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银色的月光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十四章银色的月光

  聂媜无视了坐在自己身边的几个人,打开了报纸,仔细的阅读了一遍,并没有自己所要的东西,已经一个礼拜了,依旧还是没有发现吗?

  百般无聊的看着超市,看着人来人往的超市门口,看着出来的每一个人,人潮无论在哪里都是这样的庞大,和自己差不多表情的人,来来往往的让人心烦,聂媜看着那个人潮之中的一个人,美丽的脸上的恐惧逐渐的扩大,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周围的时间,似乎停止了,因为她看见了,本来不应该活着的人,一个已经被自己杀死的人,她的妈妈。

  聂媜看见了凌慕打开了灯,手上还提着一个黑色的长条型的东西,凌慕也不在意缩在角落里的聂媜:“呦,好久不见了,聂媜,你不是喜欢关着灯偷袭吧?”

  聂媜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有来到这里,但是能想到的也只有他了,所以等到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没有犹豫的和凌慕说了下白天遇到的事情,凌慕沉吟了一下,拉着聂媜坐上了摩托车,接过凌慕递过来的帽子,对着凌慕有些凄凉的问着:“是我精神错乱了吗?我明明杀掉了她。”

  凌慕发动着摩托车,对着聂媜的事情也有了个基本的了解,如果按照聂媜这么说的话,最有可能的也就只有一种:“也就是说你母亲依旧在世咯,媒体没有动静,我早就在想会不会是这样。”

  聂媜跨上了凌慕的摩托车,抱紧着凌慕,摩托车的造型很拉风,引擎的声音很大,但却不刺耳,比起这辆摩托车,她心中更加纠结的是本应该死亡的人:“这怎么可能!我绝对杀掉了她,错的是活着的她才对!”

  凌慕握下了油门,拉下了头盔上的玻璃,发动了车子:“不管怎么说,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去你所说的某处公寓的405室看一下不就行了,这样不久水落石出了?放心吧,既然是我把你拉出来了,就是会陪你一起去的。”

  凌慕根据聂媜所报出的地址,到达了目的地,看着眼前的建筑,倒映在银色的月光之中的半月形的建筑,黄色的灯光,照亮着每一个楼层,皱起了眉头,看似豪华的外表,却显得格外的沉重,突然出现的令人难受的感觉,不由得让凌慕吐出了一句话:“这是什么啊。”

  聂媜在一旁犹豫的问着凌慕,按照她的想法,是不想让凌慕进去的,没人知道里面是什么,死了开始腐烂的是尸体,说不定都已经烂光了:“真的要去吗?”

  “不进去看看,又怎么可能知道什么呢”凌慕走在了聂媜的前面,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半月形的,无论是走廊,电梯,甚至连到装饰都是,就像一切都被扭曲的感觉,按下了电梯的按钮,四楼么。

  电梯往上传动发出的声音,有点大,但也不至于影响到人,但是到达四楼开门的声音,却是格外的大,看着和一楼一模一样的四楼,凌慕看着脚底下的黄色地毯,一些黑色的混沌,出现但却又很快的消失,聂媜顺着凌慕的目光看了过去,什么都没看见,聂媜以为是凌慕不知道该如何走,聂媜给凌慕指了下路:“走右边,房间就在尽头?”

  偌大的走廊,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凌慕走在前面,一路过来,他早就注意到了墙壁上的雕纹:“你有多久没来我家了?”

  虽然不理解为什么凌慕要问这个问题,但是聂媜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她没有发觉出任何的异常:“八天左右吧。”

  “时机太巧合了吧。”听见凌慕自言自语的一句,本来准备追问的她,看到了凌慕停了下来,门牌405,已经到了吗?

