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花香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八章花香

  是梦总会醒来的,醒不来的梦叫做死亡,代表死亡的曼珠沙华,会绽放?

  白天并没有受到多少伤害,最多只是有点酸痛,所以并不影响接下来的战斗,回想起白天失败的原因,最主要的就是没有足够的空间和事发突然,如果有足够的空间绝对是能够打赢她。

  在次来到大厦,本来想要沿着自己上次的路线走上去,可是刚刚到大厅的时候,电梯诡异的打开了,看着诡异打开的电梯,凌慕没有任何犹豫,走了进去,这是邀请?凌慕没有按下楼层按钮,电梯关上了,自己不断的上升,看着不断上升的电梯,回想着这几天不断自杀的人,死亡,分离,灾难,妖异,也会是美丽吗?

  电梯停在了十七楼,这便是顶楼吗,推开顶楼天台的门,也许很多的人推过了,门轻轻的用一点力就推开了,眼前的景象真是美丽啊,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被风左右着,左右摇摆,这是曼珠沙华的花海?明明是在这么高的地方,能够出现如此美丽的光照之路,真是奇迹啊。

  凌慕抬着头,看着远处,天台外面几个白色的身影漂浮着,凌慕深深的吸一口气,拿出衣叶给他的匕首,魔力,凝聚!握着匕首的凌慕看着空中漂浮的鬼影:“的确你这家伙有着魔性,看来,不杀掉不行了”

  七个背影身后的月亮是多么的美丽,伴随着红色的花海,把白色的月亮染红,这一幅景象,真是诡异的美丽啊,凌慕的手上匕首,开始散发着蓝色的光芒,也许光芒早晚有一天会消散,但是,我是魔术师,所以我会留住这些光芒,永远的留住,虽然践踏这些美丽的花花草草,不怎么好,但是只有杀了她才能结束这些事件呢。

  上次袭击自己的人,在她们的中间,唯一一个,眼睛之中带着神色的鬼影,也就是说她是带头人,只要杀掉她就好了吗?身影向前飞去,一个白色的身影,迎上了凌慕,面无表情,眼睛无神的鬼影,只知道往前冲吗?凌慕嘴角挂上一丝不屑的微笑,匕首横在了胸前:“碍事。”

  匕首直接顶着白色的鬼影,将她切成了两截,没有任何的惨叫,没有任何的阻碍,身影,就如同被风吹走的,花瓣一样,飘散在了空气中。

  这把匕首真的不错呢,甚至比我聚能出的宝具还要锋利的多,可是呢,如果认为我只要失去了这把匕首就没有战斗力的话可就错了,凌慕把匕首投掷了出去,击中了一个袭来的鬼影的头部,匕首把鬼影钉在了墙上,鬼影挣扎了一下,凌慕接上去,匕首往下劈斩。

  这次鬼影没有办法挣扎了,很快就变成了白色的衣服逐渐的消散在了空气中,因为斩击匕首也嵌在了地上,看着另外的俩个鬼影,想着自己袭来,如果真的只有一把武器,我也许还真的不好对付他们,只可惜,我不止一把武器,凌慕的手中光华凝聚,一把精致的匕首出现在了凌慕的手中。

  凌慕脚借着墙壁跃在空中,匕首刺向一道鬼影头部,头部瞬间被刺穿,钉在了地面上,鬼影化作了白色的花粉消散在了空气中,短短十几秒,袭来的六道鬼影,只剩下了袭击凌慕的那一个,凌慕落地,收回了墙上的匕首,钉在墙壁上聚能出的逆光剑,化作了星芒消失了:“你倒是有些魔力。”

  鬼影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恐惧的看着凌慕,还不如说是如同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凌慕,鬼影盯着眼前的怪物往后飘着,后面是另一座大厦,其中间隔不下而二十米。

  凌慕眯起了眼睛,飞快的跑向了鬼影的方向,纵身一跃,凌慕想着隔了二十几米的另一个天台落去,凌慕的四肢张开,将即将落地的时候,将手中的匕首投掷了下去,匕首嵌入了楼层。

  凌慕的身体在空中翻转,,在即将落地的时候,手握着嵌入楼层的匕首,匕首从楼层拔出的时候,凌慕的冲力也差不多减缓到零了,虽然用匕首减缓了很多的冲击,不过下冲的感觉依旧不是很好啊,该疼的还是要疼的,脚踩着布满水迹的楼面,每一步都带着水声,看着漂浮在自己上方的鬼影:“脚没有落地,在飞?还是在飘着?”

  鬼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左右摇晃着头,做出一个很抗拒的样子,双手抱着头,拉扯着自己的头发,眼睛中出现了一道透明的魔力,直接击中了凌慕的身体。

  看见凌慕向后退了几步,站在原地不动,鬼影松了口气,但是很快又转变成了恐惧,因为,本来应该被自己所控制的凌慕抬起手,拨弄了下,被水弄湿的头发,紧接着伸出手,手心中开始泛光,鬼影犹如被一只手,拧住了脖子,痛苦的挣扎着:“你的暗示,对我没有用,本来我心中就没有这种憧憬,活着的实感,生命的痛苦,我都不知道。”

  鬼影张着嘴,想要挣扎着说什么,脖子被掐住了,发不出一丝的声音,凌慕旋转着手,不断的收紧手上的力量:“虽然不太想管,你的事,但是,你这就这么把她带走了,我可就为难了,毕竟她是我这一边的,我要你把她还给我。”

  凌慕向着一边松开了手,鬼影向着凌慕这个方向被吸来,鬼影不断的挣扎着,不断的尖叫着,怒吼着,面目扭曲的想要挣脱凌慕的手:“掉下去,掉下去,掉下去!”

  所有凄厉的惨叫,都在一瞬间被终结,凌慕的匕首从她的胸口中刺穿了过去,月光,倒影着匕首,匕首绽放出诡异的光亮,凌慕把穿过自己手臂的鬼影,摔下了大厦:“该掉下去的是你。”

  彷徨与惊恐都于小刀刺穿她身体的那一刹那凝固于那少女的眼中,伴着孤寂到无以言表的风,那正逐渐变地冰冷的身躯安静地坠下了天台.

  鬼影的胸口出现一个蓝色的空洞,向下坠去,向下坠去的鬼影,逐渐变成一片一片的花瓣,向着一个方向飘了过去,凌慕看着飘走的樱花,皱了下鼻子:“这是,花香?”

  (第八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