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离去的正义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三章离去的正义(竹中御马篇)

  竹中御马从小的生活就不如意,无论是同学,家人,还是亲戚,都喜欢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只要被他注视过的人,背后再叫着他,变态,冷血,不良学生,不良少年,所有看见他的人,都会选择退避,竹中御马真的很讨厌,很讨厌这种目光和话语,他不断逃避着,想要逃避着这些目光,太开始逃学,流连与无人的街道。

  当然这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天使要堕入地狱,那不仅仅是需要一个过程,而竹中御马的堕落,是不是也太过简单了,甚至没有任何的犹豫。

  一头黄色的长发,手臂上面一个刺青,耳朵上的耳钉,彰显了他面前人的个性和职业:“喂,小子,看你常在这里闲晃,是不是想出来混?”

  竹中御马没有对眼前人的产生任何的负面情绪,因为,他的目光绝对不是怪异的,竹中御马鬼使神差般的,点了点头,那个黄头发的混混,揽住了肩膀竹中御马:“那就这么定了,你绝对会是我们帮的头号帅哥的,走我带你去见我们大哥!”

  所谓的大哥不过是一个老头,一个很老但是却又很有威严和气势的老头,那老头看着竹中御马,拐杖敲击这地面,黄头发的混混在老头旁边耳语着什么,老人用拐杖敲了混混的腿:“我不是说过,不要祸害学生,我们虽然是混的,但是却不能泯灭人性,如果他不愿意,你就不要为难他,让他回去。”

  老头转过头拐杖指着竹中御马发问:“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混黑道吗?”

  竹中御马仔细的看了下周围,是十三个人,狭小的屋子,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对自己的目光感到恐惧,竹中御马有些兴奋的摇了摇头,他想要点头,但他不知道,从前,自己从来对这些人没有什么好感,不对是对所有人都没什么好感,他一直这样认为,他做出的选择只有杀或者不杀。

  一直保持着这种心理的竹中御马,头次,遇到了自己想要回答的问题,而且回答出的问题不是杀与不杀,秉持着一贯作风,冷漠无情浮现在竹中御马的脸上:“不知道,但是,我想和你们在一起,我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和你们一样的人,只有你们,无论是目光还是条件,都和我差不多,所以,我想要加入你们。”

  老人沉默了,但是还是答应了竹中御马的要求,从那天起,竹中御马喝了入帮酒,那个连到帮派都不能算组织,开始不断的发展,不对,是一种急速的方式扩大,反抗的杀,杀人的手段在日本黑道无比的出名,被冠以“伤痛之赤”的称号。

  仅仅三年,他们统治了整个日本的黑道势力,再回过头发现身边的最开始的十三个人,只剩下了三个人,当初带领自己的进帮的黄发混混,死在了一次暗杀中,有人在他的车子里装了炸药,最后连块骨头都没找到。

  竹中御马帮混混报了仇,用同样的手法,杀光了所有参与暗杀混混的人,十三个人死了四个,留下了三个,退役了六个,那六个人,在退出的时候,都拍着竹中御马的肩膀:“竹中啊,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做事不要做绝啊,也好给自己留条后路啊。”

  竹中御马犹豫着,但还是敲开了大哥的门,大哥永远是那样,有气势,有权威,竹中御马看着坐在上位的大哥,一个可以当他爷爷的人,但是却要叫他大哥,竹中御马想要怎么开口,大哥却在他之前发了话:“竹中,你还记的三年前,我问你的问题吗。”

  竹中御马弯下腰,鞠了个九十度的躬,这在日本是表达自己尊敬的意思:“当然,大哥问我,你们为什么要出来混黑道。”

  大哥举着拐杖,敲击着桌子,空气之中带着沉闷,竹中御马非常讨厌这种气氛:“那你现在知道了吗?”

  竹中御马恭敬的俯下身子,即便气氛在压抑,也时刻保持着恭敬和礼貌:“尚且不知,还忘大哥赐教。”

  大哥摇晃着头很不满意竹中御马的回答,背对着竹中御马,目光盯着窗外:“我们只是为了自己,而你呢?你从头到尾,都在为了自己的什么呢?你有过自己的理想吗?”

  我自己吗?竹中御马问着自己,我又什么理想?我所有的一切,唯一不受人歧视的地方就是这里,理想?小时后想过成为正义的伙伴,事实呢?我却加入了黑道,作为了世人眼中罪恶的人,可是这又怎么样呢?我很快乐。

  大哥看着竹中御马沉默不再说话,窗外的樱花道,樱花散落在地上,散落在窗台:“你知道吗,日本独特的地理条件和悠久的历史,孕育了别具一格的日本文化。樱花、和服、俳句与武士、清酒、神道教构成了传统日本的两个方面菊与剑。当然在日本有著名的"三道",即日本民间的茶道、花道、书道,可是这只局限与日本,很多国家这些东西已经荒废了,没人愿意去学习,只有我们日本人在坚持。”

  大哥用手接过一片飘落的樱花花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樱花是我我们日本的国花,无疑也被我们日本人视为精神的象征。樱树通常被我们日本人视为神树,从最北的北海道到最南的冲绳岛,到处都有种植。这种美丽的植物每年春季开放,或绯红或纯白,然而花期却非常短暂,花开时即是花落时,届时大片樱雨如漫天飞雪洋洋洒洒,一夜之间,花落满地。我们日本人常以此为喻,认为人生便需如樱花一般,只求最华美灿烂的一瞬,短暂亦无妨。这种信念通常会体现在他们生活、处事之道中,自古如此,久而久之便培养出了日本人特有的不惜一切力求向上、坚忍不拔的民族精神。”

  大哥从衣服中拿出了入帮时的酒杯,交还给了竹中御马:“你走吧,去追逐你自己的理想,这样的人生,不应该是你的。”

  竹中御马从那天退出了帮会,再也没有回去过,戴上了面具,穿上了诡异的服装,直到有一天,听见了大哥的死讯,他后悔了,他为了自己的理想,害死的绝对不止一个人,他想放弃,但是却丝毫放弃不了,也改变不了,他想要挣脱,却紧紧的被束缚在了命运线上,什么是正义?

  为什么他们知道了自己已经孤身一人,却不来杀我你,紧紧是当年的称号?伤痛之赤?我杀人的手段?还是让人恐惧的力量?是绝对的力量!

  竹中御马在一瞬间看见了自己的愿望,追求的正义,只不过是力量的化身,既然这样,那么我就是正义!

  三年过去了,竹中御马逐渐的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的过去,忘记了自己曾是黑帮分子,忘记了自己作为魔术师的身份,从未被理解,但依旧不愿放弃,期待着奇迹的来到,直到一个黑衣男人找到了自己。

  “你真的要参战吗?日三阶,竹中御马。”平淡的出奇的语气,却给了竹中御马无限的希望,这不就是自己所追求的奇迹吗?能够让世界变化为正义的世界的奇迹吗。

  竹中御马被包裹在怪异的服装之下,无法看见表情的竹中御马开始大笑:“奇迹,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啊,使徒,我决定了,我参战!我要把正义展现其他的参战者看看,让他们知晓代表正义的力量。”

  一身黑的使徒点了点头,白色的头发被风所吹动着,锐利的眼神从未改变,离去之前的最后一句话,也许只是说给他自己听的:“原罪的规则,嘲讽,也许你才是正义。”

  (第三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