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锋利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十二章锋利

  打开隔扇的是母亲。在逆光的黑暗中,只能看出她是站在那里的。对于我来说,隔壁房间的惨状比起那身影要更为触目。

  倒伏在廉价的矮饭桌上的,是父亲的身影,本应是茶色的矮饭桌被染成了赤红色,倒伏在上面的父亲仍然向铺席上流着鲜红的血。看起来,竟恍如坏掉的自来水管。

  "聂,死吧。"始终站在那边的身影说道,知道那身影正是母亲,是自己的胸部被刺到的那一刻。

  母亲用菜刀一次又一次地刺我的胸部,最后把刀子送进了我的咽喉。

  女孩尖叫着从梦中惊醒,满头冷汗的大声喘着气,等到心情平复,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打开了房门,看着客厅,没有人在,再看看时间,才六点,应该没有人起来了,打开了房子的门,走上了大街。

  聂走在路上,缩了缩身上的衣服,那个时候,他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块钱,丢给力报亭里的人,仔细的翻阅着上面的,还没有发现么?现在的警察,真够迟钝的。

  看着报纸上的的体育新闻,一个短跑冠军又诞生了,看着她的照片,很大很大的印在照片上,聂竟然把她看成了自己,一直努力努力的训练着所获得成就,心情浮躁的把报纸丢进了垃圾桶,看了下时间,不知不觉出来了一个多小时了,七点十分了么,该回去了呢,可那里真的能一直回去吗?

  看着手中的钥匙,犹豫着要不要打开,门却意外的自己打开了,一个白色头发的女孩,对着里面不满的说道:“啊啊啊啊!每次都叫我买,我就这么像是可以随便使唤的人?”

  “噗通”女孩撞上了聂,看着女孩做了个歉意的姿势,然后继续走出去,虽然看起来很不情愿,记得她叫卡莲,卡莲什么的给忘记了,还是个可爱的孩子呢,聂猛然间浮现了一个念头,如果她的世界是粉红色的,那么自己的就是灰色,聂甩了甩头,瞎想什么呢。

  不过当初见到衣诺黎的时候倒真是,被吓到了,衣诺黎,她竟然会认识我,可我对她完全没有印象,根据衣诺黎的说法,她是我的高中后辈,当时我在学校的田径部里面是很出名的,被人知晓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可惜啊,无论是学业还是短跑,都没有坚持下来,高中啊,就差那么点毕业了。

  凌慕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手边还放着一个塑料袋,看见了聂回来了,随手丢过去几个块状的东西:“呦,你回来了?你要吃吗?我讨厌冷的东西,当然也不是我自虐买的,是卡莲买的,买了很多,不过衣诺黎说为了不让卡莲吃坏肚子,所以就让我吃掉。”

  聂看着手中传来冰冷感觉的冰欺凌,犹豫着要不要吃,虽然不讨厌这些东西,不过比起这个,昨天他救我的动机一直没有问过,手打开了冰欺凌的盖子:“你为什么要救我?你是认真的吗?难道你是个危险人物?”

  聂看着凌慕松松垮垮的躺在了沙发上,听到了自己的话,开始抱着肚子笑,那家伙,有什么好笑的:“你这家伙,真好笑呢“危险人物”真是个好比喻呢,况且你不是杀人犯么?那不就无所谓了?你没有可以住的地方对么?暂时住这里也可以哦,反正家里也就三个女人,问题不大吧。”

  看着凌慕正看着自己,聂只能无奈地打开了凌慕给自己的冰淇淋,很不满意的大叫了几声:“啊,啊,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不明白你的大脑构造。”凌慕显然不知道聂再说什么,虽然不明白,但是看她的样子,也不能多问,只能转换了下话题:“听衣诺黎说,你的运动神经很发达,曾今去参加过田径比赛,还是短跑健将,还拿了奖?”

  看着眼前男人提起了自己最不愿意提起的往事,聂突然变的沉默,单手拿着冰欺凌,走进了暂时是自己的房间,不愿意再多说一句话,凌慕看见聂的表情,也看着她走进了房间的表情,凌慕自己也沉默了下来,心中则决定不在问她这个问题,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老是寻人短处是不对的。

  时间不断的流逝,一个礼拜过去了,每天都是一样的,从梦中惊醒,每次都是一样的梦,每天不断看着报纸,等待着有人来宣布自己的罪行,每天都是差不多的对话偶尔会询问和关心自己的男人,不断会丢给自己冰欺凌的男人。

  看完晚间的新闻,依旧没有看到自己所需要的内容,遥控器滚落在了,地上,聂的眼睛逐渐的闭上,睡了过去。

  “去死吧,聂。”依旧是这把银色的菜刀,对着自己挥下,依旧是扎向自己的脖子,聂从梦中惊醒,抱着头,受不了了,到极限了,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来折磨我,门被打开的声音,聂走了上去,是凌慕吗?

  一把匕首,划破了自己的喉咙,鲜血四溅,灯突然被打开,凌慕看着呆滞不动的聂,直接走了过去,依旧是不带感情的语气,没有多少表情的脸容:“你也不行?”。聂摸着自己的喉咙,没有任何的异常,刚刚的都是幻觉?自己做了这么久的噩梦,所带来的幻觉?聂擦着自己的冷汗,却没想到凌慕倒在沙发上,满是失落的脸色:“我刚刚出去杀人,可却没有找到目标,刚才觉得杀你也可以,但果然还是不行,没意义。”

  凌慕把手背对着自己,看着上面白色的刻印上的一点点黑色,自己用剑划破那个参战者的喉咙的时候,会有种想要继续杀下去的感觉,控制不住的感觉,是比第二人格更加难以控制的感觉:“我想要找到自己活着的感觉,所以总有一天会去毫无意义的杀人,你不要说我不振作,我一直很振作,即便在夏天也会有这感觉,那个时候也是。”

  聂不明所以的听着凌慕的话,看着他一直对着自己的手背发着呆,冷峻的表情死死的盯着自己的手背:“我以为自己要死了,呐,凌慕,你有朋友吗?”

  看见凌慕点了点头,他那种样子也能有朋友?没有被吓走?不过有的话就好办了:“你有?你有的话,那就好办了,去找到你朋友,把麻烦的事,一股脑的全部推倒他身上就可以了,这样不就轻松了?”

  凌慕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匕首,在地上扎啊扎,不知道是不满意自己,还是别人,并不是他不想说,而是带来的压力实在太重了:“她们的话,我想还是不要说了,会让她们担心的,毕竟现在每个人都背负的有点沉重啊,而且,她帮我帮的太多了。”

  “也就是说我,不行吗?”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聂立马岔开了话题,看着凌慕的表情,应该是没有听见自己所说的,暗自松了口气,没想到他虽然看起来很冷漠的样子,但是却出人意料的会为他人考虑啊:“额,就是,我说,你的朋友是在高中认识的吗?还有你这么晚回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凌慕收回了匕首,匕首瞬间从手上消失了,无法得知他把匕首藏在了哪里:“我高中根本就没有念,这么晚出门也只是为了杀人,不过我肯定是喜欢杀人的吧,就和那时候的她所说的一样,我和她是同样的人,想以杀人做为乐趣,但是却又无法像她那样泯灭最后的人性。”

  (第十二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