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蒙面的正义之力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二章蒙面的正义之力

  竹中御马看着不断的往后退退缩着的凌慕,脸上挂着一丝讥笑:“你真是太不够相信自己的正义了,从理论上来说,你是正确的,绝对没有错的判断,从头到尾,你都是在施行正义,用你的正义拯救人类,如果你犹豫了,那么你就不在相信正义,也就同样毁灭的人类。”

  凌慕手背上的刻印浮现,靠着墙壁大声的喘息,周围的景象,在此回到了竹月教,凌慕浑身都被冷汗所浸湿,但是目光却依旧坚毅:“正义,这种的正义,怎么可能会事正确的!”

   竹中御马对着凌慕冷哼一声,一脚踩在凌慕的手臂上:“为了,正义,即便累计的尸体再多,即便变的庞大,只要有人能够因此获救,那便是正义,还是你觉得拯救的人数,才是最重要的?”

  凌慕逐渐从自我阴影的心理中走出来,匕首凝聚,没有犹豫的对着竹中御马就是反手一刀,即便是聚能出来的宝具,无法发挥全部的力量,但依旧是宝具,即便如此,也无法在竹中御马身上留下任何一道伤痕,竹中御马连续退后了几步,避开了凌慕的后续攻击,凌慕从地上爬起,掸了掸裤子上的灰尘:“这就是你想告诉我的?”

  竹中御马平淡的语气,却给人一种难受的感觉,他曾今做过这样的选择,还是只有扭曲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抉择?:“没错,这就是你的真理,你凌慕心中的答案,也就是你所参战的愿望!”

  天空中开始落下雨点,雨点溅到凌慕的身上,雨很大,弄湿了凌慕的衣裤,衣服紧贴着凌慕的身体,凌慕用匕首割开了上衣,裸露着上体:“绝对不对,我是为了寻找,除这之外的其他方法才,所以我,才只能祈祷奇迹。”

  凌慕此时能够想到竹中御马面具下的表情,是嘲讽,是不可相信,目光看向凌慕的绝对是怜悯:“愚蠢,怎么可能将你不知道的愿望,加入愿望之中,如果你想救赎世界,就只能靠你熟悉的手段来实现。”

  凌慕看着竹中御马的面具,完全就无法看到什么,永远都是这个一个扭曲的线条的面具,如果想要救赎世界,只能毁灭之后再次创造吗?如果这样,先不论做不做的到,这样没有了很多人的世界,那还是原本的世界吗:“胡说八道!这样子的许愿书,算什么奇迹。”

  凌慕真想看看面具下的脸,到底要有多么扭曲才能说出这样的话,他是魔术师,不是精神病患者:“这就是奇迹,对你曾经怀抱着的,个人绝对无法实现的行为,以人类绝对无法企及的规模实现,这不是奇迹,又是什么?”

  凌慕咬着牙,雨水顺着脸部不断的滴落,狂风暴雨用来形容此时最恰当不过了,突然间,凌慕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他是他,我是我,目的相同,但手段和完成的结局不痛,有什么可以去争辩的,握紧的双拳,也松开了,表情变为平淡:“这些,是你的愿望吧,不是所谓的正义,不要把你的愿望,与正义混为一谈。”

  竹中御马无奈的摊了摊手,一只手摸着衣服的口袋:“既然这样,抱歉,你只能死在这里了,让你见识下,什么才是破坏的艺术吧。”

  竹中御马把另一只手触摸在了一个木柱上,魔术阵浮现,魔力大量的输出,都能够让隔开了十米的听见,大声的念到:“破坏!”

