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矛盾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十一章矛盾

  艾米说完并没有挂电话,而是在等着凌慕说什么,凌慕想起了一件对艾米来说很重要的事情,虽然,衣叶用魔术对艾米下了暗示,让她认为衣叶的话,就是所发生的:“对了,艾米,昨天你没有去看你的弟弟。”

  艾米很显然的停顿了,这是理所当然的吧,他弟弟出车祸,成了植物人,躺了三年,艾米每天都没有断过,一束花,陪在床边聊天,为了就是医生所说的百分之一的苏醒概率:“是吗?那我今天补上,医院没有人陪着,会很寂寞的。”

  艾米挂断了电话很显然是要忙着去见弟弟,看着天色,天已经开始黑了,不过凌慕到是没有担心,艾米的防身技巧还是很强大的,毕竟,让自己吃过大亏。

  收了电话,凌慕突然间想在外面多停留一会,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他有些后悔,自己被撞了,被一个,很冒失的女孩子撞了,女孩子摸着头,很显然是被撞痛了,但还是看了下凌慕,出口问道:“你没事吧,真是抱歉。”

  凌慕从地上爬起来,看着眼前穿着单薄衣服的女孩,女孩有些心神不定,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帮她一下:“我是没什么事,虽然,有些冒昧,但还是想问下,你出了什么问题?”

  后面的脚步声临近,女孩的神色越来越慌张,女孩也不想多说,起身准备离开,凌慕却抓住了女孩的手,女孩回过头眼神中带着求饶,意思是你松手吧,放过我之类的,但是很快就变成了救救我的眼神,向陌生人求救真的好吗?

  凌慕没有注意到女孩的眼神,只是拉住了女孩,看着逼近的人,手紧紧的握着女孩的手臂,没有丝毫松开的意思:“逃可解决不了问题哦。”

  三个男人很快出现在了凌慕的不远处,男人看见女孩被抓住,到是很开心,看着女孩躲在凌慕后面渐渐发抖,其中一个男人看着凌慕,指着凌慕背后的女孩:“把她交给我,然后这里就没你事了,你可以走了。”

  凌慕丝毫不为所动,没有一丝想要搭理他们的感觉,两个男人往前走着,脸色却从笑容转变为了狰狞:“我不是说过这里没你事了吗,你没长耳朵吗!”

  一个男人手刚想抓住眼前人的衣服,想要狠狠的教训下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男人,手却被另外一只手抓住了,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就飞了出去,砸在了地上的木板上,没了声响和反应。

  这个事实使聂战栗,余下的一人也理解到了这个对手并不简单,呜哇地惨叫着,他逃了开去,向着背过身逃开的那个人的头部,凌慕一脚踢了过去,很鲜见的一记回旋踢,让最后一个人连声音也不及发出便昏倒过去。

  另外一个男人,看见凌慕的凶狠,显然有些畏惧,但也无可后退,大吼着冲上前,凌慕只是侧着身子避开,一脚揣在了那个男人的身后,男人的头撞在了墙上,留下一摊血迹,就这样睁着眼睛昏了过去。

  凌慕似乎很不满意混混们的表现,他印像中的混混,比这难缠多了,本以为还能好好玩一下的,凌慕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我想玩什么?第二人格在逐渐的苏醒吗,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切,一群死脑筋。”

  凌慕松开了抓着女孩的手,一个人准备离去,女孩却在背后拉住了他,有些怯懦的看着凌慕,在无论街灯,还是月光都照不到的垃圾堆中,她的头上仿佛有银色的光芒照耀下来,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叫住他:“等,请等一下。”

  看着女孩犹豫的表情,凌慕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自己的下巴,是掉东西了?还是想要说什么:“怎么了?你有掉东西?哦,你就放心吧,这两个家伙可没死哦,还是要我喊人救他们?。”

  他们是她的同学,曾今的同学,回想起是怎么遇到他们的,当时牙齿喀喀地打着颤的少女,衣装也十分奇特。脏兮兮的斜纹布制裤子,上身只披着一件白色的大大的单一。在那之下隐约可见赤裸的身躯。

