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衣诺黎的恐吓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四章衣诺黎的恐吓

  隔日7点,凌慕坐在沙发上纠结的看着自己的手背,本来白色的刻印多了一点点的黑色的杂质,虽然不是很明显,但凌慕还是观察到了,而且,自己曾今封印的性格伴随着上次的事件,有种逐渐苏醒的感觉,这可是大大的不妙啊。

  凌慕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端起茶杯,刚想喝口水,突然间,身后被人重击了下,自己只能看着茶杯翻转,茶水翻了一脸。

  凌慕心中无比郁闷,我这是得罪谁了?回过头的时候怒火中烧的大吼:“是谁?”

  一转头却发现是衣诺黎,怒气冲冲的瞪着凌慕,衣诺黎此时的笑容让凌慕感觉到了胆寒,恶魔的微笑啊:“凌慕,凌帅哥,你能告诉我下,我床上的美女是怎么回事吗?”

  凌慕抖动了一下,他知道如果不尽快回答衣诺黎的问题,自己不会这么好过的,很快的回答了问题,说起来的时候露出很累的表情:“这个,你不是知道,后来又出了点事情,所以,所以呢,最重要的是那天又不能让周晓知道,所以只能,我背着你们俩个,就是有点累,不对,是很累,累倒没有多余的力气,然后没有办法只能把你们,丢在了床上,不对,轻轻的放到床上,然后来不及做其他的,我就睡着了。”

  衣诺黎的脸贴近这凌慕,露出一个绝对残忍到一种境界的笑脸:“既然这样,我也不多说了,不过,如果还敢有下次,我就煮了你!”

  凌慕瞬间就石化在了原地,一句话说不出,任凭着茶水从自己脸上滴下,凌慕瞬间脱离出了这个世界,这大小姐竟然会这么恐怖,明明是在一副人类的外表,却能说出这种吓人的对话,身后卡莲的声音把凌慕重新拉回了世界:“凌慕,有吃的吗?好饿,衣诺黎,做早餐了吗?”

  衣诺黎手指着凌慕,在指指房间:“凌慕去把床上那位叫起来,我去做早餐,还有卡莲,你能不能说些不关于吃的话题?”

  卡莲摇着衣诺黎的手,可怜兮兮的看着她,明明是想卖萌,却错口把平时说的给说了出来:“人家饿了吗,没有办法吗,还有,衣诺黎,你是被风吹大的吗?难怪你不要吃饭。”

  衣诺黎甩开了卡莲抓着自己的手臂,对卡莲的讽刺有些怒意,明明是求我,还要这样说:“饿了自己找吃的去,不然,你早晚有一天会饿死在家里的,而且作为狐狸,鼻子可是很好用的。”

  凌慕无视了闲扯的两人,不是他不想管,而是他管不了,算了,凌慕站了起来,往衣诺黎房间里面走,看着躺在床上的藤木橙子,心中思考着,怎么叫醒她呢?推醒?在她耳边叫?还是?

  正当凌慕犹豫的时候,藤木橙子睁开了眼睛,凌慕叹了口气,每次都这么准时,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第六感:“这个,橙子,衣诺黎叫你去吃早饭。”

  回答凌慕的是一声淡淡的“额”,之后就看着凌慕,凌慕也看着她,两个人就这样?卡带了?僵持了一会后,凌慕推开房门出去了:“额?那我先下去了。”

  藤木橙子在凌慕转过身的时候,拉住了凌慕的手:“呐,带我下去啊,我可不认识路啊。”

  凌慕看着如同一直小猫一般的藤木橙子,顿时泛起一阵无奈,握住了她的手,其实凌慕不想握的,但是藤木橙子握住了他,也不好挣脱:“好吧,我带你下去。”

  凌慕拉起藤木橙子,却发现她完全无法,站立起来,藤木橙子靠着凌慕,眼神有些疲惫:“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从那天之后,我就一直这样,没力气,浑身就像散架一样,但是抬起手臂的力气还是有的。”

  难道是,刻印奔溃的副作用?这样的副作用又怎么能消除呢?这也许,只有衣诺黎的父亲,衣叶才知道吧,毕竟,只有他放弃过刻印吧。

  楼下传来衣诺黎的尖叫,尖叫之后是一声怒吼:“你认为我该叫你什么?很温柔的说出父亲大人四个字?这不可能!该死的!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好不会来的!”