  周围的所有木制品,全部开始碎裂,无论是什么木头,只要和木有关的,都会开始崩碎,全部往着凌慕的方向倒去,凌慕的左手匕首,轻巧的能够破坏任何袭来的东西,无论倒过来的是什么,都会从中间被切断,变为两截,近百袭来的东西,就这样消耗,并且一次没有攻击到凌慕,凌慕的周围逐渐多起了很多残碎的木头,因此也被控制住在了一个范围,无法向前。

  竹中御马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块木头,手飞快的划出了一个咒印,凌慕很清晰的看见了魔术阵的出现,却完完全全只能看着竹中御马完成他的魔术,自己周围全部都是木头,完全没办法袭击他,竹中御马轻轻的对木头说了一句:“爆流。”

  凌慕周围的木头开始悬浮,凌慕暗叫一声,这下,不死也残了。剧烈的爆炸,狂风席卷着,竹中御马看着爆破之后的地方,灰尘还没有散去,遮蔽了视线,竹中御马抱着头狂笑着:“这才是正义,知道了吧,这才是正义!”

  漫天的灰尘,遮蔽了视线,狂笑的竹中御马,指着边缘的深坑:“哈哈哈,连到灰都不剩了,哈哈哈哈。”

  有的时候就是世世不如人意,一道银色的剑芒,将本来漫天飞舞的灰尘,斩成了两截,竹中御马看着袭来的武器,手臂本能的格挡了上去。

  一只带着血的手臂,飞落了出去,鲜血碰洒,看着斩掉自己半只手臂的武器,一把白色的剑,不对是苍白的剑,伤害他的应该是在自己魔术中灰飞烟灭的凌慕。

  此时的凌慕,凌慕将剑尖顶着竹中御马的脖子,凌慕的眼睛逐渐的开始转变颜色,本来是黑色的瞳孔,此时开始逐渐的转变为蓝色:“就差一点点了,要是再快一点点,我就无法聚能出这把,对魔术宝具了。”

  竹中御马苦笑了一声,手捂着伤口,阻止着鲜血的流出:“看来是遇上克星了呢,对魔术宝具,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呢,难怪连我我的蒙面正义之力,无法防御呢,不过你,真的会杀了我吗?杀了一个和你拥有一样理想的人?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会杀我吗?”

  凌慕的剑往外一滑,几乎没有任何的阻力,划开了他的喉咙,鲜血碰洒,不少的鲜血溅到了凌慕的脸上,但是很快又被雨水所刷落,消失:“只可惜,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杀人了。”。

  竹中御马的面具依旧没有变化,看着自己流出的血液,在看着没有丝毫沾染自己血液的武器,这把武器,真的很是很有力量啊,那么我也是死在正义上啊,自己快要死了吗,感觉这生命的流逝,但是还有想要说的话,对了眼前的这个人:“凌慕,我想,你才是正义。”

  看着不断吐血的竹中御马,心中浮起一丝怜悯,既然做了杀人的觉悟,他应该也做好了,被杀的觉悟了吧,这就是战争啊,即便不愿卷入这些的我,依旧无法逃脱命运吗。

  一剑砍断了束缚藤木橙子的手铐,撕下了封在藤木橙子嘴上的封条,对着还没有反应过来藤木橙子说道:“走吧,你的规则刻印已经失去了,没有必要继续参战了,我想你即便继续下去,也没有什么胜算了吧。”

  藤木橙子看着裸背的凌慕,手抚摸过一个伤口,那个伤口,竟然迅速的停止了流血:“真没想到,帅哥你,也是个杀人会这么果断啊,下手竟然这么狠,你说的我会考虑的,但是绝对不是现在,因为,我还有事请要做。”

  正当凌慕准备继续劝说藤木橙子的时候,一个不恰当的声音打断了凌慕刚想好的对话:“凌慕,这里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半个小时前,外面的人都疯了,都开始自相残杀,我想阻止,但是无奈的是,我被一道屏障给隔离在外了,我只能看着他们自相残杀,现在,我想应该已经没有活着的人了。”

  凌慕转过头看着周晓的脸色,猛然间想起,刚刚的变化太大了,都把周晓给忘记了,借着漆黑的夜,把藤木橙子挡在了身后。

  (第二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