很快的崩碎,就如同被吸引的拉入地下:“这不是对人,而是对世界的本身展开的魔术吗,这对需要魔力来进行攻击的魔术师与需要魔力才能存在的精灵而言,像是天敌般的能力”

  衣诺黎试着抬手凝聚魔力,但是很快凝聚出来的魔力就化作了星芒飘散,衣诺黎拍了拍手:“,不可否认,这个世界在某些地方确实很扭曲,无论是权利,金钱还是战争,都存在着扭曲,就连我们平常所生活的的世界中,都存在着扭曲,所以会有人死,会有人被杀,但是,你知道那些杀人的理由吗?”

  看见佐久间红没有丝毫的反应,衣诺黎继续着自己的话:“对对方所抱有的感情超过了自己承受的量,无论是爱还是憎,查过了自己的量的话,就只能用什么手段来消除,当这手段变的极端时就会杀人。”

  衣诺黎轻轻的摆弄了下头发,整理下自己的头发:“当然,只有当人类把相互的尊严和过去,放在天枰上衡量,决意杀死一个人的时候,再能称之为杀人,要背负,杀了人的罪孽和意义,但是,像你这样的就不是杀人,而是杀戮,被杀的是人,但是杀的那一方没有人的尊严和意义。”

  (第三十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