  凌慕背对着聂媜,伸出了手,对着身后的聂媜索要着东西:“把钥匙给我。”

  聂媜并没有给他钥匙,她不在愿意再一次见到里面的惨状了:“按门铃就是了,如果没人出来,那就证明我看错了,然后我们回去就是了。”

  凌慕此时的语气,却格外的强硬,谜底就在前面了吗?这一切到底是什么东西所导演的:“别管门铃了,我们直接进去,不这样,怎么能解开这个机关。”

  聂媜颤抖着给出了钥匙,她也想知道真相,但是人类的本能逼迫着她放弃,逃避,门被打开了,门里面传出了特殊的笑声,漆黑的走廊,看不见尽头,凌慕大力的推开了门,走了进去,聂媜跟在凌慕背后,紧随着走了进去。

  凌慕推开了黑暗尽头的门,聂媜看着眼前的东西,无力的靠在门上,这怎么可能,一个满是杂物客厅,没错这里是她的家,还有一对中年人,一男一女。

  中年男人手上提着酒瓶,怒吼着,对着一个中年女人不断的怒吼着:“喂,聂媜怎么还不回来!都已经八点了,这丫头也应该回了来了对吧,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对吧,她会带着钱回来养家对吧,现在她倒底在哪里鬼混!。”

  中年女人甚至不愿意抬头,她不愿意在看眼前的男人一眼,只是冷漠的回答道:“谁知道呢。”

  中年男人,把酒瓶砸在满是杂物的桌子上,看起来是喝醉的样子:“叫她不要管那些要债的,把钱乖乖给我就好,可她一分钱都没有给过我,都是因为你太宠她了!”

  中年男人越说越气愤,举着酒瓶对着中年女人怒吼道:“这丫头倒底以为是靠谁才能长这么大的!”

  中年女人,依旧没有抬头,不露出一丝喜悲,依旧是那句话:“谁知道呢。”

  聂媜感觉到了自己即将奔溃的感觉,拉着凌慕的衣服,眼前如果人偶剧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到底是什么,这到底是什么啊!”

  凌慕看了一眼聂媜,扶了下即将倒下的聂媜,虽然在到这个公寓的时候就有了一种猜测,没有想到回事真的,在公寓地摊上所见到的,是魔力的流动所产生的混沌:“因为没有触发“开关”,所以现在应该是没有来客时的状态,你平时什么时候回家,聂媜。”

  如果一切和他说的一样,那自己是什么呢,但是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等了:“九点,还有一个小时这样。”

  在没有开灯的房间之中,聂媜与凌慕只是在等待着,等待着什么?哈,还用问吗。当然是,如往常一般归来的聂媜了。聂媜,身处曾经杀过人的地方,等待着我自己,那是相当诡异的时间。

  同时感觉到永远和一瞬的苦楚。现实感飘缈不定,时针在逆向转动,到了最后,聂媜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已经回来了,两种感觉交织在一起,聂媜对父母一言未发,默默地回到了房间之中。

  引人注目的红发,瘦小的身体,上中学之前一直被别人取笑着,有着与世向悖的眼神的聂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聂媜突然听见了门锁被打开的声音,而进来的人,却又在次让她进入了奔溃中,进来的是自己,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客厅里面的男人还对着自己说道:“小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到我这里来下。”

  “自己”并没有理他,独自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男人很不满意聂媜的态度,粗暴的驱使着身边的女人:“喂,去吧,聂媜叫来。”

  聂媜的眼神流露着异常的清醒,与其说是清醒,更不如说是异常,聂媜再次拉上了凌慕的衣服,她不愿意接受眼前的现实,那个“自己”是什么,如果那个“自己”是真的,我又是什么,但如果是假的,自己会不会也是假的,这是我在做梦,只有做梦才会有这种事:“我这是在做梦对吗?”

  凌慕知道所谓的人,一但遇到了自己无法接受的事实,就会选择逃避,但是逃避又能怎么样呢,就和当初的我一样,逃避逃避,可是逃得了吗?人无论怎么逃,都逃不自己的天地,难道就不能从失败中站起来,也许这份失败太过沉重了,沉重的让人无法无法负担,但是即便自己不说,她也能意识到这是现实,她只是在寻求帮助,来帮自己认清这个现实而以:“这是现实。”

  房间里面的两人,因为中年女人不愿意去叫“聂媜”,而导致两人起了争执,男人的粗暴的声音重新,促使聂媜把目光拉回了客厅:“你还敢还嘴!”

  (第十四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