  凌慕走出房间,看着楼下,衣叶正一脸伤心的看着衣诺黎:“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女儿,这么不孝顺,你想气死我吗?”

  衣诺黎撇了撇嘴,钻进了厨房,不再理会外面的老爸:“你要是能生出我来,那才叫见鬼呢,不是见鬼,说不定是医学奇迹。”

  衣叶瞬间为之气结,手捂着胸口,做出一副心痛的样子,衣叶看见了楼上的凌慕,瞬间转变脸色,明明前一秒还是心痛的要死,后一秒就看起来很开心的和凌慕打着招呼,心痛的样子瞬间改变了,这转变的让凌慕怀疑是不是有多重人格:“呦,小伙,还活着呢?”

  这个大叔找招呼的方式,真是奇特呢,不过自己刚刚想起他,他就出现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对着衣父勾了勾手:“大叔,过来一下,有点事要请教你下。”

  额?衣叶看着凌慕嘴角的笑容,浑身有点发寒,这小子不是一直冷冰冰的,怎么突然变样子了?难道是!难道是!搅基!觉醒了!衣叶脸上挂着黑线,嘴角的笑容一抽一抽的:“额,小伙,这个,我们,还是隔远点说吧。”

  凌慕看着衣父的表情,顿时一阵天旋地转,这种无良的父亲,怎么生出衣诺黎这种女儿的,他们的性格有一点像吗?凌慕无奈的扶着藤木橙子走下楼:“我只是想问下,刻印奔溃了会怎么样,有什么副作用?”

  衣叶摸着下把,沉默了一下,再看着躺在沙发上的藤木橙子:“大概,就是几天爬不起来,然后就没什么事了,当让刻印能力也不能用了。”

  衣叶指着藤木橙子,望着凌慕,诡异的表情,就如同看到了什么国宝一样:“刚你在楼上,没怎么注意,楼下来了才发现,这不是日三阶的吗?她刻印奔溃了?”

  藤木橙子斜着头,靠在沙发上,无力的看着衣叶:“虽然,很想说不是,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刻印消失了。”

  衣叶看着藤木橙子的眼神,瞬间转变了:“橙子,你叫橙子对吧,你当年的事情我多多少少也知道点,要是愿意,就在这里住下吧,警察那边由我来负责吧,怎么样。”

  衣叶这话的意思是这里又要多一个人了?这里本来就住了俩个,又来了一个?这日子不好过啊,藤木橙子笑着看着衣叶,也不礼让了,这个怪大叔,和他谦让也没什么用:“那就多谢了,反正我对魔术也没什么兴趣,我只对炸药有点兴趣而以。”

  衣父听见了藤木橙子答应了,到是很开心,不过听到炸药就干笑了几声:“你这个爱好也真有点,呵呵,不错呢,只要不把这房子炸了,那就随便你吧。”

  卡莲帮着衣诺黎往台子上端着菜,眼神飘过客厅的时候,看见了穿着红色衣服的衣父,很人畜无害的说道:“啊,怪叔叔!你回来了?听说你不是给衣诺黎逼的离家出走了?太好了,有人陪我玩了。”

  怪叔叔?这是什么称谓,虽然,从各个角度来看,的确有点怪,但是呢,卡莲,你这么叫长辈不太好吧,可是看着衣叶的表情,怎么感觉很享受呢:“卡莲丫头,来过来给叔叔抱,叔叔带你玩。”

  卡莲对着衣叶调皮的一笑,吐出了可爱的小舌头:“做梦!”

  (第四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