  少女很冷,又像是在忍耐着别的什么,牙齿只是一味地上下撞击着。

  不知已过多久了,她一直这样颤抖着,从车站走出的人影开始稀少起来,不知何时少女被几个年轻人团团围住了。

  年轻人之中的一个用轻蔑的口吻唤道:“唷,聂。”

  聂并不愿意去招惹或者去和他计较,只是坐在那里,沉默着看着周围,但是殊不知她的举止惹怒了少年,那个年轻人粗暴地抓住少女的外衣,强迫她站起来:“聂。你这家伙,少装没听见。”

  出声的这个人是与少年几乎同岁的人类。他的身边围着三个相同年龄的少年:“什么嘛,出了学校就不认识我了吗?是吗,聂美女已经是社会人了,所以不会再同我们这些乖孩子一起打混了是吧,嗯?”

  啊哈哈,笑声四起,但是少女,聂什么反应也没有,哼地一声,那个男子放开聂的外衣,一拳打在这个少女的脸上。

  男子嘲弄似的骂道,周围立刻响起一阵哄笑:“别装死,混蛋。”

  他们即便死了也与我无关,少女不愿意继续回忆下去,回忆也没有意义,她放下了抓着凌慕的手,语气有些僵硬,又带着急促,就像在逃避什么一样,眼神散乱,比起眼前所发生的,更多的来自于自己的内心,她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向陌生人求助,也不无法相信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的信任这个男人,这个看起来既冷漠,说话又不带感情的男人:“能不能把我带到没人地方?”

  凌慕一下就听出了话里的意思,让我把她藏起来?可是这个城市可没什么好藏的地方,所以只能无奈的看着聂:“你叫我把你藏起来?那我可没辙,这个城市可没有能够不引人注目地的方,想不被人发现的话,那就只有躲在家里了。”

  女孩看着摊着手的凌慕,愤怒的挥着拳头,抱着头大叫,满脸的不可相信,这个人到底是蠢还是在装傻:“就是因为不能回家才这样拜托你的,还是说干脆就让我躲在你家里这样,你这白痴!”

  这个表情好好玩哦,不过她似乎有什么麻烦的事情,帮她一下好了,而且还这么单纯的表现自己的情感,少见的好孩子啊,不过用这个形容她真的可以吗:“可以哦,没想到你是一个单纯的家伙。”

  女孩没想到凌慕会答应,神色有些奇怪,让人难以理解的奇怪,女孩把自己的遭遇说给了凌慕听,他不想要骗他,她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她自己所做的:“我可是杀了人,是真的,就在刚才杀的,用菜刀,把肚子搅了个稀巴烂,天亮之后我肯定能上头条。”

  凌慕指了指女孩的衣服,虽然快到夏天了,穿一件单衣还是很奇怪的,俩个互认很奇怪的两人,谁都没有在意对方说的:“所以穿着这样?还是现在流行穿成这样?”

  女孩顺着凌慕的目光看去,突然想起了自己所穿的衣服,很单薄,双手抱着胸,转过头去,拉扯着自己的衣服:“这是应为反溅回来的血,你不怕我么?我可是杀人犯,谁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来!”

  凌慕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女孩披上,夜晚的风还是有点冷的,她说的也许是真的呢,如果按她所说的,绝对不是什么小事件,回去之后问下周晓就可以知道了,不过她的思维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男人要怕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真是不能理解啊:“为什么要怕你?”

  女孩没有拒接的穿上了凌慕的外套,紧了紧自己身体,让衣服更贴近自己,不让夜风把自己在吹凉:“因为我真的是杀人犯,你到底要我说几遍,你才相信。”

  杀人犯?这么说来我也是呢,这个女孩真有趣呢,不过在这样呆这里貌似有点麻烦呢,天知道她下面会遇到什么事,上前拉起女孩的手:“无所谓啊,因为我也是啊,好了,跟我来吧。”

  (第十一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