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生与死的轮回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十六章生与死的轮回

  西楼,与东楼的构造完全相同。由于这幢公寓本身的性质,住在东楼的人不会进入西楼,尽管生活了半年以上,聂媜却直到现在才注意到这个理所当然的事实。时间已经过了十点,风吹在身上如针刺般痛。

  凌慕往着最初进来的地方走着,大厅,电梯:“我感觉奇怪的是一些细节,你说你住在405室,但昨天晚上,衣诺黎正好调查了下这栋公寓,她直到最后才说了你家的名字,她做事也可以说是一板一眼的,绝对不会毫无理由的改变顺序,那么聂媜你的家,就应该在四楼的最后一间,也就说410室才对。”

  聂媜被拉着走,想要抗拒却没有力量:“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是说我住的房间不对?”

  回到了中央的大厅,凌慕没有乘坐电梯而是直接转向了电梯的背侧。在电梯的后面,也就是北边有一条通向西楼的走廊,凌慕依旧走在前面:“聂媜,你出于习惯,认为只要出电梯直走就能到自己的房间,实际上,门牌被替换,出口被转移,电梯启动的时候装置也开始启动,这就是用来逆转一切的机关,声音那么大,也是为了掩人耳目,这样就可以在不被电梯里的人发现,而旋转半圈,这里的楼梯也是螺旋形的对吧。”

  聂媜跟在凌慕后面,看西楼之中没有人居住。因此,就连电灯也只是保持着最低限度的照明,从并列的房间中,完全看不到一丝亮光:“嗯。”

  凌慕看向周围,看着墙壁上奇怪的花纹,用手抚摸了下,指引着聂媜看着周围:“楼梯和电梯一样一起移动了。”

  聂媜显然不太相信凌慕所说的一切,这些东西都会动,即便建筑上行得通,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那为什么,我住了这么久,一直没有发现出口被移到了反面,但是不可能吧,一般都会注意到的,而且。”

  凌慕打断了聂媜的话,思考了一下,想出了一个最能让聂媜理解的方式说了出来,凌慕手逐一指过一些东西:“这里可不一般周围都是长方形的建筑,风景没有多少区别,里面又全是墙壁,和一些奇怪的花纹,会给精神造成负担的,嗯,这里是一个结界,因为没有细微的异常,于是也不会注意到巨大的异常。”

  只是凭借月光来照明的,冬天的薄暗,凌慕毫不迟疑地走在无人的走廊上。六号房,七号房,八号房,九号房,一直来到了,最后的十号房前,很突然地停下了脚步。

  聂媜看着410的门牌,在看着和另一边一模一样的装饰:“那这里就是我真正的家?”

  凌慕叹了口气,感觉很累的样子,双手插着腰:“正确来说,是入住了一个月,直到电梯启动前住着的家,之后便在刚才的那间。”

  仔细的看着所有的装饰,聂媜向后退了几步,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从电梯中出来后所面对的道路是通向东楼的,这是理所当然毋庸置疑的事实吧。那么,若是没有注意到电梯回转半圈的话,从电梯出来走向面前的道路就是日常,如果真的在一无所知的情形下回转后的电梯出口并非向南而是向北的话,我至今为止都

  是走进了西楼。这个大厅的南侧与北侧的构造完全相同。无论是哪一个楼的走廊都是直角形地折向左侧,所以根本察觉不到异常:“但是为什么,出于什么目的,到底是谁,而且,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凌慕淡然的回答着聂媜的问题,无视了聂媜看向自己怀疑和恐惧目光,做了一个微笑的脸:“你猜,不过,设计这里的人一定知道,要开门咯,聂媜,这可是你久违了半年的家。”

  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有着一些蚊虫的声音,凌慕参照另一边的房间找到了灯的开关:“电灯是这边吗?”

