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风景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七章风景

  凌慕靠在墙上,大声的喘着气,揉着胸口,心中大叹着幸运,如果再多几秒,估计自己的骨头就要断掉几根,不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这是魔术?还有,那张惨白的脸,在说完那句话后就不见了,不能说是不见了,她本来就难以让人发现:“这里很古怪,刚刚那个人应该用的是魔术,不过却没有感觉到魔力的涌动,就如同一个幻想一样,如果她真的是魔术师的话,她绝对是一个拥有绝对力量的魔术师。”

  锈迹斑斑的栏杆,一个身影慢慢的由浅变深,慢慢的浮现着,是一个女人,一身白衣,长发从中间分开,勉强能够看的见脸,身体漂浮在空中:“她一直在做着梦,一直都是那么率直,所以只要她愿意,随时可以飞到任何地方,我希望她带着我飞,你,会飞吗?”

  凌慕的身体像被什么吊了起来,双脚诡异的浮空,想着栏杆飘去,这里可是九楼,摔下去的后果可想而知:“为了飞,你就杀人吗?为了体验飞的感觉,就跳楼吗?跳楼可不是飞,是下坠,如果连这点都分不清楚,这是多么的可悲!”

  凌慕的手中凝聚出了一把匕首,果断的投掷了出去,飘着的身影,很明显的出现了表情,原来那东西是活着的,凌慕发现飘在空中的女人,仅仅是本能的偏过头,匕首擦着她的头发,击中了后面的楼层。

  女人没有回过头去看匕首造成的破坏,脸上的表情先是一惊,然后脸上又浮现了笑意,身影伴随着笑声逐渐向后退去,消失在了大厦的黑暗中。

  凌慕的身体突然失去了牵引力,猛地往下坠去,刚刚那段时间,已经飘到了大厦的外面,这下死定了呢,没人能救的了我了,在凌慕准备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刻,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凌慕的手,这是,阿尔托莉雅?对了,还有她呢,这次不死得好好报答她:“这次又救了我一次呢。”

  阿尔托莉雅淡淡一笑,直接把凌慕从大厦的外面拉了回来,从来没有人能笑的这么美吧,当然只有凌慕会这么觉得:“你也救过我不是吗?刚才因为不知道情况,不敢随意的出手。”

  凌慕看着阿尔托莉雅轻松的把自己拉回到了回廊,心中惊叹了一身,怪力女!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吧。

  凌慕靠在墙上观察了下周围,没有留下痕迹啊,没有魔力的波动,也就是说,无法追踪他的痕迹了,拥有这种手段的魔术师,为什么还要逃走:“这个我们先回去吧,衣诺黎他们应该,也回来了,我虽然是魔术师,但对魔术的了解绝对没她们多,回去问问她们吧。”

  “嗯”阿尔托莉雅只是回应了一声,便扶起凌慕迅速的离开这栋大厦。

  凌慕注意着阿尔托莉雅的脸,只有的是一个淡淡的微笑,没有过多装饰的衣服,或许出众的外表根本就不需要多余的装饰,回想起她和墨菲斯托的战斗,她不仅具有良好的分析判断力,而且战斗时也能够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勇猛,如果是自己和他们两个中的任意一个人交手,单纯的论战斗技巧,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撑过一分钟吧。

  回到衣宅,发现家里面除了卡莲,衣诺黎,藤木橙子之外,多了两个人,一个是穿着红色的衣叶,还有一个是,红色的头发?班长艾米,她来了?不过,周围的气氛怎么不太对劲,有种沉重的感觉。

  衣叶看着电视,满脸的可惜看着电视里的内容:“这可爱的美女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什么意思,凌慕察觉到了不对劲,上前拍了下艾米的肩膀,想和艾米打个招呼,手刚刚接触到艾米,艾米就朝着沙发上倒去,怎么会,看着倒在沙发上,没有一丝一毫反应的艾米,卡莲的手搭上了凌慕的后背:“这是魔术,现在还没有找到解决的方法,不过衣叔应该会有办法的。”

  倒在沙发上的声音刺激着凌慕的心脏,衣叶的声音,带着抱怨的说道:“这个小丫头,真是不听话呢,早就告诉过他,不要靠近那里的,这就是不听我的话的后果。”

  那里?那个不断出现自杀者的大厦?艾米去了那里?怎么会,那里可是自己都差点遭殃的地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衣叔,告诉我!那个大厦到底是怎么了。”

  衣叶看着凌慕认真的眼神,并没有提起多大的兴趣,依旧还是看起来很散漫的说道:“那个大厦在八十年代高速发展中,作为这个城市的标志所建造的,初期光靠它的高度和瞭望就能招揽不少的游客,现在却因其过份老旧,几年前就陪确定要拆除了,全体居民的搬迁,近期才完成。”

  凌慕此时很想上去抓住衣叶的领子,问他为什么要说这些莫名奇妙的东西:“我问的不是这个!”

  衣叶点燃了一根香烟,语气也开始产生了变化,变的格外的冷漠,再无一点先前散漫的样子,转变的犹如一个高端的猎食者,冷漠残忍的语气:“怎么说呢,那里的时间很扭曲或者说是顺序颠倒,人的记忆,不对记录,那栋大厦如前面所说的,记录的时间流动很慢,所以导致她们生前的记录,还没有追上本来的记录,结果呢,只留下了记忆在世界上。”

  凌慕听见衣叶停下了,知道衣叶是给自己理解的时间,思考着衣叶的话,有些明白了衣叶的意思:“也就是说即便人死了,只要还有记得他的人存在,就不会归于混沌,这也就是那座大楼上的东西?”

  衣叶满意的点点头,看着窗外的风景,虽然只是一层,但从衣叶的嘴里说出来有种在高处的感觉:“呐,凌慕,你知道吗,从高处俯览风景,即便是在平淡的东西也会觉得美丽异常,可是呢,过于广阔的视野,却会变成与世界的隔阂,比起自己所感受的狭隘的世界,我们本该认同,眼前的自己存在的世界,但是,却怎么也无法得到自己身处这世界的实感。”

  “因此,以知识为依据的理性,和以经验为依据的存在感,会产生摩擦,最后终将有一方消失,然后,意识开始产生混乱,所以”衣叶的手指着电视上播报的新闻,临时新闻,格林大厦又一次出现新的自杀者。

  凌慕所想的和衣叶所说的一样,借着电视上的新闻:“所谓的视野,并不是指眼球所捕捉到得画面,而是大脑所理解的画面,我们的视野平常借由被常识所保护着,但是人类是离不开自己的世界的小生物啊。”

  衣叶从背包中拿出了一把匕首,丢给了凌慕,吐出一口烟雾:“你不去接她吗?对了,这把武器好好用哦。”

  衣叶吐出的烟雾,从中间被分成两截,凌慕的手抓着匕首,观察了下匕首的锋利程度,满意的对着衣叶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打开门离开了,衣叶撵灭了香烟,拦下了准备追出去的女人们:“让他去吧,我们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呢。”

  衣叶看着逐渐泛黄的天际,真是扎眼的光芒啊:“这个世界,人类是不能脱离自己的牢笼而生存的,本应该如此的,衣诺黎,你们留下,看住艾米,如果出现了异常,无论如何都要把她留下,不要去找凌慕,也同样不用来找我,我出去办点事。”

  (第七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