  在凌慕和聂媜所进入的客厅中,有两具人类的尸体。污秽的人骨,以及微微附着其上的肉一般的东西。泥一般腐烂的肉流到地板上,堆积着,变成了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垃圾堆,聂媜的父亲与母亲的尸体。

  聂媜在一个月以前,由于不想再见到自己被杀的噩梦而杀死的父母的尸体。不过是半年以前的尸体。是现在也依然生活在东楼的名为聂媜的家庭,对于这种矛盾,我无法再考虑得更多,就像无事可做仅仅站在一边的凌慕一样,聂媜没有感觉到任何惊异,怀着如同看着不断减少的沙漏一般无法思考的心,注视着尸体。

  与方才的光景,将我每晚所作的噩梦再次播放出来的事情相比,像这样,已然结束了的尸体是那么让人不快。感觉不到特别的冲击。在久远的过去死去的人类的尸体。连究竟是谁也无法判别的,骨之山。

  原本是眼睛的部分开了两个如同黑暗的洞窟一般的洞,只是在凝视着虚空。

  毫无价值,像这样毫无意义,无所回报,愚蠢地死去的,是我的父母。无法忍受来自周遭的迫害,并且连因此而性情大变的丈夫也无法违逆,在不断重复着每一天的生活的结末将父亲杀死,同时也杀死了她自己的母亲。

  凌慕往着女人尸体那里走去,背后听到了聂媜痛苦的惨叫:“聂媜,聂媜,正视现实。”

  尸体的肌肉内脏都已经全部腐烂分解了,毛发和骨头还没腐烂,衣服也没完全腐烂,有浓烈的氨臭味:“死了应该已经有半年了吧,仔细看,你真的。”

  电梯打开的声音,凌慕的目光突然变的凌厉,一个黑影浮现在聂媜的背后:“躲开,聂媜。”

  聂媜看到了凌慕飞冲过来,然后只感觉到了背后什么东西飞了出去,回过头,发现一具没有头的尸体倒在了那里,那刚飞出去的是头!:“凌慕,你,你。”

  凌慕知道聂媜想要说什么,很厌恶的踢了一脚倒在那里的尸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东西不是人,都是些求死的人偶,令人作呕。”

  聂媜仔细看着倒下去的东西,没错就是布偶,如果是人怎么可能没有血的流出,这东西就同布偶一般的存在,看着倒在那里的东西,聂媜靠在门框上,凌慕不愿再在这里呆下去,这里的气息,的确很难受:“聂媜,走了。”

  看着走出去有一段距离的凌慕,聂媜带着小跑跟了上去:“凌慕,这一切都到底是怎么回事。”

  聂媜撞上了站在门口的凌慕,凌慕站在了门口,月光印着眼前的东西,一具具人偶正在往这边走来,凌慕从衣服中掏出了匕首,把聂媜挡在了身后:“你站着不要动。”

  这种东西解决的很快的,快速的闪身,没滑过一具人偶的身边,人偶的任意一个地方都会出现破裂,眼前的人偶越聚越多,一个人偶抓住了凌慕的衣服,竟然还会有这种的人偶,大意了吗?不过这是要代价的!凌慕借着墙壁,一个反身拖下了外套,外套和人偶的头颅飞了出去。

  几分钟不到,所有的人偶,都变成了两截,倒在了地上不动,聂媜看着眼前的变化,看着眼前倒下的人偶:“好强,甚至可以说是压倒性的,似乎这帮家伙是从东楼过来的,却并不像电影中的还魂尸那般。”

  一个男人出现在了凌慕的眼前,凌慕没有注意到,不好!聂媜大声的提醒着凌慕:“凌慕,前面!”

  凌慕看向聂媜所指的方向,这个男人,竟然感觉不到他的存在,眼前的人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长的和女人一样的头发:“我认识你。”

  男人手指了下自己的头部,沉闷的声音令人发慌,满脸苦恼的表情:“已经很久没见了呢,凌慕,你小的时候我可见过你呢。”

  男人的身影在月光中显得格外的高大和阴暗,抬起的一只手,逐渐的握成了拳头,低声沉闷的宣布了自己的身份:“在下魔术师,月下!”

  (第十六章完)